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大宝积经

大宝积经卷第二十九

大宝积经 菩提流志 6283 2022-08-22 11:11

  

  文殊师利普门会第十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八百人俱。菩萨摩诃萨四万二千。时有菩萨名无垢藏。与九万二千诸菩萨众。恭敬围绕从空而来。尔时世尊即告大众。彼诸菩萨。为遍清净行世界。普花如来。劝发来此娑婆世界。令于我所听受普入不思议法门。其诸菩萨亦当集会。说是语已。无量无边他方此界诸菩萨众。悉来集会耆阇崛山。顶礼佛足却住一面。

  尔时无垢藏菩萨。手持七宝千叶莲花。至如来所头面礼足。白佛言。世尊。遍清净行世界。普花如来。以是宝花奉上世尊。致问无量。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行不。作是语已。即升虚空结加趺坐。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于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我念过去久远世时。曾于普灯佛所。闻说普入不思议法门。我于尔时。即便获得八千四百亿那由他三昧。又能了知七十七万亿那由他三昧。善哉世尊。愿垂哀愍为诸菩萨说此法门。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汝今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文殊师利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言。若诸菩萨欲学此法。应当修习诸三昧门。所谓色相三昧。声相三昧。香相三昧。味相三昧。触相三昧。意界三昧。女相三昧。男相三昧。童男相三昧。童女相三昧。天相三昧。龙相三昧。夜叉相三昧。乾闼婆相三昧。阿修罗相三昧。迦楼罗相三昧。紧那罗相三昧。摩睺罗伽相三昧。地狱相三昧。畜生相三昧。阎魔罗界三昧。贪相三昧。嗔相三昧。痴相三昧。不善法三昧。善法三昧。有为三昧。无为三昧。文殊师利。若诸菩萨于如是等一切三昧。善通达者。是则已为修学此法。文殊师利。云何名为色相三昧。即说颂曰。

  观色如聚沫中无有坚实

  不可执持故是名色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声相三昧。即说颂曰。

  观声如谷响其性不可得

  诸法亦如是无相无差别

  了知皆寂静是名声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香相三昧。即说颂曰。

  假令百千劫常嗅种种香

  如海纳众流而无有厌足

  其香若是实则应可满足

  但有假名字其实不可取

  以不可取故鼻亦无所有

  了知性空寂是名香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味相三昧。即说颂曰。

  舌根之所受咸醋等诸味

  皆从众缘生其性无所有

  若能如是知因缘和合起

  了此不思议是名味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触相三昧。即说颂曰。

  触但有名字其性不可得

  细滑等诸法皆是从缘生

  

  毕竟无所有是名触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意界三昧。即说颂曰。

  设集三千界无量诸众生

  一心共思求意界不可得

  不在于内外亦不可聚集

  但以于假名说有种种相

  犹如于幻化无住无处所

  了知彼性空是名意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女相三昧。即说颂曰。

  四大假为女其中无所有

  凡夫迷惑心执取以为实

  女人如幻化愚者不能了

  妄见女相故生于染著心

  譬如幻化女而非实女人

  无智者迷惑便生于欲想

  如是了知已一切女无相

  此相皆寂静是名女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男相三昧。即说颂曰。

  自谓是男子见彼为女人

  由斯分别心而生于欲想

  欲心本无有心相不可得

  由妄分别故于身起男想

  是中实无男我说如阳焰

  知男相寂静是名男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童男相三昧。即说颂曰。

  如树无根枝花则不可得

  以花无有故其果亦不生

  由无彼女人童男亦非有

  随于分别者假说如是名

  了知彼女人及童男非有

  能如是观察是童男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童女相三昧。即说颂曰。

  如断多罗树毕竟不复生

  何有智慧人于中求果实

  若有能了知诸法无生者

  不应起分别童女为能生

  又如焦谷种其牙本不生

  女人亦复然是童女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天相三昧。即说颂曰。

  因清净信心及以众善业

  受诸天胜报端正殊妙身

  珍宝诸宫殿非由造作成

  曼陀罗妙花亦无种植者

  如是不思议皆因业力起

  能现种种相犹若净琉璃

  如是殊妙身及诸宫殿等

  皆从虚妄生是名天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龙相三昧。即说颂曰。

  受此诸龙身由不修于忍

  兴澍大云雨遍满阎浮提

  不从前后际亦不在中间

  而能生此水复归于大海

  如是诸龙等积习性差别

  起于种种业业亦无有生

  一切非真实愚者谓为有

  能如是了知是名龙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夜叉相三昧。即说颂曰。

  是大夜叉身从于自心起

  是中无有实妄生于恐怖

  亦无有怖心而生于怖畏

  观法非实故无相无所得

  空无寂静处现此夜叉相

  如是知虚妄是夜叉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乾闼婆相三昧。即说颂曰。

  彼实无所趣名言假施设

  了知趣非趣乾闼婆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阿修罗相三昧。即说颂曰。

  修罗相所印其相本无生

  无生故无灭阿修罗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迦楼罗相三昧。即说颂曰。

  无身以为身名字假施设

  名相无所有迦楼罗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紧那罗相三昧。即说颂曰。

  法无作而作说为紧那罗

  了知此不生紧那罗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摩睺罗伽相三昧。即说颂曰。

  彼由于名字随世而安立

  是中无有法而妄起分别

  了知此分别自性无所有

  彼相寂静故摩睺罗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地狱相三昧。即说颂曰。

  地狱空无相其性极清净

  是中无作者从自分别生

  我坐道场时了此无生相

  无相无生故其性如虚空

  此相皆寂静是地狱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畜生相三昧。即说颂曰。

  如云现众色是中无有实

  能令无智人于此生迷惑

  于彼畜生趣而受种种身

  犹如虚空云现于诸色像

  了知业如幻不生迷惑心

  彼相本寂静是畜生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阎魔罗界三昧。即说颂曰。

  造作纯黑业及以杂业者

  流转阎罗界受于种种苦

  实无阎罗界亦无流转者

  自性本无生诸苦犹如梦

  若能如是观阎罗界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贪相三昧。即说颂曰。

  贪从分别生分别亦非有

  无生亦无相住处不可得

  贪性如虚空亦无有建立

  凡夫妄分别由斯贪染生

  法性本无染清净如虚空

  十方遍推求其性不可得

  不了性空故见贪生怖畏

  无畏生畏想于何得安乐

  譬如愚痴人怖畏于虚空

  惊惧而驰走避空不欲见

  虚空遍一切于何而得离

  愚夫迷惑故颠倒分别生

  贪本无自性妄生厌离心

  如人欲避空终无能脱者

  诸法性自离犹如于涅槃

  三世一切佛了知贪性空

  住此境界中未曾有舍离

  于贪怖畏者思惟求解脱

  如是贪自性究竟常清净

  我证菩提时了达皆平等

  若执贪为有于彼当舍离

  由妄分别故而言舍离贪

  此唯分别心实无有舍离

  其性不可得亦无有灭坏

  平等实际中无解脱分别

  若于贪解脱于空亦解脱

  虚空及与贪无尽无差别

  若见差别者我说令舍离

  贪实无有生妄起生分别

  彼贪本性空但有假名字

  不应以此名而生于执著

  了贪无染故是则毕竟空

  不由灭坏贪而得于解脱

  贪法与佛法平等即涅槃

  智者应当知了贪寂静已

  入于寂静界是名贪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嗔相三昧。即说颂曰。

  以虚妄因缘而起于嗔恚

  无我执为我及由粗恶声

  起猛利嗔心犹如于恶毒

  音声及嗔恚究竟无所有

  如钻木出火要假众缘力

  若缘不和合火终不得生

  是不悦意声毕竟无所有

  知声性空故嗔亦不复生

  嗔不在于声亦不身中住

  因缘和合起离缘终不生

  如因乳等缘和合生酥酪

  嗔自性无起因于粗恶声

  愚者不能了热恼自烧然

  应当如是知究竟无所有

  嗔性本寂静但有于假名

  嗔恚即实际以依真如起

  了知如法界是名嗔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痴相三昧。即说颂曰。

  无明体性空本自无生起

  是中无少法而可说为痴

  凡夫于无痴而妄生痴想

  于无著生著犹若结虚空

  奇哉愚痴人不应作而作

  诸法皆非有杂染分别生

  如欲取虚空安置于一处

  设经千万劫终无有积聚

  愚夫从本来经不思议劫

  所起于痴结而无少分增

  如彼取虚空终无有增减

  多劫集于痴增减亦如是

  又如于橐籥受风无际限

  愚痴著欲乐无有厌足时

  是痴无所有无根无住处

  以根非有故亦无痴可尽

  以痴无尽故边际不可得

  是故诸众生我不能令尽

  设我一日中能度三千界

  所有诸众生皆令入涅槃

  复经不思议无量千万劫

  日日如是化众生界不尽

  痴界众生界是二俱无相

  彼皆如幻化故不能令尽

  痴性与佛性平等无差别

  若分别于佛彼则住愚痴

  痴及一切智性皆不可得

  然彼诸众生皆与痴平等

  众生不思议痴亦不思议

  以不思议故不应取分别

  如是思惟心思量不可得

  痴亦不可量以无边际故

  既无有边际从何而得生

  自性无生故相亦不可得

  了痴无有相观佛亦复然

  应当如是知一切法无二

  痴性本寂静但有于假名

  我证菩提时亦了痴平等

  能作如是观是名痴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不善三昧。即说颂曰。

  知彼贪嗔痴种种诸烦恼

  所有诸行相虚妄无真实

  能如是观察是不善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为善法三昧。即说颂曰。

  汝等应当知诸善意乐者

  心行各差别皆同于一行

  以一出离相了知于一切

  皆悉寂静故是名善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有为三昧。即说颂曰。

  汝等应当知一切有为法

  非是所造作亦无可称量

  我了知诸行性无有积集

  一切皆寂静名有为三昧

  复次文殊师利。云何名无为三昧。即说颂曰。

  无为性寂静于中无所著

  亦复无出离但有假名字

  为执著众生而说彼名字

  能如是了知名无为三昧

  尔时世尊。说如是等不可思议微妙偈时。九万二千菩萨。得无生法忍。三万六千比丘。而于诸漏心得解脱。七十二万亿那由他诸天。及六千比丘尼。一百八十万优婆塞。二千二百优婆夷等。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尔时文殊师利菩萨复白佛言。唯愿世尊。为诸菩萨。演说种种三昧名字。令其闻者诸根通利。而于诸法得智慧明。不为一切邪见众生之所摧伏。亦令证得四无碍辩。于一文字而能了知种种文字。于诸文字了一文字。复以无边辩才。为诸众生善说法要。亦令证得甚深法忍于一刹那了一切行。是一切行。各各复有无边行相。皆能了知。佛言。文殊师利。有三昧名无边离垢。若菩萨得此三昧。能现一切诸清净色。复有三昧名可畏面。得此三昧。有大威光映蔽日月。复有三昧名出焰光。得此三昧。能蔽一切释梵威光。复有三昧名为出离。得此三昧。令诸众生出离一切贪恚愚痴。复有三昧名无碍光。得此三昧。则能照曜一切佛刹。复有三昧名无忘失。得此三昧。能持诸佛所说教法。亦能为他敷演斯义。复有三昧名曰雷音。得此三昧。善能显示一切言音上至梵世。复有三昧名为喜乐。得此三昧。令诸众生喜乐满足。复有三昧名喜无厌。得此三昧。其见闻者无有厌足。复有三昧名专一境难思功德。得此三昧。而能示现一切神变。复有三昧名解一切众生语言。得此三昧。善能宣说一切语言。于一字中说一切字。了一切字同于一字。复有三昧名超一切陀罗尼王。得此三昧能善了知诸陀罗尼。复有三昧名为一切辩才庄严。得此三昧善能分别一切文字种种言音。复有三昧。名为积集一切善法。得此三昧能令众生悉闻佛声法声僧声。声闻声缘觉声。菩萨声波罗蜜声。如是菩萨住三昧时。令诸众生闻声不绝。尔时文殊师利白佛言。唯愿世尊。加威护念。令我获得无碍辩才。说此法门殊胜功德。佛言。善哉随汝所愿。文殊师利复白佛言。若有菩萨。于此法门。受持读诵无疑惑者。当知是人于现身中。决定获得四种辩才。所谓捷疾辩才。广大辩才。甚深辩才。无尽辩才。于诸众生心常护念。随所修行欲毁坏者。皆能觉悟令无毁坏。尔时世尊赞文殊师利菩萨言。善哉善哉。汝于斯义能善分别。如布施者获大财富。持禁戒者决定生天。若能受持此经典者。现得辩才必无虚妄。如日光出能除诸暝。亦如菩萨坐菩提座。成等正觉决定无疑。受持读诵是经典者。现得辩才亦复如是。文殊师利。若复有人。于现身中欲求辩才。当于此经心生信乐。受持读诵广为人说勿生疑惑。

  尔时无垢藏菩萨白佛言。世尊。若诸菩萨佛涅槃后。于此法门心无疑惑。受持读诵为他广说。我当摄受加其辩才。

  尔时天魔波旬愁忧苦恼悲涕流泪。来诣佛所。而白佛言。如来昔证无上菩提。我于尔时已怀忧恼。复于今者说此法门。倍生大苦如中毒箭。若诸众生闻是经典。决定当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有退转入般涅槃。令我境界皆悉空虚。如来应正等觉能令一切诸苦众生。咸得安乐。愿垂哀愍与大慈悲。不于此经加威护念。令我安隐忧苦皆除。

  尔时世尊告波旬言。勿怀忧恼。我于此法不作加护。诸众生等亦不涅槃。天魔波旬闻是语已。欢喜踊跃忧恼悉除。即于佛前忽然不现。尔时文殊师利菩萨前白佛言。如来今者有何密意。告波旬言我于此法不作加护。佛言。文殊师利。以无加护加护此法。是故为彼说如是言。以一切法平等实际。皆归真如同于法界。离诸言说不二相故。无有加护。以我如是诚实之言无有虚妄。能令此经于阎浮提广行流布。

  尔时世尊。说是语已。告阿难言。此经名为普入不思议法门。若能受持如是经典。则为受持八万四千法门等无差别。何以故。我于此经善通达已。方能为彼诸众生等。演说八万四千法门。是故阿难。汝于此法当善护持。读诵流通无令忘失。佛说是经已。文殊师利菩萨。无垢藏菩萨。尊者阿难。及诸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