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聚仙亭

第九回 公主被妖摄去中毒 太后设计赚哄打印 

聚仙亭 佚名 3038 2022-06-13 21:18

  

  

  笙歌一派度春风,时听莺声巧弄。

  紫陌芳呈雅治,雕鞍画阁重逢。

  归来扶杖月明中,惊醒海棠香梦。

  话表张天师奉旨巡察天下妖氛,忽见京中团聚妖气甚盛,只得来京朝见皇上,缴上方剑,呈上本章。天子阅过便问:“张杰,现今驸马迎娶公主,公主在辇中不见。卿必知是何妖物作耗?”天师口尊:“吾主,待为臣查考,根究妖氛在何方,臣方好捉拿此妖物。以救公主回宫。”天子闻奏退朝,众臣皆往夏太师府中议事。

  谢廷在驸马府摆了香案,望空叩拜,口呼三声:“金奶奶,救我之难!”忽然风声大作,风过处只见金奶奶从空落在平川。谢廷甚喜,口尊:“岳母大人,救小婿之难!”金奶奶说:“容易,此是两个孽障变作两个头陀,将城外莲花庵僧人吃尽,今将公主摄去,藏在佛台之下。可速请圣驾同天师入庵去救。如若救出公主,我有道袍二件,烦你向天师打印二颗。”谢廷说:“这有何难。”金奶奶说:“此事不可大意,妖僧若见救了公主,必有一场大战恶杀。若天师不能降他,那时你请我解围救他,再求他打印,我在此等候。”

  谢廷闻言,即刻进宫奏明天子。天子忙召天师协同文武各官来至莲花庵,遂即入庵,在佛台之下救起公主。天子见公主头脸皆肿,遂先将公主送入宫中。天师正欲向谢廷问话,见二个妖僧从庵外来,见此,众人心中大怒。天师迎面发出一个掌心雷打去。又请灵官,王灵官被红面凶僧吐出毒气逐走。谢廷见妖僧凶恶,口呼:“金奶奶救我!”只闻一阵风过,金奶奶从空中落下来,天师一见又来一妖邪,以掌心雷打去。金奶奶笑了一笑,遂朝见天子,随将谢廷招亲七日的事一一奏明。天师即奏:“来者乃是修炼千年老狐狸。”天子说:“虽是千年狐,必修成正果。”遂命金道婆擒捉二妖僧。谢廷拜求天师打印二颗之事,天师摇首说:“这打印之事难以允从。”谢廷叩求天子打印之事,天子问天师,天师奏道:“万不能与他打印,他若得我之印,即成大罗天仙。臣不能打印与他。”金奶奶叩求天子:“赏小仙一天师印,贫道已是得道之狐,修其正果,不与妖邪同类。”

  正言话间,只见两个妖僧在阶檐之下,要吃众人,天子曰:“你可捉拿两名妖僧,朕代你向天师打印就是了。”金奶奶谢了天子恩,走下台阶大喝:“二怪休生无理之心!若惊了圣驾,你等难讨公道。”那红面妖僧口呼:“金奶奶,你昔日收我弟兄五人,蒙你之婿将我们放出。今日休管我们的闲事。我们也知道你的法力不过如此,休在人前逞强,你可去罢。”金奶奶闻言心中不悦,喝道:“好泼怪,休要胡言,本仙奉旨捉你。”遂在袖中取出一小小菖蒲剑,迎风一晃化作一柄三尺余长青锋剑,持剑来捉妖僧。红面僧舞动禅杖迎战,不分胜负。忽见红面僧口中吐出一股黑雾,内隐一道红光,竟奔金奶奶来。金奶奶用剑一指,只见红光返回,竟奔妖僧,妖僧将红光收回,金奶奶遂口中默念神咒,请昴日星君下界捉妖。只见昴日星君驾祥云从天而降,口尊:“大仙请吾神哪方使用?”金奶奶口呼:“上圣代我擒捉二妖。”昂日星君领法旨竟奔妖僧而来。红面僧见来者之神头戴金盔头,大红缨在顶门飘,洒身披金甲,手执双斧。红面僧举禅杖迎战,战了数合不分胜负。星君随将头一摇,在地上打一个滚现了原形,乃是一只锦毛红冠鸡,向妖僧伸颈而鸣。红面僧筋软骨酥,却被星君赶近前两爪抓住,用嘴将红面僧啄死,现出原身,乃是一条六尺多长蜈蚣。那一点灵光欲要逃走,却被天师将妖收入混元盆内。那黑面僧见此光景,心中惊惶,方要逃走,已被星君两爪抓住,几口啄死现了原身,乃是一斗大的蜘蛛。天师亦将蜘蛛精收入盒内。昴日星君降了二怪,还了神形,交了法旨,已回天宫不表。

  众大臣请天子回朝,金奶奶同天师保驾回朝。金奶奶在金殿求圣主打天师印。天子命天师给金奶奶打印,天师违旨不肯打印。只见谢廷跪在金阶,口奏:“公主中毒,头、面、浑身黑肿不消,求圣主定度。”金奶奶向谢廷说:“你进宫奏明太后,言我有灵丹妙药能消公主之黑肿,只求太后代我打天师印。”

  谢廷入宫奏知此事,太后闻奏心中喜悦,即命内监去召天师。天师闻召,随懿旨进宫,参拜太后。太后说:“公主毒气不消,谢廷奏过金道婆有妙药,能解毒消肿。卿可打印与金道婆。”天师违背不允,太后说:“公主命在旦夕,张杰难道你不肯救公主吗?”天师奏:“宁治臣之罪,实不能打印与他。”遂起身退出宫门。太后只得命驸马向金道婆取药:“打印之事哀家自有道理。”谢廷领懿旨来见金奶奶,将太后命天师打印,天师违旨不肯,“太后命我前来取药,公主毒消,打印之事太后允承。”金奶奶遂将丹,药取出一粒说:“此丹与公主半服半敷,立见功效。”谢廷接丹,忙忙入宫奏明太后,太后忙命内监取来净水和药,与公主服下一半,肿处敷了一半,立刻肿消毒解。

  太后欢喜,随向天子言道:“金道婆虽是妖仙,亦是修成正果之仙。你明日宣召张师爵入宫,只言哀家合眼就见妖怪作祟,令他将哀家件件衣服打印,可以趋邪,就将两件道袍夹在衣中浑饰打印,岂不省周折。”一夜无话。

  次晨传旨令谢廷将道袍携入宫中,金奶奶说:“此事很难,惟恐天师认出不便,只可试试他的眼力。我只得在空中跟随。”此言不表。且言天子将天师宣召入宫,曰:“现今太后合眼便见妖怪,搅扰不安。朕闻卿之印可以避邪,卿可将太后之衣件件打上一颗印方好。”天师领旨,见桌案上摆列着百十件衣服,哪晓宫娥暗将黄白两件道袍夹在衣内。天师一件一件打印,忽然一惊,见衣中夹有黄白两件道服,慧眼一观,乃是妖魔之皮。方欲念咒现其原形,却被金奶奶差揭谛神将道服摄去。天师打完印退出宫门,这金奶奶暗想:“天师好眼力,我若不差揭谛神将衣摄回,险些现出原身露丑。”此话不表。

  次日早朝,有黄门官启奏:“现有一簇人马奇形怪像,在城外驻扎,要张天师出城答话。”天师奏道:“此必是妖邪作耗,待臣前去擒来。”天子准奏,亦上城观阵,文武官员保驾。天师骑马仗剑,前打两杆七星旗,来至城外。见对面一妖邪黑面蓬头,坐下黑马,手执三股钢叉。天师喝问:“你是何方妖邪,自来送死?”黑人说:“吾乃红山大王赤红须驾下先锋官,扁脚秋是也。好好的将江山让我与家大王,若是半字不肯,你等休生后悔。”天师闻言大怒,急默诵灵文,请来马元帅,遵法旨拧枪来刺扁脚秋。扁脚秋以叉架开枪,大战数合。扁脚秋扭身一把飞剑砍在马元帅身上,马元帅负痛回天去了。天师上前,又被一钩钩伤脑后,急忙退回城中。扁脚秋亦回营寨。天子惊惶回宫。谢廷回府向金奶奶言:“天师着伤,头肿如斗。”金奶奶说:“天师我有药可治。你对他说,若打了印,我就送药与他医治。”谢廷闻言,遂来至金亭馆内,见天师身卧在榻上,遂近前问安,口尊:“大人今受妖邪之毒,金奶奶有丹药能解此毒气。恳祈大人赏赐他一颗印,感大人之深恩。”天师说:“本爵宁死,印不能轻施。”谢廷跪而哀求,口尊:“大人身体系要贵重,性命要紧。”天师说:“天意如此也。”谢廷闻言退出馆驿回府,对金奶奶述了一遍。金奶奶说:“今将仁义施与他,以感化他之心。”遂将丹药付与谢廷,言此丹宜用井泉水化开,敷在患处,流出毒水即愈。谢廷依言而行,亦将天师治好。又求天师打印,天师摇头不允。次日黄门官上殿启奏:“城外妖人讨战。”天子曰:“天师头颅方愈,难以捉妖,如之奈何?”谢廷奏道:“金道婆可捉妖人。”天子闻奏曰:“传旨,宣召金道婆入朝见朕。”

  不知金奶奶能捉妖否,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