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聚仙亭

第十回 圣母灭五毒讨封赴仙阙 谢廷毕婚姻衣锦大团圆

聚仙亭 佚名 2924 2022-06-13 21:18

  

  丽日融融风细细,知时膏雨初晴。

  碧纱窗外博流莺,海棠红如烂熳。

  杨柳绿似轻盈,宝马香车闲玩赏。

  新刍美酒频频,归来时候有余情。

  话表谢廷领圣旨宣召金道婆入朝。金奶奶随旨入朝,朝参已毕,伏在金阶。天子口呼:“金道婆,可领朕旨去捉妖人,必有封赠。”金奶奶奏道:“叩求圣主代小仙讨天师印符,小仙感圣德如天。”天子便向天师说:“张杰,你可与金道婆打印,好让他前去捉妖。”天师默然无言。天子曰:“金道婆好意解了你之毒气,你竟无义无情。”遂向金道婆曰:“朕之玉玺代你打上可否?”金奶奶奏道:“万岁的玉玺亦是枉然。”翰林学士崔文、驸马谢廷、金奶奶俱跪天师之前,齐声哀告打印,天师仰而不睬。天子怒曰:“张杰速将印缴上来。”天师遂即将印捧上,天子向金道婆曰:“将你衣服呈来,朕代你打印如何?”金奶奶奏道:“吾主若代小仙打天师印不中用,非天师亲手打印方妥。”复又苦苦求了一回。张天师默想。天子发怒动嗔,又见谢廷、崔文、金婆皆跪自己面前哀求,又医好我之毒;城外又有妖邪讨战,思想多时说道:“金道婆你先去灭了妖邪,本爵必然与你打印两颗。”谢、崔二人齐尊:“大人今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切莫反齿。”天师说:“岂能反乎?”随同众官登城观敌。

  金奶奶驾云光出城,落下云头,大叫:“扁脚秋孽畜,吾仙在此。”扁脚秋大喝曰:“原来是你。你昔日收我等于聚仙亭穴中。今已出穴,各干其事,休来惹我。”金奶奶说:“你等及早回头,若牙崩半个不字,令你死无葬身之地。”扁脚秋闻言大怒,摇叉来战,金奶奶舞菖蒲剑相敌。战有数合,扁脚秋将身后毒钩放出,金奶奶闪身,一剑将那毒钩砍断,复又一剑将扁脚秋斩于马下,现出原形,乃是一青蝎,天师忙将蝎之精魂收入混元盒内。那妖阵上恼了赤红须,大喝:“金道婆,休要逞强,吾来也!”手提单鞭奔来。金奶奶用菖蒲剑迎抵,战有数合,未分胜负。那赤红须将口一张,喷出一股红气,内里一杆软枪,直奔过来。金奶奶将菖蒲剑吹了一口法气,把剑一晃,这菖蒲剑就长有丈余,望赤红须当腰一下,将赤红须斩为两段,现出原身,乃是一条赤练红蟒。天师将蟒魂收入混元盒内。众小妖见此光景,各自四散逃生去了。众人将二妖架起烈火烧化,这金奶奶进城,入朝见驾,便将灭妖之事一一奏明。天子龙颜大悦,就命天师打印。天师自思:“前已言定,料难反悔。”只得向金奶奶说道:“本爵遵圣上谕旨,驸马之情面,众文武大臣分上,与你打一颗印罢。速取衣来。”金奶奶将身上道袍脱下付与天师,天子同众文武百官见天师将道袍铺在案上,口中默念真言,以手书符,将法印戳上,遂交与金道婆。金奶奶接过来谢了天师,谢廷又求打第二颗,天师不肯打印。金奶奶谢了皇恩,天子退朝,百官各回府第。

  次晨天子登殿,众官朝贺已毕,忽见太监匆匆上殿启奏:“宫中出一妖物,口似血盆,牙如钢剑,口吐红光,在于梁上。求吾主定夺。”天子闻奏心中惊骇,百官面面相觑。天子忙宣张天师入朝。天师随旨上殿朝参,天子说:“卿家同朕入宫降妖。”天师随圣主至后宫,见妖邪盘于梁上,望着天师喷一红光来。天师一见,却放一掌心雷打去,那妖物昂然不动,天师就知此妖有些利害,忙命人在此对面搭法台请神降妖,这且慢表。

  且言金奶奶同谢附马在府中商议道:“吾女三姑与你有七日夫妻之情分,你亦须念夫妻之恩爱,作何计策,你可求天师打印与他衣上,方是不失夫妻之恩义。”谢廷闻言,口尊:“岳母,岳母之衣打印已费天子之力,方打了。若再求之,只恐张真人未必肯再打一印。”金奶奶说:“我已差一妖在宫中搅扰,现时天师搭法台请神捉妖。我差去护法神保住妖邪,我也暗中前去。那时天师不能治服妖邪,天子必遣我捉妖,我趁此求天子封赠,再讨天师打一颗印,吾母女方成正果。”言毕站起身,驾起一道金光暗进宫院去护妖邪不题。

  且言天师登法台焚符念咒,将令牌一敲说:“王灵官速至。”只见王灵官从空而降下,天师说:“代我速捉妖蛇。”王灵官领法谕,举金鞭来打妖蛇。那妖蛇端然不动,口中喷出一道红光奔灵官来,妖蛇之尾向前一扫,打中灵官。王灵官被打,归位去了。天师只知灵官被妖蛇打退,那(哪)晓金奶奶在暗中护妖。天师无法退妖,遂下法台回奏天子。天子只可饬宫官将后宫门封起,天子回正宫,天师回天师府。

  次日五更三点,天子登殿传旨,宣召金道婆。金奶奶随旨入朝参拜已毕,天子命金道婆降妖。金奶奶俯伏金阶启奏:“求万岁天恩,谕饬张真人将贫道之女衣上打一颗印,则感圣恩浩荡。”天子闻奏,宣召张真人上殿,谕曰:“朕今宣金道婆代你降妖,你可与他再打印一颗,休要推辞。”天师闻言跪奏曰:“先已打过印,不能再用二次。”天子闻奏怒曰:“张杰,你职司何事,不能降妖捉怪,反令他人代你降妖。你为何倒惜其印,令人可恼!”天师见龙颜带怒,不折正,无奈只得代他打一宝印。金奶奶暗喜,谢了皇恩,又谢了天师,随请天师与众大臣保驾入宫。金奶奶至宫中见了那妖蛇,在袖中取出菖蒲剑,口中念咒,将剑向上一指,将妖斩为两段,却原来是一壁虎精。天师亦将妖魂收入盒内,以火焚烧妖身。天子大悦,加封金道婆为金花圣母娘娘。金奶奶谢恩出朝,同谢廷来拜谢天师。天师说:“你得了我之宝印,有关本爵之事。此后务守正道,否则自有天雷击你。”金奶奶口尊:“天师,老身讨那收服五毒精灵交付与我。日后若有妖邪出世作耗,就是老身之过犯。”天师闻言说:“也罢,本爵就将五毒妖邪俱交付与你,若有舛错,向你是问。”随将五毒交清。金花圣母收讫,告辞而去。后来将五毒收入后府,每逢端阳节将五毒画出图形,贴于壁上,此是后话不表也。

  不表天师辞朝回转龙虎山,且言自灭妖邪之后,谢廷与公主完婚,霎然满月。谢廷奏明天子回籍祭祖。天子准奏,赏假一年。崔文亦请假一同择日出京,文武各科大臣相送出京。谢廷同公主并崔文一路逢州州接,逢县县送,非止一日。那日来到扬州,招了陈奉臣之女凤英小姐。此事禀明公主,公主宽仁大度,贤惠无比,皆以和睦,不分上下,姊妹相称。后来回京奏明太后,天子封赠陈氏诰封夫人。崔文侍奉娘舅老夫妇如父母,妻吴氏为诰封安人,此皆是后话。

  

  谢、崔自此在家闲居,假满皆进京,入朝供职。后来谢、崔两家皆生贵子贤孙,皆是金榜题名,簪缨不绝,皆应了袁柳庄先生之相法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