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唐钟馗平鬼传

第九回 桃花山收服两兄弟

唐钟馗平鬼传 东山云中道人 2642 2020-02-18 13:33

  话说当日金乌西坠,玉兔东升,钟馗就在五里村店内,宿了一夜。次早起来,众乡民送出村外,指明去路。穷鬼在前引路,钟馗同四大鬼卒在后,迤逦行来,不觉又是巳牌时分,远远望见前面满山遍野,一片红光。钟馗向穷鬼道:“前面不知是何地方?因何这等光景?打探明白,再往前进。并问明去赌钱鬼那里,还有多少路程?”穷鬼去不多时,回报道:“山上山下都是桃树,现在三月大气,桃花盛开,所以红光夺目,昨日乡民说道,去桃花山三十五里,便是赌钱鬼窝赌之处,想必这就是桃花山了。”钟馗道:“不料此地却有此美景!我们缓缓而行,大家观玩一番。”

  钟馗和四大鬼卒,说说笑笑,不多时已离桃花山不远。穷鬼忽指着那桃树林内禀道:“看那林内有人伸头探脑,此处莫非有歹人吗?”钟馗笑道:“总有几个毛贼,谅他也不能成其大事。”说犹未了,只见前面山嘴上,锣鸣鼓响,穷鬼道:“不好了,速速快作准备!”钟馗拔出青锋宝剑,穷鬼举起麻惨,大头鬼四个亦各持兵器,一齐催马向前。只见山坡边闪出三五十个小喽罗,当先簇拥出一条大汉,高声喝道:“是何处恶鬼敢从此经过?识时的,速束手受缚,以供俺兄弟早晚食用。倘敢迟疑,定先斩首,用盐腌了,以备俺零碎受用。”钟馗闻言,抬头一看,只见那人身高丈二,膀阔三尺,金盔金甲,手使一根齐眉九节桃木棍,不象绿林中朋友。钟馗出马喝道:“看你堂堂一表人物,正该给皇家出力,为何在此落草为寇,掳将行人,是何道理?”那人并不回言,举棍就打,钟馗用剑相迎,你来我往,战了十数回合,不分胜败。穷鬼见钟馗战那人不下,看的亲切,从后一麻糁打去。那人往前拾了两拾,仍然举棍鏖战。众喽罗见主人吃亏,一齐向前,大头鬼四人,接住厮杀,如风卷残云,顷刻将三五十个喽卒搠死一半。其余尽皆逃散。大头鬼等乘势一齐助战,那人虽勇,如何敌当得住。穷鬼瞅空,一麻糁打去,那人往左边一歪,大头鬼赶上一锤,打翻在地。钟馗道:“不要伤他性命,且将他绑起来。”大胆鬼、精细鬼将他两手绑缚,拥至钟馗面前跪倒。钟馗道:“你姓甚名谁,何方人氏?缘何在此落草?讲得明白,饶你性命!”那人叩头禀道:“俺名郁垒,胞兄神荼,祖居东海度朔山,大桃树下。因性好食鬼,每获一鬼,用苇索系之,终不能去。倘若不服,鞭以桃条。二十年来东海之鬼,被俺食尽。因于去岁,就食此山。方才鬼卒误报,说是有恶鬼经过,小人所以持兵器前来。不知尊神降临,多有冲撞,望乞饶恕!”钟馗道:“吾乃钟馗是也。奉阎君之命,封俺平鬼大无帅。往万人县斩鬼除害。尊驾素好食鬼,何不随俺前去,平鬼立功,将来好成正果。”郁垒叩头道:“愿随鞭镫。”钟馗令解其缚,正要细问,忽闻山下人喊马嘶,旗幡招展,有一二百喽罗,拥簇着一条大汉杀奔前来。钟馗合众鬼卒,各执兵器预备迎敌。郁垒上前阻道:“元帅暂息虎威,这必是胞兄神荼。听俺被擒,领喽罗杀下山来。俺去说他前来,拜见元帅。”说罢,踅身便走。不片时郁垒领那人来钟馗面前,将兵器撇下,纳头便拜道:“不知元帅驾临,多有得罪,方才听兄弟说,已蒙元帅不弃愚贱,收录麾下。元帅请上,愚兄弟情愿以弟子之礼相拜,伏乞容纳!”钟馗听罢大喜道:“如此深合愚意。”神荼二人拜了

   四拜,从此即以师弟相称。神荼呼众喽罗,都来磕了头,上前禀道:“请老师和众兄弟到山寨,歇息两日,再往前行。”钟馗许诺,神荼二人,与众鬼都相见了。令郁垒头前引路,神荼就伏侍钟馗上马,在旁随行。及到山顶,将钟馗让在草堂正中坐下,神荼兄弟,又行过大礼。在两旁陪侍,令小头目陪穷鬼四众,在厢厅坐了。吩咐喽罗,看酒摆筵。

  钟馗细看神荼与郁垒汉仗无异,但只见神荼是银盔银甲,手使一杆浑铁点钢叉,惟面庞与郁垒不同。郁垒生得面如银盆,圆眼长须。这神荼面如生漆,两眼接耳,两眉朝天,海下一部落腮胡须,切如铁线。钟馗看罢,问道:“二位贤契性好食鬼,还是将鬼获住,择其不循理者食之,还是每获一鬼,不论贤愚,一例食之?”神荼道:“那有工夫辨他的贤愚?”钟馗道:“阳则有人,阴则有鬼,以后还该分别善恶为是!”二人同声道:“谨遵师训!”小喽罗报酒到,郁垒执壶,神茶把盏,酒过三巡。碗如黄盆,盘似锅盖,端上菜来头一盘是炮炒鬼肚,第二盘是白汤炖肥鬼头。第一碗是红烧鬼肘子,第二碗是炮腌鬼腿。末了一盘是醋溜鬼肝肠。当日直吃至半夜方散。次早起来,钟馗催趱要行,神荼道:“此离万人县不过百里,何必急急!”钟馗道:“若直赴万人县就不用从此经过了。闻得这跳花山迤东,有一赌钱鬼,也是鬼录上有名的。灭了此鬼,然后西行。”神荼道:“小徒也闻得有这个人,专引诱良家子弟来此耍赌。破家荡产,人人痛恨。更有一种下愚不移的,老死不悟,岂不可笑。老师若灭得此人,真为民间除害,人人感激。”一面吩咐喽罗,将山寨内一切细软,装载车上,又将吃剩的咸鬼肉,还有两只炮腌鬼腿,都载在车上,以备零星路菜之用。放火焚了山寨,又吩咐喽罗道:“愿随者同往,不愿者回家安业。”众喽罗磕头散去大半,有二三十个无家可归的,情愿跟随使用。下得山来,摆开队伍,呐喊摇旗,较从前大不相同。钟馗在马上甚觉得意,催动人马,往前进发。

  正行之间,远远望见一只死绵羊,自南跑往北去。后有一人追赶,一只手牵着一头牛,一只手拿着一根钓鱼竿子,还攒着一把牌,摇着头,直往前跑。钟馗指道:“这必不是好人,谁替我擒来?”言犹未了。”郁垒举起桃木棍,大撒步赶上前去。那个见势不好,撒了牛,舍命就跑。跑至一家门首,推门钻进去了。郁垒赶至门首,想道:“初次奉命而来,不好空回。”也只得进门寻找。及进了门,见一厂棚,内有数十人。里三层,外三层的,拥在那里。郁垒走至跟前,众人一哄而散。只剩下土炕上一个人,还在那里蹲踞着,毡帽掩着眼,两手插在腰里,在那里做宝。旁边一人大怒道:“你是何人?敢将俺的宝局挠散,也要知道俺替死鬼不是好惹的!”郁垒道:“适才有一人,左手持竿,右手拿牌,进的门来,为何不见?”替死鬼道:“那是俺这后庄上住的名赌钱鬼张二哥。他从前门进来,就出后门去了,找他自有住处,缘何将俺的宝局挠散?”郁垒知他不是一人,不如暂且将他拿去顶缸。遂用皮绳把替死鬼,并炕上那人,一齐拴起来见钟馗。将赌钱鬼如何逃走,这个叫替死鬼和这个人,如何做宝的事,说了一遍。钟馗道:“这个名叫替死鬼。那个是甚么名字?明白供来!”那人跪倒禀道:“小人专门做宝,人都说明人不做暗事,给我起了个绰号都叫小人暗鬼。”钟馗听罢怒道:“开厂赌博,例同一罪,推去斩首。”众喽罗应了一声,将替死鬼和暗鬼绑将出去,要知二鬼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