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唐钟馗平鬼传

第十六回 森罗殿缴册复命

唐钟馗平鬼传 东山云中道人 3072 2020-02-18 13:34

  话说钟馗把催命鬼围在阵内,东是苦海,并无去路。西有人马把守,又难冲出。钟馗着神荼郁垒轮流和他接战,战了几个回合,遂鸣金回营,埋锅造饭,料他插翅难飞。那知道海边有一岛,岛后有一峪,名为地峪。催命鬼今日上天无路,只得入地峪藏身。及到十八层之内,见有咳嗽鬼和他妻子疾病鬼在内养病。见催命鬼来只说替他医病,不胜欣幸。

  且说钟馗用过战饭以后,遍营寻找,绝不见催命鬼的踪影。及到海边,听的地内有咳嗽之声,知是催命鬼在内躲藏。着挠钩手从洞内钩了一回,不见动静,穷鬼道:“何须如此?”遂寻了一堆干草枯柴,将峪内塞满,焚将起来。催命鬼自不必说,可怜咳嗽鬼夫妻二人,医生不来还可苟延性命,医生一到,就呜呼哀哉了。钟馗料催命鬼已死,领兵仍要去城下搦战,忽鬼卒报道:“此间有大字两行,启元帅知道。”钟馗上前一看,见是皮锤岛三字。旁有一行小字写道:“官怕大计吏怕考,光棍最怕皮锤岛。”看罢,转瞬一字全无。钟馗道:“必是那家神圣指点于俺,无二鬼应丧在此岛之内?”遂吩咐郁垒和穷鬼道:“本帅埋伏在此,你二人前去诱敌,只许败不许胜,引无二鬼到此,俺自有擒他之法。”郁垒二人领命,到了城下,百般的辱骂,内边胡捣鬼甚是着急,屡次使人催无二鬼、下作鬼出城迎敌。无二鬼和下作鬼计议道:“我们兄弟十人,已死多半,今小尖腚鬼又为我们全军尽丧。胡捣鬼屡次来催出战,我们若怕死不出,不惟无以谢众相好于地下,恐也在此站脚不牢。”楞睁鬼道:“就是活着亦难见人。”下作鬼无奈,上了他的臭蛆,无二鬼跨上净街虎,楞睁鬼骑上顺毛驴,勾死鬼在前打着丈二大的一杆灵幡。舛鬼骑着鸮鸟,手执丧棒,在后督阵。放了三个起灵炮,城门一开,杀奔前来。郁垒上前迎敌,战了五六个回合,真正招架不住,虚晃一棍,败下阵来。穷鬼也随着就跑,跑了十数里地,将近赶上。郁垒恐穷鬼被擒,回头又战,战了三五个回合,折身又跑,及至到了皮锤岛。下作鬼迟疑不前。穷鬼站住大喊道:“不来不算好汉!”无二鬼将虎一纵,跳上岛去,众鬼卒紧紧跟随,赶了半里多路,就看不见郁垒穷鬼二人了。下作鬼大声喊道:“不好,中了计了!”回头一看,只见岛口已被堵绝,无二鬼道:“此地却也有山,也有岭,也有洞,也有塔,也有鸟,也有树,可惜此地不知叫甚名色?”勾死鬼道:“我昨前曾到此,却颇晓得,这山名为巴掌山,岭为抓住岭,洞名不能洞,塔叫按住塔,树是亲柏树,鸟名鸟眼鸡,那崖叫做情着崖,这岛名为皮锤岛。”无二鬼自知到了绝地,长叹一声。只见钟馗人马围了上来,无二鬼往前一跳,被三尖瓦拌倒。神荼赶上又一叉叉住。钟馗先叫将他心肝取出,然后割了首级。楞睁鬼被大头鬼打倒,复又两锤结果了性命。勾死鬼被乱军杀死。下作鬼见前边一沟,溜着沟子前进。郁垒正在沟边等候,下作鬼见他两根粗腿,抱住,手也不放。郁垒就用乱棍搠死。惟舛鬼舛气扑人,是人不能近他的。穷鬼取了一把干草来,燎散舛气,正待要斩他,却被

   他父亲丧门神救了去了。钟馗大喜,取出鬼录,按名勾除。见胡捣鬼也有名字,遂率众人到在死城来,寻找胡捣鬼,已不知去向了。只落了他妻子偷生鬼和两个跟班的,一个叫屈死鬼,一个叫眼子鬼,还有一个买办名稔缠鬼,俱皆斩讫。钟馗道:“胡捣鬼既然跑了,咱暂且在此歇马。”遂在枉死城歇了一日,钟馗驾起样云,神荼摇身变了一支蝙蝠在头前引路,郁垒化了一把宝剑,伏在?钟馗背上,众鬼跟随,齐赴幽冥地府森罗殿,求见了阎君,将鬼录呈上。阎君一见大喜,又将斩鬼的缘由细问了一遍,遂命摆筵庆功。饮酒中间,这钟馗把穷鬼、累鬼引到阎君面前,叫他跪下,代他禀道:“这穷鬼自投降以后,引路破敌,甚是出力。自是为人正气,绝不肯与无二鬼为伙。这累鬼亦是一见就投降的,求阎君慈悲!”阎君吩咐判官,给他生死薄上注定,每人纹银五万,良田千顷,当铺一座,捐四五百银子的一个小前程,着轮回司领他二人托生去罢。二人叩头而去。神荼从桃条上又捋下来了一个弄鬼,一个调鬼,叫他跪下。阎君问道:“这二鬼有何好处?”钟馗答道:“只有坏处,并无好处。”阎君吩咐推出斩首示众。郁垒又捋下一个鬼来,叫他跪在阎君殿前道:“这是死鬼。”阎君道:“他生平所为如何?”钟馗禀道:“他却并无恶处,只见逐日死眉不瞪眼,并无一点精神,所以叫他是死鬼。”阎君吩咐道:“把他浸在曲泉里。”原来森罗殿前有一水泉,名为曲泉。水深一丈,广有八尺,专管这泉的即名为曲泉鬼。曲泉鬼应了一声,将死鬼拉去,推在泉内。又捋下一个,叫做瞎鬼。阎君道:“他生平如何?”钟馗禀道:“他别无不好,只是虽有眼珠,并无眼色,也看不出人的喜怒,也看不见人的好歹。东西放在目前他如不见的一般。”阎君吩咐只把他两眼浸在泉内。曲泉鬼过来,提其两脚,把他的头倒侵入泉中。又带过一个邋遢鬼来。钟馗道:“这鬼终年不知净面洗手,浑身油污俱满,龌龊不堪。”阎君也令浸在泉内。又带过了一个寒硶鬼来说道:“此鬼不过其貌不扬,别无不好。”阎君也叫浸在曲泉。又带过一鬼。钟馗道:“这是觑烟吃的鬼,他专好吃烟,绝无烟具,逢人即要烟吃。逐日在烟铺外蹲踞。”阎君道:“这是小事,吩咐掌嘴。”站班的皂隶过来了两个,把他打了二十个嘴巴。觑烟鬼遂制买了烟袋,烟荷包,买了好烟,到处还席去了。又带过了腌脏鬼来。却与邋遢鬼不同,浑身上下都是猪狗尿屎。那张脸自从他娘给他洗过三朝之后,至今从没见过水。手是更不消说了,臭鱼烂虾,人人弃之如遗,他却亲之如蜜。甚至与猪狗同器而食,恬不为怪。然而却无心病。阎君命

   曲泉鬼给他内外收拾干净。曲泉鬼领命,把他衣服剥去,放在一条剥人凳上,用个竹炊帚,上下刷了五六水,又叫他喝了口水。把炊帚给他舒在嘴内,刷洗一番,又叫他多饮泉水,给他刷洗肠子,他却哭叫的不肯。曲泉鬼用麻绳将他捆在凳上,口内塞上一个接口,如杀猪使水的相似,灌了六七桶水,下边尿屎交流。又将肚腹给他揉了一回,然后将他放起,给他两件干净衣服穿了。遂变成了一个假清客。也养花草,也贴字画,也会吹笛唱崐曲,拿着白面扇子,逐日摇摇摆摆,居然象个斯文模样了。又带过噍荡鬼来,钟馗道:“这鬼嘴虽不好,却抄杀无二鬼的家口有功。”阎君吩咐把嘴给他治好。曲泉鬼叫他喝了一口水,他嘴里喷出来了许多的粪来。曲泉鬼给他刷洗干净,他说话再不噍荡了。就是还有点干好嘬文。曲泉鬼用钩子从泉内搭出死鬼来,变成了一个一时不闲的活鬼。瞎鬼变成了一个夜辨五色的精明鬼。寒硶鬼平头正脸,邋遢鬼变成了一个干净鬼。

  重赏了大头鬼四个,阎君率领钟馗并神荼、郁垒来到南天门上,先见了南极仙翁,禀明此事。仙翁带领到吴天金阙,正值玉帝登殿,金童对对执幡幢,玉女双双捧如意。瑞云缭绕,祥光氤氲。玉帝问当驾官:有奏章者出班,无事散朝。言未毕,只见一人俯伏金阶,高擎牙笏,口称臣五殿阎罗,有本奉闻,落第进士钟馗,臣见他为人正直,命他斩鬼除害。他率领门徒神荼、郁垒,半年之间,按册斩尽杀绝。实属有功于百姓,理合奏闻,恳恩论功封赏,睿鉴施行!遂将鬼录呈上。

  玉帝铺在龙案上,看了一会。旨下宣钟馗带神荼、郁垒见驾。钟馗在前,神荼、郁垒随后,跪在丹墀之下。山呼已毕,玉帝前后问了一遍,钟馗对答如流,又见神荼、郁垒,像貌非凡,龙心大悦。旨下钟馗斩鬼有功,封为翊正除邪驱魔雷霆帝君。神荼、郁垒从师平鬼,甚属可嘉。封为巡行天下驱魔使者左右门神将军。三人叩头谢恩,到殿下,又与众星官都相见了。阎君领回森罗殿,留住三日,然后临凡,各赴任所去了。至今元旦令节,家家画钟馗神像,目赌蝙蝠,手持宝剑,悬挂中堂,户户写神荼、郁垒名字,供奉大门,自此鬼魔消除,四海永清,万民安乐,共庆太平,千万斯年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