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才子佳人 品花宝鉴

第五十七回 袁绮香酒令戏群芳 王琼华诗牌作盟主

品花宝鉴 陈森 13307 2021-01-15 12:41

  话说前回书讲琴仙在江宁落难,受尽悲苦,这回又要说些京中事了。此时已到了十月初旬,小春天气,晴光和蔼,百卉发荣,怡园又要热闹起来。

  且说徐子云的夫人袁绮香,生得婉娴柔静,贤淑无双,又且绣口锦心,才能咏絮。于十月初十日,请了华公子的夫人苏浣香、田春航的夫人浣兰、刘文泽的夫人吴紫烟、颜仲清的夫人王蓉华、梅子玉的夫人琼华、王恂的夫人孙佩秋。此时园中菊花开满,五色斑烂。是日晴光和蔼,风不扬尘,小毛衣服都用不着,绵的尽够了。袁绮香一早带了十二红婢,还有几个家人媳妇,先到园里候客。那日次贤、高品、南湘皆回避了。那十二红都是十五六岁,有的已是云鬓堆鸦,有的还是垂髫刷翠,却一样的盈盈秋水,窄窄弓鞋。绮香夫人带了群婢在宝香堂伺候。今日宝香堂另是一番铺设,一色的锦裀绣褥,翠幕银屏,中间堆了七层菊花。

  到巳初一刻,刘文泽的夫人吴紫烟先到,车进了园门,即换肩舆,抬到宝香堂前下轿,珠围翠绕的,带了四个丫鬟。绮香迎接上堂,彼此见了礼。绮香笑道:“今日算你早,我是辰刻过来的。”紫烟道:“我今天卯正就起来,昨日姐姐说要辰正毕集的。已经到巳初了,谁知这些姐姐们还没有一个来。”

  绮香道:“也差不多了,大约浣香来得迟些,自然先到浣兰处同来的。”家人媳妇报道:“王大姑奶奶与少奶奶、梅家少奶奶齐来了。”说罢,轿子已齐到堂前。姑嫂三位下了轿,一群仆妇、丫鬟随在后头。绮香一一迎接,见琼华打扮,今日分外妖艳,比陪新那一日,更添了几分娇娆姽婳。众姊妹序齿坐下,蓉华道:“我等二妹来,就等了多时,只道客已到齐了,谁知苏家二位还没有来。”绮香道:“蓉妹、佩妹为什么不把侄儿带了来?”蓉华道:“孩子们怕见生人,一见就哭,所以没有带来。”因问道:“怎么也不把侄儿、侄女带过来顽顽?”绮香道:“你侄儿感冒才好,恐过来又冒了风,侄女我倒要带他过来,他不肯过来。”正说话间,报道:“华夫人、田夫人到。”只见一群蝴蝶,拥着两朵花王出轿来,莲步未移,香风已到。

  袁绮香接下台阶,苏氏姊妹笑盈盈的上前见礼,然后与佩秋、紫烟、蓉华、琼华都见了,各人挽着手,喜笑颜开,叙了一番。

  苏氏姊妹见了琼华,分外亲爱,琼华见了浣香、浣兰,也十分亲热。这一班姊妹,大约同是瑶池会上人,都有夙契。绮香道:

  “今日我们众姊妹都是通家世好。苏家二浣,王氏双华,本是同胞,不用说了。我们一共七人,今日仿他竹林七贤,做个桃园结义,大家团拜一拜,以后遇着,就不许谦让。愚姐痴长,不识众位妹妹意下如何?”众佳人都应道:“甚妙。”浣香道:“妹子前日就有这心,今日正打算商议这事,不料姐姐先得我心。我们今日序齿之后,以后称呼,就照这里的排行可好么?”紫烟道:“更好了。我与绮香姐姐,都没有亲姊妹,我从前就厌人称我为大姑娘。如今好了,要改排行了。”绮香笑道:

  “你要改什么行?大姑娘已改了大奶奶,你如今就想改大太太么?”说得众人笑了。序齿袁绮香二十五岁,吴紫烟二十三岁,孙佩秋、王蓉华皆二十二岁,苏浣香二十一,浣兰十九,王琼华十八居末。绮香命丫鬟们焚了一炉百和香,铺了一条大锦毯,七美顺着年次团团的拜了一拜,珠珞垂肩,云裳贴地,甚是好看。嗣后七美中称呼绮香为大姐,琼华为七妹,紫烟行二,佩秋行三,蓉华行四,浣香行五,浣兰行六,依次而坐。

  琼华对绮香道:“大姐姐,我们今日之来,非为哺啜,原为游园。若这一坐,天又短,只怕就逛不成了。列位姐姐心里怎样?”绮香笑道:“我不过借逛园之名,约妹妹们叙叙。若真要逛园,这五六里一片大地方,山石荦确,又难行走,况你那金莲三寸还不满,如何走得来?”浣兰道:“据我想,要逛尽这个园,一天也逛不到。不如到一个极高的所在,望一望罢。”

  浣香道:“极高的所在,除非上山不可,但恐难走。”紫烟道:“我听说这园里有个缥渺亭是最高的,我们就到那缥渺亭上去罢。”蓉华道:“据我想,登山不如临水,且闻得路路走得通的。不如坐个船游他一转,望着那些景致,似乎比岸上还好些。”佩秋道:“说得是,又省力。若上山去,只怕也走乏了,还能游么?”绮香道:“既是这样,我们到吟秋榭顶上去,也望得个全景,就在那里坐罢。”于是一群粉黛,都出了宝香堂后院,到了风露清吟馆那边下了船。主人只有七个,那七家的丫鬟、仆妇共有四十余人,用了十几个小船,一齐荡到吟秋榭来。众佳人望着芙蓉如锦,空水澄鲜,岩岫如屏,寒林错落,就是绮香也记不清那些地方。那十二红婢是常过来折花摘果的,便指点此处是什么所在,那处是什么所在,众佳人目不暇给。

  到了吟秋榭,将三层游览过了,在第二层设了筵宴。众佳人酒量虽不算好,却也能饮几杯,最大者为吴紫烟、王蓉华。

  绮香命红雪、红云、红玉调丝品竹,小拍清歌。绮香道:“可惜我们酒量都是有限。我新年无事,与我们老爷编了一个酒令,行起来颇为热闹,不论多少人,都放得进去。”浣香笑道:“这么说来,竟不是个酒令,是个阵图了。”绮香道:“却也有阵图在内。”蓉华道:“你且说这个令是怎样的?若要人多也不难,我们带着这些女兵,都叫过来,也就不少了。”绮香道:

  “要行这个令,只好如此。我这个令叫做‘秦灭六国’,又叫做‘六国伐秦’。今天好在七人,正合秦、楚、齐、赵、韩、魏、燕七国,有七根筹,掣谁是谁,六国并力伐这秦国。还有小筹数十根,是七国的人物,掣着那一国的,就归那一国。”

  话未说完,喜得众佳人眉欢眼笑,都要试这个酒令。

  绮香道:“我们且先点起将来,设有不合使唤的,便不中用。出去战败了,倒累主人罚酒。”就先点自己的丫鬟,点了红香、红玉、红雪、红雯、红薇、红莲、红□、红娟,其余那四个不能饮酒。浣香的十珠都可使唤,全点了。浣兰的四个丫鬟,只点了一个小翠,才十三岁,生得很好,且又灵变。又点了许三姐。琼华的四个丫头,点了一个青琴。蓉华两个丫头,点了一个秋莲。紫烟两个丫头,点了一个侍香。佩秋两个丫头,点了一个金凤。共二十四人。其余都命他们代酒。绮香即命拿过筹来,先是七人掣了,顺着年齿掣去,绮得掣着秦,紫烟掣着楚,佩秋掣着燕,蓉华掣着赵,浣香掣着魏,浣兰掣着齐,琼华掣着韩。浣香道:“姐姐,你今日受了大敌了,我们六国今番并力,定要杀你个片甲不留。”绮香道:“慢说大话。少顷叫你这国投降,那国纳贡,好看罢。”蓉华道:“我若再掣着廉颇、蔺相如,就教你不敢出崤函之外了。”琼华道:“我若掣了张子房,这博浪一椎,断不教他中个副车。”佩秋道:

  “我掣荆轲,也不至中铜柱的。”浣兰道:“我把田单的火车驱过来,看你有什么御敌的妙计。”紫烟道:“就是我国没有勇将,若能掣着了项重瞳就好了。”绮香道:“且慢高兴,我秦国是兵强将勇,没有一个弱兵。待我且先派定了人数再说。

  他们共二十四人,我用六个,你们一家用三个。”即叫浣香的爱珠、花珠过来,道:“你两人到我大国来立些功业,不要在你那个小国埋没。”爱珠、花珠笑了,站了过来。绮香自己点了爱珠、花珠、红香、红玉、红雪、红□,浣香自己留了宝珠、明珠、掌珠,浣兰留了许三姐、小翠,要了荷珠,紫烟留了侍香,要了红薇、赠珠,佩秋留了金凤,要了红莲、红娟,蓉华留了秋莲,要了红雯、画珠,琼华留了青琴,要了珍珠、蕊珠。

  分派定了,绮香叫拿七个小筹来,先掣秦国的。爱珠掣了是白起,花珠掣的是商君,红香掣的是韩非子,红玉掣的是吕不韦,红雪掣的是李斯,红□掣的是赵高。绮香笑道:“如何,你看我们文武皆全。”收过了筒,取紫烟楚国的筹来,侍香掣的是令尹子兰,红薇掣的是高唐神女,赠珠掣的是宋玉。紫烟笑道:“完了,一个佞人,一个梦神,一个风流鬼,这如何打得仗来?”众佳人皆笑,也收过了。再掣佩秋的燕国小筹,金凤掣了荆轲,红莲掣了田光,红娟掣了骏马。佩秋道:“也不好,究竟是个不祥之兆。”蓉花笑道:“尚未出兵,倒已先砍了两个脑袋。”众人皆笑,又收过了。取蓉华的赵国来,秋莲掣了廉颇,画珠掣了蔺相如,红雯掣了平原君。蓉华道:“我这三根掣得好,大可折秦国的锐气。”再掣浣香的魏国,宝珠掣了信陵君,明珠掣了侯生,掌珠掣了醇酒妇人,大家又笑起来。绮香道:“这倒难,又算酒,又算妇人,横竖一出马,就叫人开心的。”掌珠道:“换一根罢。”红香道:“好便宜事。”忙将筹拿开了。掌珠无奈,也只得捏了那根筹,脸上甚是羞愧。再掣浣兰的齐国,浣兰道:“我这国就掣得平常,只怕没有什么好筹在里头,再不能如蓉华姐姐的廉颇、蔺相如的。”

  看小翠掣一根,已经失笑,再看三姐掣出来,大家笑得如花枝乱颤,扎挣不住。原来小翠一根是鸡鸣,三姐一根是狗盗,幸亏荷珠掣了孟尝君,稍可解嘲。再掣琼华的韩国,蕊珠掣了张子房,青琴掣了博浪椎,珍珠掣了圯上老人。琼华笑道:“我早说的,绮香姐姐你仔细博浪椎、荆轲匕首,好不利害。就是高唐神女、醇酒妇人教你受用罢。”红薇道:“奶奶且慢喜欢,只怕奶奶手下也有个笑话出来呢!”绮香道:“不用讲,拿出谱来。”大家看时,见写道:

  六国伐秦,无论秦胜秦败,六国皆要出马。起手以击鼓传花,花到谁国,即谁国先出。国君不出战,遣将出战。如三胜秦,秦王领群臣纳降,跪献酒三樽,与某国君臣贺。如某国为秦所败,亦君臣跪献秦国三樽,余皆仿此。

  一国如有三人,三人出马后无论胜败,即退让他国出战。

  七国群臣,各有故事可按,但系随手掣来,前后不同。如两人对敌,胜负后,各运化本人故事饮酒,俱有详注,查对便明。

  如六国先后以传花为次,一国诸将出马以掷骰为次,数到谁,则谁先出马。

  众佳人看了,笑道:“今日这个笑话,必定闹得不少。不知谁国谁人先出?且把他们这些谱看看是怎样的,可有些丑态在里头?”绮香道:“都有些,且不要看。若看了,必惹得他们这个喜欢,那个发气,莫如定了人再看。”于是折了枝菊花来,命小丫鬟点鼓,到了蓉花,鼓已住了。蓉华笑道:“我这三员勇将正好出这个头阵,试试手段。”秋莲、画珠,红雯三个就上来,旁边又摆了一桌酒肴。秋莲把两个骰子一掷,掷了四点,是自己出马。秦国的爱珠、花珠、红香、红玉、红雪、红□也过来。爱珠把骰子一掷,掷了二点,是花珠出马。花珠是商君,秋莲是廉颇。绮香翻出谱来,查到廉颇名下,内有一条:“廉颇如遇商君,俱系勇将,皆以豁拳为令。如廉颇败了,必系老年无用,一败带上假白须,再败罚酒一大觞,三败罚饭一碗。”众佳人看了,不禁又笑。秋莲道:“姑奶奶,这廉颇也不见得好。”蓉华笑道:“你只要赢了,就不带胡子了。”

  再看商鞅的谱:“商君足智多谋,能开阡陌。如败后,手中藏一物,叫胜家猜。猜不着,平过;猜着了,商君即以本物飞诗一句。不能或不合本题者,罚一杯。”花珠道:“这还好,不甚累赘。”两人对垒起来。秋莲看了谱,心已怯了,输了三次。

  蓉姑道:“好个廉颇,头一阵就打了败仗。”秋莲想跑开,被爱珠、花珠赶上,捉了过来,戴上假须,飘飘漾漾的。众婢女把他形容个淋漓尽致,罚了一杯酒,又盛了一碗饭要他吃。秋莲笑道:“你们也有良心,戴上这个东西,怎样吃得饭来?除非要用金钩挂胡子法子。”红雪道:“有钩子,早就预备的。”便在匣子里找出两个金钩来,挂在秋莲耳上,两边分开。佩秋想着他丈夫说的笑话,不留心说了出来道:“倒像人蝇拂子。”蓉华瞅了他一眼,道:“请问,这蝇拂子是谁家的?”一句话说得佩秋两颊微红,幸众人不解,也过去了。秋莲只得央求旁人代了这碗饭,便除下胡子,指着花珠道:“我看你的笑话。”骰子掷了,是画珠,画珠是蔺相如。蓉花道:“廉颇无用,要看这相如了。”绮香看蔺相如的谱:“如败了,三杯俱系赵王代饮。”蓉华笑道:“画姑娘你须仔细些,不要丧师辱国,反累我喝酒。”画珠道:“奶奶放心,看我赢他。”无奈行的是猜枚令,画珠藏了三个瓜子,三次都被花珠猜着,画珠好不惭愧,只得说道:“这酒我自喝罢。”绮香道:“那不能,你若徇私,是要罚三十杯的。”蓉华笑道:“我喝,我喝。”一口气就喝了三杯。

  轮到了红雯,是平原君。谱上:“平原君用丝线。平原作交线之戏,平原输了,叫人打了手,还要喝十大杯,说有酒惟浇赵州土,要他吐了才歇。”这红雯是酒量最小的,又兼胆小,见了这个令,先害怕起来。两手框了一条线,那十个指头就不住的发颤,惹得众佳人又笑,他自己也笑起来,越笑越颤。绮香道:“看来这个鸡爪风更不济事,蓉妹不如带了他们来跪献三杯罢。”蓉华笑道:“尚可背城一战。”两人将线交了一回,红雯也赢了一次,只打了两下手,喝了两小杯,余请旁人代了。

  花珠手中藏了一颗莲子,叫红雯猜。画珠看见了,把脚踢一踢红雯的脚,红雯不解,看着画珠。画珠又指着桌上一盘的莲子,红雯又看到隔壁去了,道是鸭掌,便说道:“鸭掌。”画珠听了,大笑起来。红雯害臊说道:“你故意顽我。”画珠道:“我顽你?”花珠道:“他倒不是顽你,你倒是骂我。”便摊开手说道:“露冷莲房坠粉红。”红雯对画珠道:“既是莲子,怎么踢我的脚,叫我如何想得出来?”画珠道:“难道你裙下的不是金莲,定要算鸭掌么”众佳人都笑。绮香笑向蓉华道:

  “你三将出马,败了八阵,虽不算全军覆没,也不过一息尚存。你看谱上:‘如九阵中只胜一阵者,虽免跪献之辱,也须领队前来纳降。’”蓉华笑道:“这也不难。”便斟了一杯酒,走到绮香面前福了一福,绮香也还了一礼,笑而受之。那画珠、秋莲、红雯,只得也向花珠万福。花珠笑道:“我是甲胄在身,不能还礼。”画珠骂道:“你威风不要使尽了,只怕这回就要对人磕头呢。”于是又击起鼓来,花到了紫烟住了,侍香、红薇、赠珠上来。赠珠把骰子一掷,数到红薇,是高唐神女,众人皆笑。紫烟笑道:“好个红姑娘,高鬟大袖的,真像个神女。”红薇脸已红了。那边爱珠、红玉、红香、红□、红雪也过来,掷到爱珠,是白起。绮香道:“这叫做无情遇。”看谱:“如神女遇见白起,神女如何能敌?须起倾国之兵尽出助战。如系文臣者,行藏阄令,手中各藏一物。国君点戏一出,如白起为净,神女为旦,其余助战者各肖其人定色。”再查:“令尹子兰为丑,宋玉为生。”绮香命他们四人手中,各藏一粒榛子,又道:“你们手里有也使得,没有也使得,你们伸过一手来,我说的戏内中查点脚色,应到的不到罚,不应到的到也要罚。”

  绮香点了一出《刘唐》,是单,是净脚戏,看各人手中个个皆有。绮香笑道:“生、旦不应到,各罚一杯。”绮香又点了一出《闹庄》,也是净脚戏,生、旦俱不应到,红薇又到了,又罚一杯。红薇不服,说道:“这出戏也要让我们国王点了。”紫烟道:“不错,我们上了他的当了。”紫烟点了一出生旦戏,想罚爱珠一杯。谁知爱珠是个空手,倒将侍香罚了一杯。

  又击鼓传花,到了浣香,数宝珠出马。浣香笑道:“这是我们的福将,四公子中的魁首,看你们什么人来抵敌罢。”那边数到了红雪,是李斯。绮香道:“好个对手。”看谱:“信陵君是运筹点将令。”就拿上一筒酒筹来,宝珠掣了一枝看时,是“蜡照半笼金翡翠。”注:“席中戴金条脱、玉钏者饮一杯。”绮香道:“这一句只怕都要喝一杯。”七位佳人都喝了,独浣兰不喝。绮香问他,浣兰道:“这杯没有我的酒。”绮香不信,拉他手看时,是一对碧霞玺做成的镯子。众佳人道:“这真便宜了他。”那二十四个婢女,不是金的,就是玉的,满堂都喝了一杯。佩秋道:“五妹好个福将,一出来叫满堂喝酒。”红雪掣了一枝是:“玉搔头袅凤双飞。”注:“插金丝软凤钗者饮一杯。”红雪四下留心,戴此钗的却亦不少,只见爱珠与红雯在那里交线顽耍,爱珠交错了,被红雯打了一下,爱珠格格的笑,把个金丝双凤钗颤得乱飞。红雪斟了一杯酒,上前道:“在这里了。”爱珠道:“怎么你要消酒,消到外国来了?”红雪道:“你不见你头上么?方才这句诗是,戴双凤钗的酒。”爱珠摸一摸钗,又看看众人道:“呸!你瞧谁不戴,你偏来缠我。”说罢又笑。浣香笑道:“爱珠,你喝了罢,难逃公道。”爱珠看看主人,只得喝了一口。红雪还要他喝酒,爱珠把红雪一推,半杯酒也翻去了。绮香笑道:“这爱儿真是可儿,不枉这个爱字。”宝珠又掣了一根筹是:“轻敛翠蛾呈皓齿。”宝珠四下一望,道:“有了,我来敬我们侍香妹妹。你看双蛾颦蹙,皓齿微呈,不是西子捧心的模样么?”侍香不肯,被宝珠捏着鼻子一灌,侍香一笑,喷了宝珠一身,众佳人皆笑。

  绮香道:“宝丫头了不得,真是个勇将。”红雪又掣了一枝是:“暗中惟觉睡鞋香。”说道:“这句倒难。”绮香道:“你一个个闻去,是谁的香,就叫他喝酒。”红雪笑道:“若要闻,那就,”便笑了不说。又说道:“我知道了,我来敬个人。”

  便斟了一杯来敬红薇。红薇道:“难道你真闻过我的脚么?这奇不奇,无缘无故的来缠人。”红雪道:“我虽没有闻过你的脚,但常见你用松子粉浆缠足带,不是香的?”红薇被他说着了,两颊通红,只得喝了一杯。宝珠又掣了一枝是:“十指纤纤玉笋红。”看来看去,就是个小翠指甲尚是红的,要他喝了一杯。红雪掣了一枝是:“天赐胭脂一抹腮。”看红雯喝了两杯酒,两颊尚是红的,也逼他喝了一杯。

  重掷骰子,数到明珠,是侯生,是个《顶针续麻令》。李斯输了喝酒,侯生输了要喝酱油。明珠道:“这个酱油倒有些难喝呢。”花珠低低说道:“吃杯醋罢,比酱油还好些。”众佳人听了,忍不住笑。明珠也不理他,说道:“十月之交。”

  红雪道:“交交黄鸟。”明珠道:“鸟鸣嘤嘤。”红雪道:

  “嘤其鸣矣。”明珠道:“请教这个矣字怎样接,这不是难人?”罚了红雪一杯,喝了说道:“我换一个已字罢。”即道:“已焉哉。”明珠道:“又要罚。”红雪道:“你单念过一部《诗经》,没有念过别的经书,就说没有哉字的起头。”明珠不服,红雪道:“你喝一杯酱油,我说给你。”明珠如何肯服,只是嘴强。红雪道:“你接不上来,怎么不要喝这酱油呢?”惹得众人皆笑。明珠道:“你若造一句,我就听不出,还有奶奶们听得出来。你如哄我喝了酱油,若说不出来,你要吃我的唾沫的。”红雪道:“是了,你喝罢。”明珠赌着气,真吃了一口酱油。红雪笑道:“《书经》上‘惟三月哉生魄,哉生明。’哉字可作起句,怎么说没有哉字起句呢?”众佳人笑道:“这却说得是。”绮香笑道:“这唾沫可以免了。”后又换字顶了几句。红雪输了一杯。

  轮到掌珠,是醇酒妇人,令是掷色,若输了,跪请本国王与敌国王出令。掌珠掷了么二三,红雪掷了四五六。掌珠跪在浣香面前求救出令,把个华夫人笑得不止,便道:“出什么令呢?”便对绮香道:“我有一个集词牌成韵的,两句三字,一句七字,要凑拍。”便念道:“宴清都,清平乐,八声甘州金缕曲。姐姐也照样说一个。”绮香道:“这个倒难,词牌我也不甚熟,比不得你是长填词的,这倒被你难倒了。我喝一杯罢。”

  浣香道:“姐姐不要谦,请说来。”绮香想了一想,也念道:“高阳台,尉迟杯,貂裘换酒醉蓬莱。”浣香道:“拜服,拜服,姐姐说得这样凑拍,还说不熟呢!”那五位佳人都赞道:

  “两人都说得好,我们公贺一杯,为两盟主寿。再请多说几个,大家听听。”浣香道:“就是七个字的难凑些,只怕也没有多少呢。”又念道:“长相思,十二时,烛影摇红玉漏迟。”绮香道:“这个更好。”便也念道:“殢人娇,系裙腰,凤凰台上忆吹箫。”众佳人赞道:“妙极!这两副比前更好了。词牌中七字的就这一句,被绮香姐姐说着了。”浣香道:“实在绣口锦心,令人拜倒。”又念道:“少年游,过秦楼,西江月明月棹孤舟。”下句换了八个字。绮香又想了一想,也念道:“红娘子,锦帐春,如梦令巫山一段云。”众佳人称赞不已,叫满堂都贺一杯。

  于是又击鼓传花,传到佩秋的燕国,数骰子是金凤出马,为荆轲。那边数到了红玉,是吕不韦。荆轲行的是投壶令。浣兰道:“这令大约没有笑话了。”金凤投了一枝苏秦背剑,红玉投了一枝姜公钓鱼,那两枝都没有中,各人饮了两杯。转到红莲的田光出来,是个哑口令。各出一指,如大指为金,食指为木,中指为土,无名指为水,小指为火。譬如一个出大指,一个出食指,便是金克木。大指赢,食指输了。一个出大指,一个出小指,是火克金,小指赢,大指输了。这三婢出得甚快,有输有赢。

  再换红娟的骏马上来,看谱是马吊谱。大指为赏,中指为肩,小指为极,食指为百子,无名指不用。可用两手齐出,如此出二指,彼出一指,成了色样,是归出二指家。出一指者,照贺例贺酒。如彼出两手三指,此出一手二指,成了色样,是归出两手家。总以少数凑成多数,余皆仿此。所贺之酒,数多则通场分喝。蓉华道:“这个酒了不得,若照贺例喝酒,譬如要一百贺的,难道也贺一百杯不成?”绮香道:“一百杯也不多,我们现在有三十余人,一家不过分得三杯酒,怕什么?”

  红娟道:“这个马吊色样我记不清楚,奶奶须与我记着。”浣香应了。红娟出了一个食指,一个小指,红玉偏偏出了一个小指,刚刚凑成一百两极,是个双尾蝎。浣香道:“这个就六十贺。”绮香道:“这倒好,叫通场伺候的都喝一杯。”红玉两手齐出,是一个食指,两个小指,红娟出了一个小指,是一百三极,凑成了玉鲫鱼背,又是一百贺。佩秋道:“这酒实在消得多,不论多少总通场一杯罢。”于是又通贺了一杯。红娟出了两个大指,一个食指,红玉出了一个大指,又凑成了三赏一百,是个花兜肚,是十二贺。绮香等各饮一杯,红玉饮了两杯,红娟饮了三杯。这一回,通计喝了一百七十二杯酒。

  于是传花又传到浣兰,点将出马是荷珠孟尝君,那边点了红□的赵高。浣香笑道:“赵高如何是孟尝君的对手?且看谱来。”孟尝君是食客三千,令两人用骰子六颗对掷,如遇红遇么者,出钱投于盆内,六红即投六钱,两红两么即投四钱,无红无么即赢此钱。如孟尝君赢了,问那人:“你有的是什么?没有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那人每件说一句唐诗,说得好免饮,说得不好与不能说者罚酒。如孟尝君输了,人也照样问他。”红□与荷珠掷了一会,红□输了,荷珠问道:

  “你有的是什么?”红□道:“我有的是:绣檀回枕玉雕锼。”荷珠又问道:“你没有的是什么?”红□道:“我没有的是:珍簟新铺翡翠楼。”荷珠又问道:“你要的是什么?”红□道:“我要的是:红珠斗帐樱桃熟。”荷珠道:“你不要的呢?”红□道:“我不要的是:春入眉心两点愁。”众佳人都赞道:“说得好。”浣香对绮香道:“姐姐,足见你强将手下无弱兵。你的婢女都是这样绣口锦心,真令人羡慕之至。”绮香道:“他们虽然记得几句诗,然那里及得尊婢们般般皆会。”荷珠听他主人称赞红□,心中有些不服,便说道:“这四句却说得好,但忘了你是赵高,一个老公,也配用这些东西?”

  即笑说道:“你有的是:细草春香小洞幽。你没有的是:娇娆意绪不胜羞。。你要的是:鸳鸯帐下香犹暖。你不要的是:嫁个萧郎爱远游。”浣香听了,笑骂荷珠道:“荷儿怎么这般轻薄?”绮香正笑着,尚未开口,红□气极要打起荷珠来,荷珠再四的陪礼,群珠又与他央求,红□方才饶他。众佳人笑道:

  “荷姑娘这几句太刻薄,幸遇着人多,不然是挨定□姑娘的打。”到了小翠的鸡鸣来了,小翠上来就有些发怯。看谱是接牌令。

  两人将骨牌对接,么头对么,二头接二,接死了罚酒。小翠暗喜。两人就在地下接起来,小翠接死了三次,便发急起来,不知道要怎样奈何他。绮香道:“今番有好令来了。”把谱一翻是:“鸡鸣出关三杯酒,都要装着鸡啼,从板凳下钻过去钻过来三次。”众佳人掩口胡卢。小翠听了这个,倒投其所好,毫不为难,便咮咮□□的学起鸡叫来,学了几声,即从凳下钻了三次,惹得众人大笑。浣兰道:“姐姐你好心,故意点他来作笑话。”绮香笑道:“这是他自己掣着的。你倒别笑他,若不是他,别人也不能钻得这么灵便。”小翠钻完了,头上歪着个偏髻,嘻嘻的对着浣兰笑。浣兰视了他一个白眼,道:“你还乐得很呢。”酒是三姐代喝了。

  到了三姐上前,红□口里作呼狗声。三姐道:“你运气好,别要赢我,你若赢了我,我真咬你一口。”翻出谱来,是五毒令。大指为虾蟆,食指为蛇,中指为蜈蚣,无名指为蝎虎,小指为蜘蛛。分胜负是蜘蛛吃蝎虎,蝎虎吃蜈蚣,蜈蚣吃蛇,蛇吃虾蟆,虾蟆吃蜘蛛。两人就猜起来。三姐想道:“他若料我出蜘蛛,他就出虾蟆,我不如出蛇。”谁知红□出了蜈蚣,三姐输了,便道:“我倒想喝酒。”红□笑道:“你看看谱来喝。”

  绮香笑对浣兰道:“妹妹你手下那些鸡鸣狗盗怎么好?又要作出好模样来了。”浣兰气忿忿的道:“罢了!罢了!今日教姐姐的威风施尽,我只好慢慢的报仇。将来掣着了西楚霸王,钜鹿一战,才消得这口气呢。”众佳人笑道:“还有一个韩国在那里,兵书尚未出来,只好盼他打胜仗了。”看三姐的令谱:

  “头一杯要装狗叫三声,第二三杯要伏在地下爬两步,作狗叫三声。”三姐笑道:“呸!这个令如何来得?我当狗盗是什么东西,原来要装狗的。我不来。”说着就跑,众佳人听了,都笑得了不得。只见花珠、爱珠、红香、红玉、红雪、红□一齐赶上,围住了三姐,说道:“凭你怎样利害,今天在我们园里,你想走到那里去?好好的叫了饶你,不然我们就按倒了你,剥你的皮。”便七手八脚,你一捏,我一捏,三姐身上最怕捏的,被他们缠住了,便笑作一团,身似紫薇花的乱颤起来,连连求告道:“不要闹,不要闹,我叫,我叫。”那六个人还不肯信,五人围住了他,一个拿了一杯酒,要他叫了再喝。三姐寡不敌众,只得汪汪的叫了三声,闹得哄然大笑,倒像百鸟齐鸣。三姐脸也红了,红□还要他猜,三姐也想翻本,又猜,仍旧是输。

  三姐道:“这回姐妹们可饶了我罢。”二珠、四红如何肯依?浣兰笑对绮香道:“你这个无道强秦,到底要怎样?五国已给你吞食尽了,还要纵容这些豺狼虎豹去吃人。”绮香笑得伏桌难应。三姐被他们围住。毫不容情,心生一计,想道:“这些骚货实在可恶,我今也顾不得作笑话,也叫他们作些笑话出来。”

  又想:“顶坏是爱珠、红雪两个,待我顽他们一顽。”便装着笑盈盈的说道:“姐妹们不要这样,你们让开些,我就伏在地上就是了。”诸人还不信,红雪道:“我们就站开些,谅你也不能跑。”三姐故意慢慢的曲着腰,伏将下去,见红雪与爱珠都是三寸金莲,裙边下微露一线的镶边花裤,叫了一声,众人又笑。三姐乘其不备,一转身把爱珠两脚一抱,把他的裤腿望上一捋,露出雪霜似的一节小腿。三姐就学作狗叫一声,一口咬定,两手在腿上乱抓,把个爱珠唬得神号鬼叫,浑身一麻,已载倒在地。那五个人上来救爱珠,三姐又将红雪腿上一口,两手也是乱抓。四个人见了,没命的跑开,笑得弯着了腰。这红雪也笑得麻倒在地,跌在爱珠身上。爱珠还当是三姐伏在他身上要咬他,极嚷极笑的,已带着哭声,将要哭了,三姐掩着嘴走开。那众佳人与众婢女,都笑得粉黛霪霪,秋波□泪,有堕钗的,有翻酒的,不一而足。爱珠与红雪在地上坐了好一会,才爬得起来。三姐还格格的笑,爱珠指着骂道:“你这个短命鬼,你将来总教疯狗咬一口,肚里生出小狗子来。。”红雪道:

  “不要将来,只怕出门就教狗咬的。”三姐笑道:“谁教你们太作恶了。我还容情,他们四个跑得快,不然叫你一窝子六个滚在一堆。”那六个人我一句,你一句,把三姐骂了好一会,众佳人方才笑完,紫烟一人尚有余笑。绮香对浣兰道:“妹妹,你这个三姐真好,我拿个丫鬟与你换了罢。”浣兰道:“姐姐要他作什么,他是只会装狗的。。”紫烟笑道:“姐姐你招集这些亡命作甚,你真作秦始皇么?”大家又笑起来。琼华道:

  “我来灭秦了。他们也只有一个韩非子,只懂刑名,不懂兵法的。”数到蕊珠出马,是张良,是金门射策令,自己先出一句成语为题,将三个骰子摆出句中之意,将杯子盖了,叫那人也摆,摆出来相同的不论,如摆出来不同,请中人评论优劣,劣者罚酒。蕊珠将三个骰子摆了,将茶杯盖好,又将三个骰子递与红香,道:“你摆‘九重春色醉仙桃’这一句。”红香想了一想,摆了一个三,一个六,一个四,说道:“三六是九重,四即算仙桃,不知对不对?”蕊珠揭开杯子,是对的。蕊珠又摆了一句是:“十三筝柱雁行斜。”红香想了一想,摆了两个五,一个三,蕊珠也说对了。又摆了一句,说道:“词源倒流三峡水。”红香想了一会,想不出个理来,便摆了三个三,问道:“是不是?”蕊珠道:“不是。”揭开杯子,是三个四。红香拍手道:“妙极!这才是倒流,我竟想不到,我罚酒就是了。”看韩非子罚酒的谱是:“作法自弊,轻则黥面,重则刖足。”

  蕊珠道:“取笔研来涂脸。”红香道:“姐姐,饶了我罢,涂了脸又要擦脸,费事得很,我情愿跪了喝一杯罢。”蕊珠将要容情,倒是珍珠不肯,说道:“我还要与他来呢。一个容了情,个个要容情了。”便把笔在红香脸上画了一个眼镜,惹得满堂又笑起来。红香好不有气,喝了一杯,忙忙的要水洗了脸。

  幸他倒是不擦粉的,不然便将脂粉洗去了。气忿忿的抬着手,向珍珠道:“你先来,你先来!你若输了,求人讨饶便不算人,只算是狗。”珍珠笑道:“我怕你?讨饶也算好汉么?”看谱上,圯上老人的令是盘象棋谱,名为八阵图。圯上老人下红子。

  珍珠象棋下得虽好,谱却不熟,偏偏遇着红香是爱打棋谱的。

  珍珠十分用心,无奈未得其妙,几着变化就迷住了,看看要输,宝珠要指点他,红香道:“谁教了,就算谁输,要照样罚酒。”琼华心甚着急,又不好教,看红香把他一个挂角将,就将死了。红香笑道:“今番得了。”查圯人老人的谱,是脱鞋置酒,遍敬席上。珍珠见了,说道:“这个断断使不得,怪脏的东西,那是什么样儿!”红香道:“不妨的。”便要来脱他的鞋。珍珠一跑,不防红雪在旁暗中把脚一勾,珍珠跌了一交,被红香上前按住,脱了他一只鞋下来。珍珠急得满脸飞红,一手拉住红香要夺回,不料红雪把鞋接了过去,正要装酒,不防又被花珠一手抢了,扔与珍珠,惹得大家笑个不住。珍珠着了鞋,捆上带子,起来将红香拧了两把。这一关也就算了。

  只剩了一个青琴是博浪椎,谱上是:打擂有闷雷、劈雷,是打秦国通国中人马。琼华道:“就要看这一将成功了。”蓉华道:“琴儿,你须与主人争个脸。”青琴笑道:“我这椎是要椎椎打中的。”浣兰道:“你若赢了他们,非但与你主人争气,且与我等报仇。”浣香道:“这闷雷、劈雷是可以乱打的,你也不必容情,连他们的国王也可打得的。”佩秋道:“你若像了秋莲的廉颇,就不好了。”紫烟道:“也不要像我们荆轲的匕首。”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笑。绮香笑道:“谅此孤军深入重地,焉有生还之理?”便命六人一齐上前,与青琴对敌。

  说也奇怪,被青琴一顿闷雷、劈雷,将二珠、四红打得个个心惊胆怯,琼华好不得意,只管点头微笑,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众佳人齐声称贺。绮香笑道:“这还了得?你是个顶小的小妹妹,公然欺侮大姐姐来,这般可恶。你敢与我对敌么?”那五个佳人同声说道:“这有什么不敢?如果七妹胆怯,我们一齐相帮。”琼华笑道:“妹子愿避三舍,如必不获命,也只可秣马厉兵,与姐姐周旋。”绮香笑道:“众志成城,坚不可破,我让了你罢。”看青琴这打擂,已赢得不少,爱珠、花珠、红香、红玉、红雪、红□都喝了许多酒。

  浣香见天色已晚,便要进城,浣兰要留他,浣香不肯,定要回去。绮香见太阳已落,也不好挽留,只得先送了浣香,便说道:“你们是不要紧,又不赶城,到三更再散不迟。”十珠婢收拾零星,大家都下船渡过了河,直送到山下,上了轿出园。

  众姐妹方携着手,就近到了春风沉醉轩坐下。群婢也都来了,煮茗清谈了一会,已点上灯。紫烟要打马吊,便拉了蓉华、佩秋二人打起马吊来。琼华看见有一匣诗牌,便与绮香、浣兰三人在一桌打了一副,足足打到二更后,琼华方成了一首七律,绮香差了一韵斗不成。浣兰牌起得不好,尚差了十数字,琼华将牌摊出,那边蓉华等也过来看时,只见斗的是:

  饯别春光已半年,小春天气最堪怜。

  酒分捭阖纵横策,人比瑶池阆苑仙。

  任说朝朝依玉树,终应步步让金莲。

  彩云明月如相妒,照彻楼台分外鲜。

  那五位佳人同声赞道:“这首诗倒像做成的,那里像斗出来的?真是字字稳当,且切今日之事。”绮香又笑道:“我最爱是:‘任说朝朝依玉树,终应步步让金莲’这一联,为我辈闺阁吐气。不然,这个园几成了那几个名旦的梨园了。”蓉华道:“姐姐,那几个名旦你见过没有?闻得二哥天天带他们在园里。”绮香道:“若说这几个名旦,倒也生得很好,我也只见过五六个,到年节下,他们也过来贺节。不是我说,我们今日这一班人,倒有几个像他们。”这句话,就有紫想不出是谁,其余皆听得人说过。浣兰、琼华恐绮香说出来,便不约而同的将闲话拦住他。又看将近三更,也要各散。绮香挽留不住,只得同散,便说道:“残月未尽,妹妹们可高兴,能走到园门口不能?”众佳人情愿都走,一对对的手灯相照,众姊妹你携我,我携你,一路说说笑笑,穿过了好些石门竹径。正是:

  衣香鬓影留余艳,拾翠寻芳趁此时。

  到了园门,各自上车,在车里又各相辞谢了几句,方才坐了绣□,碾动双轮,群婢各登车随后,绮香也与十二红各上车而回。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