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才子佳人 品花宝鉴

第五十八回 奚十一主仆遭恶报 潘其观夫妇闹淫魔

品花宝鉴 陈森 11062 2021-01-15 12:41

  话说众佳人怡园一叙,正如群花齐放,百鸟争鸣,香留数日。后来彼此唱和了许多诗,传为佳话。这回又有几个下作人,做几件下作事出来。

  却说奚十一选了广西一个知州,是个极苦的地方,十分不乐,心上想告病不去。又因近着他家乡,且菊花是广西人,借此可以回家看看,因此竭力唆成。奚十一近来得了家信,洋行倒了,盐场又为海水冲了,家事不好。又听得老太翁得了腿疾,也要告病。又想家内兄弟都已回去,也轮不到他作主,不如且到广西走走,看看局面怎样。但此时已经盘费全无,而且又欠了潘三四千银子,急于要还,日来催逼,把个挥金如土的奚十一闹得走头无路起来。潘三是个大帐局,一天之内往来的保家不少,听说奚家的洋行倒了,盐场漂了,人口如风,已传遍了。

  别的帐局更不用说。奚十一竟至告贷无门。思前想后,不得主意。此时十月天气,日短夜长,日里在外头张罗,夜间开了灯,惟以吃烟为事。吃迷了,睡着不醒。一连几夜,把个菊花熬得清水直流。且自三月内修肾之后,虽然壮观了些,其实不中用。

  一来疙疙瘩瘩,皮肉粗了,而且周围不甚平整,兼之头重脚轻,虽见头脑狰狞,其实根株疲软,只好停顿多而纵送少。菊花才二十几岁,火盆似的,如何能常吃那粗粝东西?一日,奚十一带了胡八出门去了,与唐和尚商量。一轮晴日,满照明窗,菊花梳了头,好不纳闷。无意之间到外边来散步,走到跟班房门口,见关着门,里面有笑声。菊花轻轻的在门缝里一张,见春兰弯着腰在炕边,看有四只脚站在一处。菊花一见,即把袖子掩了口,听巴英官说道:“你倒会长,怎么他不会长,总是这样的?”春兰道:“也觉长了些,没有你的长得快就是了。你人虽短,他倒长呢,与老爷的差不多了。”英官道:“老爷如今的还不及我了。”说话之间,两人的脚步又翻了转来,在前的此时在后,在后的忽又在前。菊花看得软洋洋的,牙齿咬得扎喇喇的响起来,心中受不得了。欲要骂他们几句,又不好意思,只得回房。心里想道:“倒不料这两个小狗□的也会闹鬼。人还赚我说兔子不起阳的,谁晓得一炉的好烧饼。既然会这样,那样想必也会的了。”想得脸红红的。老婆子送了饭进来,菊花吃了饭,开了灯。忽然将那枝枪看了一会,把双指围了一围,足足有一虎口粗细,放下夹在腿间,把烟挑了一盒子出来,剪了灯煤,慢慢的一口一口吹了几口,星眼朦胧的像要睡着。觉得有人伏在他身上来,亲了一个嘴,慢慢的睁开眼来,见是奚十一回来了。菊花笑了一笑,只见奚十一脸有笑容,就到那边躺下吹烟。菊花问道:“你今日为何回来得快?”奚十一叹口气道:“人情势利,早知如此,我若省俭些,非但不欠帐,而且还有余,何必要受人这些气!今日若不是唐和尚、张仲雨做保,这潘三准不肯借钱,还要逼还欠帐。就是潘三,他也借过我的钱,我何尝要过利钱?不料此时将对扣的帐来借给我,你想,这个交情可叹不可叹。我本来零零碎碎使了他三千银子,他如今加上利钱,就算四千。再借给我二千两做盘缠,就要我写了一万银子的欠票,到江南太爷任上先还五千,到广东再还五千。他叫两个伙计同了去,我此时无法,只好依他。到了江南就好了,能一齐还了便更好,省得一路供养他们。带着两个帐主回家,也不好看。”菊花道:“那个潘三原不是个东西,怪不得人家要抠他的屁股,我就恨他那个讨人嫌的嘴脸。”奚十一嘻嘻的笑。菊花道:“银子呢,拿回来了?”奚十一道:“拿回来了。”菊花道:“我听得有个九香楼是相公们新开的,卖些花绣东西,你与我买一样东西。我要两双花袖,一双要刻丝的,一双要拉锁的。”奚十一道:“我们此去,正在苏州路过,到苏州去买罢,这里也是苏州来的。”菊花道:“我要他们这个,九香楼有的是内造货,什么王府里赏他的,苏州也不及他好。

  我要买也要不了多少钱。”奚十一也知道这个铺子是袁宝珠、苏蕙芳等开的,却因近日心绪不佳,没有去逛。如今有了盘缠,明日借此可以逛逛,便答应了。

  奚十一忽从怀中摸出个纸包看看,重又揣好了。菊花问是什么东西,奚十一道:“宝贝。”菊花道:“给我瞧瞧。”奚十一道:“停一停,用的时候给你瞧。”菊花笑嘻嘻的一骨碌爬了过来,伏在奚十一身上,在怀里掏了出来,解开一看,是几条白绫带子,便道:“呸,这个宝贝!用也用了几十条了,不见得什么稀奇。现在还有几条存着呢。”奚十一道:“这个另是一种。你不信少顷试试,就知道好了。那个是两吊钱一条,这个是二两四钱银一条呢。他说用得省可用一月,用得费也可二十天。”菊花笑道:“一月用一回就可一年了。”奚十一笑道:“大约与你用不过十天也就算了。”菊花道:“稀罕这些东西,这是你用,你怎么说我用呢?”奚十一道:“那人说遇着干的,就可多用几回,遇着湿的,几回泡透了,药性也就过了。”菊花把奚十一嘴上拧了一把道:“你这个倒是干的。”便靠在奚十一身上,把带子理了一会,将一条扎在指上,擦到奚十一嘴上,格格的笑。奚十一见他骚极了,便从荷包里取出一样东西,望嘴里一放,叫菊花倒半杯烧酒来过了,又吃了十几口烟。菊花道:“你这烟也应够了。”扑的一声,吹灭了灯,转身关上房门,两人索性脱光了,盖了被。奚十一将绫带扎上,不多一刻,发起性来,果然与往常不同。入了彀,菊花觉得美满异常,心中大乐,放出本事来,筛糠簸米似的,拶了一会,拶得奚十一药性大发,如狗跳一般,呱呱哜哜,淫声如吼,少顷便将菊花楦得难受。将有半个时辰,菊花已过了瘾,奚十一更加勇猛,菊花已觉干涩,便要将他带子解了,偏又扎得紧,被水浸透,再也解不开。奚十一爆涨如裂只得顶紧了,尚觉好些。菊花两眼发红,云鬓攧散,又支持一会,说道:“烧干了,起来罢。”奚十一道:“起不来。”菊花道:“好人,饶了我罢。”奚十一道:“你以后还笑我不笑我呢?”菊花道:“我再不敢笑你了。”奚十一知他难受,便把腰一弓,头到门口,忽然如针刺的一疼,急拔了出来。菊花坐起,披上衣服,道:

  “这带子怎么这般利害?”奚十一道:“你里头怎样的?”菊花道:“起头甚好,后来便如炭火一样,直烧到心里来。方才你吃的什么药?以后不要吃他了。”奚十一道:“太吃多了。那卖药的说只要用一丸,我倒吃了三丸。但不知什么意思,涨得我那龟头上也很疼。”菊花揭起被来一看,觉比从前大了一倍,与那根烟枪一样粗细,头上亮澄澄的,周围起了一条红线。

  便把绢子与他抹了,将带揭下,尚觉挺然可爱,又把双指在头上围了一围,赞了几声。奚十一道:“你拿半杯凉茶来,解了药性罢。”奚十一喝了一口茶,渐渐的收了,穿衣起来,一夕无话。

  到了明日,早饭后,奚十一即拉了姬亮轩,坐了车,巴英官骑了马,到了九香楼。奚十一下了车,见是大门里面竖着一块屏风,两旁放着金字招牌,一块是收买秦汉唐宋古玩书画,一块是发卖苏杭花绣衣料,一切洋货俱全,还有一块是内看金珠宝玉、四时花卉。此时那九个名旦均已出班,内有未满师者,也是宝珠、蕙芳公同帮他们出了师,一齐搬在里头居住。里面有个花园,园里也有几十间房子,九旦就住在园里。将一所正楼名为九香楼,园即为九香园。

  奚十一、姬亮轩走进了大门,见门房两人站起招呼,一个便引他们进了二门。见上面是五间正屋,两边厢房。到了那东厢,便有个伙计出来招接,衣冠楚楚,相貌文雅,五十余岁年纪,请他们坐了,问了姓名,即有人送上茶来。奚十一四下张望,并不见班里一个,便问那人道:“这班掌柜的都不住在这里么?”那人道:“都住在这里,后面有个花园,总在园里住。老爷要用些什么东西?若要花绣绸缎,请吩咐要什么颜色花样,就取出来。这东厢房是看花绣绸缎,西厢房是看洋货,正屋看书画,后楼是看珍玩珠宝。若要看花卉并上等的古玩,请到园里去。”奚十一道:“我都要请教请教。”先将菊花的东西点了出来,果然精致,价也不昂。又要了些零碎东西,共花了十金。便要看看古董、花木,即同亮轩走到中间正屋来。从人揭开帘子,见是两面大玻璃窗,屋中摆设精雅,名人书画挂了好些。两边是画橱、书架,还有些陈设古玩。那个伙计叫了一声:

  “乌大爷!有客来了。”听得屋后靴声雌雌的,走出个人,醒不醒、睡不睡的模样,穿一双旧皂靴,歪着膀子,蹋将出来。

  姬亮轩一看是乌大傻子,乌大傻作了揖,请二人坐了。

  奚十一道:“你在这里掌柜么?”大傻笑道:“闲着没有事,他们要我过来帮同照料。”姬亮轩从前打茶围上了大傻的当,后来已经说明,大傻倒说得好,我回去取钱来,你又走了。

  又说他那日晚上,还给了他们十几吊钱,亮轩似信不信的。后来伍麻子即跟了长庆的媳妇回扬州去了,此话绝无对证。三人讲了些闲话,奚十一便问大傻子,那些相公在什么地方。大傻道:“今日就只王兰官、苏蕙芳在家,其余都出门去了。”奚十一道:“我要看看花,你同我们去。”大傻便领了奚、姬二人,从东边进了一重门,见是一带游廊,假山层迭,花木扶疏,大大小小盆景有几千盆,有楼有阁,有台有池,甚是有趣。来到一所正楼之下,见有冷金笺写的一匾为“九香楼”,是殿元公手笔。奚十一与姬亮轩在满园逛了一逛,见池子边尽是些杨柳、芙蓉,还有些菊花,中间也有一座小桥,对岸一个坐落,闻得里头有欢笑之声。奚十一问道:“那边是谁?”大傻道:“那边就是王兰官的住房。今日田状元与史翰林在这里。”奚十一就不便过去,在池畔站了一会。见那边园门口走进一人来,穿着新衣、新帽、新靴,手提着马鞭子,昂昂的走上了小石桥。

  见他才二十几岁,好生面善,想了一想,像是从前潘三那个赶车的,如今体面多了。那人一见了奚十一,低着头过去。大傻子道:“你应认得这人。”奚十一道:“好像潘三从前那个赶车的一样。”大傻道:“可不是他?如今他靠着他女人的福,不赶车,做了状元公的家人了。”奚十一逛了一会,重到九香楼下来,园中有许多灌园的浇灌花木,还有几个扎花匠修剪花树,与那小使们川流不息。奚十一道:“好地方。可惜他们都不在家的,又遇着有客。不然喝个酒儿很好。”大傻道:“歇天等他们都在家时,我做个小东,请你二人来坐坐。你们也就要出京了,到广西去要见这样脑袋是没有的。那里的班子尽是些湖南、贵州人。”亮轩道:“其实有两个在家,也可叫一个过来陪陪。”大傻不言语。奚十一烟瘾来了,见这楼下头铺设得甚好,想开灯吃烟,就可等他们回来。烟枪是带着的,就少盏灯,问大傻道:“你去点一个灯来,我要吃两口。”大傻想了一想,道:“这件东西只怕没有。”便蹋到扎花匠处,借了一个旧木盘,油腻灰尘积有半寸,盘里合着个茶杯,放着一个瓦灯盏。大傻点着了,捧了过来道:“将就用用罢。”奚十一道:“怎么这样家伙?我用不惯,换了好的来。”大傻道:“要好的却没有。”亮轩道:“你们卖洋货,玻璃灯与那洋磁、洋铁盘子是有的,拿一副新的来用一用就是了。”大傻怔了一会,只得又去问伙计们借了一副干净的来。奚十一躺下便吹,亮轩、大傻也来挤在一堆。

  忽听园里有人闹起来,大傻子留神细听,听得骂道:“那里来得这个小杂种兔崽子,将这金橘摘得干干净净!”又有一人骂道:“不是那个小狗□的?连那佛手也摘了两个。”就听得大闹起来,有个小孩子声音乱骂乱嚷的。大傻子走了出去。奚十一懒的起身,但听得像巴英官的声音与人嚷闹,便叫亮轩出去看看。见一丛人围着,走上前,见英官揪住了一个人,那人把马鞭子打了他几下,英官号啕哭骂道:“你骂我兔崽子,你是驴崽子!将老婆的□去讹钱,讹到了手,如今要充二爷了。”

  骂得那人气极了,又打了他几下。乌大傻连声劝解,亮轩也上前说道:“他是个孩子,你怎么动手就打?”那人道:“他先来揪住了我,要打我。我们才买了两盆金橘,两盆佛手,要抬回去,被他摘得干干净净,气人不气人?问问他,他开口就骂人。”那边蕙芳、兰保都出来看,却不认得英官,也不认得姬亮轩。

  奚十一听了许久,忍不住出来,见众人劝开了,但心中甚怒。望见芙蓉花外站着两个玉人,认得是蕙芳、兰保,觉得光辉相映,不觉涎垂起来,便说道:“你们这些相公好不讲理,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打起人来?”蕙芳一看,认的是奚十一,便拉了兰保进去了。奚十一大怒,他也不管有客,便闯过桥去,亮轩跟着。大傻子一想这事情有些不好,便把灯收了,自己躲起来,免得带累他受气。奚十一走到屋子里,见残肴满桌,不见一人,明知他们躲了,心中更怒,拍着桌子嚷道:“走个人出来!”不见答应,奚十一又拍桌子骂道:“好大的相公,见了人都不理么?虽然出了班子,总是小旦。兔子变得成狗么?”

  听得里面有人说道:“你们就出去见他,怕他怎么?这个无耻下作的东西,打了他也不要紧。”奚十一大怒,即将桌子一掀,碗盏砸了好些,大骂起来,里头也大骂。奚十一如何能忍,要赶进去打架,亮轩却劝住,只见蕙芳、兰保出来,对奚十一点点头,道:“尊驾为什么发气,到小店来照顾什么?敢是敝伙计们得罪了。”奚十一听了,火上添油,圆睁两眼,大喝道:

  “你别支起那屁架子,我照顾你?我要带你到安吉堂吃饭,还要留你过夜呢。”蕙芳气得满面通红,尚未回答,兰保已大怒,说道:“这个人真混账,认也认不得,就闹起来,敢是个疯子?”奚十一听了,抢过来就抓兰保,兰保已按住他的手,说道:

  “你要怎样?”奚十一也不回言,那只手又飞过一掌来,兰保一闪,就将他胁下一扠,奚十一踉踉跄跄,直跌出去,奚十一自知要跌,幸记得后头有张桌子,把左手一扶,腰里使劲,扭转身来。因他身子高大,脚下虚浮,往前一撞,两手支住桌子,不防胯间那个镶嵌狗肾,却却的压在那花梨桌子角上。这中间止一压,头上就像裂了缝的疼起来,两臂软了,扑在桌上不动,话也说不出来。兰保忍不住笑,叫园丁扶他出去。奚十一想要不依他们,无奈阳物已伤,适或再受了磕碰就不好了,嘴里骂了几句,也就出来。姬亮轩见奚十一不闹,自然更不敢闹,重到了九香楼下,英官收拾了烟枪,奚十一坐了一会,也就不大疼了。心中忿恨,来到外边,乌大傻躲得不见影儿,奚十一只得上车而回。

  到了家,进了房,见菊花捆绉纱包头,两太阳帖了两个小红膏药,两眼水汪汪的靠在枕上。奚十一将花袖给他看了,菊花才有笑容,软洋洋的坐不起来。奚十一道:“怎么样?”菊花道:“今日觉得不舒服。”奚十一摸他的手有些发热,便笑道:“昨日弄伤了?”菊花笑道:“或者脱衣时冒了风。你出去后忽然就疼起来。”奚十一又开灯吃烟,菊花也吃了几口。

  奚十一越想越气,心上想个法子要收拾他们,又因有些阔人护着,他自己相与的都是些没有势力的,又因出京已近,闹出事来于功名有碍,只能罢了。菊花一连病了几日,奚十一的春药不能发试,心中便闷。

  一日,唐和尚送行,约了潘三来,潘三打发人来说:“跌坏了鼻子,要避风,不能来。”奚十一、唐和尚都疑潘三怪了,是托辞的。那日奚十一见了得月,想与他叙叙,无奈唐和尚在前,只得忍住,酒也多喝了几杯,烟又多吹了几口,到二更后才回,醉醺醺的。底下那东西甚是作怪,时刻直竖起来,头上痒飕飕的,好不难受。看看菊花口里哼哼唧唧的,身上火炭一般,嘴唇皮结得很厚,鼻子里热气直冲,心里不忍。但可恨那东西,不知为什么不肯安静,便想着英官多时没有做这件事了,又想道:“这个兔子与别人不同,真是屁中之精,近来嫌我不好,勉勉强强的,今日我要收拾这个兔崽子。”酒醉模模糊糊,吃了四粒丸药,带了绫带,到书房叫英官来开上灯,叫他打烟。

  英官强头强脑的打了几口,便出去。奚十一叫住了,英官靠着门,望着奚十一道:“有什么事?”奚十一道:“走来!”英官不应,奚十一笑道:“你来,我有样东西给你看看。”英官方慢慢的走来,道:“看什么?不是又有了翡翠镯子了。”奚十一坐起,拉了过来,抱了他。英官冷笑道:“闹什么鬼?我又不是得月、卓天香,□了要烂鸡巴的,我们好好的家伙为什么要装这个狗鸡巴?”奚十一道:“好屁话。”便拽起长衣,扯开裤子,那物脱颖而出,见了英官,怒吽吽的跳突起来。英官一呆,一手攥住了,笑道:“怎么今日改了样儿了?想是得了缺了,所以挺胸凸肚,不似候选时那绒头绒脑的。看将起来,这外官是不可不做的。”奚十一笑道:“放你的屁!你既说我得了缺,我就给你留些别敬,教你吃个脑满肠肥,省得你又要挑长挑短的说话。”便将绫带扎上。英官到此便服服帖帖,再不做作,承顺了他。二人这一会大闹,也就少有的。人说巴英官屁股里头像个皮袋,口边像铁箍。算他十三岁起,到如今大约着一千人没有,八百人总有多无少。里头长了一层厚膜,就如炉子搪上一层泥一样,凭你怎样,他也不疼。奚十一驰骤了一回,头上忽又疼起来,四面的筋爆涨,如春笋经雷,参参怒长,一股气往顶上直冒。奚十一不顾死活,一顿乱春。英官见他如此发狂,便把上脑箍的劲使出来,趁奚十一顶得紧紧的,便在他根子边一箍,箍得那绫带反松了一线。奚十一提不起来,觉内中一阵阵的如热油炸他那龟头,好不有趣,炸得他又痒又麻,便死力往里顶。再不料上头竹篾篷日久糟朽,豁喇一声,塌将下来。这半篷灰土,已有两担。奚十一吃其惊,恐被压了,便使劲一拔,两人都“啊哟”一声,一同滚倒在地,发昏去了。

  众家人听见这一响。连忙过来看时,见篷塌了半边,并未压人,不知主人与英官何故躺倒。忙将灯照时,见奚十一的阳物血淋淋的只有半截,再看英官的屁股,也是血淋淋的,脏头拖出三四寸。众人个个失色,便大惊小怪乱闹起来,忙报与菊花知道。菊花听了,急得一身透汗,也顾不得病,穿上衣裳,着了裤子,袜子也穿不及,趿上鞋,把衣衿掩好,只扣了外面钮子,直跌直晃的出来。姬亮轩也睡了,听得闹便也赶出来,穿上袜子,披上长衣,竟忘记穿裤子,慌慌张张赶到书房里,正与菊花撞个满怀,也不及回避,乱嘈嘈的闹在一块。菊花见奚十一如此光景,便哭起来。亮轩心慌,便仔细看了奚十一尚有点气,便说:“不妨,姨奶奶且慢哭,我想老爷这个头原是接上的,如今脱了下来,不过是一时疼痛发晕,不如还请那个医生来商量。”菊花不得主意,一面去请医生,一面扶起奚十一,放在炕上。见奚十一面如纸灰,鼻间只有一丝气了,菊花好不伤心,口对口的与他接气。奚十一渐渐苏醒,把眼一睁,见了菊花落泪满面,心里甚是惭愧。忽又一疼,重又咬紧牙关,重复晕去,好一会才转来,叹了一口气,菊花心如刀割一般。

  那个医生还不见来,这边亮轩看见英官这个模样,也十分心疼,便细细的照料他一会,叫人烧了一盆热水,拿块布泡热了,与他揉,揉了一会,英官也醒转来。亮轩把蜡灯放在旁边,揉了一会,恐怕水溅了袍子,便将前衿提起些。此时心里痛苦,再想不起自己没有穿裤子。菊花坐在炕上,亮轩蹲在地下,却是对面,中间放了一个蜡灯。菊花一手摸着奚十一心坎,回头看他服事英官。只见亮轩两腿中间垂着一根肉柱,头锐根粗,倒有四寸来长,好个怪样。亮轩身子微动,那物也摆来摆去。菊花看了,心中一动,便扭转了头,又不好意思说他。但门外还有些人,若被他们看见了,也是不便。又看了两眼,心中突突的乱跳,只得说道:“姬师爷,你把巴英官的裤子替他穿上罢。”亮轩听了,便与英官扯上裤子,系好了,见自己衣里露出个膝盖来,才记得没有穿裤子,连忙站起,走了出去。这边春兰与老婆子将英官扶出,放在他自己炕上去了。

  少顷医生来,亮轩又同进来。那医生先将灯照一照,然后诊了脉,菊花远远的坐着。那医生道:“今番难治了,这个除非神仙才能。”菊花求道:“先生,你行个方便,医好了我们老爷,你要多少谢仪,我一毫也不少你的。”那医生道:“奶奶,医生有割股之心,最肯行方便的,倒是奶奶你不肯行方便。

  他本是个残疾,修治好了,也只可随意用用,那里可以当得铜烧铁铸的用法?你不见舂米的铁杵,几年还要换一回呢。”菊花涨红了脸,骂道:“呸!嚼你的舌头,这关我什么事来。他方才□屁股□断的,还有一个脏头子拖长三四寸的在那里呢。

  你也不问问缘故,一嘴的屁话混糟蹋人。”那医生自知话说错了,便陪笑道:“奶奶不要生气,是我不是。我也急了,说话所以没有留心。如今尽我的心,谢仪不谢仪,我倒也不计论。

  但要说明,我只能救他这条命,不能再接那条卵子。”亮轩道:“先生说话文气些,奶奶在这里。”那医生道:“我这行业就不文气,说话焉能文气?天天的把那卵放在手里盘弄,觉得这个字顺口得很,没有忌讳了。”便又说道:“杀只鸡来,要一块活鸡皮。”菊花即叫人割了一块活鸡皮来。那阳善修拿些药和鸡皮捣烂了,与他洗净了血,敷上了药。也与从前一样的治法,留了一服药煎了与他吃,明日再来看罢。亮轩又同他去看英官,阳善修也与他几味药吃了,说道:“这个不要紧,明日就缩进去的。”阳善修去了,菊花就在书房中睡,陪了奚十一。这一唬,倒把个菊花的病唬好了。叫家人把顶篷支好,扫去了灰土。

  奚十一上了药,便止了痛。明日阳善修复来。过了十余日,伤痕平复。阳善修说道:“从此你要戒淫才好,若再把根子弄散了,那就有性命之忧,不如吃两剂寒凉药,断了性罢。”奚十一无奈,与菊花商量,菊花也只得由他。遂听了阳善修,吃了十剂凉药,从此春蚕如死,再不起性了。又谢了阳善修五十两。

  菊花便守了活寡。不知果然是真守,还是假守,这也不能查他。

  外面确做出那从良极正派的样子来,以博虚名。菊花恨极英官,等他脏头好了,痛打了一顿,撵他出去。姬亮轩馆地要紧,也只可忍心割爱。

  英官撵出之后,便到卓天香辅里去做了伙计。人爱他脑袋好,这个卵字号,倒也生意兴隆。虽然英官脏头上去些,但屁股里已经受了伤,竟成了内外痔。后又广与人交,不到一年之功,竟是众毒齐发,把个巴英官活活烂死,岂不是件大奇事!

  这也是他的恶报了。

  奚十一病好之后,带了菊花赴任,潘三打发伙计同去讨账。

  唐和尚倒十分惆怅,又请了几天,临行与得月送出城外,倒算个全始全终的交情了。潘三因脸上有病,不好见风,这月内总不出门。

  却说潘三脸上害什么病呢?也有个缘故。潘三今年五十岁,若他的元配在这里,倒也五十三岁,已别过了十余年。潘三四十岁上又娶了一房,是山西人,姓石,其父在京里开个油盐酱醋的小铺子,发了些财,开了个小小帐局。这个石氏颇有几分姿色,潘三看中了,娶他已有十年。石氏才二十八岁,情性风骚。起初与潘三尚称恩爱,后来见潘三心不足,鬼头鬼脑,瞒着他外面偷鸡盗狗,因此从醋里生出恨,恨里生出厌来。潘三爱他生得好看,便从爱里生出顺,顺里生出怕来。一边越软,一边越硬,日久相沿,潘三成了篾,石氏成了铁。石氏非但不许潘三在外胡闹,连晚上与他云雨的事,也要潘三求他半天,甚至叩头哀告,才许他上身。若遇石氏兴浓,潘三已经兴尽,便把潘三身上掐得稀烂,这老屁股上两边劈劈拍拍,要打个手酸。这潘三不以为苦,反以为乐。

  叙起他们一件闲事来。今年六月初六,唐和尚生日,请潘三、奚十一在庙里吃面,又备了两桌送与白菊花、石氏。石氏处是打发得月送去。这石氏见了得月那个模样,中心甚是爱他,给了他许多东西,便要他做干儿子。得月岂有不肯,便拜了干娘,以后常常叫他来走动。得月若来,必陪着石氏吃饭,或时抹牌顽耍。又知道潘三爱男风,必想得月,不许他进来窥探,潘三竟不敢进来,只好暗地垂涎。一日活该闹出事来。得月来看干娘,那日天气很热,见石氏在房中将席子铺在地上,穿件没有领子的白罗布短袖汗衫,却也大镶大滚,只齐到腰间,穿条桃红纱裤,四寸金莲,甚是伶俏,两鬓茉莉花如雪,胸前映出个红纱兜肚,眉目澄清,肌肤白腻,实足动人。叫得月也在席上坐了,又叫小丫鬟拿了水果儿、冰梅汤、西瓜等类放在一边,叫小丫鬟走开了,两人将牙牌在席子上又抹起来。石氏盘腿不惯,两脚踏地,像个半蹲半坐的样儿。得月一面抹牌,两眼望着石氏裤裆迸得紧紧的,中间一缝微凹,见乌影影的湿了一块。又见石氏眉欢眼笑,不觉心中大动,那物直竖起来。得月脸红红的,不好意思,把腿压住了,心里想道:“这么一道好菜放在嘴边,不尝一尝,真是个呆子。”到发牌时,故意把牌一弹,弹到石氏的凹处。石氏一笑,把腿一动,得月伸过手来拿牌,就把指头一戳,石氏便格格笑起来,骂道:“小驴□子,你倒会调戏你的娘。”便过来双手搂住了得月,亲了个嘴,要他送进舌尖,即摸他那个东西,倒也伟然,灸手火热。即忙关了门,两人得精光。得月见那石氏身上肥不显肉,滑腻如酥,就在席子上顽起来。一个是新硎初试,一个是积闷才消,你贪我爱,各到娇汗霪霪,筋酥骨软,方才云收雨散。自此更加亲爱,不消说三天一小叙,五天一大叙,大约已下了佛种了。潘其观驮了个小小石碑,尚不知觉,一心倒想顽那得月。后来也些疑心,看出石氏待得月的情景。

  过了两月,心生一计。一日,候着得月进来,半路截留,邀他到一间书房内,开了一个灯,与他吃烟。潘三睡在得月后头,摸摸索索,得月不肯。潘三道:“你若不依我,我便不许你进来。你们娘儿两个做的事,当我不知道么?我不过不肯丢你们的脸。你若不依我,我以后见你进来,我就打你。”那得月虽十七岁了,尚是胆小面嫩,被潘三说破,便脸红起来,不得主意,且他那个后门原与大路一样,什么要紧,只得说道:

  “倒不是我不肯,只怕干娘知道了,倒要不依你。”潘三道:

  “不妨,如今谅他也心虚,不敢与我闹了。”得月想着石氏,只得依了潘三。潘三乐极,便关了门,下了卷窗。得月坐在身上,斗了一笋,一拍就合,大顽起来。

  石氏那日约定得月早饭后来的,等了好一会,还不见来,心里也恐潘三半路打劫。他悄悄的到书房来,见关上门,更加疑心。听了一听,觉两人切切促促的私语,听不明白,便轻轻的走到窗下来。见又下了卷窗,便将舌尖舔破了纸一望,见潘三抱着得月坐在身上,两脸相偎,索索的动。一看心中大怒,想要骂起来,又想道:“不如在门口候这老兔子出来,打他几下,方泄此恨。”主意定了,便拿张凳子,门边一坐。只听得得月说道:“放我去罢,恐干娘等我心烦,是要骂我。”又听得潘三咂他的嘴,响了两三响,石氏更气得不可开交。忽见门一开,得月走了出来,一见石氏,满脸即涨得通红,站住了脚。

  石氏怒容满面,狠狠的瞅了他一眼。潘三一脚跨出来,石氏站起,一把将胡子揪牢。潘三魂不附体,低了头,一动也不敢动。

  石氏骂道:“你这不要脸的老忘八、老兔子,自己的屁股被人□出虫来,才花了钱请人挖干净了,你如今又想□,你何不弯转你的□子来,□你自己的?他是我的干儿子,你胆包了身,你敢顽他?”便使劲一个嘴巴,潘三“啊哟”一声,血流满面,也顾不得胡子,死命的挣脱了,胡子已挦去了半边。石氏怒气未息,把得月光头上凿了几个栗暴,脸上拧了两把。得月战战兢兢,双膝跪下求饶,石氏又可怜他,拧了他的耳朵,同了进去。

  且说潘三被石氏这一掌,如何就打得这般利害,满面流血呢?原来石氏带了两个银指甲,一抓戳在潘三鼻子上,因用力太猛,将那银指甲打断,既薄且尖,竟将潘三的鼻子尖刮断,故此流得满面的血。潘三痛不可忍,忙忙跑出,就请了与奚十一修肾的那个阳善修医治,也与他配了个假鼻子。潘三因在家不能医治,又怕他女人再打,竟不敢回家,就在城里他的那个靴铺内住着,日日请那阳善修进城与他诊视,服药两月有余,方见大好。从此各处传说,又有人赠他个美名,叫做抓三爷,又叫大眼三儿。奚十一断肾那几天,正是潘三抓鼻那几天,因此不能与奚十一送行,倒也不见怪他。不知为何,他们两人总是同病相怜的,那个烂鸡巴,这个便害臀风,那个接狗肾,这个便掏粪门,那个断龟头,这个又抓鼻子,你说奇不奇,谁也想不出这个理来。只便宜了得月这个小秃厮,害了两人做了残疾,他倒好端端的又拜了一个好干娘。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