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禅林类聚

禅林类聚卷第二十   狮象 龙虎 牛鹿 猫犬 龟鱼 兔蛇 飞走

禅林类聚 善俊及门人 9974 2023-02-15 20:29

  

  狮象

  云岩晟禅师因药山问。闻汝会弄狮子是不。师云是。山云弄得几出。师云弄得六出。山云我亦弄得。师云和尚弄得几出。山云我弄得一出。师云。一即六。六即一。师後到沩山。沩问承长老在药山弄狮子是不。师云是。沩云长弄还有置时。师云。要弄即弄。要置即置。沩云。置时狮子在甚麽处。师云置也置也。

  法昌云。好一场狮子。只是弄得有头无尾。当时若见沩山道。置时狮子在甚麽。处便与放出踞地金毛狮子。直教沩山藏身无路。湛堂准云。药山云岩钝置杀人。两子父弄一个狮子也弄不出。若是准上座。只消独自弄拽得来。拈头作尾。拈尾作头。转两个金睛。攫几鈎铁爪。吼一声。直令百里内猛兽潜踪。满空里飞禽乱坠。准上座未弄狮子。请大众高着眼先看。做一个定场。以拄杖掷下云。个中消息子。能有几人知。喝一喝。

  雪窦显颂云。尼愬金毛狮子子。栴檀林下青莎里。置也置也威自全。一出六出眉趯起。非拟拟。知几几。星流不问三千里。天外风清哮吼时。为君吸尽西江水。咄。

  仰山寂禅师因见雪狮子。乃指云。还有过得此色者麽。众无对。

  云门云。当时好便与推倒。雪窦显云。云门只解推倒。不解扶起。琅琊觉云。即今问汝诸人。推倒扶起相去多少。拄杖子拶过眉毛鼻孔。呵呵大笑便掷下拄杖。灵隐昌云。推倒也错。扶起也错。且道还有过此色者麽。

  天童觉颂云。一倒一起。雪庭狮子。慎於犯而怀仁。勇於为而见义。清光照眼似迷家。明白转身还堕位。衲僧家。了无寄。同死同生。何此何彼。暖信破梅兮春到寒枝。凉飈脱叶兮秋澄潦水。

  龙虎

  黄檗运禅师因百丈问甚处去来。师云大雄山下采菌子来。丈云还见大虫麽。师便作虎声。丈拈斧作斫势。师遂与丈一掴。丈吟吟而笑便归。陞座谓众云。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诸人也须好看。百丈老汉今日亲遭一口。

  沩山问仰山。仰云和尚怎生。沩云百丈当时便合一斧斫杀。因甚麽到如此。仰云不然。沩云子又作麽生。仰云。百丈非唯骑虎头。亦解把虎尾。沩云子有嶮崖之句。五祖戒云。百丈大似作贼人心虗。黄檗熟处难忘。

  佛眼远颂云。大雄山下斑斑虎。触着伤人谁敢顾。亲遭一口老婆心。何曾用着腰间斧。

  龙潭信禅师因德山初来参便问。久响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师云子亲到龙潭。德山作礼而退。

  玄觉云。且道德山肯龙潭不肯龙潭。若肯。德山眼在甚麽处。若不肯。为甚麽承嗣他。雪窦显云。将错就错。黄龙心云。雪窦与麽道。不知德山将错就错。龙潭将错就错。识休咎底衲僧必知去处。未过关者亦宜辨白。还相委悉麽。纵饶栽种得。不是栋梁材。云峯悦云。大小德山向齑瓮里淹杀。保宁勇代德山云。洎合放过。五祖演云。龙潭老人可谓骑贼马赶贼。

  保宁勇颂云。浩渺深沈纳众流。谩持香饵掷金鈎。风云合帀雷霆动。应讶龙王不出头。罗汉南云。亲到龙潭不见龙。妙符先觉证玄宗。茅庵盘结孤峯上。静对寒蟾挂碧空。佛国白云。亲到龙潭不见龙。龙潭龙不在潭中。青天白日兴云雨。千古人同笑叶翁。长灵卓云。潭不见。龙不现。亲到龙潭遭一玷。瞥然归去牙如劒。棒头撒出光焰焰。

  岩头奯禅师。僧问路逢猛虎时如何。师云拶。

  圆悟勤云。天无四壁。地绝八维。直得万箭攒心千枪着体。也敌他这一机不得。还委悉麽。六六元来三十六。

  破庵先颂云。岩头一拶。虗空迸裂。父子不传。神僊妙诀。

  玄沙备禅师与天龙普请往海坑斫柴见虎。龙云前面是虎。师云是汝阿虎。龙归院乃问。适来山中见虎云是汝。未审和尚尊意如何。师云。娑婆世界有四种重障。若人透得。许汝出阴界。

  东禅齐云。上座。古人见了道我身心如大地虗空。如今人还透得麽。雪窦显云。要与人天为师。前面端的是虎。

  保宁勇颂云。猛虎当途独振威。爪牙真个利如锥。可怜不觉亡身者。碎骨拾来良可悲。佛慧泉云。前虎後虎。急须看取。凛烈威风。生狞爪距。今古樵人不回顾。丧身失命知何数。若回顾。雄雄坐断山前路。佛眼远云。宗师方便太慈悲。是汝之言实古锥。万里神光腾顶後。肯将生死吓愚痴。

  明招谦禅师问僧。虎生七子。那个无尾。云第七个无尾。

  鼓山珪颂云。无尾大虫难傍近。近前便是伤人命。除非自解据虎头。自然头正尾亦正。径山杲云。第七菸菟没尾巴。食牛之气已堪夸。丛林悱悱争唇吻。几个行人得到家。

  大普通禅师。僧问骊龙颔下珠如何取得。师乃拊掌瞬视。

  黄龙南禅师云。钟楼上念赞。牀脚下种菜时如何。黄檗胜禅师云。猛虎当路坐。

  鼓山珪颂云。猛虎当路坐。游鱼脚底过。不学紫湖老。便打刘铁磨。径山杲云。直出直入。当面不识。更拟如何。着甚死急。

  白云端云。梧桐秋动叶先落。日暮山房夜坐长。天晓起来回首见。处处风光断纸帐。(拈颂集有)

  牛鹿

  南泉僧问和尚百年後向甚麽处去。师云作一头水牯牛去。僧云某甲随和尚去得不。师云。汝若来。[口*(衔-金+缶)]取一枝草来。

  汾阳昭颂云。类中难辨要分明。戴角披毛卒未惺。[口*(衔-金+缶)]取草来方定动。头头物物自真灵。佛惠泉云。异类中行得自由。拽穿鼻孔卒难収。草枝衔得相逢处。高卧深云任白头。佛印元云。行履从来异类中。不知头角与谁同。若[口*(衔-金+缶)]水草来相见。摆尾摇头四野风。

  药山晚参不点灯。师云。我有一句子。待犊牛生儿即向你道。时有僧便出云。犊牛生儿也。只是和尚不道。师唤侍者将灯来。其僧便抽身入众。

  洞山云。这僧会即会。只是不肯礼拜。法灯钦云。生底是牯牛儿牸牛儿。又代云双生。翠岩芝云。我即不然。犊牛生儿也不向你道。何故如是。若向你道。何处更有王老师。崇觉空云。药山三寸甚密。争奈被这僧下一粒巴豆。直得心肝五藏一时吐出。直饶讨得火来。也是半夜天明。

  佛眼远颂云。犊牛生子颇相谙。两眼通红色似蓝。把火照来无覔处。大家普请一时参。

  赵州谂禅师问南泉。知有底人向甚麽处去。泉云向山前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师云谢师指示。泉云昨夜三更月到牕。

  云峯悦云。若不是南泉。洎被打破蔡州。佛监懃云。若教频下泪。东海也须枯。径山杲云。云峯老人失却一只眼。殊不知。只因後语。当下打破蔡州。

  保宁勇颂云。拽脱鼻头何处是。乱抛泥水恣纵横。日斜倒坐骑归去。又见东山片月生。宝峯祥云。出窟金毛夺父机。同声哮吼众狐疑。三更牕月如清昼。谁敢重来弄嶮巇。鼓山珪云。眼中见惯是寻常。又不惊人又久长。留得寒牕夜来月。三更依旧照茅堂。径山杲云。度体裁衣。量水打碓。毫发不差。且居门外。

  沩山佑禅师示众云。老僧百年後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於左脇书五字云沩山僧某甲。此时若唤作沩山僧。又是水牯牛。唤作水牯牛。又云沩山僧某甲。且道唤作甚麽即得。仰山出。礼拜而去。

  云居膺云。师无异号。资福代作一圆相托起。新罗情代作此[○@牛]相呈之。又云。同道者方知。南塔涌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只得一半。芭蕉彻代当时作此相呈之。又云。说也说了。注也注了。悟取好。保宁勇云。一等是入泥入水。净众岳云。沩山虽是善因而招恶果。灼然作一头水牯牛去。我当时若见。便道这老牛向甚处去。管取一场懡[怡-台+罗]。大沩智云。瞎却天下衲僧眼。

  道吾真颂云。水牯沩山直截机。分明人类显幽奇。两边语出分身处。夜鸟投林晓复飞。白云端云。不道沩山不道牛。灼然何处辨踪由。丝毫蹉却来时路。万劫无由得出头。保宁勇云。改却形容换却头。当阳难隐个踪由。驴名马字虽呼唤。多少傍观满面羞。真如喆云。蹄角分明触处周。不劳管带不劳收。但知不犯他苗稼。水草随缘得自由。佛心才云。翻手书空字已成。忙忙人问两头明。屈原不是逢渔父。千古谁人论独醒。海印信云。山下为牛山上僧。河沙异号未为能。常爱暮云归未合。远山无限碧层层。无尽居士云。野径蹄岑赚杀人。早曾耕遍大田春。有时落草无寻处。显现沩山老汉身。

  黄檗运禅师一日与裴相国行次。见农夫耕田。泥深牛不能行。农夫便打。裴恻然悯之。师云毒打。裴云大善知识何得如此。师云两只脚儿耕不得。

  水庵一颂云。运师裴相老婆心。不顾泥深与水深。痛棒毒槌行异类。从教皮下血淋淋。

  德山监禅师。僧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吽吽。僧云饮噉何物。师云吃。

  洞山聪颂云。玉角霜毛露地牛。人间天上显踪由。不同雪岭时时吼。肯若沩山日日收。

  神山密禅师与洞山行次。忽见白鹿走过。师云俊哉。洞云作麽生。师云大似白衣拜相。洞云老老大大作这个说话。师云你作麽生。洞云。积代簪缨。暂时落薄。(或作白兔)

  天童觉颂云。抗力霜雪。平步云霄。下惠黜国。相如过桥。萧曹谋略。能成汉巢。许身心。欲避尧。宠辱若惊深自信。真情参迹混渔樵。

  投子同禅师。僧问如何是露地白牛。师云叱叱。云饮噉何物。师云吃吃。

  乾明惠觉颂云。露地白牛起问端。随机叱叱齿牙寒。不知饮噉是何物。吃吃直教沧海乾。

  涌泉欣禅师因唐武宗废教。在院看牛。时有疆德二禅客到於路次。见师骑牛不识。乃云。蹄角甚分明。争柰骑者不识。师骤牛而去。二禅客相次憩於树下煎茶。师却回。下牛近前问讯与坐吃茶。师乃问二禅客近离甚处。云那边。师云那边事作麽生。禅客提起茶盏。师云。此犹是这边。那边事作麽生。二人无对。师云莫道骑牛者不识好。

  丹霞淳颂云。芳草曼曼岂变秋。牧童白牯恣优游。异中有路人难见。却谓骑牛不识牛。

  风穴沼禅师。僧问。麈鹿成群。如何射得麈中主。师云。钓船载到潇湘岸。气咽无寥问白鸥。

  投子青颂云。禁殿重闱视听危。侧思偏立绦纶垂。汉乡云断汀洲逈。岭暮猿啼孤月随。

  石门彻禅师。僧问云光作牛意旨如何。师云。陋巷不骑金色马。回途却着破襴衫。

  丹霞淳颂云。瑞草丛中懒欲眠。徐行处处逈翛然。披毛戴角人难识。为报芒童不用鞭。

  猫犬

  南泉愿禅师因两堂首座争猫儿。师乃提起云。大众。道得即救取。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遂斩之。至晚赵州从外归。师举似州。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师云。子若在。即救得猫儿。

  保福展云。虽然如是。也即是破草鞋。翠岩芝云。大小赵州只可自救。保宁勇代但引颈向南泉面前。

  汾阳昭颂云。两堂上座未开盲。猫儿各有我须争。一刀两段南泉手。草鞋留着後人行。雪窦显云。两堂俱是杜禅和。拨动烟尘不奈何。赖得南泉能举令。一刀两段任偏颇。又云。公案圆来问赵州。长安城里任闲游。草鞋头戴无人会。归到家山即便休。罗汉南云。作者纵横斩万机。赵州头戴草鞋时。当台宝监无私烛。离匣金刀岂乱挥。圆通僊云。狼烟起处看兵机。不是将军孰辨伊。两段一刀垓下令。威风千古霸雄基。佛心才云。伯牙之弦。鸾胶可续。调古风淳。霜月可掬。南泉南泉。龙象继躅。佛眼远云。安国安家不在兵。鲁连一箭亦多情。三千劒客今何在。独许将军建太平。

  赵州谂禅师。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云无。云。蠢动含灵皆有佛性。狗子因甚麽无。师云为他有业识性在。又一僧问师。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云有。云既有为甚麽入这皮袋里来。师云知而故犯。

  翠岩芝云。说有说无。两彩一赛。如今作麽生。五祖演云。大众。你诸人作麽生会。老僧寻常只举无字便休。你若透得这一个字。天下人不柰你何。你诸人作麽生透。还有透得彻底麽。有则便出来道看。我也不要你道有。也不要你道无。也不要你道不有不无。你作麽生道。珍重。

  真净文颂云。言有业识在。谁云意不深。海枯终见底。人死不知心。圆通秀云。少年学解昧宗途。老倒依还滞有无。古佛纯金谁辨色。惑为机智竞踌躇。普融平云。有无双放复双收。赵老机关世莫俦。试上海门高处望。千江万派尽东流。疎山如云。狗子无佛性。慈悲似海深。寻言逐句者。埋没丈夫心。慈受深云。赵州口里有雌黄。句下谁人见短长。堪笑几多逐块狗。夜深无故吠虗堂。径山杲云。有问狗佛性。赵州答曰无。言下灭胡族。犹为不丈夫。

  紫湖踪禅师门下立一牌。牌上书云。紫湖有狗。上取人头。中取人腰。下取人脚。拟议则丧身失命。或新到才相看。便喝云看狗。僧才回首。师便归方丈。或有僧问如何是紫湖狗。师云嘷嘷。

  雪窦显云。众中总道这僧着一口。着则着了也。争奈这僧在。敢问诸人。紫湖狗着者便死。因甚麽这僧犹在。若无知方眼救得这僧。设使紫湖出世齩煞百千万个有甚益。我当时若见。先斫下牌。然後入院。待这老汉喝云看狗。与伊放出个焦尾大虫。如今诸人要见麽。日势稍晚。归堂。

  佛国白颂云。紫湖狗子最威狞。来者投明莫暗行。向道看时如不见。当头齩杀丧平生。正觉逸云。紫湖堂上绝人行。只为堂前狗子狞。见影闻声心胆慑。当头宁免丧残生。佛眼远云。老大宗师没巴鼻。养狗之缘太儿戏。夺牌禅客如到来。铅刀争及吹毛利。

  曹山本寂禅师。僧问世间甚麽物最贵。师云死猫儿最贵。云为甚麽死猫儿却贵。师云无人着价。

  天童觉云。曹山物贷不入行市。子细看来直是一钱不直。曹山遇贱则贵。我这里遇贵则贱。且道还有相违处麽。

  丹霞淳颂云。腥臊红烂不堪亲。触动轻轻血污身。何事杳无人着价。为伊非是世间珍。

  龟鱼

  大隋真禅师因庵畔有一龟。僧指其龟问。一切众生皮裹骨。这个众生为甚骨裹皮。师拈草鞋覆龟背上。

  白云端颂云。分明皮上骨团团。卦画重重更可观。拈起草鞋都盖了。大隋却被这僧谩。保宁勇云。露足藏头可笑奇。千年谁谓是灵龟。雨倾不解随流去。浮木相逢又几时。旻古佛云。懒安的子大隋师。一着当头更莫疑。大地山河都盖了。从他衲子下针锥。禾山方云。千古清声老大隋。机锋壁立杳难窥。未能直下超凡圣。只道将鞋盖却龟。照觉总云。皮骨曾将问大隋。当头一着更狐疑。可怜无限寻声迹。不荐羚羊挂角时。

  三圣然禅师问雪峯。透网金鳞未审以何为食。峯云待汝出网来却向汝道。师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峯云老僧住持事繁。

  保福展云。争不足。让有余。雪窦显云。可惜放过。好与三十棒。这棒一棒也饶不得。直是罕遇作家。承天宗云。布缦天网须是雪峯。深入虎穴还他三圣。众中有般汉商量道。雪峯在网内。三圣在网外。苦哉苦哉。深屈古人。若非此二员作家。不能横行天下。大沩喆云。三圣可谓龙门万仞惯曾作客。雪峰大似孟甞门启岂惧高宾。

  汾阳昭颂云。透网之鱼不识鈎。贪游浪水认浮头。高滩坐钓垂慈者。回掉収纶却上舟。真净文云。老倒渔翁坐钓台。金鳞赫赫鼓波来。海门空阔才施网。霹雳一轰天地开。真如喆云。透网金鳞掣电机。休云滞水与拖泥。雷霆一击青霄震。倾湫何处不滂弥。王祖演云。洞里无云别有天。桃花似锦柳如绵。僊家不会论春夏。石烂松枯是一年。

  古德云。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神鼎諲云。古人恁麽道。非有利益非无利益。神鼎即不然。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有何不乐。且道违古人顺古人。试检点看。珍重。

  深明二上座因到淮河。见人牵网。有鲤鱼透出。明云。深兄。俊哉。一似个衲僧。深云。虽然如此。争似当初不撞入网罗好。明云。深兄。你欠悟在。深行三十里方省。(一本小异)

  虎丘隆云。明上座鈎头有饵。深禅老一钓便上。虎丘当时若见他道深兄你犹欠悟在。只对道今日网得一个。不独塞断明上座口。且要千古之下免人恠笑。山僧亦有个缦天网子。遂举起拂子云。还见麽。山僧唤作拂子了也。诸人且唤作甚麽。若唤作拂子。未出山僧网子在。若不唤作拂子。行脚眼在甚麽处。是汝诸人还见虎丘为人处麽。三汲浪高轰霹雳。一声透过禹龙门。

  鼓山珪颂云。网中跳出便飞腾。好个天然俊衲僧。何似当初未入网。悟来方始是知音。径山杲云。俊哉一跃透重渊。霹雳追之去不还。却笑龙门烧尾者。依前点额在波澜。

  兔蛇

  归宗常禅师因剗草次。有座主来参。偶见一蛇过。师遂锄断之。主云。久响归宗。元来是个麤行沙门。师云。你麤我麤。主云如何是麤。师竪起锄头。主云如何是细。师作斩蛇势。主云与麽则依而行之。师云。依而行之且置。你甚处见我斩蛇。主无对。

  雪峯问德山。古人斩蛇意旨如何。山便打。峯便走。山召云布衲子。峯回首。山云。他後悟去。方知老汉彻底老婆心。雪窦显云。归宗只解慎初不能护末。德山颇能据令。且未明斩蛇。乃云。大众。看翠峰今日斩三五条。以拄杖一时打散。佛监懃云。归宗虽麤。麤中有细。座主虽细。细中有麤。要得麤细两忘。须会斩蛇意始得。若会得。一任依而行之。若未会。各各照顾脚下。掷拄杖下座。

  汾阳昭颂云。庐岳宗师接上机。斩蛇特地施慈悲。高茅座主惊忙怕。却道麤心错是非。海印信云。大用纵横掣电机。烁迦罗眼尚胶黐。迷徒梦里争唇吻。却忆随他去一随。南华昺云。千寻竿上翻筋斗。大海波心掷钓鈎。大体还他肌骨好。不搽红粉也风流。

  大随真禅师因烧山次。见一蛇。师以拄杖挑向火中咄云。这个形骸犹自不放舍。你向这里死。如暗得灯。时有僧问。正当恁麽时。还有罪也无。师云。石虎呌时山谷响。木人吼处铁牛惊。

  南堂静颂云。劫初劫末。法弱魔强。定光老子铁作脊梁。文经武纬把定封疆。碧天云散祖风凉。佛日光辉舜日长。

  雪峯存禅师示众云。南山有一条鼈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长庆出云。今日堂中大有人丧身失命。云门以拄杖撺向师面前作怕势。僧举似玄沙。沙云须是棱兄始得。虽然如此。我即不与麽。僧云和尚作麽生。沙云用南山作麽。

  真净文云。奇哉。善知出处。非父不生其子。蓦拈拄杖召大众云。南山鼈鼻蛇却在这里。掷下拄杖云。拟即丧身失命。

  雪窦显颂云。象骨岩高人不到。到者须是弄蛇手。棱师备师不柰何。丧身失命有多少。韶阳知。重拨草。南北东西无处讨。忽然突出拄杖头。抛对雪峯大张口。大张口兮同闪电。剔起眉毛还不见。如今藏在乳峰前。来者一一看方便。师高声喝云。看脚下。白云端云。象骨鼈蛇当大路。棱师可惜便亡身。云门弄得虽然活。争似南山不用亲。直净文云。打鼓弄琵琶。相逢一会家。云门能合调。长庆解随邪。古曲非音律。南山鼈鼻蛇。何人知少诀。的子是玄沙。天童觉云。玄沙太刚。长庆少勇。南山鼈鼻死无用。风云际会头角生。果见韶阳下手弄。下手弄。激电光中看变动。在我也能遣能呼。於彼也有擒有纵。底事如今付阿谁。冷口伤人不知痛。

  洞山虔禅师。僧问学人径往时如何。师云。死蛇当大路。劝子莫当头。云当头者如何。师云丧子命根。云不当头者如何。师云亦无回避处。云正恁麽时如何。师云失却也。云未审向甚麽处去。师云草深无覔处。云和尚也须堤防始得。师拊掌云。一等是毒气。

  丹霞淳颂云。长江澄彻印蟾花。满目清光未是家。借问渔舟何处去。夜深依旧宿芦花。天童觉云。三老暗转拖孤舟。夜回头。芦花两岸雪。烟水一江秋。风力扶帆行不棹。笛声唤月下沧洲。

  飞走

  世尊一日坐次。见二人舁猪过乃问。这个是甚麽。云佛具一切智。猪子也不识。世尊云。也须问过。

  明安云。不因世尊问。洎乎忘却。地藏恩云。瞿昙老汉也是无端。大似节目上强生节目。忽若被二人呵呵大笑舁猪便行。也是一场懡[怡-台+罗]。

  木庵琼首座颂云。舍筏怀兼济。逢耕更问津。却将未归意。说与欲行人。

  百丈海禅师因侍马祖行次。忽见一群野鸭飞过。祖云是甚麽。师云野鸭子。祖云甚处去也。师云飞过去。祖遂把师鼻搊。师负痛失声呌阿[口*耶]阿[口*耶]。祖云又道飞过去。元来只在这里。师直得浃背汗流。因兹有省。

  汾阳昭颂云。野鸭飞空却问僧。要传祖印付心灯。应机虽对无移动。才搊纲宗道可增。雪窦显云。野鸭子。知何许。马祖见来相共语。话尽山云海月情。依然不会还飞去。欲飞去。却把住。道道。佛眼远云。草里寻常万万千。报云飞去岂徒然。鼻头是甚闲皮草。十字纵横一任穿。佛监懃云。马师悯汝无知识。借来野鸭通消息。直得鼻头鲜血流。费尽老婆多少力。智海清云。师资闲向草中行。野鸭飞鸣意忽生。鼻孔搊翻成底事。新罗日午打三更。

  中邑恩禅师因仰山问。如何得见性去。师云譬如一室有六牕。内有一猕猴。外有猕猴从东边唤猩猩。猕猴即应。如是六牕俱唤俱应。仰山礼谢起云。适蒙和尚譬喻。无不了知。更有一事。只如内猕猴瞌睡。外猕猴欲相见如何。师下绳牀执仰山手作舞云。猩猩与汝相见了。譬如蟭螟虫在蚊子眼睫上作窠。向十字街头呌唤云。土旷人稀。相逢者少。(依传灯添入蟭螟虫一段)

  云居锡云。中邑当时不得仰山这一句语。何处有中邑也。崇寿稠云。还有人定得此道理麽。若定不得。只是个弄精魂脚手。佛性义在甚麽处。玄觉云。若不是仰山。争得见中邑。且道甚麽处是仰山得见中邑处。佛监懃云。仰山放憨。中邑卖峭。峭措卖来憨痴。憨痴放来峭措。虽然猕猴睡着。其奈肚里惺惺。直饶杜绝六牕。猩猩何处不见。诸人要见二老誵讹麽。各各面皮厚三寸。信相显云。诸人要见二老麽。我也与你说个譬喻。中邑大似个金师。仰山将一块金来。使金师酬价。金师亦尽价相酬。临成交易。卖金底更与贴秤。金师虽然闇喜。心中未免偷疑。何故。若非细作。定是贼赃。

  南堂静颂云。仰山拨草瞻风中。邑拖泥带水。猕猴独任室中。俯仰低头侧耳。六牕齐唤齐应。仰山顿悟作礼。礼拜狐疑未尽。犹恐猕猴打睡。中邑把定猩猩。相见是我是你。天童觉云。冻眠雪屋岁摧頺。窈窕萝门夜不开。寒槁园林看变态。春风吹起律个灰。

  雪峯存禅师一日见猕猴乃指云。这猕猴各各佩一面古镜。三圣问云。历劫无名。何以彰为古镜。师云瑕生也。圣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识。话头也不识。师云老僧住持事繁。

  雪窦显云。好与二十棒。一棒也少不得。直是罕遇其人。这棒放过也好。免见将错就错。天童觉云。当时若见雪峯道瑕生也。但近前云诺诺。且道何故如此。争之不足。让之有余。

  保宁勇颂云。堪笑山翁不识羞。为他头上更安头。岩前跳踯无寻处。一片残霞晓未取。祖印明云。大地为炉冶。何年鼓铸功。圆同诸佛面。高监十方空。白杨顺云。监觉未萌全体现。才分监照便成瑕。要知莹彻圆明处。长短青黄总不差。

  龙牙遁禅师。僧问二鼠侵藤时如何。师云须有隐身处始得。云如何是隐身处。师云还见侬家麽。

  丹霞淳颂云。寒月依依上远峰。平湖万顷练光封。渔歌惊起汀洲鹭。飞出芦花不见踪。

  洛浦安禅师。僧问。一毫吞尽巨海。於中更复何言。师云。家有白泽之图。必无如是之恠。

  保福展别云。家无白泽之图。必无如是之恠。

  丹霞淳颂云。岩前虽有云千顷。户内殊无半夜灯。极目危峦今古秀。暮天斜照碧层层。

  保寿沼禅师问僧甚麽处来。云西山来。师云见猕猴麽。云见。师云作甚麽伎俩。云见某甲一个伎俩也作不得。师乃打之。

  古德颂云。旧人相见话中心。借问西山路境深。对众直言呈伎俩。红炉煅炼要真金。

  玄沙备禅师因参次。闻鷰子声乃云。深谈实相。善说法要。便下座。寻後有僧请益云。某甲不会。师云。去。无人信汝。

  

  古德颂云。紫鷰飞来遶画梁。深谈实相响琅琅。千言万语无人会。又逐流莺过短墙。

  云门问僧。江西湖南还闻长觜鸟说禅麽。僧云不闻。师拈拄杖云。禅。

  古德云。鸦鸣鸦。鹊鸣鹊。天然自会。不从人学。跛脚阿师。放过一着。拈起拄杖口边吹。[口*官][口*官]犹胜鹧鸪啼。三月提壶沽美酒。杜鹃相勉不如归。

  投子温禅师与僧游山次。僧见蝉壳遂问。壳在这里。蝉向甚麽处去。师拈蝉壳就其耳畔摇三五下。作蝉鸣声。其僧有省。(或作同禅师)

  南堂静颂云。轻薄寒蝉壳。枯乾败叶形。拈来临耳畔。连噪两三声。

  兴阳剖禅师。僧问。娑竭出海乾坤静。觌面相呈事若何。师云。妙翅鸟王当宇宙。个中谁是出头人。云忽遇出头时又作麽生。师云。似鹘捉鸠君不觉。御楼前验始知真。云恁麽则叉手当胸退身三步。师云。须弥座下乌龟子。莫待重教点额痕。

  天童觉颂云。丝纶降。号令分。寰中天子。塞外将。军不待雷惊出蛰。那知风遏行云。机底联绵兮自有金针玉线。印前恢廓兮元无鸟篆虫文。

  投子青禅师云。若论此事。如鸾凤冲霄不留其迹。羚羊挂角那覔其踪。金龙不守於寒潭。玉兔岂栖於蟾影。其或主宾若立。须威音路外。摇头问答言陈乃玄路傍提为唱。若能如是。犹在半途。更若凝眸。不劳相见。

  丹霞淳颂云。水澄月满道人愁。妙尽无依类莫收。劫外正偏兼到路。不萌枝上辨春秋。

  云居舜禅师。僧问。承师有言。不谈玄。不说妙。去此二途。如何指示。师云虾蟇赶鹞子。云全因此问。师云老鼠弄猴狲。

  天衣怀禅师示众云。鴈过长空。影沈寒水。鴈无遗踪之意。水无沈影之心。若能如是。方解向异类中行。不用续凫截鹤夷岳盈壑。放行也百丑千拙。收来也挛挛拳拳。用之则敢与君王斗富。不用都来不直半分钱。参。

  古德颂云。寒鸿高贴冷云飞。影落寒江不自知。江水无情鴈无意。行於异类亦如斯。

  正堂辩禅师室中问僧。蚯蚓为甚麽化为百合。乃自颂云。住山身已老。世事任乖张。年来无侍者。客到自烧香。

  隐静岑颂云。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禅林类聚卷第二十(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