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本事经

本事经卷第五

本事经 玄奘 8366 2022-11-20 16:34

  

  二法品第二之三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施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财施。二者法施。云何财施。谓有一类补特伽罗。能施种种美妙饮食。香鬘衣乘房舍卧具。资产灯明病缘医药。舍如是等。分布惠他。名为财施。云何法施。谓广为他宣说正法。初中后善。文义巧妙。纯满清白梵行之法。令诸有情。闻已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诸热恼法。是名法施。于此财法二种施中。法施最上胜妙第一。譬如世间。从牛出乳。从乳出酪。酪出生酥从此生酥。出于熟酥。复从熟酥出于醍醐。于是种种牛诸味中。醍醐最上胜妙第一。如是财法二种施中。法施最上胜妙第一。于法施中。能无颠倒行法施者。唯有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于二种施中法施为第一

  能行法施者善逝最为尊

  受财施田中如来为第一

  行财施不定受法施众生

  财施令众生得世安隐乐

  法施令受者究竟证涅槃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祠祀有二。云何为二。一财祠祀。二法祠祀。财祠祀者。谓有一类补特伽罗。祠祀种种美妙饮食。香鬘衣乘。房舍卧具。资产灯明。如是等类。名财祠祀。法祠祀者。谓能祠祀契经应颂记别伽他自说本事本生方广。未曾有法。以无量门。如理宣说。施设建立。分别开示。名法祠祀。于此财法二祠祀中。法祠最上胜妙第一。譬如世间。从牛出乳。从乳出酪。酪出生酥。从此生酥。出于熟酥。复从熟酥。出于醍醐。于是种种牛诸味中。醍醐最上胜妙第一。如是财法二祠祀中。法祠最上胜妙第一。于法祠中。能无颠倒。行法祠者。唯有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于二种祠中法祠为第一

  能行法祠者善逝最为尊

  受财祀田中如来为第一

  行财祀不定受法祀众生

  财祀令众生得世安隐乐

  法祠令受者究竟证涅槃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诸修行者。同集会时。应作二事。一者法言。二者宴默。由法言故。审知有德。审知德故。便深敬信。深敬信故。便往诣彼。往诣彼故。亲近供事。亲供事故。求闻正法。求闻法故。摄耳不乱。耳不乱故。听闻正法。闻正法故。于法通利。法通利故。能记持法。记持法故。能观察义。观察义时。堪能于法。审谛思惟。堪能于法。审谛思时。便生欲乐。生欲乐已。便得势力。得势力已。便能称量。由称量故。便能决择。能决择故。于谛随觉。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由宴默故。心便寂定。清净鲜白。无有瑕衅。离随烦恼。调顺堪任。安住不动。堪能引发。能引发故。如实了知。如实知故。便能厌背。能厌背故。便能离欲。既离欲已。便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已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汝等苾刍。应说上法。应了上法。若能如是。乃名真实。摄受仙幢。非众集会。戏论语言。能正了知。诸法实相。能断诸漏。能证涅槃。我常集会。宣说上法。了知上法。故名第一。摄受仙幢。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行者集会时应修作二事

  谓寂然宴默及说正法言

  由说正法言及寂然宴默

  知诸法实相究竟证涅槃

  汝等当苾刍若说了上法

  乃得名真实摄受大仙幢

  我常处众中宣说照了法

  是故名第一摄受大仙幢

  若依正法幢能说能修行

  定速脱生死至究竟涅槃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诸苾刍。于言说时。非理作意。起欲寻思。起恚寻思。起害寻思。如是苾刍。名多恶者。行慢缓者。趣向多恶为方便故。于断于离。弃舍善轭。放逸懈怠。下劣精进。亡失正念。有不正知。不定心乱。纵任诸根。无出离见。不知出离。如实正慧。趣向恶魔。恶不善法。为诸恶魔恶不善法之所摧伏。增长一切恶不善法。若诸苾刍。于宴默时。非理作意。广说乃至。增长一切恶不善法。如是苾刍。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诃毁。我亦于彼。常不称赞。如是苾刍。虽得出家受具足戒。而名恶慧乐有痴人。是故汝等。应如是学。我当云何方便断除。非理作意。方便修习。如理作意。汝等苾刍。应如是学。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言说宴默时纵诸根造恶

  不奉行我教是愚昧痴人

  故汝等苾刍应修不放逸

  离非理作意当如理思惟

  汝等若正勤语默无放逸

  不久度生死证无上涅槃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诸苾刍。于言说时。如理作意。出离寻思。无恚寻思。无害寻思。如是苾刍。名多善者。无慢缓者。趣向多善为方便故。于断于离。不舍善轭。离诸放逸。勇猛精进。正念正知。心定无乱。密护诸根。有出离见。能知出离。如实正慧。弃背恶魔恶不善法。摧伏恶魔恶不善法。损减一切恶不善法。若诸苾刍。于宴默时。如理作意。广说乃至。损减一切恶不善法。如是苾刍。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称赞。我亦于彼。恒常称赞。如是苾刍。名真出家受具足戒。有大智慧。不乐诸有。名不痴人。是故汝等。应如是学。我当云何方便修习。如理作意。方便断除。非理作意。汝等苾刍。应如是学。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言说宴默时不纵根造恶

  能奉行我教是聪慧智人

  修出离寻思及无恚无害

  有出离正见于如实能知

  能摧伏恶魔诸恶不善法

  永断诸烦恼证究竟涅槃

  故汝等苾刍应修不放逸

  当如理作意离非理思惟

  汝等若正勤语默无放逸

  不久度生死证无上涅槃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学苾刍。有二种力。云何为二。谓思择力及修习力。云何苾刍。有思择力。所谓一类有学苾刍。受用种种衣服饮食房舍卧具病缘医药资生具时。皆善思择。非不思择。而便受用。于所未得衣服饮食房舍卧具病缘医药诸资生具。不甚希求于所已得衣服饮食房舍卧具病缘医药诸资生具。不深耽著。堪能忍受。寒热饥渴。风日蚊虻。蛇蝎等触。堪能忍受。他所毁谤。骂辱等言。堪能忍受。身内所生。猛利辛楚。酸疼难忍。夺命临终。难治苦受。堪能忍受。一切世间。极难忍事。能善思择。诸身语意。三种恶行。能照现法生法后法。不可爱乐苦异熟果。作是思惟。我今定当断身语意三种恶行。我今定当修身语意三种妙行。能正了知三种恶行所有过患。复正了知三种妙行所有功德。既正知已。勤断勤修。恶行妙行。修治自身。令其清净。离诸罪法。如是名为有学苾刍初思择力。云何苾刍有修习力。所谓一类有学苾刍。所得忆念。一切皆与觉支相顺。而不相违。所得择法及精进喜轻安定舍一切。皆与觉支相顺。而不相违。修念觉支。皆依止厌。皆依止离。皆依止灭。回向于舍。修习择法及精进喜轻安定舍觉支。皆依止厌。皆依止离。皆依止灭。回向于舍。如是名为有学苾刍后修习力。是名有学苾刍二力。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诸有学苾刍略有二种力

  思择及修习能伏恶魔军

  见恶过能断知妙德能修

  能忍受思惟是名思择力

  依止厌离灭及回向于舍

  而修七觉支是名修习力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由二种法。尽灭故死。云何二法。一业。二寿。由业尽故。及寿尽故。决定命终。若时有业。尔时有寿。若时有寿。尔时有业。所以者何。如是二法。恒常和合。无不和合。如是二法。不可施设。分析离散。此时有业。彼时有寿。此时有寿。彼时有业若有其业。即有其寿若有其寿。即有其业。若无其业即无其寿。若无其寿即无其业。譬如燃灯生焰发明。若有其焰即有其明。若有其明即有其焰。若无其焰即无其明。若无其明即无其焰。业寿亦尔。若有其业即有其寿。若有其寿即有其业。若无其业即无其寿。若无其寿即无其业。如是二法。尽灭故死。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二法恒相随谓业及与寿

  业有寿亦有业无寿亦无

  寿业未消亡有情终不死

  寿业若尽灭含识死无疑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行。世间众生。皆共造作。云何为二。一者能感短寿之行。二者能感长寿之行。云何能感短寿之行。谓有一类补特伽罗。常乐杀生。为性凶暴。血涂其手。伤害物命。无有惭羞。无有慈愍。于诸众生。常行杀害。乃至杀害。折脚蚁子。是名能感短寿之行。云何能感长寿之行。谓有一类补特伽罗。远离杀生。弃舍杀具。惭羞慈愍。于诸众生。常不杀害。乃至不害。折脚蚁子。是名能感长寿之行。如是名为有二种行。世间众生。皆共造作。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世间诸有情略有二种行

  由二行差别感寿有短长

  谓常乐杀生凶暴血涂手

  无惭羞慈愍感短寿无疑

  常乐离杀生弃舍诸杀具

  有惭羞慈愍感长寿无疑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由二行相应取心相。云何为二。一者名为所缘行相。二者名为作意行相。所有一切。已取现取当取心相。皆由如是二种行相。汝等苾刍。由二行相。应当正勤善取心相。取心相已。应善作意。善作意已。应善观察。善观察已。应善安住。善安住已。应同地界。正勤修习。无量无损。应同水界。火界风界。正勤修习。无量无损。苾刍当知。譬如地界。若于其中。安置粪秽洟唾脓血如是等类。净不净物。虽置其中。而其地界。曾无违顺欣戚高下。如是安心应同地界。正勤修习。无量无损。既同地界。正勤修习。无量无损。虽遇种种违顺众缘。而心都无分别计著。终不由此差别因缘。其心高下。又如水界。火界风界。若于其中。安置粪秽洟唾脓血如是等类净不净物。虽置其中。而其水界。火界风界。曾无违顺。欣戚高下。如是安心。应同水界。火界风界。正勤修习。无量无损。既同水界。火界风界。正勤修习。无量无损。虽遇种种违顺众缘。而心都无分别计著。终不由此差别因缘。其心高下。由此定故。于有识身。及外一切所缘相中。我我所执。见慢随眠。善伏善断。于彼二种。其心超越。离一切相。寂静安乐。得善解脱。所有一切。心善解脱。慧善解脱。皆于其中。我我所执。见慢随眠。善伏善断。于彼二种。其心超越。离一切相。寂静安隐。得善解脱。于其所得。利誉称乐。其心不欣。于其所遭衰毁讥苦。其心不戚。是名超过世间八法。其心平等。犹如世间地水火风。世间八法。所不能染。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难调躁动心远行无第二

  能正勤取相是谓世聪明

  善取心相已复作意观察

  正念住其心勤修同四界

  如是正安住能弃舍诸欲

  于世八法中名善巧无染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虽共乖违未尝和合。然于其中。无缺无间。云何为二。谓生与死。譬如世间光明影闇。虽共乖违未尝和合。然于其中。无缺无间。光明发时影闇便没。影闇起时光明便谢。生死亦尔。恒共乖违未尝和合。然于其中。无缺无间。生法有时死法便没。死法有时生法便谢。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如光明影闇虽恒共乖违

  然于二法中未曾有间缺

  生死亦如是虽恒共乖违

  然于二法中未曾有间缺

  无明根所生爱水所滋润

  才死生便续中无间缺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死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不调伏死。二者调伏死。云何名为不调伏死。谓诸愚夫。无闻异生。未能亲觐正见善士。未能了知善士之法。于善士法未自调顺彼随观见。色即是我。色属于我。色在我中。我在色中。彼随观见。受即是我。受属于我。受在我中。我在受中。彼随观见。想即是我。想属于我。想在我中。我在想中。彼随观见。行即是我。行属于我。行在我中。我在行中。彼随观见。识即是我。识属于我。识在我中。我在识中。眼见色已。执取其相。执取随好。由是因缘。于其眼根。不能正念防守而住发起贪忧。便有无量恶不善法。随心流漏不可堰塞。于其眼根。不能防守。纵荡眼根。行诸境界。贪著色味。缠扰其心。缘此贪故。受长夜苦。受猛利苦。受匮乏苦。增血镬身。增空旷路。无量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诸剧苦。皆由眼根不调伏故。如是或时。耳闻声已。鼻嗅香已。舌尝味已。身觉触已。意了法已。执取其相。执取随好。由是因缘。于其意根。不能正念防守而住。发生贪忧。便有无量恶不善法。随心流漏不可堰塞。于其意根不能防守。纵荡意根。行诸境界。贪著法味。缠扰其心。缘此贪故。受长夜苦。受猛利苦。受匮乏苦。增血镬身。增空旷路。无量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诸剧苦。皆由意根不调伏故。如是名为不调伏死。云何名为调伏而死。谓诸贤圣多闻弟子。已能亲觐正见善士。已能了知善士之法。于善士法。已自调顺不随观见。色即是我。色属于我。色在我中。我在色中。不随观见。受即是我。受属于我。受在我中。我在受中。不随观见。想即是我。想属于我。想在我中。我在想中。不随观见。行即是我。行属于我。行在我中。我在行中。不随观见。识即是我。识属于我。识在我中。我在识中。眼见色已。不执其相。不执随好。由是因缘。于其眼根。善能正念。防守而住不起贪忧。所有无量恶不善法。随心流漏。皆能堰塞。于其眼根。善能防守。不纵眼根。行诸境界。不贪色味缠扰其心。不缘此贪。受长夜苦。受猛利苦。受匮乏苦。增血镬身。增空旷路。不复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诸剧苦。皆由眼根善调伏故。如是或时。耳闻声已。鼻嗅香已。舌尝味已。身觉触已。意了法已。不执其相。不执随好。由是因缘。于其意根。善能正念防守而住。不起贪忧所有无量恶不善法。随心流漏。皆能堰塞。于其意根。善能防守。不纵意根。行诸境界。不贪法味。缠扰其心。不缘此贪。受长夜苦。受猛利苦。受匮乏苦。增血镬身。增空旷路。不复往返生那落迦傍生鬼界及阿素洛人天趣中受诸剧苦。皆由意根善调伏故。如是名为调伏而死。苾刍当知。不调伏死。沉没无量生死苦海。调伏而死。超度无量生死苦海。是名二死。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略说诸有情死法有二种

  调伏不调伏更无有第三

  若不调伏死定于诸趣中

  受诸苦轮回经无量往返

  调伏而死者终不堕恶趣

  于人天趣中能永尽众苦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一切诸法。略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杂染。二者清净。应正观察由一法生。所以者何。若于一法。能正守护。则于一切。能正守护。若于一法。不能守护。则于一切。不能守护。云何一法。谓众生心。若有于心不能守护。则不能护身语意业。若不能护身语意业。是人即为身语意业皆悉败坏。身语意业。皆败坏故。其心即有扰浊垢秽。心有扰浊及垢秽者。能正了知自利乐事他利乐事俱利乐事。无有是处。能正了知善言说义恶言说义。无有是处。能证一切胜上人法真圣智见。亦无是处。所以者何。心有扰浊及垢秽故。譬如世间所有台观。若一中心。不善覆蔽则椽梁壁。皆被淋漏。以椽梁壁被淋漏故。皆悉败坏。又如世间邻近村邑聚落池沼。扰浊垢秽。有明眼人。住其岸上。作意观察。其中所有。螺蛤龟鱼。砾石等类。行住普侧。极难可见。所以者何。水有扰浊及垢秽故。如是众生。若有于心不能守护。则不能护身语意业。若不能护身语意业。是人即为身语意业皆悉败坏。身语意业皆败坏故。其心即有扰浊垢秽。心有扰浊及垢秽者。能正了知自利乐事他利乐事俱利乐事。无有是处。能正了知善言说义恶言说义。无有是处。能证一切胜上人法真圣智见。亦无是处。所以者何。心有扰浊及垢秽故。若有于心能善守护。则能善护身语意业。若能善护身语意业。是人即为身语意业皆不败坏。身语意业不败坏故。其心即无扰浊垢秽。心无扰浊及垢秽者。能正了知自利乐事他利乐事俱利乐事。期有是处。能正了知善言说义恶言说义。斯有是处。能证一切胜上人法真圣智见。斯有是处。所以者何。心无扰浊及垢秽故。譬如世间所有台观。若一中心。极善覆蔽则椽梁壁。皆无淋漏。以椽梁壁无淋漏故。皆不败坏。又如世间远离村邑聚落池沼。无有扰浊及诸垢秽。有明眼人。住其岸上。作意观察。其中所有。螺蛤龟鱼。砾石等类。行住普侧。极易可见。所以者何。水无扰浊及垢秽故。如是众生。若有于心能善守护。则能善护身语意业。若能善护身语意业。是人即为身语意业皆不败坏。身语意业不败坏故。其心即无扰浊垢秽。心无扰浊及垢秽者。能正了知自利乐事他利乐事俱利乐事。斯有是处。能正了知善言说义恶言说义。斯有是处。能证一切胜上人法真圣智见。斯有是处。所以者何。心无扰浊及垢秽故。苾刍当知。心杂染故。有情杂染。心清净故。有情清净。是故杂染清净二法。皆依止心。从心所起。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不护于心随顺于诸欲

  恒驰散放逸一切无不为

  若善护于心不随顺诸欲

  无驰散放逸一切皆防护

  世间聪慧人能防身语意

  令不造诸恶名真健丈夫

  复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见。令诸有情展转相违互为怨害。云何为二。所谓有见。及无有见。诸有沙门或婆罗门。摄受有见。习行有见。耽著有见。与诸爱乐。无有见者。展转相违互为怨害。称赞有见。最为第一。诸有沙门或婆罗门。摄无有见。习无有见。著无有见。与其爱乐。诸有见者。展转相违互为怨害。赞无有见。最为第一。若有沙门或婆罗门。于此二见。诸集灭味。过患出离。不以正慧。如实了知。我说彼人。名无智见。有贪嗔痴。有违有害。无慧无明。不能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不能解脱生死众苦。若有沙门。或婆罗门。于此二见。诸集灭味。过患出离。能以正慧。如实了知。我说彼人名有智见。无贪嗔痴。无违无害。有慧有明。定能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定能解脱生死大苦。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世间由二见展转互相违

  彼此作怨仇谓见有无有

  诸有于此见爱乐不能舍

  是谓愚痴人恒毁他自赞

  若不知此见集灭味患出

  见毒箭所伤无明闇所覆

  具足贪嗔痴无智见明慧

  定不能解脱生老病死等

  若能知此见集灭味患出

  见毒箭不伤破无明黑闇

  远离贪嗔痴具智见明慧

  决定能解脱生老病死等

  复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正见。应谛寻思称量观察。若谛寻思称量观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得如理。能触甘露。能证涅槃。云何为二。所谓一切世间正见。出世正见。云何名为世间正见。谓有一类。起如是见。立如是论。决定有施。有受有祠。有善恶业。有异熟果。有此世间。有彼世间。有父有母。有诸有情化生种类。于其世间。有诸沙门婆罗门等。正至正行于此世间及彼世间。自然通达。作证领受。如是名为世间正见。诸圣弟子。于此所说世间正见。应谛寻思称量观察。依此所说世间正见。能令众生毕竟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不谛观察已。便正了知。依此所说世间正见。不令众生毕竟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所以者何。如是所说世间正见。非真圣见。非出离见。非能究竟证涅槃见。非厌非离。非灭非静。不证通慧。非成等觉。非得涅槃。而能感得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如是知已。于世间法生怖畏想。于出世法生安静想。以于世间生怖畏故。都无执受。无执受故。无所希求。无希求故。于内证得究竟涅槃。如是证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汝等。于此所说世间正见。应谛寻思称量观察。云何名为出世正见。谓知苦智。知苦集智。知苦灭智。知能趣向苦灭道智。如是名为出世正见。诸圣弟子。于此所说出世正见。应谛寻思称量观察。依此所说出世正见。能令众生毕竟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不谛观察已。便正了知。依此所说出世正见。能令众生毕竟解脱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所以者何。如是所说出世正见。是真圣见。是出离见。是能究竟证涅槃见。能厌能离。能灭能静。能证通慧。能成等觉。能得涅槃。能超一切生老病死愁叹忧苦热恼等法。如是知已。于出世法生珍宝想。于世间法生下贱想。于出世法生珍宝想故。便生欢喜。生欢喜故。其心安适。心安适故。身得轻安。身轻安故。便受悦乐。受悦乐故。心得寂定。心寂定故。能实知见。实知见故。能深厌背。深厌背故。能正离欲。正离欲故。能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汝等。于此所说出世正见。应谛寻思称量观察。如是名为二种正见。应谛寻思称量观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得如理。能触甘露。能证涅槃。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正见有二种世间出世间

  智者谛寻思能正尽众苦

  谛思于世间便生怖畏想

  由无执受等究竟证涅槃

  谛思出世间便生珍宝想

  欢喜心安适从此获轻安

  轻安故受乐乐故心寂定

  

  见实断诸疑疑除无所取

  解脱一切苦证无上涅槃

  重摄前经嗢拖南曰。

  施祠与集会如不如学终

  行相相违死染净及二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