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本事经

本事经卷第三

本事经 玄奘 7292 2022-11-20 16:33

  

  二法品第二之一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成就二分。于现法中。多诸忧苦。无喜乐住。有灾有患。有恼有烧。有罪有责。为诸有情同梵行者之所诃毁。身坏命终。生诸恶趣。云何为二。一于根门。不能守护。二于饮食。不善知量。诸有苾刍。成就此二。于现法中。多诸忧苦。无喜乐住。有灾有患。有恼有烧。有罪有责。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诃毁。身坏命终生诸恶趣。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不能守护眼等六根门

  饮食不知量成不信懈怠

  彼于现法中身心多受苦

  及有灾有患有恼有烧然

  行住与坐卧若觉若梦中

  由彼二因缘恒有罪有责

  居聚落空闲众中及静处

  有智常诃责当生恶趣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成就二分。于现法中。多诸喜乐。无忧苦住。无灾无患。无恼无烧。无罪无责。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称赞。身坏命终。生诸善趣。云何为二。一于根门。能自守护。二于饮食。能善知量。诸有苾刍。成就此二。于现法中。多诸喜乐。无忧苦住。无灾无患。无恼无烧。无罪无责。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称赞。身坏命终。生诸善趣。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自能守护眼等六根门

  饮食善知量成就信精进

  彼于现法中身心多受乐

  及无灾无患无恼无烧然

  行住与坐卧若觉若梦中

  由彼二因缘恒无罪无责

  居聚落空闲众中及静处

  有智常称赞当生善趣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能生焦恼。云何为二。谓有一类补特伽罗。唯造众恶。唯作凶狂。唯起杂秽。不修众善。不习调柔。不救怖畏。彼于后时。身婴重疾遍体发生增上猛利。严切苦受。楚毒垂终。不可医疗。受此苦时。呻吟怨叹。作是念言。我从昔来。唯造众恶。唯作凶狂。唯起杂秽。不修众善。不习调柔。不救怖畏。若诸有情。唯造众恶。唯作凶狂。唯起杂秽。不修众善。不习调柔。不救怖畏。彼之所趣。我定当往。彼由唯造众恶等故。心生焦恼。及以不修众善等故。心生焦恼。如是名为有二种法。能生焦恼。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法能生愚者心焦恼

  谓唯作罪业及不修福因

  后遭病苦时呻吟而怨叹

  恨有罪无福心悔恼焦然

  有罪无福人所生诸恶趣

  我亦当随往决定无有疑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心不焦恼。云何为二。谓有一类补特伽罗。唯修众善。唯习调柔。唯救怖畏。不造众恶。不作凶狂。不起杂秽。彼于后时。身婴重疾。遍体发生增上猛利。严切苦受。楚毒垂终。不可医疗。受此苦时。虽有呻吟。而无怨叹。作是念言我从昔来。唯修众善。唯习调柔。唯救怖畏。不造众恶。不作凶狂。不起杂秽。若诸有情唯修众善。唯习调柔。唯救怖畏。不造众恶。不作凶狂。不起杂秽。彼之所趣。我定当往。彼由唯修众善等故。心不焦恼。及以不造众恶等故。心不焦恼。如是名为有二种法。心不焦恼。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法能生智者心欢喜

  谓唯修福业及不作罪因

  后遭病苦时呻吟无怨叹

  庆有福无罪不悔恼焦然

  有福无罪人所生诸善趣

  我亦当随往决定无有疑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为汝略说二速通行。云何为二。一者乐行。二者苦行。谓由乐行。证彼速通。及由苦行。证彼速通。所修加行。无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猛利故。是则名为乐速通行。所修加行。有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猛利故。是则名为苦速通行。是名略说二速通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今为汝略说二种速通行

  谓乐行苦行因斯证速通

  无涩难加行有猛利诸根

  由是大仙尊名乐速通行

  有涩难加行有猛利诸根

  由是大仙尊名苦速通行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为汝略说二迟通行。云何为二。一者乐行。二者苦行。谓由乐行。证彼迟通。及由苦行。证彼迟通。所修加行。无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羸钝故。是则名为乐迟通行。所修加行。有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羸钝故。是则名为苦迟通行。是名略说。二迟通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今为汝略说二种迟通行

  谓乐行苦行因此证迟通

  

  由是大仙尊名乐迟通行

  有涩难加行有羸钝诸根

  由是大仙尊名苦迟通行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不能发生白净善法。设已发生。不能决定。设已决定。不能圆满。彼于如是白净善法。能为障碍。能作衰损。能生忧悔。身坏命终。如弃重担。堕于地狱。受诸剧苦。云何为二。一者恶戒。二者恶见。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定不能生白净善法。设复已生。不能决定。广说乃至。身坏命终。如弃重担。堕于地狱。受诸剧苦。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成就二法谓恶戒恶见

  彼人终不能生白净善法

  虽生而不定设定不圆满

  于白净善法能衰损障碍

  彼临命终时有忧悔悲恼

  如弃舍重担定生地狱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定能发生白净善法。若先已生。能令决定。若先已定。能令圆满。彼于如是白净善法。不为障碍。不作衰损。不生忧悔。身坏命终。如弃重担。生天趣中。受诸快乐。云何为二。一者善戒。二者善见。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决定能生白净善法。若先已生。能令决定。广说乃至。身坏命终。如弃重担。生天趣中。受诸快乐。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成就二法谓善戒善见

  彼人终定能生白净善法

  若生而决定决定必圆满

  于白净善法不衰损障碍

  彼临命终时无忧悔悲恼

  如弃舍重担定生天趣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临命终时。能生忧悔。身坏命终。堕诸恶趣。生地狱中。云何为二。谓作不作。云何为作。谓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是名为作。云何不作。谓身妙行。语妙行。意妙行。是名不作。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临命终时。能生忧悔。身坏命终。堕诸恶趣。生地狱中。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诸有愚痴人作三种恶行

  不作三妙行引余过令生

  彼临命终时决定有忧悔

  死堕诸恶趣生于地狱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临命终时。不生忧悔。身坏命终。升于善趣。生天界中。云何为二。谓作不作。云何为作。谓身妙行。语妙行。意妙行。是名为作。云何不作。谓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是名不作。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临命终时。不生忧悔。身坏命终。升于善趣。生天界中。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诸有智慧人作三种妙行

  不作三恶行引余德令生

  彼临命终时决定无忧悔

  死升诸善趣生于天界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妙智。应修令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云何为二。一者法智。二者类智。法智生时。便能无倒。遍知有为。于有为法。既遍知已。便能令彼感后有因不得生起增长广大。类智生时。便能如实断灭无明。灭无明故。便无戏论。无戏论故。便无寻伺。无寻伺故。便无乐欲。无乐欲故。便无爱憎。无爱憎故。便无悭嫉。无悭嫉故。便无种种执持刀杖。违害斗诤。互相骂辱。不真实语。相离间语。诸杂秽语。及余无量恶不善法。无彼诸恶不善法故。感后有业。便不增长。感后有业。不增长故。诸业灭尽。业灭尽故。众苦灭尽。苦灭尽故。生死路绝。此路绝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名为有二妙智。应修令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种妙智应修习令生

  能得未得等谓法智类智

  若法智生时遍知有为法

  便能令后有因不生不增

  若类智生时无明便断灭

  由此展转法绝生死轮回

  自知我生尽及梵行已立

  所作皆已办更不受后有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妙智。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云何为二。谓世间智。及出世智。世间智者。谓于色蕴。能正了知。此为色蕴。于受想行及识蕴中。亦复如是。于其地界。能正了知。此为地界。于水火风及空识界。亦复如是。于其眼界。能正了知。此为眼界。于其色界及眼识界。亦复如是。于其耳界。能正了知此为耳界。于其声界及耳识界。亦复如是。于其鼻界。能正了知。此为鼻界。于其香界及鼻识界。亦复如是。于其舌界。能正了知。此为舌界。于其味界。及舌识界。亦复如是。于其身界。能正了知。此为身界。于其触界及身识界。亦复如是。于其意界。能正了知。此为意界。于其法界及意识界。亦复如是。于如此等世俗法中。如是如是。如实了知。智见通慧。现观等觉。周遍照了。名世间智。诸圣弟子。于此所说世间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此世间智。正修习时。为能令生生法有情永脱生不。为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老不。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既审察已。能正了知。此世间智。正修习时。不能令彼生法有情永脱于生。不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于老。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所以者何。此世间智。非贤圣法。非能永出。非趣涅槃。非能永厌。非能永离。非能永灭。非能永寂。非真通慧。非正等觉。不证涅槃。是感生法。是感老法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彼于如是。寻思称量。审观察时。于世间法。住怖畏想。于出世法。住安静想。以于世间生怖畏故。都无执受。无执受故。不生渴爱。不渴爱故。便自内证究竟涅槃。证涅槃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是名于此世间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出世智者。谓于一切蕴界处中。能正了知。如是诸法。是无常性。苦性病性。痈性箭性。恼性害性。怖性热性。坏性灭性。灾性横性。有疫疠性。虚性伪性。空性妄性。无实我性。难保信性。于如是等诸法性中。如实了知。智见通慧。现观等觉。周遍照了名出世智。诸圣弟子。于此所说出世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此出世智。正修习时。为能令彼生法有情永脱生不。为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老不。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既审察已。能正了知。此出世智。正修习时。定能令彼生法有情永脱于生。定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于老。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所以者何。此出世智。是贤圣法。是能永出。是趣涅槃。是能永厌。是能永离。是能永灭。是能永寂。是真通慧。是正等觉。能证涅槃。非感生法。非感老法。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彼于如是寻思称量审观察时。于出世法。生珍宝想。于世间法。生下贱想。以于出世。生珍宝故。便生欢喜。生欢喜故。其心安适。心安适故。身得轻安。身轻安故。便受悦乐。受悦乐故。心得寂定。心寂定故。能实知见。实知见故。能深厌背。深厌背故。能正离欲。正离欲故。能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是名于此出世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如是名为有二妙智。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种妙智知者应寻思

  谓世出世间能正尽众苦

  应观世间智发生怖畏想

  都无有执受展转证涅槃

  应观出世智发生珍宝想

  由此生欢喜便得身轻安

  轻安故悦乐悦乐故心定

  由心得定故便能生觉支

  觉支观圣谛永断诸疑网

  无疑无所取永脱众苦边

  重摄前经嗢柁南曰。

  二根二焦恼二行二戒见

  二作及不作二智有二种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为欲矫诳诸众生故。为求名誉远所闻故。为求利养及恭敬故。而出家者。不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若有苾刍。为通达故。为遍知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所以者何。是诸苾刍。为通达故。为遍知故。而出家已。便能如实。通所通达。知所遍知。既能如实。通所通达。知所遍知。便能如实。断所应断。修所应修。证所应证。既能如实断修证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若有为通达故。为遍知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为矫诳名誉利养及恭敬

  非真修梵行是虚妄出家

  为通达遍知速证最上义

  是真修梵行非虚妄出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为欲矫诳诸众生故。为求名誉远所闻故。为求利养及恭敬故。而出家者。不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若有苾刍。为律仪故。为正断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所以者何。是诸苾刍。为律仪故。为正断故。而出家已。便能如实。守护六根。不亏禁戒及能速证最上正断。既能如实。守护六根。不亏禁戒及能速证最上正断。便能如实。断所应断。修所应修。证所应证。既能如实断修证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若有为律仪故。为正断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为矫诳名誉利养及恭敬

  非真修梵行是虚妄出家

  为正断律仪速证最上义

  是真修梵行非虚妄出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为欲矫诳诸众生故。为求名誉远所闻故。为求利养及恭敬故。而出家者。不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若有苾刍。为求厌背。为求离欲。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所以者何。是诸苾刍。为厌背故。为离欲故。而出家已。便能如实厌背离欲。既离欲已。便得解脱。既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若有。为厌背故。为离欲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为矫诳名誉利养及恭敬

  非真修梵行是虚妄出家

  为厌背离欲速证最上义

  是真修梵行非虚妄出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说法门。略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于恶应正了知。二者于恶应深厌背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略说如是二种法门。所以者何。诸修行者。于诸恶法应正了知。既于恶法。正了知已。便能厌背。既厌背已。便能离欲。既离欲已。便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行者。永断诸爱及众结缚。无倒现观。正尽苦边。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当知诸如来应正等觉者

  哀愍众生故说二种法门

  于众恶正知及厌背离欲

  心解脱自在正尽众苦边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若修若习。若多修习。能断二法。云何二法。若修若习。若多修习。能断二法。谓不净观及慈悲观。能断贪欲及与嗔恚。所以者何。一切已贪现贪当贪。皆由作意思惟净相。一切已嗔现嗔当嗔。皆由作意思惟怨相。一切已断现断当断所有贪欲。皆由作意修不净观。一切已断现断当断所有嗔恚。皆由作意修慈悲观。于不净观。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决定能断一切贪欲。于慈悲观。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决定能断一切嗔恚。若欲决定断贪欲者。当勤精进修不净观若欲决定断嗔恚者。当勤精进修慈悲观。修不净观。无有贪欲。而不能断修慈悲观。无有嗔恚。而不能断。如是名为有二种法。若修若习。若多修习。能断二法。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修习多修习二法断二法

  谓不净慈悲断贪欲嗔恚

  是故有智者当观自饶益

  修不净慈悲断贪欲嗔恚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其涅槃界。略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有余依涅槃界。二者无余依涅槃界。云何名为有余依涅槃界。谓诸苾刍。得阿罗汉。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已舍重担。已证自义。已尽有结。已正解了。心善解脱。已得遍知。宿行为缘。所感诸根。犹相续住。虽成诸根。现触种种好丑境界。而能厌舍。无所执著。不为爱恚缠绕其心。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色。求欲见时。虽复以眼观于诸色。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眼及好丑色。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声。求欲闻时。虽复以耳听于诸声。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耳及好丑声。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香。求欲嗅时。虽复以鼻嗅于诸香。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鼻及好丑香。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味。求欲尝时。虽复以舌尝于诸味。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舌。及好丑味。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触。求欲觉时。虽复以身觉于诸触。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身及好丑触。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法。求欲知时。虽复以意知于诸法。而不发起贪嗔痴等。离诸贪欲证得究竟寂灭涅槃。作是思惟。世尊。为彼怖畏诸有阿赖耶者。恒为断见所系缚者。令知业果无失坏故。所说正法。现见应时。易见饶益。智者内证一切世间真实对治。谓能除灭憍慢渴爱害阿赖耶。断诸径路。证真空性。离诸贪欲。证得究竟寂灭涅槃。如是名为有慧眼者。能正观察。如是名为由二缠故。令诸天人。一类怯劣。一类勇猛。有慧眼者。能正观察。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由二缠所缠令诸天人众

  一类有怯劣一类有勇猛

  有慧眼声闻能如实观察

  能除慢厌离究竟证涅槃

  复如实了知佛所说正法

  能灭断常见及二爱无余

  有慧眼龙王能普雨法雨

  灭诸烦恼焰令证大清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