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家 诸子百家 孙子集注

孙子集注卷之十三 用间篇

孙子集注 佚名 9287 2022-11-18 20:16

  

  (曹操李筌曰:战者必用间谍,以知敌之情实也。

  ○张预曰:欲素知敌情者,非间不可也。然用间之道,尤须微宻,故次火攻也。)

  孙子曰:凡兴师十万,出征千里,百姓之费,公家之奉,日费千金,内外骚动,怠于道路,不得操事者,七十万家。

  【曹操曰:古者八家为邻,一家从军,七家奉之。言十万之师举,不事耕稼者,七十万家。

  ○李筌曰:古者发一家之兵,则邻里三族共资之,是以不得耕作者七十万家,而资十万之众矣。

  ○杜牧曰:古者一夫田一顷,夫九顷之地,中心一顷,凿井树庐,八家居之。是为井田。怠,疲也。言七十万家奉十万之师,转输疲于道路也。

  ○梅尧臣曰:输粮供用,公私烦役,疲于道路,废于耒耜也。曹说是也。

  ○张预曰:井田之法,八家为邻,一家从军,七家奉之。兴兵十万,则辍耕作者七十万家也。或问曰:重地则掠,疲于道路而转输,何也?曰:非止运粮,亦供器用也。且兵贵掠敌者,谓深践敌境,则当备其乏,故须掠以继食,非专馆榖于敌也。亦有碛卤之地,无粮可因,得不饷乎?】

  相守数年,以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之情者,不仁之至也。

  【李筌曰:惜爵赏,不与间谍,令窥敌之动静,是为不仁之至也。

  ○杜牧曰:言不能以厚利使间也。

  ○梅尧臣曰:相守数年,则七十万家所费多矣,而乃惜爵禄百金之微,不以遗间,酌情取胜,是不仁之极也。

  ○王晳曰:恡财赏,不用间也。

  ○张预曰:相持且乆七十万家财力一困,不知恤此,而反靳惜爵赏之细,不以啖间求索,知敌情者,不仁之甚也。】

  非人之将也,

  【梅尧臣曰:非将人成功者也。】

  非主之佐也(一本作非仁之佐也),

  【

  ○梅尧臣曰:非以仁佐国者也。】

  非胜之主也。

  【梅尧臣曰:非致胜主利者也。

  ○张预曰:不可以将人,不可以佐主,不可以主胜,勤勤而言者,叹惜之也。】

  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

  【李筌曰:为间也。

  ○杜牧曰:知敌情也。

  ○梅尧臣曰:主不妄动动,必胜人。将不茍功,功必出众,所以者何也,在预知敌情也。

  ○王晳曰:先知敌情,制胜如神也。

  ○何氏曰:《周官》“士师掌邦谍”,盖异国间伺之谓也。故兵家之有四机二权,曰事几,曰智权,皆善用间谍者也。故能敌人动静,我预知矣。韦孝寛为骠骑大将军,镇玉壁。孝寛善于抚御,能得人心,所遣间谍入齐者,皆为尽力。亦有齐人得孝寛金货,遥通书疏,故齐之动静,朝廷皆先知之。时有主帅许盆,孝寛委以心膂,令守一戍,盆乃以城东入。孝寛怒,遣谍取之,俄而斩首而还,其能致物情如此。又李达为都督,义州弘农等二十一防诸军事,毎厚抚境外之人,使为间谍,敌中动静,必先知之。至有事泄被诛戮者,亦不以为悔。其得人心也如此。

  ○张预曰:先知敌情,故动则胜人,功业卓然,超絶羣众。】

  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

  【张预曰: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不可以祷祀而取。】

  不可象于事。

  【曹操曰:不可以祷祀而求,亦不可以事类而求也。

  ○李筌曰:不可取于鬼神象类,唯间者能知敌之情。

  ○杜牧曰:象者,类也。言不可以他事比类而求。地之理可以度数验,唯敌之情,必由间者而后知也。

  ○张预曰:鬼神、象类、度数皆不可以求先知,必因人而后知敌情也。】

  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

  【梅尧臣曰:五间之名也。

  ○张预曰:此五间之名,因间当为乡间。故下文云“乡间可得而使”。】

  五间俱起,莫知其道,是谓神纪,人君之寳也。

  【曹操曰:同时任用五间也。

  ○李筌曰:五间者,因五人用之。

  

  ○梅尧臣曰:五间俱起,以间敌而莫知我用之之道,是曰神妙之纲纪,人君之所贵也。

  ○王晳曰:五间俱起,人不之测,是用兵神妙之大纪,人主之重寳也。

  ○贾林曰:纪,理也。言敌人但莫知我以何道如通神理也。

  ○张预曰:五间循环而用,人莫能测其理,兹乃神妙之纲纪,人君之重寳也。】

  因间者,因其乡人而用之。

  【杜牧曰:因敌乡国之人而厚抚之,使为间也。晋豫州刺史祖逖之镇雍丘,爱人下士,虽踈交贱隶,皆恩礼而遇之。河上堡固,先有任子在胡者,皆听两属。时遣游军伪抄之,明其未附,诸坞王感戴。胡有异图,輙宻以闻,前后克获,盖由于此。西魏韦孝寛使齐人斩许盆而来,犹其义也。

  ○贾林曰:读因间为乡间。

  ○杜佑曰:因敌乡人,知敌表里虚实之情,故就而用之,可使伺候也。

  ○梅尧臣曰:因其国人,利而使之。

  ○何氏曰:如春秋,时楚师伐宋,九月不服。将去宋,楚大夫申叔时曰:“筑室反耕者,宋必听命。”楚子从之。宋人惧,使华元夜入楚师,登子反之床起之曰:“寡君使元以病告曰:币邑易子而食析骸而爨。虽然,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去我三十里,唯命是听。”子反惧与之盟,而告楚子,退三十里。宋及楚平。

  ○张预曰:因敌国人,知其底里,就而用之,可使伺候也。韦孝寛以金帛啖齐人,而齐人遥通书疏是也。】

  内间者,因其官人而用之。

  【李筌曰:因敌人失职之官,魏用许攸也。

  ○杜牧曰:敌之官人,有贤而失职者,有过而被刑者,亦有宠嬖而贪财者,有屈在下位者,有不得任使者,有欲因败丧以求展已之材能者,翻覆变诈,常持两端之心者,如此之官,皆可以潜通问遗,厚贶金帛而结之,因求其国中之情,察其谋我之事,复间其君臣,使不和同也。

  ○杜佑曰:因在其官失职者,若形戮之子孙,与受罚之家也。因其有隙,就而用之。

  ○梅尧臣曰:因其官属,结而用之。

  ○何氏曰:如益州牧罗尚遣将隗伯攻蜀,贼李雄于郫城,互有胜负。雄乃募武都人朴泰,鞭之见血,使谲罗尚,欲为内应,以火为期。尚信之,悉出精兵,遣隗伯等率兵从泰击雄,雄将李骧于道设伏。泰以长梯倚城而举火,伯军见火起而争縁梯,泰又以绳汲上尚军百余人,皆斩之。雄因放兵,内外击之,大破尚军。此用内间之势也。又隋阴寿为幽州总管,高寳宁举兵反。寿讨之,寳宁奔于碛北。寿班师留开府成道昻镇之。寳宁遣其子僧伽率轻骑掠城下而去,寻引契丹鞋鞨之众来攻,道昻苦战连月,乃退。寿患之。于是重贿寳宁,又遣人阴间其所亲任者,赵世模、王威等月余,世模率其众降。寳宁复走,契丹为其麾下赵修罗所杀,北边遂安。又唐太宗讨窦建德,入武牢,进薄其营,多所伤杀。凌敬进说曰:“宜悉兵济河,攻取怀州河,阳使重将居守,更率众鸣鼓建旗,踰太行入上党,先声后实,传撽而定,渐趋壷口,稍骇蒲津,收河东之地。此策之上也。行必有三利,一则入无人之境,师有万全;二则拓土得兵;三则郑围自解。”建德将从之,王世充之使长孙安世阴赍金玉,啖其诸将,以乱其谋,众咸进諌曰:“凌敬书生耳。岂可与言战乎?”建德从之,退而谢敬曰:“今众心甚锐,此天赞我矣。因此决战,必然大捷。巳依众议,不得从公言也。”敬固争,建德怒,扶出马,于是悉众进逼武牢。太宗按甲挫其锐,建德中抢,窜于牛口渚,车骑将军白士让杨武威生获之。又王翦为秦将攻赵,赵使李牧、司马商御之,李牧数破走秦军,杀秦将桓齮。翦恶之,乃多与赵王宠臣郭开等金,使为反间,曰:“李牧、司马商欲与秦废赵,以多取封于秦。”赵王疑之使,赵葱及颜聚伐将,斩李牧,废司马商。后三月,翦因急击赵,大破,杀赵葱,虏赵王迁及其将颜聚也。

  ○张预曰:因其失意之官,或刑戮之子弟,凡有隙者,厚利使之。晋任析公,吴纳子胥,皆近之。】

  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

  【李筌曰:敌有间来窥我得失,我厚赂之,而令反为我间也。

  ○杜牧曰:敌有间来窥我,我必先知之,或厚赂诱之,反为我用。或佯为不觉,示以伪情而纵之,则敌人之间反为我用也。陈平初为汉王护军尉,项羽围于荥阳城。汉王患之,请割荥阳以西和。项王弗听。平曰:“顾楚有可乱者,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锺离昧、龙且、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大王能出捐数万斤金,行反间,间其君臣,以疑其心。项王为人,意忌信谗,必内相诛。汉因举兵而攻之,破楚必矣。”汉王以为然,乃出黄金四万斤与平,恣所为,不问出入。平旣多以金纵反间于楚军,宣言诸将:“锺离昧等为项王将功多矣,然终不得裂地而王,欲与汉为一,以灭项氏,分王其地。”项王果疑之,使使至汉。汉为太牢之具,举进,见楚使卽阳惊曰:“吾以为亚父使。乃项王使也。”复持去,以恶草具进楚使。使归,具以报项王,果大疑亚父。亚父欲急击下荣阳城,项王不信,不肯听亚父。亚父闻项王疑之,乃大怒,疽发而死。卒用陈平之计灭楚也。

  ○梅尧臣曰:或以伪事绐之,或以厚利啖之。

  ○王晳曰:反间反为我间也。或留之使言其情,又或示以诡形而遣之。

  ○何氏曰:如燕昭王以乐毅为将,破齐七十余城。及惠王立,与乐毅有隙,齐将田单乃纵反间于燕,宣言曰:“齐王巳死,城之不拔者,二耳。乐毅畏诛而不敢归,以伐齐为名,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齐人未附,故且缓卽墨,以待其事。齐人戍惧,唯恐他将之来卽墨,残矣。”燕王以为然。使骑劫代乐毅,燕人士卒离心,单又纵反间曰:“吾惧燕人掘吾城外冢墓,戮辱先人。”燕军从之。即墨人激怒请战,大破燕师,所亡七十余城悉复之。又秦师围赵阏与,赵将赵奢救之,去赵国都三十里不进。秦间来,奢善食遣之,间以报秦,将以为奢师怯弱而止不行。奢随而卷甲趋秦师,击破之。又范睢为秦昭王相,使左庶长王龁攻韩,取上党。上党民走赵,赵军长平龁,因攻赵。赵使廉颇将,廉颇坚壁以待秦,秦数挑战,赵兵不出。赵王数以为让,而睢使人行千金于赵为反间,曰:“秦之所恶,独畏赵括耳。廉颇军易与,且降矣。”赵王旣怒廉颇军多亡失,数败,又反坚壁不战,又闻秦反间之言,因使括代颇。秦闻括将,以白起为上将军,射杀括及坑降卒四十万。

  ○张预曰:敌有间来,或重赂厚礼以结之,告以伪辞,或佯为不知觉而慢之,示以虚事,使之归报,则反为我利也。赵奢善食秦间,汉军佯惊楚使,是也。】

  死间者,为诳事于外,令吾间知之,而传于敌间也。

  【

  ○李筌曰:情诈为不足信,吾知之,令吾动也。间而待之。此筌以待字为非传也。

  ○杜牧曰:诳者诈也。言吾间在敌,未知事情,我则诈立事迹,令吾间凭其诈迹,以输诚于敌,而得敌信也。若吾进取,与诈迹不同,间者不能脱,则为敌所杀,故曰死间也。汉王使郦生说齐,下之,齐罢守备。韩信因而袭之。田横怒烹郦生,此事相近。

  ○杜佑曰:作诳诈之事于外,佯漏泄之,使吾间知之。吾间至敌中,为敌所得,必以诳事谕敌。敌从而备之,吾所行不然,间则死矣。又云敌间来闻我诳事,以持归,然皆非所图也。二间皆不能知幽隐深宻,故曰死间也。萧世诚曰:所获敌人及以判亡军士,有重罪系者,故为贷免,相勑勿泄,佯不秘宻,令敌间窃闻之,吾因纵之使亡。亡必归敌,必信焉。往必死,故曰死间。

  ○梅尧臣曰:以诳告敌,事乖必杀。

  ○王晳曰:诈吾闻,使敌得之,间以吾诈告敌事,决必杀之也。

  ○何氏曰:如战国郑武公欲伐胡,先以其子妻胡,因问羣臣曰:“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思期曰:“胡可。”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国,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已不备郑,袭而取之。此用死间之类也。又班超发于阗诸国,兵击莎车、龟兹二国,扬言兵少,不敌罢散,乃阴缓生口,归以告龟兹,王喜而不虞。超卽潜勒兵驰赴莎车,大破降之,斯亦同死间之勒。又李靖伐突厥,颉利可汗以唐俭先在突厥结和亲,突厥不备,靖因掩击破之。

  ○张预曰:欲使敌人杀其贤能,乃令死士持虚伪以赴之。吾间至敌,为彼所得,彼以诳事为实,必俱杀之。我朝曹大尉尝贷人死,使伪为僧,吞蜡弹入西夏,至则为其所囚,僧以弹告,卽下之,开读,乃所遗彼谋臣书也。戎主怒诛其臣,幷杀间僧,此其义也。然死间之事非一,或使吾间诣敌约和,我反伐之,则间者立死。郦生烹于齐王,唐俭杀于突厥,是也。】

  生间者,反报也。

  【李筌曰:往来之使。

  ○杜牧曰:往来相通报也。生间者,必取内明外愚,形劣心壮,趫捷劲勇,闲于鄙事,能忍饥寒垢耻者为之。

  ○贾林曰:身则公行,心乃私觇,往反报,复常无所害,故曰生间。

  ○杜佑曰:择巳有贤材智谋能,自开通于敌之亲贵,察其动静,知其事计所为,已知其实,还以报我,故曰生间。

  ○梅尧臣曰:使智辨者往觇其情而以归报也。

  ○何氏曰:如华元登子反之床而归。又如隋达奚武为东秦刺史,时齐神武趣沙苑,太祖遣武觇之。武从三骑,皆衣敌人衣服,至日暮,去营数百歩下马潜听,得其军号。因上马历营,若警夜者,有不如法者往往挞之,具知敌之情状,以告太祖。太祖深嘉焉,遂破之。

  ○张预曰:选智能之士,往视敌情,归以报我。若娄敬知匈奴之强,以告高祖之类。然生间之事亦众,或已欲退,告敌以战,或巳欲战,告敌以退。若秦行人夜戒晋师曰:“来日请相见。”臾骈曰:“使者目动而言肆,惧我也。”秦果夜遁。又吕延攻乞伏干归,大败之。干归乃遣间,称东奔成纪,延信而追之。耿稚曰:“告者视高而色动,必有奸计。”延不从,遂为所败是也。】

  故三军之事,莫亲于间。

  【杜牧曰:受辞指踪,在于卧内。

  ○杜佑曰:若不亲抚,重以禄赏,则反为敌用,泄我情实。

  ○梅尧臣曰:入幄受词,最为亲近。

  ○王晳曰:以腹心亲结之。

  ○张预曰:三军之士,然皆亲抚,独于间者,以腹心相委,是最为亲宻也。】

  赏莫厚于间,

  【杜佑曰:以重赏赏之,而頼其用。

  ○梅尧臣曰:爵禄金帛,我无爱焉。

  ○王晳曰:军功之赏,莫厚于此。

  ○张预曰:非高爵厚利,不能使间。陈平曰愿出黄金四十万斤间楚君臣。】

  事莫宻于间,

  【杜牧曰:出口入耳也。宻一作审。

  ○杜佑曰:间事不宻,则为已害。

  ○梅尧臣曰:几事不宻,则害成。

  ○王晳曰:独将与谋。

  ○张预曰:惟将与间得闻其事,非宻与。】

  非圣智不能用间。

  【杜牧曰:先量间者之性诚实多智,然后可用之。厚貌深情,险于山川,非圣人莫能知。

  ○梅尧臣曰:知其情伪,辨其邪正,则能用。

  ○王晳曰:圣通而先识,智明于事。

  ○张预曰:圣则事无不通,智则洞照几先,然后能为间事。或曰圣智则能知人,非仁义不能使间。

  ○陈皥曰:仁者有恩以及人义者,得宜而制事,主将者旣能仁结而义使,则间者尽心而觇察,乐为我用也。

  ○孟氏曰:太公曰:“仁义着则贤者归之。”贤者归之,则其间可用也。

  ○梅尧臣曰:抚之以仁,示之以义,则能使。

  ○王晳曰:仁结其心,义激其节,仁义使人,有何不可。

  ○张预曰:仁则不爱爵赏,义则果决无疑,旣啖以厚利,又待以至诚,则间者竭力,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

  ○杜牧曰:间亦有利于财寳,不得敌之实情,但将虚辞以赴我约,此须用心渊妙,乃能酌其情伪虚实也。

  ○杜佑曰:用意宻而不漏。

  ○梅尧臣曰:防间反为敌所使,思虑故宜几微臻妙。

  ○王晳曰:谓间者必性识微妙,乃能得所间之事实。

  ○张预曰:间以利害来告,须用心渊微精妙,乃能察其眞伪。】

  微哉微哉,无所不用间也。

  【杜牧曰:言毎事皆须先知也。

  ○梅尧臣曰:微之又微,则何所不知。

  ○王晳曰:丁宁之当,事事知敌之情也。

  ○张预曰:宻之又宻,则事无巨细,皆先知也。】

  间事未发而先闻者,间与所告者皆死。

  【杜牧曰:告者非诱间者,则不得知间者之情,杀之可也。

  ○陈皥曰:间者未发其事,有人来告其闻者,所告者亦与间者俱杀以灭口,无令敌人知之。

  ○梅尧臣曰:杀间者,恶其泄,杀告者,灭其言。

  ○何氏曰:兵谋大事,泄者当诛。告人亦杀,恐传诸众。

  ○张预曰:间敌之事,谋定而未发,忽有闻者来告,必与间俱杀之一,恶其泄,一灭其口。秦已间赵,不用廉颇,秦乃以白起为将,令军中曰:“有泄武安君将者,斩。”此是已发其事,尚不欲泄,况未发乎。】

  凡军之所欲击,城之所欲攻,人之所欲杀,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门者、舎人之姓名,令吾间必索知之。

  【李筌曰:知其姓名,则易取也。

  ○杜牧曰:凡欲攻战,先须知敌所用之人贤愚巧拙,则量材以应之。汉王遣韩信、曹参、灌婴击魏豹,问曰:“魏大将谁也?”对曰柏直。汉王曰:“是口尚乳臭,不能当韩信。”骑将谁也?曰冯敬。曰:“是秦将冯无择子也,虽贤,不能当灌婴。”歩卒将谁也?曰:项它。曰:“是不能当曹参,吾无患矣。”

  ○陈皥曰:此言敌人左右姓名,必须我先知之,或敌使间来,我当使间去。若不知其左右姓名,则不能成间者之说。汉高伐秦至峣关,张良曰:“吾闻其将贾竖尔,可以利啖之。”又曰:“其将虽曰欲和,其军士未肯,不如因其懈而击之。”乃进兵击破之。又宋华元夜登子反之床,以告宋病,若非素知门人、舎人、左右姓名,先使间导之,又何由得登其床也。

  ○杜佑曰:守谓官守軄任者,谒,告也,主告事者也。门者,守门者也。舎人,守舎之人也。必先知之,为亲旧,有急则呼之,则不可不知。亦因此知敌之情。

  ○梅尧臣曰:凡敌之左右、前后之姓名,皆须审省而令吾间先知,则吾间可行矣。

  ○王晳曰:不可临事求也。

  ○张预曰:守将,守官任軄之将也。谒者,典宾客之官也。门者,阍吏也。舎人,守舎之人也。凡欲击其军,欲攻其城,欲杀其人,必先知此左右之姓名,则可也。欲潜入其军,则呼其姓名而往。若华元夜登子反之床以告宋病,杜元凯注引比文谓元用此术,得以自通,是也。又汉高祖入韩信卧内,取其印,亦近之。】

  必索敌人之间,来间我者,因而利之,导而舎之,

  【杜佑曰:舍,居止也。令吾人遗以重利,复遇而舎之,则可令诡其辞】

  故反间可得而用也。

  【曹操曰:舎,居止也。

  ○杜牧曰:敌间之来,必诱以厚利而止舎之,使为我反间也。

  ○杜佑曰:故能取敌之间而用之。

  ○梅尧臣曰:必探索知敌之来间者,因而利诱之,引而舍止之,然后可为我反间也。

  ○王晳曰:此留敌间,以询其情者也。必谨舎之,曲为辩说,深致情爱,然后啖以大利,威以大刑,自非至忠于其君王者,皆为我用矣。

  ○张预曰:索,求也。求敌间之来窥我者,因以厚利诱导而馆舍之,使反为我间也。言舎之者,谓稽留其使也。淹延旣乆,论事必多,我因得察敌之情。下文言“四间皆因反间而知”,非乆留其人,极论其事,则何以悉知。】

  因是而知之,故乡间内间可得而使也。

  【杜牧曰:若敌间以利导之,尚可使为我反间,因此乃知厚利,亦可使乡间内间也。此言使间非利不可,故上文云:“相守数年,争一日之胜,而爱爵禄百金,不知敌情者,不仁之至也。”下文皆同其义也。

  ○陈皥曰:此说踈也。言敌使间来,以利啖之,诱令止舎,因得敌之情,因间内间,可使反间,诱而使之。

  ○杜佑曰:因反敌间而知敌情,乡间者皆可得使。

  ○梅尧臣曰:其国人之可使者,其官人之可用者,皆因反间而知之。

  ○张预曰:因是反间,知彼乡人之贪利者,官人之有隙者,诱而使之。】

  因是而知之,故死间为诳事,可使告敌。

  【张预曰:因是反间,知彼可诳之事,使死间往告之。】

  因是而知之,故生间可使如期。

  【杜牧曰:可使往来如期。

  ○陈皥曰:言五间皆循环相因,惟生间可使如期。

  ○杜佑曰:因诳事而知敌情,生间往返,可使知其敌之腹心所在。

  ○梅尧臣曰:令吾间以诳告敌者,须因反间而知敌之可诳也。生间以利害觇敌情,须因反间而知。其踈宻则可往得实,而归如期也。

  ○张预曰:因是反间知彼之情,故生间可往复如期也。】

  五间之事,主必知之。

  【李筌曰:孙子殷勤于五间,主切知之。】

  知之必在于反间,故反间不可不厚也。

  【杜牧曰:乡间、内间、死间、生间,四间者皆因反间知敌情,而能用之。故反间最切不可不厚也。

  ○杜佑曰:人主当知五间之用,厚其禄,丰其财,而反间者又五间之本,事之要也。故当在厚待。

  ○梅尧臣曰:五间之始,皆因缘于反间,故当厚遇之。

  ○张预曰:人主当用五间以知敌情,然五间皆因反间而用,则是反间者,岂可不厚待之耶。】

  昔殷之兴也,伊挚在夏,

  【曹操曰:伊挚,伊尹也。】

  周之兴也,吕牙在殷。

  【曹操曰:吕牙,太公也。

  ○梅尧臣曰:伊尹吕牙,非叛于国也。夏不能任而殷任之,殷不能用而周用之,其成大功者,为民也。

  ○何氏曰:伊吕圣人之耦,岂为人间哉。今孙子引之者,言五间之用,须上智之人,如伊吕之才智者,可以用间。盖重之之辞耳。

  ○张预曰:伊尹,夏臣也,后归于殷。吕望,殷臣也,后归于周。伊吕相汤武,以兵定天下者,顺乎天而应乎人也。非同伯州犁之奔楚,苗贲皇之适晋,狐庸之在吴,士会之居秦也。】

  故惟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此兵之要,三军之所恃而动也。

  【李筌曰:孙子论兵,始于计而终于间者,盖不以攻为主,为将者可不慎之哉。

  ○杜牧曰:不知敌情,军不可动,知敌之情非,间不可,故曰“三军所恃而动。”李靖曰:“夫战之取胜,此岂求于天地,在乎因人以成之。历观古人之用间,其妙非一,卽有间其君者,有间其亲者,有间其贤者,有间其能者,有间其助者,有间其邻好者,有间其左右者,有间其纵横者。故子贡、史廖、陈轸、苏秦、张仪、范睢等,皆凭此而成功也。且间之道有五焉。有因其邑人,使潜伺察而致辞焉。有因其仕子,故泄虚假,令告示焉。有因敌之使,矫其事而返之焉。有审择贤能,使觇彼向背虚实而归说之焉。有佯缓罪戾,微漏我伪情浮计,使亡报之焉。凡此五间,皆须隐秘重之,以赏宻之又宻,始可行焉。若敌有宠嬖,任以腹心者,我当使间遗其珍玩,恣其所欲,顺而旁诱之。敌有重臣失势不满其志者,我则啖以厚利,诡相亲附,采其情实,而致之敌。有亲贵左右,多辞夸诞,好论利害者,我则使间曲情尊奉,厚遗珍寳,揣其所间而反间之。敌若使聘于我,我则稽留其使,令人与之共处,矫致殷勤,伪相亲昵,朝夕慰谕,倍供珍味,观其辞色而察之,仍朝夕令使独与巳伴居,我遣聪耳者潜于复壁中听之,使旣迟违,恐彼恠责,必是窃论心事,我知事,计遣使用之。且夫用间以间人,人亦用间以间巳。巳以宻往,人以宻来,理须独察于心,参会于事,则不失矣。若敌人来欲候我虚实,察我动静,觇知事计,而行其间者,我当佯为不觉,舎止而善饭之,微以我伪言诳事,示以前却期会,则我之所须,为彼之所失者,因其有间而反间之。彼若将我虚以为实,我卽乗之而得志矣。夫水所以能济舟,亦有因水而覆没者。间所以能成功,亦有凭间而倾败者。若束髪事主,当朝正色,忠以尽节,信以竭诚,不诡伏以自容,不权宜以为利,虽有善间,其可用乎?”

  ○陈皥曰:晋伯州犁奔楚,楚苗贲皇奔晋,及晋楚合战于陵,苗贲皇在晋侯之侧,伯州犁侍于楚王,二人各言旧国长短之情,然则晋所以胜楚者,楚所以败者,其故何也?二子则有优劣也。是知用间之道,间敌之情,得不愼择其人,深究其说也?故上文云:“非圣智,莫能用间者。”夫圣智知人,人卽附之,贤者受知,则戮力为効。非圣非智,必猜必忌,公道不启,仁义不施,则义士贤人,因而衔愤。此将上天不佑。幽有鬼神,设无人事之变,恐有阴诛之祸。岂上智之士为其用哉?故上文云:“非仁义,莫能使间。”然则汤武之圣,伊吕宜用,伊吕获用,事宜必济。圣贤一会,交泰时乗,道合乾坤,功格寰宇。当其耕夫于畎畆,钓叟于渭濵,知我者,谁能无念也。

  ○贾林曰:军无五间,如人之无耳目也。

  ○王晳曰:未知敌情者,不可动也。

  ○张预曰:用师之本,在知敌情。故曰:“此兵之要也。”未知敌情,则军不可举。故曰:“三军所恃而动也。”然处十三篇之末者,盖用非兵之常也。若计战攻形势虚实之类,兵动则用之,至于火攻与间,则有时而为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