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 序跋集萃

复雅歌词序

序跋集萃 佚名 769 2022-11-06 11:12

  

  

   (鱼同)阳居士

   孟子尝谓:“今之乐犹古之乐。”论者以为:今之乐,郑、卫之音也,乌可与《韶》、《夏》、《濩》、《武》比哉?孟子之言,不得无过!此说非也。《诗》三百五篇,商、周之歌词也,其言止乎礼义,圣人删取以为经。周衰,郑、卫之音作,诗之声律废矣。汉 兴,制氏犹传其铿锵。至元、成间,倡乐大盛,贵戚、五侯、定 陵、高平外戚之家,淫侈过度,至与人主争女乐,而制氏所传,遂 泯绝无闻矣。《文选》所载乐府诗,《晋志》所载《砀石》等篇,古 乐府所载其名三百,秦汉以下之歌词也。其源出于郑、卫,盖一 时文人有所感发,随世俗容态而有所作也。’其意趣格力,犹以近 古而高健。更五胡之乱,北方分裂,元魏、高齐、宇文氏之国,咸 以戎狄强种,雄据中夏,故其讴谣,淆糅华夷,焦杀急促,鄙俚 俗下,无复节奏,而古乐府之声律不传。周武帝时,龟兹琵琶工 苏祗婆者,始言七均;牛洪、郑译因而演之,八十四调,始见萌 芽。唐张文收、祖孝孙讨论郊庙之歌,其数于是乎大备。迄于开 元、天宝间,君臣相与为淫乐,而明宗犹溺于夷音;天下薰然成 俗。于是才士始依乐工拍但之声,被之以辞,句之长短,各随曲 度,而愈失古之“声依永”之理也。温、李之徒,率然抒一时情 致,流为淫艳猥亵不可闻之语。吾宋之兴,宗工巨儒,文力妙天 下者,犹祖其遗风,荡而不知所止。脱于芒端,而四方传唱,敏 若风雨,人人歆艳咀味,尊于朋游尊俎之间,以是为相乐也。其 韫骚雅之趣者,百一二而已。以古推今,更千数百岁,其声律亦 必亡无疑。属靖康之变,天下不闻和乐之音者,一十有六年。绍 兴壬戌。诞敷诏音,弛天下乐禁。黎民欢(扌卞),始知有生之快。讴 歌载道,遂为化国。由是知孟子以“今乐犹古乐”之言,不妄矣。 (祝穆《新编古今事文类聚》续集卷二十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