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才子佳人 燕子笺

第七回 机关泄漏梅香口 丑态翻成皂隶言

燕子笺 澹园 3000 2020-10-15 09:24

  话说郦尚书、鲍氏夫人,忽见飞云小姐茶饭懒进,只是要睡,面貌瘦损,十分放心不下。因传院子过来,吩咐道:“小姐身上不自在,快去请位医生来看看。”院子禀道:“”老爷不在衙内,医生不便唤进来。这街上倒有个女科医婆,叫做孟妈妈,人人道他的药灵,不若请他来看。”夫人道,“如此快去请来。”院子闻听,不敢怠慢,走到孟家门首,问声:“有人么?”却说这女医是个驼背,走来问道:“是那个?”院子道:“我是郦老爷府中,请你去看病的。”孟妈道:“如此同去便了。”不多时,进了衙内,见了夫人,说:“老妇叩头。”

  夫人道:“请起。女先生,老身只有一个女儿,这几日有些小恙,烦你诊看,调理好了,重重相谢。”孟妈道:“夫人,女科是我的本行,自然用心的。”夫人道:“梅香,你可领他进去。”夫人遂后跟来,问道:“女孩儿,你今日身子好些么?”

  小姐道:“不见得。无别样症候,只是再打不起精神来。”孟妈近前说:“小姐,恕不见礼罢!待我来看看脉息,好用药。”

  诊脉一会,说道:“小姐,你虚怯怯的,最怕当风,午后就要浑身发热,是患怔仲病症。”小姐道:“都说得对玻”孟妈道:“我从十七八岁看病起,到如今,那有认错了病症的。这病容易治,待我撮药一服,就要好的。”梅香问道:“此剂药是什么引子?我好去煎。”孟妈道:“姜三片,枣二枚,煎至八分,还请老夫人亲去熬方好。”夫人道:“如此你且略坐坐,待我看人煎好了,劳你亲送小姐吃下方好!”孟妈道:“这个使得。”夫人抽身往前去了。孟妈扯着梅香,往背地说道:“梅香姐,我问你,我看小姐脉息,有思郁在里面,像是伤春玻你实对老娘说,是怎么起得?”梅香道:“实不瞒妈妈说,小姐一向是极重端的,再没有一思儿胡思乱想。只为前日裱轴观音像,供奉供奉,不想裱背铺里错发了一轴画来。”孟妈道:“敢是错了吃恼么?”梅香道:“却不恼,到是好笑。”孟妈道:“怎么好笑?”梅香道:那晓得错来的是轴春容画,上面的一个女娘,与俺小姐相貌一个印板儿印的不差。那女娘身边,又画一个如花似玉的郎君,生得标致。我小姐看了,像是心上就有几分想着那人儿一般,偶然把这节事情,在笺上题一首词,又古怪得紧。”孟妈道:“怎么又古怪?”梅香道:“刚刚住了笔,却被梁上燕子飞下,衔将去了。故此,从那日起,小姐心上,只是这等恹恹答答的。”孟妈道:“梅香姐,你这些都是鬼话,哄你老娘不得。从来那里有个不见面害相思的?我不信。”梅香道:“真话与你说倒不信,你看小姐睡熟了,我悄悄取那画与你看,便分明了。”孟妈道:“你可取来,取来!”

  梅香取到。孟妈展开一看,惊讶道:“原来果有此事!只是我也像认得这个女娘,一时想不起来。”又偷将小姐对看,说道:“实是像小姐不过。”梅香道:“妈妈,我不识字,小姐说还有作画的人名姓在上。”孟妈道:我为写药方引子,粗粗认得几个字,待我看来。”遂看遂念道:“茂陵霍都梁写赠云娘妆次。真个有名姓。这桩事也奇不过了,所以他便这等胡思乱想,害出这伤春病了,只是这不见面的相思,到底感得轻松,也不难治。你且收了画去,怕老夫人出来看见不便。”正说话间,夫人随人把了药来,命小姐吃完了,吩咐梅香:“打发小姐睡睡方好。”忽报老爷回衙了。夫人迎着道:“相公回来了。”

  郦尚书道:“夫人,女孩好些么?”夫人道:“适才接此位女医来看,说不妨事的了,药吃方才睡了。”孟妈上前叩头。尚书道:“有劳你了,小姐的病不干碍么?”孟妈道:“小姐的病,是略伤了风,心上也有些烦郁,只消用一两服药,就平安了。”尚书道:“如此却好。夫人,女儿病尚未好,下官又奉命知今科贡奉,即刻便要入常这女医可赏他一两银子,以后要药,差人去龋为帖回避关防,你不便进来。小姐好时,待我出场后,重重相谢。”孟妈答应,拜谢而去。院子来禀,巡绰官俱在外厢伺候。郦尚书道:“下官就要入场,夫人请道内去罢。”然后走到外庭,叫巡绰官过来:“我有关防告示一道,可即行刻出印了,遍处张挂,不可迟慢。”巡绰应声去了。众役禀道:“请老爷起行。”院子道:“送老爷。”尚书吩咐院子:“你年纪老成,衙中一切,着实要严紧,进去罢。”院子说:“晓得。”众役随着一拥而去。

  却说监试官早到贡院,吩咐巡绰官掌号开门,应试举子务要搜捡明白,鱼贯而入,点名各归号房,不许挨越。巡绰官遵谕。只听辕门吹打起来,进了院门,巡军上来排列两旁。那些儒生们也有老的,也有少的,挨名答应。巡官喊道:“仔细收。”众军齐道:“搜检无弊。”或归东号房,或进西号房,还剩一位无号。巡绰说:“坐满了怎么处?也罢,到这边席号坐罢。禀老爷,点名搜检已毕,请封条封门。”遂将门封完。监试官道:“可喜今科规矩严明,一毫无弊,天气又且清爽,可为大典庆贺。今日起早了,不免进去歇息歇息,到明朝好来放关便了。”到了次日晚间,只见众人各执高灯,来接进场相公的。

  说道:“伙计们,今年规矩森严,莫挤近栅栏边去,大家远远站立,等候各人家相公出来,上前迎罢。”正说话间,又见一个执板皂隶走来,说道:“今年规矩严得很,你们赶闲人不许挨近栅栏,但有举子们出来,清清楚楚放出。凡有挤者,着实打去。”听得内打云板三声,吆喝开门,外巡官道:“内里打点,放头牌出来了。”皂隶道:“你们众人站开些,待相公们好走。”众人向里张望,出来一位老相公,被人背去,又有一个平头来接霍生的,望见霍生出场,说道:“相公,定是得意的了。”忙把笔砚接过,跟随而去。又有个姚店主,说道:“鲜于相公进场去,怎么日色老高,老汉在家中吃过早饭了,还未见出来?放心不下,不免向贡院前看看,是怎么说呀。此是贡院门首,还封在那里。”听那皂隶嚷道:“悔气,悔气!这些相公,不知是果真有本事的,在里面着实鏖战;又不知是墨水干了,一点儿榨不出。遭他家娘的瘟!要我们辛辛苦苦在此伺候。平日惯赌惯嫖,噇你娘的道!”姚店主道:“咳!你听这些人埋怨话头,就像晓得鲜于相公平日行径的。”忽听院里一片声叫抢卷,打云板开门。皂隶道:“谢天谢地!好了,出来了!”店主见鲜于相公出来,迎着道:“小人在此接常”鲜于佶道:“好辛苦。”皂隶向前道:“我问你,你这样辛苦,就在家里自在自在,休来现世也罢了。为你一个,苦了我们守到如今。我看这付嘴脸,也不像是个发迹的。”鲜于佶反戏说道:“下次再不敢如此,再若如此,但凭,但凭”回身与店主回家。路上说道:“那里说起,里边文字做得簇锦般,这是想得动了火,牙齿忽然疼起来。哎哟,恨不得要死,只得慢慢的誊写,故弄到此时出来,难怪这些狗头说话。”遂进店中,姚主人道:“相公,请用些饭,将息将息,小人也要去安歇。”

  鲜生道:“有劳了!请自便罢。”店主告辞去了。鲜生回身笑道:“鲜于佶,鲜于佶!我问你:这是怎么说?活现世,受了许多辛辛苦苦、劳劳碌碌,三年出场一番,走到场里面,一个字儿写不出,倒反被那些狗头如此作践,不是观场,倒是来受罪了。且坐下,把这些酒饭消缴在肚子里,也是我老鲜走科场一遭。”吃完了,即又道:“想场中做文字时,心上慌得紧,不知写了那套嫖经,那一宗酒帐,鬼画符一般。若要中,除非是乌纱满天,像那乌鹊飞,我把这头往上一撞,撞着了,才使得,不然一生一世,也只是这样糟骨头,如今说不着,断断要去与老臧商量做那法儿了。”且先到霍秀夫他那里去走一遭,问他什么字号便了。正是:

  且从河汉旁边路,偷取天孙织锦囊。

  毕竟怎样偷换字号,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