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绣鞋记

第九回 黄显国求谋不遂

绣鞋记 乌有先生 2920 2022-09-28 08:25

  

  

  富贵贫穷境不常,从来报应怪昭彰。

  小人大抵穷斯滥,计就贪夫杞愿偿。

  话说荫芝正在独酌间,鹩举忽然步到亲家,二人相见,礼毕,叶爷便把拜见岳母之事叙了一番。鹩举答道 :“虽乃泰水 见容,但不知泰山如何?”荫芝曰 :“前日弟往张府,岳母决 意要请木公回来相见。弟恐他含怒在心,见面倘有言语斥辱,那时间叫我怎能下台。故此托言有事,迟日再见。谚云:丑媳妇必须见家翁。究竟作何区处?伏望高明指教。鹩举道 :“此 事看来甚是贾虑,依我愚见,不若相恳倪新棠先容作合,将情转达木公,看其光景若何,再定行止,安自辱焉。”荫芝道:

  “亲家高见不差,待我明日向新棠一一说知,请他传达。”言 还未了,家童排膳上来,亲家二人细斟慢酌,餐毕,鹩举告别回家。次日,荫芝即到倪府拜候,钦式迎入,叙了几句寒温。

  荫芝笑道 :“小弟今日到来,特恳吾兄作和事老人,未知可否 见允?”新棠云 :“有何原委?乞为明以告我。”荫芝即将趋 谒张府,如此这般,一一尽述。新棠笑答 :“辱承台谕,岂敢 有违,但木公平日执性,弟虽忝在葭莩,亦难必其心意如何?

  可否有济,尚属未定。荫芝道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费 清心,弟当深为铭感。”言罢,深深一揖,告别回归。按下不表。

  且说木公因凤姐之事,时常抱恨在心,适值荫芝叩谒到家,张奶欲其翁婿叙会,以释前嫌,岂知更触其怒。连日以来,闷闷不乐。一日清明无事,思想与钦式细谈衷曲以解愁怀,遂即穿衣前往。到了门前,家人通报,新棠快快相迎,步入书房,礼毕,坐下。新棠说 :“违教多时,未获趋候,迩来福祉繁禧,谅必更添佳胜也。”木公答道 :“托庇平宁,差堪自慰,近缘 俗事索怀,寸衷殊觉耿耿。”新棠曰 :“请道其详。”木公叹 了一声:“家丑不出外传,足下非比别人,不妨与你说知。只因亚凤这个贱人,做了伤风败俗之事,决尽西江之水,难洗面上羞渐。这乃到也罢了,昨日叶荫芝公然到家要联姻眷,拙荆女流不如高下,不独与他接见,并且劝我相从。真个令吾几乎气杀!”新棠乘机进说,叫句 :“老表台!此事难怪你气,但 书云: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由来如此。兄亦何妨稍为原谅?弟想叶主事亦是读书明理之人,实因情之所累,以致德行有亏。他今知前事差失,故此悔厥于终,过府负荆请罪,系出诚心,并非假意。况伊身隶户部,名重当时,作为门下东床亦属无忝。更有一说:才子佳人,风流孽障,自古有之,指不胜屈。伏祈推原见恕,不必屏诸门外,非惟主事之幸,亦公之幸也。”木公听了这番话,自忖于心,细绎新棠之言,似属可采。开声说道 :“蒙足下关切,本当从命,无奈目下谗口嗷 嗷,断难曲为将就。且俟烦言寝息,再行姻属联禧。”彼此叙谈已久,告辞归去。按下不题。

  且说莞邑有一姓黄名成通者,家资馀裕,万顷粮(良)田,丰衣足食,不事经营,为人纯朴,举止端方。娶妻陈氏,事姑能全孝道,事夫亦属无违。夫妇两人颇称相得。成通有一氏子名唤显国,其人不务正业,终日浪荡花酒,将自己名下所分财产倾败净尽,并无家室,投于道院,带发修行,屡向成通挪移,不胜其数。一日穷极无聊,又欲向侄儿打算主意,立定穿起道服,摇摇摆摆竟往成通家去。成通一见,起身迎接。口称: “叔父,许久不见到来,有何事务?想必近日斋醮甚多,以致抽身不暇。”吩咐家童进茶,饮毕。显国叫声 :“侄儿,我今日 到来,非为别事,只因醮务急需,特为与你商酌。”成通道:

  “叔父所需银两若干?”显国答曰:“非百两不能,务望贤侄 鼎力相帮,容俟如数奉还,千祈勿却。”成通道:“自家叔侄,何用偿还。但些微之数,侄可勉力为之。若百两之多,只怕不能从命。所为本年荒旱,田土歉少收成,现在日给尚且不敷,怎能代人措办?伏为叔父原谅。”显国说 :“目下万分紧迫, 务祈为我通融,叔侄之情,在此一举,幸毋却我。”成通答说:

  “实难为力,请叔父与母亲商量,或可设法,也未可定。”

  显国点头称是。步入堂中,吩咐丫环快请安人出来,可说叔爷有话商议。叶氏闻请,步出堂来,显国一见,上前稽手,叫声:

  “大嫂。”安人早已知道他的来意,强作笑容,问道 :“叔 叔有何贵干到此?”显国便将借银之事一一说上,叶氏听罢:

  “叔叔有所不知,今岁荒歉唯堪,现在家中不能糊口,焉能代 为设法?实属无计可施,望叔叔向别处打算,纵有三文二字,也要留为自用了。方命之罪,乞为见宥。”显国听见嫂嫂叶氏之言,心中气忿,不辞而走。一路行来,怒骂叶氏这个狗妇,成通那个畜生,真乃为富不仁,一本之亲,尚且不能挪借,何况别人,更难启齿,此仇必报。不如设计将他陷害,我想主事叶荫芝老爷现在回家,他是有财有势之人,定必才高志广,求他设立一计,找些入路,以泄心中之忿,多少是好。想罢一番,疾忙行抵叶府。片时之间,身已来到,轻轻将扇扣户门,役喝问谁人到此。”显国微微笑答,叫声 :“门上大哥,老爷是否 在家?敢烦与我通报,便说邻乡黄显国道人求见。” 门公见其 言语柔顺,说声 :“道长,你在此稍待片时,等我报与老爷知 晓。”转身步入堂中,声叫 :“老爷在上,外面有一道人,据 说邻乡黄姓名显国,特来拜候,有话商酌。”叶荫芝听说,吩咐:“请进书房相会。”门公传言,显国抠衣而入。二人相见,礼毕,坐下,名烟香茶奉过。荫芝问道 :“兄长到此,有何事 情斟议?”显国答说,口称 :“老爷,贫道到来并无他事,只 因侄儿黄成通家财万贯,衣食充足,颇称巨富。贫道时运不齐,命途多舛,一自分居以来,诸几不顺,千般贸易,百计经营,几年之间,把资财折得干干净净,出于无奈,带发修行,栖身寺观,清茶淡饭,籍资糊口,鹑衣百结,聊以遮身,欲求片刻安宁也亦难得。兹因急需,无从打算,只得央浼侄子挪移,不惟分毫不与,而且恶言臭语,辱骂难当,仔细思量,半筹莫展。

  古道:床头金尽,壮士无颜。人生在世,非钱不行。现在手内空空,正所谓:无钱困杀英雄汉。此话诚不我欺。今我处贱无方,成通如此不仁,特为求教高明,代为设法。俾得奉为指南,不胜感激之至。”荫芝听说,半晌沉吟 :“兄长既系无钱,成 通不肯资助,他做不仁,你亦不义,何必还念叔侄之情?现有一言奉告,是否可行?绕析裁酌。”显国说 :“老爷比做有何 妙计?解我倒悬。古云 :“救急如救火。刻下不啻望切云霓, 倘蒙垂悯,伏乞速行,赐教。”言罢,纷纷泪下。荫芝目睹情伤,暗暗自忖,蓄怨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兄长不须忧虑此事,交我担承。今有一计在此,甚属容易举行,你把侄儿家产、田亩多少数目说与我知,自然有个方法。”显国即将侄儿家产若干、田亩若干历历指出。荫芝听罢,拍掌哈哈大笑 :“此计万 无一失。兄长若需银用,待我借些与你,但有一说,你可写立揭数一张,交于我手,且待异日自然闻他取回,丝毫不能短少,此计你道妙不妙呢?显国闻言,不胜欣悦。荫芝吩咐即取文房四宝上来。问道:“兄长究竟需银若干,始能敷用?”显国答曰:“三百之间,方解目前困乏。”荫芝说道 :“不难,只要 书明揭字,自当如数奉上。显国连忙浓磨香墨,执笔写就揭数一纸,双手递与荫芝仔细看了一遍,并无只字差失,即时开箱取出三百两细丝交与。显国亲手接收,便将揭数存贮。显国把银两收好,立即起身告辞。荫芝相送出门,一拱而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