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百喻经

百喻经卷第二

百喻经 僧伽斯那 4520 2022-09-24 21:58

  

  尊者僧伽斯那撰

  萧齐天竺三藏求那毗地译

  入海取沉水喻贼盗锦绣用裹氀褐喻种熬胡麻子喻水火喻人效王眼瞤喻治鞭疮喻为妇贸鼻喻贫人烧粗褐衣喻牧羊人喻雇借瓦师喻估客偷金喻斫树取果喻送美水喻宝箧镜喻破五通仙眼喻杀群牛喻饮木筒水喻见他人涂舍喻治秃喻毗舍阇鬼喻

  (二二)入海取沉水喻

  昔有长者子。入海取沉水积有年载。方得一车持来归家。诣市卖之以其贵故卒无买者。经历多日不能得售。心生疲厌以为苦恼。见人卖炭时得速售。便生念言。不如烧之作炭可得速售。即烧为炭诣市卖之。不得半车炭之价直。世间愚人亦复如是。无量方便勤行精进仰求佛果。以其难得便生退心。不如发心求声闻果速断生死作阿罗汉。

  (二三)贼偷锦绣用裹氀褐喻

  昔有贼人入富家舍。偷得锦绣即持用裹故弊氀褐种种财物。为智人所笑。世间愚人亦复如是。既有信心入佛法中修行善法及诸功德。以贪利故破于清净戒及诸功德。为世所笑亦复如是。

  

  昔有愚人。生食胡麻子以为不美。熬而食之为美。便生念言。不如熬而种之后得美者。便熬而种永无生理。世人亦尔。以菩萨旷劫修行因难行苦行以为不乐。便作念言。不如作阿罗汉速断生死其功甚易。后欲求佛果终不可得。如彼燋种无复生理。世间愚人亦复如是。

  (二五)水火喻

  昔有一人事须火用及以冷水。即便宿火以澡灌盛水置于火上。后欲取火而火都灭。欲取冷水而水复热。火及冷水二事俱失。世间之人亦复如是。入佛法中出家求道。既得出家还复念其妻子眷属。世间之事五欲之乐。由是之故失其功德之火持戒之水。念欲之人亦复如是。

  (二六)人效王眼瞤喻

  昔有一人。欲得王意。问余人言云何得之。有人语言。若欲得王意者。王之形相汝当效之。此人即便后至王所。见王眼瞤便效王瞤。王问之言。汝为病耶。为著风耶。何以眼瞤。其人答王。我不病眼。亦不著风。欲得王意。见王眼瞤故效王也。王闻是语即大嗔恚。即便使人种种加害摈令出国。世人亦尔。于佛法王欲得亲近。求其善法以自增长。既得亲近。不解如来法王为众生故种种方便现其阙短。或闻其法见有字句不正。便生讥毁。效其不是。由是之故。于佛法中永失其善堕于三恶。如彼效王。亦复如是。

  (二七)治鞭疮喻

  昔有一人。为王所鞭。既被鞭已。以马屎拊之欲令速差。有愚人见之心生欢喜。便作是言。我决得是治疮方法。即便归家语其儿言。汝鞭我背。我得好法今欲试之。儿为鞭背以马屎拊之以为善巧。世人亦尔。闻有人言修不净观。即得除去五阴身疮。便作是言。我欲观于女色及以五欲。未见不净。返为女色之所惑乱。流转生死堕于地狱。世间愚人亦复如是。

  (二八)为妇贸鼻喻

  昔有一人。其妇端正唯其鼻丑。其人出外见他妇女面貌端正其鼻甚好。便作念言。我今宁可截取其鼻著我妇面上不亦好乎。即截他妇鼻持来归家急唤其妇。汝速出来与汝好鼻。其妇出来即割其鼻。寻以他鼻著妇面上。既不相著复失其鼻。唐使其妇受大苦痛。世间愚人亦复如是。闻他宿旧沙门婆罗门有大名德而为世人之所恭敬得大利养。便作是念言。我今与彼便为不异。虚自假称。妄言有德。既失其利。复伤其行。如截他鼻徒自伤损。世间愚人亦复如是。

  (二九)贫人烧粗褐衣喻

  昔有一人。贫穷困乏。与他客作得粗褐衣而被著之。有人见之而语之言。汝种姓端正贵人之子。云何著此粗弊衣褐。我今教汝当使汝得上妙衣服。当随我语终不欺汝。贫人欢喜敬从其言。其人即便在前然火。语贫人言。今可脱此粗褐衣著于火中。于此烧处当使汝得上妙钦服。贫人即便脱著火中。既烧之后于此火处求觅钦服都无所得。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从过去身修诸善法得此人身。应当保护进德修业。乃为外道邪恶妖女之所欺诳。汝今当信我语修诸苦行。投岩赴火舍是身已。当生梵天长受快乐。便用其语即舍身命。身死之后堕于地狱备受诸苦。既失人身空无所获。如彼贫人亦复如是。

  (三○)牧羊人喻

  昔有一人。巧于牧羊其羊滋多。乃有千万极大悭贪不肯外用。时有一人善于巧诈。便作方便往共亲友而语之言。我今共汝极成亲爱。便为一体更无有异。我知彼家有一好女。当为汝求可用为妇。牧羊之人闻之欢喜。便大与羊及诸财物。其人复言汝妇今日已生一子。牧羊之人未见于妇。闻其已生心大欢喜重与彼物。其人后复而语之言。汝儿生已今死矣。牧羊之人闻此人语。便大啼泣嘘欷不已。世间之人亦复如是。既修多闻为其名利秘惜其法。不肯为人教化演说。为此漏身之所诳惑妄期世乐。如己妻息为其所欺。丧失善法。后失身命并及财物。便大悲泣生其忧苦。如彼牧羊之人亦复如是。

  (三一)雇借瓦师喻

  昔有婆罗门师。欲作大会语弟子言。我须瓦器以供会用。汝可为我雇借瓦师诣市觅之。时彼弟子往瓦师家。时有一人。驴负瓦器至市欲卖。须臾之间驴尽破之。还来家中啼哭懊恼。弟子见已而问之言。何以悲叹懊恼如是。其人答言。我为方便勤苦积年始得成器。诣市欲卖。此弊恶驴。须臾之顷尽破我器。是故懊恼。尔时弟子见闻是已欢喜而言。此驴乃是佳物。久时所作须臾能破。我今当买此驴。瓦师欢喜即便卖与。乘来归家。师问之言。汝何以不得瓦师将来。用是驴为。弟子答言。此驴胜于瓦师。瓦师久时所作瓦器少时能破。时师语言。汝大愚痴无有智慧。此驴今者适可能破。假使百年不能成一。世间之人亦复如是。虽千百年受人供养都无报偿。常为损害。终不为益。背恩之人亦复如是。

  (三二)估客偷金喻

  昔有二估客。共行商贾。一卖真金。其第二者卖兜罗绵。有他买真金者烧而试之。第二估客即便偷他被烧之金。用兜罗绵裹。时金热故烧绵都尽。情事既露二事俱失。如彼外道偷取佛法著己法中。妄称己有。非是佛法。由是之故烧灭外典不行于世。如彼偷金事情都现。亦复如是。

  (三三)斫树取果喻

  昔有国王。有一好树高广极大当生胜果香而甜美。时有一人来至王所。王语之言。此之树上将生美果。汝能食不。即答王言。此树高广虽欲食之何由能得。即便断树望得其果。既无所获徒自劳苦。后还欲竖。树已枯死都无生理。世间之人亦复如是。如来法王有持戒树。能生胜果心生愿乐。欲得果食应当持戒。修诸功德不解方便。返毁其禁如彼伐树。复欲还活都不可得。破戒之人亦复如是。

  (三四)送美水喻

  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村中有好美水。王敕村人。常使日日送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移避远此村去。时彼村主语诸人言。汝等莫去。我当为汝白王改五由旬作三由旬。使汝得近往来不疲。即往白王。王为改之作三由旬。众人闻已便大欢喜。有人语言。此故是本五由旬更无有异。虽闻此言信王语故终不肯舍。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修行正法度于五道向涅槃城。心生厌惓。便欲舍离。顿驾生死不能复进。如来法王有大方便。于一乘法分别说三。小乘之人闻之欢喜以为易行。修善进德求度生死。后闻人说无有三乘。故是一道。以信佛语终不肯舍。如彼村人亦复如是。

  (三五)宝箧镜喻

  昔有一人。贫穷困乏。多负人债无以可偿。即便逃避至空旷处。值箧满中珍宝。有一明镜著珍宝上以盖覆之。贫人见已。心大欢喜。即便发之见镜中人。便生惊怖。叉手语言。我谓空箧都无所有。不知有君在此箧中。莫见嗔也。凡夫之人亦复如是。为无量烦恼之所穷困。而为生死魔王债主之所缠著。欲避生死入佛法中修行善法作诸功德。如值宝箧。为身见镜之所惑乱。妄见有我。即便封著。谓是真实。于是堕落失诸功德禅定道品无漏诸善三乘道果一切都失。如彼愚人弃于宝箧。著我见者亦复如是。

  (三六)破五通仙眼喻

  昔有一人。入山学道得五通仙。天眼彻视能见地中一切伏藏种种珍宝。国王闻之。心大欢喜便语臣言。云何得使此人常在我国不余处去。使我藏中得多珍宝。有一愚臣辄便往至。挑仙人双眼持来白王。臣以挑眼更不得去常住是国。王语臣言。所以贪得仙人住者。能见地中一切伏藏。汝今毁眼何所复任。世间之人亦复如是。见他头陀苦行山林旷野冢间树下。修四意止及不净观。便强将来于其家中种种供养。毁他善法使道果不成。丧其道眼已失其利空无所获。如彼愚臣唐毁他目也。

  (三七)杀群牛喻

  昔有一人。有二百五十头牛。常驱逐水草随时喂食。时有一虎啖食一牛。尔时牛主即作念言。已失一牛俱不全足。用是牛为。即便驱至深坑高岸。排著坑底尽皆杀之。凡夫愚人亦复如是。受持如来具足之戒。若犯一戒不生惭愧清净忏悔。便作念言。我已破一戒。既不具足。何用持为。一切都破无一在者。如彼愚人尽杀群牛无一在者。

  (三八)饮木筒水喻

  昔有一人。行来渴乏见木筒中有清净流水。就而饮之。饮水已足即便举手语木筒言。我已饮竟。水莫复来。虽作是语水流如故。便嗔恚言我已饮竟。语汝莫来。何以故来。有人见之言。汝大愚痴无有智慧。汝何以不去。语言莫来即为挽却牵余处去。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为生死渴爱。饮五欲碱水。既为五欲之所疲厌。如彼饮足。便作是言。汝色声香味莫复更来使我见也。然此五欲相续不断。既见之已便复嗔恚。语汝速灭莫复更生。何以故来使我见之。时有智人而语之言。汝欲得离者当摄汝六情闭其心意。妄想不生便得解脱。何必不见欲使不生如彼饮水愚人等无有异。

  (三九)见他人涂舍喻

  昔有一人。往至他舍。见他屋舍墙壁涂治。其地平正清净甚好。便问之言。用何和涂得如是好。主人答言。用稻谷[麩-夫+戈]水浸令熟和泥涂壁故得如是。愚人即便而作念言。若纯以稻[麩-夫+戈]不如合稻而用作之。壁可白净泥始平好。便用稻谷和泥用涂其壁望得平正。返更高下。壁都劈裂。虚弃稻谷都无利益。不如惠施可得功德。凡夫之人亦复如是。闻圣人说法修行诸善。舍此身已可得生天及以解脱。便自杀身望得生天及以解脱。徒自虚丧空无所获。如彼愚人。

  (四○)治秃喻

  昔有一人。头上无毛。冬则大寒夏则患热。兼为蚊虻之所唼食。昼夜受恼。甚以为苦。有一医师多诸方术。时彼秃人往至其所语其医言。唯愿大师为我治之。时彼医师亦复头秃。即便脱帽示之而语之言。我亦患之以为痛苦。若令我治能得差者。应先自治以除其患。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为生老病死之所侵恼。欲求长生不死之处。闻有沙门婆罗门等世之良医善疗众患。便往其所而语之言。唯愿为我除此无常生死之患。常处安乐长存不变。时婆罗门等即便报言。我亦患此无常生老病死。种种求觅长存之处终不能得。今我若能使汝得者。我亦应先自得。令汝亦得。如彼患秃之人徒自疲劳不能得差。

  (四一)毗舍阇鬼喻

  昔有二毗舍阇鬼。共有一箧一杖一屐。二鬼共诤各各欲得。二鬼纷纭竟日不能使平。时有一人来见之已而问之言。此箧杖屐有何奇异。汝等共诤嗔忿乃尔。二鬼答言。我此箧者。能出一切衣服饮食床褥卧具资生之物。尽从中出。执此杖者。怨敌归服无敢与诤。著此屐者。能令人飞行无挂碍。此人闻已即语鬼言。汝等小远我当为尔平等分之。鬼闻其语。寻即远避。此人即时抱箧捉杖蹑屐而飞。二鬼愕然竟无所得。人语鬼言。尔等所诤我已得去。今使尔等更无所诤。毗舍阇者喻于众魔及以外道。布施如箧。人天五道资用之具皆从中出。禅定如杖。消伏魔怨烦恼之贼。持戒如屐。必升人天。诸魔外道诤箧者喻于有漏中强求果报。空无所得。若能修行善行及以布施持戒禅定。便得离苦获得道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