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天女散花

第十回 悟空怒打毒蛇精 三藏设法驱妖魔

天女散花 不题撰人 2213 2022-08-12 15:19

  

  话说唐僧批评猪悟能出言不当,猪悟能只得哑口无言。当下众神仙又向前行,未几走到一方田边,看见一条毒蛇盘住一只田鸡欲行吞吸。那田鸡只是“叽哇”哀叫,真是性命就在顷刻之间,可那蛇还是毫不放松。孙悟空看见,怒不能遏,连忙在耳内取出金箍棒,念了几句咒语,那棒忽然长大。孙悟空持着金箍棒,赶至毒蛇面前用力一打,刚巧打在那毒蛇头上,立时那蛇头碎断,田鸡趁此跳出,始得保存性命。那田鸡知孙悟空是个恩人,孙悟空打过之后即要转身上路,那田鸡随在后面叫送几步,似乎感恩的样子。众神仙见田鸡尚知人事,亦甚感叹,当下仍向前行。

   少时天色傍晚,天女欲要安歇,又无所可归,正在寻觅住处,忽见前面隐隐有一座小村庄。孙悟空道:“前面既有村庄,莫如再行几步,可向人家借宿,岂不好么?”当下众神仙依允。随即一同来至村上,定睛一看,拣了一家高门大屋,孙悟空便上前叩门。里面一门公开门一看,唬得复将门紧闭不开。孙悟空不知其意,仍然敲叩。唐僧在旁道:“徒儿不知那人的意思,他因见你这副形容,不敢笑话,更不敢放入,故复闭不开。你且立在旁后,待我上前复行敲叩。”唐僧即上前,申明情形来历,门公方肯复开了门,便请唐僧、天女等进内谈话。当下众神仙一同入内。

   那门公在前引路,先禀告主翁吉祥生,人皆称他吉员外。接待坐下,问天女、唐僧等来的意旨,去的方针。唐僧便告其天女散花之事。那吉员外颇为感佩。主宾正在谈话之间,忽然后面出来一个丫环,走近吉员外身前禀道:“后面太太请员外谈话。”那吉员外闻言,便向天女说道:“诸位请坐片时,老汉去了就来。”天女、唐僧等皆同声说道:“员外请便。”

   那吉员外慌忙随着丫环走进上房,忙问夫人有何言语。夫人道:“只因小姐被那妖精日夜缠绊,如今骨瘦如柴,连日延医服药毫无效果。此时将晚,那妖又来了。闻得小姐连声求免,那妖不听,可怜小姐不久于人世了。”吉员外道:“这事且慢料理。此时大厅上有新来的过客到此借宿,不能慢待远方之客。”说着,慌忙又往大厅来了,仍与一众神仙谈论世情。

   吉员外虽然表面热情待客,心中不由发生愁肠,所以面目之形容,即有优态现出。天女、唐僧等看见吉员外如此形容,便问道:“方才员外到里面去,出来似乎增了一番心思的样子。可说与我等知晓,或可代为解忧除闷。”员外自思把小姐被妖缠之事告诉外客,觉得羞惭,因此不肯说出,只答道:“并没有什么事情。不过家情琐碎,皆凭老汉一人理值;又无子嗣,只生一女,因此常有皱眉之像。”天女等闻这样说项,也不深追。员外又命人摆上晚饭。天女等皆辞而不食,声言早已吃过。员外又命人打扫房间,安排床铺。天女等均入房安歇。

   睡到半夜,忽闻隔壁房内有人言语。原来天女等所宿之房,系在书房左边,那吉员外因欲清静,独卧于书房。到了半夜,夫人因小姐被妖缠情急,连夜奔来告诉员外道:“老爷呀,我在后面闻得小姐拒绝妖精,那妖精不依,仍然缠污,我实在惨不忍闻。老爷可到里面去听听!”那员外说道:“我去听也是无益,只好听天由命。我岂能捉妖除害么?”老夫妇二人说了几句悲叹的话,即互相啼哭不已。此时天女、唐僧、孙悟空、猪悟能等听得清楚。孙、猪两位忠勇之心勃然而起,当下即要赶至上房捉妖,被唐僧劝阻道;“两位徒儿不必心急,凡事须三思而行。倘慌忙进去,将妖惊走,反而不绝后患,还是无益的。你二人可前去暗探一番,再为设计施行。”孙悟空依师父之言,即变成一只老鼠,猪悟能亦变了一只老鼠,二人同到上房,入于小姐房中。四面一看,见有一个白面少年睡在小姐床上,与小姐同枕共衿。小姐仍然推却求免,那少年笑言相对。孙悟空即爬到床栏杆上,向小姐细细一看,果然面黄肌瘦,音弱体虚;又将那妖精细视一周,当即转身回到前面房内,具情告诉唐僧、天女等。

   唐僧闻得此种情形,即屈指一算,知道那妖精乃屋后竹园中平土三尺有何首乌一具,生于土内有五百年之久,故能变成人形盗取女子元精,积炼成丹。如今连这小姐,共缠死一百零八个女子。当下孙、猪等均知此情。天女道:“既是何首乌变人,我们可设法提获,以除后患,救护小姐之性命,可谓一举两得。”唐僧道:“这又何难,孙徒儿可变成小姐模样,代替小姐,与妖同眠。待妖酣睡之时,尔可将他口中之精珠盗食腹中,那妖性命必难保存,尔可增了五百年之道法。然后再以仙丹度救小姐,恢复原有之精壮,岂不妙哉?”当下孙悟空听了,甚为得意,惟有猪悟能听了,不甚悦意,说道:“师父,这方法但于师兄方面有益,惟有辜负我了!”唐僧道:“他盗食(口)精珠,你生妒忌?待事成之后,再将何首乌的原身挖出,以火偎腐,完全吞下,亦不亚于食那精珠!”猪悟能听了,甚是欢喜。

   唐僧即命孙悟空:“去请出员外来。”孙悟空依言将员外请至,唐僧即以设法除妖救护小姐的话说了一遍。吉员外得知此言,极其欢喜,拱手称谢。唐僧道:“员外不必谦套,今晚可请小姐另改一处安眠,将小姐所卧之房另派人坐待妖精,自有妙法对付。员外只管放心,赶紧到里面收拾布置去罢。”那员外欣然去了。这且慢表。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