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 文论文评 典论

典论一卷

典论 曹丕 6683 2022-08-10 14:28

  

  魏文帝撰清沈阳孙冯翼辑

  论文典论逸篇惟此为全篇。故以弁于卷首。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夫人善于自见。而文非一体。鲜能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里语曰。家有獘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见之患也。今之文人。鲁国孔融文举。广陵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瑀元瑜、汝南应玚德琏。东平刘桢公干。斯七子者。于学无所遗。于辞无所假。咸以自骋骥騄于千里仰齐足而并驰。以此相服。亦良难矣。盖君子审己以度人。故能免于斯累。而作论文。王粲长于辞赋。徐干时有齐气。然粲之匹也。如粲之初征、登楼、槐赋、征思。干之元猿、漏卮、员扇、橘赋。虽张蔡不过也。然于他文。未能称是。琳瑀之章表书记。今之隽也。应玚和而不壮。刘桢壮而不密。孔融体气高妙。有过人者。然不能持论。理不胜词。至于杂以嘲戏。及其所善。杨班俦也。常人贵远贱近。向声背实。又患闇于自见。谓己为贤。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惟通才能备其体。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譬诸音乐。曲度虽均。节奏同检。至于引气不齐。巧拙有素。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显而制礼。不。以隐约而弗务。不以康乐而加思。夫然。则古人贱尺璧而重寸阴。惧乎时之过已。而人多不强力。贫贱则慑于饥寒。富贵则流于逸乐。遂营目前之务。而遗千载之功。日月逝于上。体貌衰于下。忽然与万物迁化。斯志士之大痛也。融等已逝。惟干着论成一家言。昭明文选卷五十二。

  按昔人引典论以博物志时代最居前。今以昭明所引全篇用弁于首。魏志注次之。其他零简依时编录。

  帝自叙曰。初平之元。董卓杀主一作弑帝。鸠后。荡覆王室。是时四海既困中平之政。兼恶卓之凶逆。家家思乱。人人自危。山东牧守。咸以春秋之义。卫人讨州吁于濮。言人人皆得讨贼。于是大兴义兵。名豪大侠。富室强族。飘扬云会。万里相赴。兖豫之师。战于荥阳。河内之甲。军于孟津。卓遂迁大驾。西都长安。而山东大者连郡国。中者婴城邑。小者聚阡陌。以还相吞灭。会黄巾盛于海岱。山寇暴于并冀。乘胜转攻。席卷而南。乡邑望烟而奔。城郭睹尘而溃。百姓死亡暴骨如莽。时余年五岁。上以世方扰乱。教余学射。六岁而知射。又教余骑马。八岁而能骑射矣。以时之多故。一作多难。故每征伐。余尝从。建安初。上南征荆州。至宛。张绣降。旬日而反。亡兄孝廉子修从兄安民遇害。时余年十岁。乘马得脱。夫文武之道。各随时而用。生乎中平之季。长于旅戎之间。是以少好弓马。于今不衰。逐禽辄十里。驰射常百步。日夕体倦。心每不厌。建安十年。始定冀州。濊貊献良弓。燕岱献名马。时岁之暮春。勾芒司节。和风扇物。弓燥手柔。艸浅兽肥。与族兄子丹猎于邺西终日手获獐鹿九、雉兔三十余。后军南征。次曲蠡。尚书令荀彧奉使犒军。见余谈论之末。彧言闻君善左右射。此实难能。余曰。埒有常径。的有常所。虽每发辄中。非至妙也。若夫驰平原。赴丰艸。邀狡兽。截轻禽。使弓不虚弯。所中必洞胸。斯则妙矣。时军祭酒张京在座。顾彧拊手曰善。余又学击剑。阅师多矣。四方之法各异。惟京师为善。桓灵之间。有虎贲王越善斯术。称于京师。河内史阿言昔与越游。具得其法。余从阿学之。甚精熟。尝与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等共饮。宿闻展善有手臂。晓五兵。又称其能空手入白刃。余与论剑良久。谓言将军法非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因求与余对。时酒酣耳热。方食芋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展意不平。求更为之。余言吾法急属难相中面。故齐臂耳。展言愿复一交。余知其欲突以取中也。因伪深进。展果寻前。余却脚鄛。正截其颡。坐中惊视。余还坐笑曰。昔阳庆使淳于意去其故方。更授以秘术。余亦愿邓将军捐弃故伎。更受要道也。一坐尽欢。夫事不可自谓己长。余少晓持复。自谓无对。俗名双戟为坐铁室。镶楯为蔽木户。后从陈国袁敏学。以单攻复。每谓若神。对家不知所出。先日若逢敏于狭路。直决耳。余于他戏弄之。时少所喜。惟弹棋略尽其妙。乃少为之赋。昔京师先工。有马合乡侯东方安世张公子。尝恨不得与彼数子者对。上雅好诗书文籍。虽在军旅。手不释卷。每定省从容。常言人少好学则思专。长则善忘。长大而能勤学者。惟吾与袁伯业耳。余是以少诵诗论。及长而备历五经四部史汉诸子百家之言。靡不毕览。所著书论诗赋凡六十篇。至若智而能愚。勇而知怯。仁以接物。恕以及人。以付后之良史。 魏志武纪注。文纪注。世说巧蓻篇注。史记索隐卷二十六司马相如传注。蓺文类聚卷七十四巧蓺部。卷八十七果部。初学记卷九帝王部。北堂书钞卷三卷十卷十二帝王部。太平御览卷九十三皇王部。卷五百九十二文部。卷七百十服用部。卷七百四十六工艺部。卷九百七十四果部。合录成篇。

  按此自叙似亦篇名。魏志注太平御览二书所引较为完善。意林世说注意林等。则略引数语。北堂书钞引皆单句。今并录之。

  袁谭长而惠。尚少而美。绍妻刘氏爱尚。数称其才。绍亦奇其貌。欲以为后。未显而绍死。绍妻刘性酷妒。绍死。僵尸未殡。宠妾五人。刘尽杀之。以为死者有知。当复见绍于地下。乃髡头黑面以毁其形。尚又为尽杀死者之家。魏志袁绍传注。后汉书袁绍传注。太平御览卷三百六十五人事部。

  刘表疾病。其子琦还省疾。琦性慈孝。蔡瑁张允恐琦见表。父子相感。更有托后之意。谓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为东国藩。其任至重。今释众而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心。以增其疾。非孝敬也。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魏志刘表传注。太平御览卷五百十六宗亲部。

  论郤俭等事曰。颍川郤俭能辟谷。饵伏苓。甘陵甘始亦善行气。老有少容。庐江左慈知补导之术。并为军吏。初俭之至市。伏苓价暴数倍。议郎安平李覃学其辟谷。餐伏苓。饮寒水中泻利。殆至殒命。后始来众人无不鸱视狼顾。呼吸吐纳。军谋祭酒宏农董芬为之过差。气闷不通。良久乃苏。左慈到。又竞受其补导之术。至寺人严峻往从问受。阉竖真无事于斯术也。人之逐声。乃至于是。光和中北海王和平亦好道术。自以当仙。济南孙邕少事之。从至京师。会和平病死。邕因葬之东陶。有书百余卷。药数囊。悉以送之。后弟子夏荣言其尸解。邕至今恨不取其宝书仙药。刘向惑于鸿宝之说。君游眩于子政之言古今愚谬。岂惟一人哉。魏志华佗传注。又博物志卷五。引议郎李覃学郤俭辟谷食。至人之逐声乃至于是数语。

  陈思王辩道论云。世有吾王悉招至之。甘陵有甘始。庐江有左慈。阳城有郤俭。始能行气。俭善辟谷。悉号三百岁。自王与太子及余之兄弟。咸以为调笑。不全信之。然尝试郤俭辟谷百日。犹与寝处。行步起居自若也。夫人不食七日则死。而俭乃能如是。左慈修房中之术。可以终命。然非有至情。莫能行也。甘始老而少容。自诸术士咸共归之。王使郤孟节主领诸人。博物志卷五。

  王仲统云。甘始、左元放、东郭延年行容成御妇人法。并为丞相所录。间行其术。亦得其验。降就道士刘景受云母九子。元方年三百岁。莫之所在。武帝臣御此药。亦云有验。刘德治淮南王狱。得枕中鸿宝秘书。及子向咸而奇之。信黄白之术可成。谓神仙之道可致。卒亦无验。乃以罹罪也。博物志同上。

  君子谨乎约己。宏乎接物。文选陆士龙大将军宴会诗注。任彦升王文宪集序注。

  饥餐琼?。渴饮飞泉。文选郭景纯游仙诗注。

  夫生之必死。成之必败。然而惑者望乘风云。冀与螭龙共驾。适不死之国。国即丹溪。其人浮游列缺。翱翔倒景。然死者相袭。邱垄相望。逝者莫反。潜者莫形。足以觉也。文选注同上。按国即丹溪。似李善是增。非典论本文。

  丧乱以来。汉氏诸陵。无不发掘。至乃烧取玉柙金镂。体骨并尽。文选张孟阳七哀诗注。

  欲纳二女。充备六宫。佐宣阴阳。聿修古义。文选范蔚宗后汉书皇后纪论注。

  夫生之必死。天地所不能变。贤圣所不能免。文选刘孝标辩命论注。

  尧崩舜避尧子于南河之南。舜崩。禹避舜子于阳城。禹崩。益避禹子于箕山之阴。事见史记。意林卷五。

  如彼登山。乃勤以求高。如彼浮川。乃勤以求远。惟心弗勤。时亦靡克。意林同上。

  应玚云。人生固有仁心。答曰。在亲曰孝。施物曰仁。仁者有事之实名。非无事之虚称。善者。道之母。群行之主。意林同上。

  序云。佞邪秽政。爱恶败俗。国有此二事。欲不危亡。不可得也。意林同上。

  桓灵之际。阉寺专命于上。布衣横议于下。干禄者殚货以奉贵。要名者倾身以事势。位成乎私门。名定乎横巷。由是户异议。人殊论。论无常检。事无定价。长爱恶。兴朋党。意林同上。

  夷吾侈而鲍叔廉。此其志不同也。张竦洁而陈遵污此其行不齐也。意林同上。

  主与民有三求。求其为己劳。求其为己死。求其为己生。意林同上。

  法者主之柄。吏者民之命。法欲简而明。吏欲公而平。意林同上。

  诗刺艳妻。书诫晨妇。司隶冯方女有国色。避乱扬州。袁术登城。见而悦之。遂取焉。甚宠之。诸妇教之曰。将军贵人。重其志节。宜数涕泣。示忧愁也。若如此加重。冯氏后每见术。遂一作垂。泣。术果以谓有心。益宠之。诸姬乃共绞杀之。悬之于厕。言其哀怨自杀。术以其不得志而死。厚加殡殓。袁绍妻刘氏。甚妒忌。绍死未殡。刘氏杀其妾五人。恐死者有知。复能宠之。髡头黑面。以毁其容。意林卷五。魏志袁绍传注。后汉书袁绍传注蓺文类聚卷十八人部。太平御览卷三百六十五人事部卷三百八十一人事部。上洛都尉王囗。以功受封。其妻泣于内。恐囗富贵。更娶妻妾。意林卷五。蓺文类聚卷三十五人部。太平御览卷四百八十七人事部。

  荆州牧刘表跨有南土。子弟骄贵。以酒器名三爵。上曰伯雅。受七胜。一作升。下同。中雅受六胜。季雅受五胜。又设大针于杖端。有醉者。辄以劖刺之。验其醉醒。意林卷五。太平御览卷四百九十七人事部。卷七百六十器物部。卷八百三十资部。

  人形性同于庶类。劳则早毙。逸则晚死。意林卷五。

  余尝弹碁。略尽其巧。少尝作赋。昔京师有东方安世张公子。尝恨不得与彼数子对之。意林同上。按此段与魏志注御览等书所载俱异。

  太子篇序云。余蒙隆宠。忝当上嗣。忧惶踧踖。上书自陈。欲繁辞博称。则父子之间不文也。欲略言直说。则喜惧之心不达也。里语曰。汝无自誉。观汝作家书。言其难也。意林同上。

  孝武帝承累世之遗业。遇中国之殷阜。府库余金帛。仓廪畜腐粟。因此有意乎灭匈奴。而得清边境矣。故即位之初。从王恢之画。设马邑之谋。自元光以迄征和四五十载之间。征匈奴四十余举盛余逾广汉。绝梓岭。封狼居。禅姑幕。梁北河。观兵瀚海。刈单于之旗。剿阏氏之首。探符离之窟。扫五王之庭。纳休屠昆邪之附。获祭天金人之宝。斩名王以千数。馘首虏以万计。既穷追其散亡。又摧破其积聚。虏不暇于救死扶伤。疲困于孕重堕陨。元封初。躬抗武节。告以天子自将。惧以两越之诛。彼时号为威震匈奴矣。蓺文类聚卷十二帝王部。太平御览卷八十八皇王部。

  按北堂书钞卷十三帝王部云。刘单于之旗。探符离之窟。逾长城之阻。登单于之台。与类聚御览句异。又躬抗武节作射秉武节。

  惟建安二十四年二月丙午。魏太子丕造百辟宝剑。长四尺二寸。重一斤十有五两。淬以清漳。厉以鉴诸。饰以文玉。表以通犀。光似流星。名曰飞景。蓺文类聚卷六十军器部。初学记卷十储宫部。太平御览卷三百四十三兵部。

  昔周鲁宝雍狐之戟。屈卢之矛。孤父之戈。徐氏匕首。凡斯皆上世名器。君子虽有文事。必有武备矣。蓺文类聚同上军器部太平御览卷三百三十九兵部。卷三百四十六兵部。

  司隶冯方女。国色也。避地扬州。袁术登城。见而悦之。遂纳焉。诸姬害其宠。绐言将军以贵人有志节。但见时示忧色。必长见敬重。冯氏如其言。术益哀之。诸姬因绞悬之厕。言自杀。术诚以为不得志而死。乃厚葬之。蓺文类聚卷十八人部。太平御览卷三百八十一人事部。

  上洛都尉王囗获高干。以功封侯。其妻哭于内。为囗富贵。更娶妾故也。蓺文类聚卷三十五人部。太平御览卷四百八十七人事部。

  议郎马融以永兴中帝猎广城。融从。是时北州遭水潦蝗虫。融撰上林颂以讽。蓺文类聚卷一百灾异部。

  急贤甚于饥渴。用人速于顺流。北堂书钞卷十一帝王部。太平御览卷八十八皇王部。

  结绳而治。北堂书钞卷十五帝王部。

  洽和万国。北堂书钞同上。

  李尤字伯仁。少以文章显。贾逵荐尤有相如杨雄之风。拜兰台令史。与刘珍等共撰汉记。北堂书钞卷六十二设官部。

  或问屈原相如之赋孰愈。曰优游案衍。屈原之尚也。穷侈极妙。相如之长也。然原据托譬喻。其意周旋。绰有余度。长卿子云。意未能及。北堂书钞卷一百蓺文部。

  酒以成礼。过则复败。而流于沉湎。故作酒诲以戒之。北堂书钞卷一百四十八酒食部。

  天阴阳交。万物成。君臣交。邦国治。士庶交德行光。同忧乐。共富贵。而友道备矣。初学记卷十八人部。

  孝文帝慈孝。宽洪仁厚。躬修元默。以俭率下。奉生送终。事从约省。美声塞于宇宙。仁风畅于四海。太平御览卷八十八皇王部。

  中常待张让子奉为太医令。与人饮酒。辄裂引衣裳。发露形体。以为戏乐。将罢。又乱其?履。使小大差踦。无不颠倒僵仆。踒跌手足。因随而笑之。太平御览卷二百二十八职官部。卷四百九十七人事部。卷六百九十七服章部。

  魏太子丕造百辟宝刀三。其一长四尺三寸六分。重三斤六两。文以灵龟。名曰灵宝。其二采似丹霞。名曰含章。其三锋似严霜。刀身剑铗。名曰素质。长四尺三寸。重二斤九两。又造百辟露陌刀一。长三尺二寸。重二斤二两。状似龙文。名曰龙鳞刀。太平御览卷三百四十六兵部。又初学记卷十储宫部。卷二十二武部。蓺文类聚卷六十军器部。北堂书钞卷一百二十三武功部皆引三宝刀事。而语以御览为最详备。

  昔者周鲁宝赤刀孟劳。楚越称太阿纯钩。余好击剑。善以短乘长。故选兹良金。命彼国工。精而炼之至于百辟。其始成也。五色绕炉。巨橐自鼓。灵物仿佛飞鸟翔舞。以为三剑三刀三匕首。因姿定名。以铭其拊。惜乎不遇薛烛青萍也。其三剑。一曰飞景。长四尺二寸。二曰流采。长四尺二寸。三曰华铤。色似彩虹。长四尺二寸。其三刀。一曰灵宝。长四尺二寸。文似灵龟。二曰含章。采似丹霞。长四尺四寸。三曰素质。长四尺三寸。

  

  或有方周成王于汉昭帝者。余以为周氏体圣考之作气。禀贤姚之胎教。周召为保傅吕尚为太师。故咳笑必含仁义之声。观听必觌礼义之容。宏践祚之义。隆太平之化。礼乐兴于上。颂声作于下。时成王年二十二享国三十年世永治长。德与年丰。夫孝昭父非武王。母非邑姜。体不承圣。化不胎育。保无仁孝之德。佐无隆平之治。所谓生深宫中。长妇人手矣。德与体并。智与性成,孝昭之崩。年二十有一。承衰獘之世。牧雕落之民。臣无潜身之智。身有短折之期。欲高隆周。岂不谬哉。太平御览卷四百四十七人事部。

  雒阳令郭珍居财巨亿。一作家有巨亿。每暑夏。召客侍婢数十。盛装饰。被罗縠。破之。袒裸其中。使进酒。太平御览卷四百七十二人事部。卷八百四十五饮食部。

  汝南许劭与族兄靖俱避地江东保吴郡争论于太守许贡坐。至于手足相及。太平御览卷四百九十六人事部。

  荆州牧刘表。跨有南土。子弟骄贵。并好酒。为三爵。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受七升。仲受六升。季受五升。又设大针于坐端。客有醉酒寝地。辄以劖刺验其醒醉。是酷于赵敬侯以筒酒灌人也。大驾都许。使光禄大夫刘松北镇袁绍军。与绍子弟日共宴饮。尝以盛夏三伏之际。昼夜酣饮极醉。至于无知。云以避一时之暑。二方化之。故南荆有三雅之爵。河朔有避暑之饮。太平御览卷四百九十七人事部。卷七百六十器物部。卷八百三十资部。又初学记卷三岁时部亦引避暑之饮一事。

  孝灵帝末。朝政堕废群官有司并湎于酒。贵戚尤甚。斗酒千钱。常侍张让子奉为太医令。与人饮。去衣露形为乐。太平御览卷八百四十五饮食部。又北堂书钞卷一百四十八酒食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