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讽刺小说 宦海钟

第二十四回 甘偕隐海陵营别墅 结同心嵩岳访名山

宦海钟 云江女史 11894 2022-04-30 15:29

  

  

  我看上海是不宜久住的,九江也不好。”任天然道:“京里这个地方,除掉要做官,那是没法,不为争名,何须居朝?安徽原籍那些本家也久不往来,我也不想回去。上海是养不起的。

  九江也是暂时耽搁。倒是前回吴伯可亲家约我到泰州去了一趟,我看朴而不陋,偏而不僻,薪米鲜菜无一不廉。吴伯可说他厘差交卸之后,家眷就搬住在泰州。我也想去与他结邻,看有相邻田产略为置点,课耕垂钓亦饶乐趣。哥哥索性恬淡,何妨抛却这个冷官,同到那里去住呢。”任冷然道:“我这么一大家人家,谈何容易搬动。孩子们又在这边学堂里,我在京住久了,只算一生没有出过京,安土重迁,也不再动。我本没有心肠去做官,所以京察也轮不到我,也不想。好在我这衙门也很消闲,就这么半仕半隐的,混着罢。你既说泰州好就住在那里也可,我也听见朋友们谈过,那是鱼米之乡,等你把家眷田房安顿好了,仍可不时出来游玩的。转瞬,铁路完工往来更便,常可到京里来看看我,上上坟,比那做官总要自由些。”任天然又到和养田那里,把这不引见的主意告诉他。和养田道:“你很高尚,好在你是个候选官,迟早出山,皆可自便,将来也还是可进可退的地步。不过人皆学了你,那办事的人就少了。

  保则飘去之讥,你是不免了的,我也够不上替国家留意人才,只好各行其志罢。”任天然到日升昌,同那管事的说:“因为有事要先回南一趟。”意思想要把那指款退回。那管事的说:“这可不能,你迟早总要引见的,又何必退呢?”任天然道:“我引见不引见可不定。”那管事的道:“你要改捐甚么,还做得到,退是不能的。”任天然想了想,道:“或者替二小儿捐个通判职衔,考个供事。现在要改章,不知找人代考代当差做得到做不到?”那管事的道:“我替你打听打听,看明天回信罢。其实天翁就引了见,出去不是很好?”任天然道:“就费心打听打听,我是一时不引见的。”次早,那管事的来说:“还可做得到。”任天然就将任通的年岁优历开了与他,款子还多,又自己捐了一个二品衔,也真算未能免俗。任天然在他哥哥家里过了万寿,就收拾行李到各处辞行,见了梁大师只好推说:“接到九江家信,有要事催促速归,明年再来引见。”

  梁培师道:“其实引见后出去最好,明年却不可再迟。像阁下这种年纪,正是为国家效力的时候,不可自耽安逸。”任天然也只得唯唯而退。既未引见,那些别敬之类,自不必送,倒也省了许多。拣了动身的日期,和养田在家里弄了几样菜,替他饯行。恰是个礼拜,任达也从学堂回来,上房里吃的,也甚是天伦之乐。任天然吩咐任达说:“我上车的那天,你也不必请假来送,只要好好用功,不必讲究这些虚文。”任达也就应了。

  动身的前一天,任冷然也以家宴饯行,并且叫了大鼓书热闹了一晚。任天然坐火车到了天津,耽搁了两天,坐了安平轮船回沪,却值赛金花刚从刑部出来,杀羽南归。任天然同他本来认得,彼此招呼了。看他那两颊微窝,双瞳点漆,想他憔悴如此,尚有这般风致,当那盈盈十五之时,真个要倾城倾国呢。船中无事,同他细说。从前随侍出洋的风景,再沦孽海的苦衷,又说到那年狂寇鸱张,联军深入,他在那枪林弹雨之中,谈笑而动敌帅,颐指而策番奴,飘零莺燕,固赖他作个金铃,即贵倨王公,也都靠他为一枝明杖。这回羁身坠狱,对簿秋曹,世态炎凉,人间甘苦他也算无不备尝。照他这种侠骨奇情,不但比那古来的苏孝薛涛,只以歌舞诗词传为佳话者,不可同年而语。

  就是比那些纡青拖紫的贵人、弄月嘲风的名士、碌碌终身,纹纹没世,也就有上下床之别,将来自必为一代传人。那位殿撰公,得附宾边裙角,永垂不朽,不可谓非万分之牵。途中有此艳友,自不寂寞。不觉已到上海,所住四马路上的吉陆楼,叫家人押着行李,自己先坐车到,楼主是熟人,就开了官房,陪着谈了一刻,家人把行李押到。任天然正预备去看顾媚香,阿银已拿着顾的片子来请。任天然道:“你怎么晓得的?”阿银道:“一个相帮,在巷口看见你的二少爷押着行李,就跑回来报说‘任大人来了。’先生就催着我来,怪你不先到他那里去呢。”任天然道:“我才到楼房,因为等行李,也就要来的。”

  当下就同着阿银一齐到了媚香那里。媚香见面心里欢喜非常,嘴里却一句也说不出,只说了句:“你去了这几个月,人家节后,就望你回来。”任天然道:“不能算久,我要引见,那还不能就出来呢?”这天就在那里偎倚半日,也没有能够去看朋友。媚香陪着吃了晚饭,出了几个堂策,都是一转就回,十一点多钟,开了稀饭,打了烊,阿银也回去了,媚香问任天然道:“你回来了,我们的事情几时办?”任天然笑道:“我已经不做官,就要回家耕田去的人,你嫁我还有甚么意思?前回的话不如算了罢。”媚香听见这话,也不回言,站起来跑到床上躺着,嘤嘤啜泣。任天然赶紧跑了过来说:“你不要着急,我是为你打算的。”媚香道:“你不做官,就要叫我不嫁你,我难道因为你是个官,我才要嫁你么?我要专为的是官,上海做官的人多得很,我不曾嫁?何以专要嫁你呢?你说不做官就不讨我,难道你不做官,你家太太也就不做你的太太了么?我是总拿你当自己的人。”说着又哭了。任天然低身下去,偎着道:“你不用这样,我不过同你说了玩的,你怎么认起真来。”

  媚香道:“你甚么话可以玩得,你想你才说的话,怎不教人伤心呢”任天然道:“你起来,我们好好的商议着办,可好?”

  媚香这才坐起来,说道:“过了八月节,我本想把牌子收了的,我娘说,住在这个地方,不挂牌子算甚么呢?若要另住,晓得你出来总要找公馆,何必多一番搬动呢。节后这两个月,我连熟客都没有让人家来吃花酒,眼巴巴的盼着你,还说那些话,叫人家怎么不怄气。今儿迟了,你路上也辛苦,好好的睡罢,明儿可得同我的娘谈定了,早点办,不要再叫我着急。”

  任天然笑道:“我在这里也是陪你睡,你嫁了我也是陪你睡,我来了你还有甚么急呢?”媚香道:“你这个人,我急的是这个么,我进了你的门,我这心事才得定,你再怄我?”任天然道:“不怄你!不怄你!我们睡罢。”两人收拾就寝,那久别重逢的例话,做书的也不去叙他。次早,任天然到各处走了走。

  王梦笙道:“我月内正想回去走走,很盼你来,你几时引见的,怎么没有看见谕旨?”任天然道:“我没有引见。”王梦笙道:“那么你怎么出京的呢?”任天然道:“我在京里看看那些情形,觉得这官没甚做头,所以就跑了出来。”王梦笙道:“你这见解也不错。”任天然就约梦笙晚上到媚香那里吃酒,说:“我已经约了通甫、大错、韵花、志游,请老弟早点去,同媚香的娘把那件事谈谈,就想办了。”王梦笙道:“这媒人我来做,但是要好好的谢媒呢。”任天然又去看达怡轩,见他房里有个极聪秀的小官,正要问他是谁,达怡轩已叫他过来行礼,叫老伯,说:“这是第三个小儿,名叫元超。我前回带了来,也同你们二世兄在一个学堂里。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叫他出来玩半天的。”任天然看着甚是欢喜,拉着他手,问他:“几岁?”

  他说:“十二岁。”任天然又同他谈了两句,托他带信叫任通,明儿午后请假到吉陆楼来。他也应了。任天然同达怡轩晚上吃酒,坐了一刻也就回到顾媚香家里。刚刚坐下,王梦笙也来了,见了媚香望他笑着说道:“你今天怎么请请我?”媚香道:“不是今天请你吃酒??王梦笙道:“那是他请的,不能算,要你自己请请我。”媚香道:“叫我怎样请你呢?”王梦笙道:“你是要做如嫂的人,那些吃馒头吃饺子的话,我也不敢乱说。你现在好好的亲自倒碗茶我喝喝,回来上了席,再好好的唱枝昆曲我听听,就是了。”媚香就赶紧拿只茶碗,揩了揩,倒了一碗茶,送与王梦笙,王梦笙道:“媚香真是可人。”就请了他娘来同他谈定二千块,一切在内,另外二百块子下脚。任天然就托他找房子,王梦笙道:“不如就在我那边罢,我那右首一个阁子,虽不大,还轩敞,好在你也不久住的,我也再等你几天,一同回江西去罢。”任天然说:“甚好!甚好!”拣了十二月廿六的吉期过门,也不必用甚么轿子,还是马车过去最好。

  大家商定,天已不早,就去催客。曹大错已先来了,不多时客已到齐。任天然又添请了袁子仁,请他预备二千二百块子,明日交与媚香的娘。袁子仁望着媚香说:“恭喜!恭喜!”媚香倒有点不好意思。上席之后,媚香果然唱了楼会的两枝《赖画眉》。

  王梦笙望着媚香道:“你今天真是蓦地相逢,喜欲狂了。”媚香望他一笑。次日午后,任通到栈里见了任天然,说:“暑假考成,已升入头班。”这两天自然是大家轮流相请,到了佳期因为地方小,只得一桌客,好在就是这几个熟人,也叫了任通回来,见了礼。里头却是警文款待媚香。上海铺设房间是最容易的事,大家也都送了些添妆。

  到了冬月初间,任天然、王梦笙各带了如君,同回九江。

  临上船的时候,任天然还同了顾媚香到他娘那里转了一转。母女两人谈了一会,自不免洒泪而别。他娘说:“我也要另搬,这房子已转租,给苏州新来的一个先生。”任天然、顾媚香到了船上,王梦笙、警文已早上船。不多两天到了九江。王梦笙同着警文回他丈人家里。任天然带了顾媚香,到家见了和氏夫人,参拜如仪。和氏夫人看他温和柔软,也甚喜欢。佩云小姐同任逖都来见了。任天然说起不做官的话,和氏夫人道:“我前回劝你,就这道台也不必去做,你还不听,这回你也想穿了。

  你来信说要住泰州,我想也很好,吴亲家也在那里,我也先要看看媳妇呢。”又问爱姐儿近来长的好不好?达儿同他大约总还配对。任天然道:“怎么不配对,两个小夫妻要好得很,同我和你当日的情形也差不多。”和氏夫人道:“我没看见当着这些儿女,还拿我开心。”说的合家皆笑。和氏夫人又道:“你出去讨了个姨娘,我在家里却替你定了个媳妇。”任天然道:“那一家的?逖儿才这点点,怎么就替他定亲?”和氏夫人就望着佩云小姐道:“你抱来与爹爹看。”佩云小姐就跑到东面厢楼,抱了一个刚满月的小姑娘来。任天然看长的倒也粉妆玉琢的,忙问道:“这是那里来的?”和氏夫人道:“这是你贵前任臬台大人的小姐。”任天然道:“难道是范星圃的遗腹女儿?”和氏夫人道:“可不是!你虽然同他老子不大合式,我可看他的娘实在好,虽是个没有正名收房的丫头。听见他老爷不在的信,就要寻死,我听海家姨太太说起,我特为去看他,晓得他要足月,好容易把他劝祝他说他活,必得要求那位把他老爷的灵柩扶回来。他那房东倒也好说,是愿意去。他就在银号里取了二百银子,托他去。前几天才盘到的。我看他没人照应,把他接过来,只望他养个儿子,那知还是个女儿。生下来我就安慰他说:‘这也好,就定托我们逖儿罢。’他说:‘只怕我们老爷不肯要。’我说:‘这也不至于。’名字也是我取的,叫做贻芬。你看这个媳妇要不要?”任天然道:“你肯做这种事体,那是好极了,我同范星圃也没甚么不对,不过因为他做官的心太热,气焰太甚,不大敢同他亲近。今儿他身后如此,只此遗后孤星,我那有不看顾他的道理。我正要访问他,因为范星圃的把兄甘肃臬台贾端甫,在京里抄出来一张范星圃的遗嘱,托我交与他。这位姨太太也谈到他的灵柩,我正想怎样替他弄回来。现在既如此,那是很好。”就请这位范家的姨太太走了过来。任天然看他也不过二十左右的光景,长的也还端整。

  见了礼,任天然就说道:“你们老爷有篇遗嘱,是贾大人抄出来,在京托我奉交的。”说着就到房里,在官箱内把贾端甫交的那张遗嘱取了出来。和氏夫人晓得他识字不多,就接过来念与他听。那姨太太听着不由的珠泪纷纷。因为在任家不肯哭出声来,那声音也就咽咽的止不住,念完了说道:“我自从跟我们太太陪嫁过来,我们老爷没有拿我当下贱的人看待,我吃那苦是应分的,他到临死还记着,叫我怎负他?现在只求任大人想法子,派个人跟着我,把我们老爷太太的灵柩,送回杭州安葬,那我就死也瞑目。”任天然道:“我们太太才说,已经同你生的小姑结了亲,那是顶好的。我本想带着家眷去逛逛西湖,这就顺便送你们老爷太太的灵柩。回去我们预备住到泰州,你无人照应也就跟我们去同祝能够在杭州找到你们老爷的本家,过继一个儿子那就更好了。”解姨太太道:“任大人肯这样相待,我们老爷在九泉之下也感激的,我这里先谢谢。”说着就跪下去,任天然赶紧叫和氏夫人来拉,已经磕了两个头。又同顾姨太太见了礼。王梦笙同警文也过来聚了两回,不久就回庐陵去了。任天然写信托吴伯可找房子,在九江过年,接到回信说房子已经找稳,在陈家桥二月半边。任天然就带着家眷同那范家姨太太,抚了范星圃夫妇的灵柩,到了上海。把灵柩先盘过船,人却都在长发栈暂住,当晚就到一品香去吃大餐。范家姨太太拂不过和氏夫人的意,也只好同去。任天然又放马车去把媚香的娘接了来。和氏夫人见他人甚和厚,也颇看得起,留他同吃大餐。媚香母女相见,自然要叙叙别情。他娘看见嫡庶相安,也甚欢慰。吃了大餐又到天仙去看了戏,然后回栈。次早叫人到梵王渡学堂,把任通同达怡轩的儿子一齐接了来,和氏夫人带他们逛了张园、愚园,在长乐楼吃的晚饭,叫马车送他两个回学堂。他们仍旧去看戏,晚上和氏夫人私自问佩云小姐:“这达少爷好不好?替你定了他要不要?”佩云红了脸,不肯说,那神气之间却甚愿意。和氏夫人同任天然说。次日,达怡轩请任天然在张宝琴家吃酒,任天然叫了个同庆里的花素芬也狠温婉,是张宝琴荐的。席间任天然就同达怡轩当面提亲,达怡轩说未免高攀,就托冒彀民、管通甫作媒,仍是请帖传红,达怡轩也用了一对金如意簪压帖。任天然又同着全眷及范家姨太太逛了纺织厂、缫丝厂、造纸厂、自来水厂,又游了一次龙华。正是桃花大开的时候,风景甚佳。耽搁了有七八天才开船,是戴生昌拖送的。

  到了杭州,借了江西知府唐府上一个湖庄暂祝把范星圃夫妇的灵柩,扶到他原配夫人的坟上合葬,所喜年山尚能找到他的本家,只有一个龙钟老翁是范星圃的叔辈,孤身一人,竟无从替他立继。杭州办葬很费工夫。为这葬事在杭州住了有两个多月。那孤山岳坟、三潭印月、平湖秋月、张祠、左祠、蒋祠、高庄、净寺、灵隐、韬光城、隍山这些名胜,和氏夫人、顾姨娘、佩云小姐无不畅游。范家姨太太为料理葬事,有好几处皆未能到,事毕雇了一个七舱南湾,却不用轮船拖带,过嘉兴逛了落帆亭、烟雨楼,过苏州逛了光邱、怡园、留园,过无锡逛了黄浦墩、慧泉山,过镇江逛金焦二山,过扬州逛天宁寺、史公祠、小金山、平山堂。这几个月里,佩云小姐已跟顾媚香学会了几枝昆曲,洞箫也学会了。每逢山明水秀的地方,月白风清的时候,就互相吹唱一曲,真有飘飘欲仙之意。到了泰州进了新宅,同吴伯可那边自然内外皆互相过访。吴太太也叫他女儿慧娟见了婆婆,也狠和顺大方。隔了几时,任天然在白米左迁置了几百亩田,又在海安典当里拼了点股分,要想搬到白米乡下去住,问大家愿不愿意?大家都喜欢,那逖儿更吵着说:“我会放牛!”近来这逖儿竟是他丈母范家姨太太领着,同睡照料的也狠周到。任天然就在白米镇买了一所房子,重新改造改造。门前临水种了十几株垂杨,连着大门一带矮墙里边,一个大院子五间正房,前后房皆极敝亮。西首小小的三间厅,后边一个船厅,东首却有一个支港,就引着那水开了一个塘,种了些荷花,临水造了一带书房,均用的飞来椅。正房后面又是一进五开间,比正房房间略浅。东首另有一所小小的三间,两厢房就与范家姨太太居祝这进院墙之外,就是厨房,那边有个后门。出了后门一个大菜园。靠西首的做了菊畦,另有个门可通船厅,靠东首造了两间佃房,两间石角房。靠着后进住屋造了几间仓。再后面是一片竹林,却是本有的。和氏夫人同着媚香、佩云小姐无事就自己去摘菜、浇花。范家姨太太有时也跟着玩玩。却只有佩云天足,走的爽快。任天然也常去看着耕田,学着钓鱼。任逖是放了学就在菜园里跑,看见牛就攀着角骑了上去。范家姨太太也在附近置了几十亩田。又隔了一年,任通在梵王渡学堂卒业,回来完了姻。刚满月,任天然接到管通甫的信,说是保子良观察赏了四品京堂,放了英国钦差,奏调郑琴舫作参赞,郑琴舫却保了任通去当翻译,问他愿不愿?

  任天然父子大喜,就赶紧复了信,亲自送任通到上海,媚香因为足月不能随去。

  任天然到了却好钦差出京,也彼此拜往应酬了几天,送钦差动了身。任天然因年余不到上海,大家留着盘桓盘桓,在花素芬那里也住过几夜。此时正是九月,达怡轩已讨了张宝琴,仍住在上海。这天,毕韵花邀他们到双凤堂看菊花山。任天然同花素芬说起,花素芬说:“你去喊个移茶,我替你挑个人。”

  任天然道:“那我可要住夜的。”花素芬道:“那管你呢。”

  到了双凤堂,果然替他挑了一个叫做蓝才保。任天然看他虽然是个凤骚态度,却还有点闺阁规模。想来是个大家出身,心中颇为诧异。达怡轩叫的一个叫霍双玉,一张小园脸儿,也觉得似乎在那里见过。两人说起互相猜度,达怡轩道:“管他呢!

  今天我们预备几块钱住在这里,这个迷团就破了。”任天然问那蓝才保,细诘家世,说是广东人姓谭,老子也做过藩台,因为上了一个小家人的当,有了肚子逃到上海,被他卖到这堂子里的。任天然才晓得,就是那想他三千银子没有到手,把他无故撤任的那位谭方伯的令媛。这一夜风流,也算替他老翁消除冤债,思之不禁悚然。第二天,问起达怡轩,才知那霍双玉就是要廉访的爱姬小双子,两人不胜浩叹,不再去问津。那两个还以为他们是向来在书寓里走惯的,不肯常到这公二堂小走动,不知他们却别有感慨。

  任天然玩了一个多月回到泰州,媚香已举一男,取名任迟号叫季缓。任天然同媚香说起张宝琴嫁了达怡轩,媚香也狠代为欢慰。又同和氏夫人谈到谭藩台的小姐流落在公二堂子里,和氏夫人道:“我看着这些做官的,实在可怕,所以才劝你急流勇退。”这年冬天,任达来书已得一子,他也进了高等学堂。

  又隔了三年,任通回一居然保了一个四品衔分省同知。任天然因他年纪太轻,不让他出去禀到。正在家中闲坐,忽接到达怡轩、王梦笙两人来信,说九南铁路告成,梦笙已可卸肩,约他带着如君同到上海小聚,几时再去游那嵩岳。并说两人同住永吉里,房屋甚宽大,悬榻以待。任天然甚为高兴。那迟儿断乳之后,因为嫡母喜欢,倒不甚恋他亲娘,也就留在家中。任天然带了媚香同到上海,径到梦笙、怡轩的公馆同祝这三位姨太太久别重见,自然也有一番欢庆。任天然又去拜了那班熟朋友,争着要替他接风。这天却是曹大错请在杨燕如家,席间还是这些熟人,叫的倌人,日子久了自必有些更换。

  书已快完,那无关紧要的也不再去铺叙。管通甫却因文亚仙新近嫁了人,叫的是他侄女儿文媛媛。听见他们叫任大人,他就问道:“任大人你从那里来的?”任天然道:“我打泰州来的。”那文媛媛不知不觉说了句有个任仲澈,说到这里一想不好,赶紧缩祝任天然道:“你问他怎的?”文媛媛也不敢响。管通甫道:“哼哼!你这可闯了祸了,你晓得任仲澈是任大人的甚么人?”文媛媛低低的问道:“可是他的少爷?”

  管通甫道:“怎么不是?”文媛媛又问管通甫道:“可要紧的。”

  任天然就接口道:“怎么不要紧?我回去要打他手心的,不但要打他还要打你的呢。”管通甫就拉着文媛媛的手道:“请打。”

  任天然道:“我这回不打,等他到了我家里再打不迟。”文媛媛听了说道:“可是真的,那么情愿先打了我,可要到任大人家里去的。”任天然道:“你怎么肯去,我是个乡下人。”文媛媛道:“我不管,我是一定要到任大人家里去的了。”王梦笙道:“你娘也不肯。”文媛媛道:“只要王大人说一说,我娘没有不肯的。管大人在我家里请你们几位大人,王大人替我说说罢。”嬲着管通甫:“明天就请!”管通甫道:“这才奇怪,你想嫁任二少爷,却叫我请客,我才不冤,我还要吃醋呢?”

  文媛媛道:“我同你是规规矩矩的,你有甚么醋吃?”管通甫道:“那么你同任二少爷是不规矩的了?”文媛媛红了脸要哭,管通甫只得答应了才罢。第二天,主客到齐偏偏他娘有事出去,等到坐了半天席,他娘才来,他一见面就说:“娘你同王大人说(口虐),再一会,台面要散了。”他娘说道:“我没看见过你这同疯子一样的,要是做了人家的讨人,岂不被人家打死?”

  就向王梦笙道:“他今天早上就追着我,王大人可以做做好事,同任大人说说罢。”任天然道:“可以是没甚不可以,但是同我说有甚么用呢?”文媛媛道:“怎么没用?”任天然道:“我答应了,还要我们二少爷愿意,还要他的少奶奶愿意,这件事是要大家愿意才行的。譬如我想讨素芬,我倒愿意,他不,也是没法。”花素芬道:“你又扯上我,我几时说过不愿意的,我前回倒同你商量,你说家里有媚香,叫我在外头陪陪你,不必定见跟到家里,我才暂时不谈的。既然你说我不愿意,我今天回去就除牌子。”任天然赶紧招陪道:“是我说错,算我不愿意,不怪你。”文媛媛道:“我只要任大人你答应一声,二少爷的事,你不要管,那在我。”任天然道:“我就答应好不好?”

  文媛媛道:“你要给我点东西做过凭据,我才好同二少爷说呢。”

  任天然被逼不过,只得说道:“我身边没有,你明儿到我公馆里再与你罢。但是我家那个姨太太脾气大得狠,你可要小心,一个不好,他就要打的。”花素芬道:“不要听他,那媚香阿姊好得狠呢,连他家太太都是再好没有。那年过上海叫我去玩了两三天呢。”文媛媛道:“我也听说媚香阿姊最好的。”他娘说道:“你想嫁任二少爷,怎么好叫媚香阿姊呢?”文媛媛脸一红道:“那么叫阿姨罢。”席散王梦笙、达怡轩、任天然回到家里,三位姨太太正在一处谈心,他们都是同自家弟兄一样,没甚避忌的,一齐进来说起文媛媛的事,大家都笑,媚香道:“我们老爷那一回带着他二少爷到我家来,第二次到上海又带着他大少爷到我家来,已经少见的了。这回索性自家替少爷在堂子里定姨太太,更是上海滩上没有听见过的事。”次日午后,文媛媛来了。媚香也甚爱他。警文、张宝琴也都说好。

  媚香取了一个羊脂玉的双鱼与他说:“这是当日任大人与我的,现在送了你罢。”文媛媛欢欣,拜受而去。后来,任仲征究竟讨了文媛媛没有,这部书上也就不去叙他。有高兴做续漏的人,让他再去做罢。

  隔了几天,三人收拾动身,去游嵩岳。上船的这天,三位姨太太都在万年寿吃了番菜,在群仙看戏。江志游、冒彀民、曹大错、毕韵花、祝辰康、管通甫,在长乐意替他们三位公饯。

  八点钟入座,浅斟细酌,吃的功夫最久,席间管通甫说道:“我们逍遥海上已觉得是地阔天空,然而尚须终日的忙忙砾砾,做那些无味的事,离不开这个地方。像你们三位抛却了紫绶绯鱼,做了个闲云野鹤,各携艳侣到处遨游,真要算个地行散仙了。”江志游道:“天下的人,心地果能干净,仕隐皆可裕如,我不受人的束缚,人自不能束缚我,其权原操之在己。”冒彀民道:“唉!狐鼠凭城,趋麟匿影,燕雀巢幕,鸾鹤高翔,那是自然的道理,不过醉梦者自知窃位,明哲者专事保身,试问这四万万同胞更有何人援手,怎能破除障碍,争脱藩篱,还我天之权,一享人生幸福呢?”王梦笙道:“我们这几个人既乏长才,又无大志,即使不见机而作,也不过随渡逐流,自知无补于世,无益于人,所以才作这个生计思想的。”冒彀民道:“我也晓得你们几位,是一腔热血满腹,牢骚挥洒,无从险难遣转,把那激烈化为和平,悲歌易为啸傲,斩关撤手忽泪抽身,以迷花醉月之情,寓醇酒妇人之意,接与荐蒉,乃天下热肠人,刘钟陶杯真千古伤心事。”曹大错道:“你想他们既不能踢翻鹦州,搥碎黄鹤楼,放出那破坏的手段,又不能扫除明镜台,悟彻菩提树,练就那寂灭的胸襟,具此性灵生此世界,除掉怡情风月,放浪江湖更叫他们做些甚么事业呢?”毕韵花道:“赤松长逝,青田见疑,射虎不封,骑驴终老,载稽简策,从益唏嘘,旷古已然,于今为烈,我所以秉这枝秀笔者,半笏残骨,只做个花国董狐,酒场柱史,不使那盛衰兴废的事绕我笔端,就是为此。”祝长康道:“天下事穷则变,变则通,这是必然之理,你看这地球绕那日轮岂是容易的事?并没人去用力推移他,也自然会得循环轮转,又何必替古人担忧,为来者设虑?我看只要修得到彭祖高年,总会见得到太平景象的。”管通甫道:“天不早了,他们三位姨太太在戏馆里等久了,我们也去看看,就好送他们上船罢。今天怕的潮水早。”大家一齐喊:“拿干稀饭!”胡乱吃了点,走到对过定的包厢里,那戏台上,正袍笏雍容,笙歌婉转,唱那长生乐呢。看了一出,达怡轩说:“我们早点上船罢。”一齐同到船上,又谈了一会,听见放了两遍气。管通甫、江志游、冒彀民、曹大错、毕韵花、祝长康,起身说了句:“顺风顺风,再会再会。”一齐登岸。

  任天然、达怡轩、王梦笙三人在栏杆面前看他们各自上车。警文、媚香、宝琴也都出来看着开船。只听得气笛一声,便见那双轮转云渐渐的离了岸了。转过头来看那满江灯火照着,这潋滟波光真如万道金蛇,炫耀夺目。又走了一会,清风徐来,烟波浩淼,各人皆觉得心旷神怡。正是:利锁名缰能解脱,江天海国自宽间。

  他们这些人不知半来究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结束

  抱真子取了这部书,在轮船上看了几天后,头两本还没有细看,到了汉口,公私忽冗,也就无暇再去翻阅。隔了两个月,又因事赴上海,也坐的是那江裕官舱。船上无事,把这书取出将那没有看完的两本,细阅一遍。他看到着末一回结句还是且听下回分解,心里想道:“这部书到底完了没有呢?正在纳闷,忽听“呀”的一声,房门开了,抬头一看,却是茶房来请吃饭。抱真子把这书放好,带了房门到了饭厅,见那一桌已经坐满,这一桌才坐了三四个人,就拣了个座儿坐下。见对面坐的一位丰颐隆准,大耳微须,气度安闲,风神潇洒,心中颇有点钦幕。吃完饭漱了口,就向那人问道:“请教贵姓?”那人回道:“姓任。”又问道:“台甫?”那人回道:“草字天然。”抱真子呆了一呆,那人也回敬请教了,却站起来到那外间檐口散步。抱真子跟了出来,又问道:“天翁此次从那里来?

  到那个码头上岸?”那人道:“兄弟才游嵩岳回来,到镇江泰州上岸,过渡回家。”抱真子心下更觉奇异,又问道:“船上有同伴没有?”那人道:“本有两位同游的,已先回去了。

  兄弟因顺道进京看了一看家兄,又到湖南游了一游岳麓,在睛川阁、黄鹤楼也勾留了两日,所以迟了几个月。现在船上只有一个小妾随行。”抱真子道:“在下有件事要动问一声,却是冒昧得狠。”那人道:“请说不妨。”抱真子道:“请教天翁这位如夫人是不是在上海讨的?当日芳名是那两个字?”那人道:“是兄弟前几年在上海讨的,他挂牌子的时候,叫做顾媚香。是不是阁下当日也似曾相识?”抱子真道:“那倒不是。但是前回在上海有个朋友,拿了一部书与在下看,内中一位的姓名与天翁相同,就连如夫人的芳名亦复一字不差。此次去游嵩岳,这书上也叙及的,这是甚么缘故呢?”那人也觉诧异,说道:“我倒要请教请教。”就跟着抱真子到了房间。抱真子把这书递与那人,那人翻了一翻说:“我借去看看。”就拿回他自己官舱,隔了两天,快到镇江,那人把这书送还抱真子,说道:“这书上所说的任天然,自然就是我了。叙我生平事迹,虽然不能十分详细,大致也还不差。就是这书里叙的几件新奇怪诞的事体,虽多理之非无,却为事之所有,并非全由捏造出来的。就是叙到男女交际之间,不免有些形容太过的地方,然皆尚在题前题后,并未实写正面,尚不算落那俗套。”

  抱真子道:“这部书怎么到着末一回结句,还是个且听下回分解?而且书里的人有些算交代清楚,有些还没有归结到底,这书算做完了没有?还是我那朋友少拿了几本与我呢?”那人道:“这书做完没有,我也无从臆度,但是这书上的人,就我所晓得的,还有一大半在世上,以后的穷通正未可知,你叫他做书的怎样替他归结?自然只好且听下回分解了。”抱真子道:“这书怎么做了二十四回,没有叙着一个好人,就是叙天翁的地方,我看说的也不见好。”那人道:“天下好人本来甚少,我本来也不是甚么好人。不但我不是好人,我看那做书的也不是甚么好人,他要是好人他就做不出这部书来。你道以为何如?

  不过细看他这部书里的皮里阳秋,大旨是宽于真小人而严于伪君子,这还不失天地公理。倘然传到世上,书中人看了,固应汗颜自返,不是书中的人看了,也可触目惊心,于世道人心也还不无小补。”说着只听那轮船连连放气,向窗一看,金山已在面前。那人道:“快到岸了,我要去收拾收拾。”就辞别回房。抱真子也跑到外头下了楼梯,在那跳板口栏杆边站着,看那来往的人。不多时,见那人领着他如君来了,拱了一拱手,说声:“再会!”就上了跳板,过了趸船,登了彼岸。

  第二天,到了上海,抱真子进了栈房,坐了一部马车,带了这书去还诞叟。到了那里一问,那知诞叟已先一个月,带了他的妻妾儿女去游天台雁荡。抱真子殊觉怅然,就叫马夫顺便拢张园坐坐。到了安垲地门口下车,恰好遇见繁华报馆主人同他招呼,问他几时来的。抱真子道:“我今天才到,带了一部小说出去还一个朋友,不想这位朋友却走了。繁华报馆主人问道:“是部甚么书?”抱真子道:“在车上你要看可以看得。”

  就叫马夫取了出来,两人进了安垲池泡了茶。繁华报馆主人把这书约略看了一看,道:“也还新鲜,要排印出来不要?要排印就让我带去细细的看看。”抱真子道:“排印出来倒也不妨,但是这书没有名字,做书的又不知道在那里,无从问得。

  若照那小说出的通例,替他起个甚么,缘甚么记之类,他又没有个总纲,并且这书上又没有一个好人,可以做得这全书主脑的。这却如何呢?”繁华报馆主人道:“既然你说这书上没有一个好人,就叫他做‘梦中人’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