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讽刺小说 海游记

第三十回 似人似鬼孽满受诸刑 半是半非书终成一梦

海游记 不题撰人 1028 2022-04-21 22:33

  

  诗曰:

  

  此处船通彼处船,上穷碧落下黄泉。

  有雷国在祥云外,无告人居苦海边。

  色爱财贪将势摆,磨捱锯解受油煎。

  神仙活佛收场日,另向心中现一天。

  黄标在船中灯下,把管城子的《海游记》看到此处,忽听船头上有人。黄标开舱门看,被几个公差把黄标带住,不容转身。上小船到江北岸河中去,如上水梯,到岸见城门上有字曰:“有雷之国。”

  进城入一府,大如宫殿。殿阶设油鼎,旁有蛇池,左设石磨,右设铁锯;前列三牌,东牌下跪着无数的人,西牌下跪着管盛、水华和尚同一个老总帅、一个瘦知县;中牌下跪着管城子、信天翁。公差令黄标跪在中牌。但闻殿上呼文和老官趋上,又呼羊智瘦官趋上。少顷,文和发下来磨,羊智发下来锯,把总帅磨成散帅,瘦羊锯成羊肉丝。又呼臧居华、鉴清,只见香客管盛同水华和尚趋上。闻殿上唱道:“恶贯满盈,名利两收,罪当加倍。”遂将二人发下来锯。果然仙佛有分身之法,锯了又磨成肉酱,好似未塑成仙佛的土泥,放在油鼎煎枯,爆入池中被蛇吃尽,想是现出舍身(饣畏)虎的手段。黄标等三人未见呼唤,公差领了出城,见水边小船尚在,三人上船,下水梯南回路上。黄标道:“分明是管盛、水华,如何呼臧居华、鉴清?”管城子道:“正是臧居华、鉴清。”黄标道:“刑具甚奇,不知是阳司,是阴世。”管城子道:“佛在雷音,此名有雷国,想是佛地。”信天翁道:“心即是佛,断狱合人心,上竟是佛地。”

  三人到黄标船边,过船。黄标人舱见灯光半明,桌上一本《海游记》,舱门紧闭,那有甚管城子、信天翁,方知是梦。乃题诗于书后道:

  

  龟孙鳖子兔儿郎,男作穿窬女作娼。

  温饱才能全性命,贪淫便欲害贤良。

  文和署帅如疯狗,知县遭瘟放瘦羊。

  董事善人相炫耀,神仙活佛互称扬。

  炼来野地坟边鬼,哄骗金沙岛内商。

  返照庵中强夺主,素贞局里巧奸孀。

  拆他爱妾胎还堕,逐彼恩师命又伤。

  阂境乡邻冤下狱,全家眷属乐同床。

  广传符咒拿邪教,远送愚顽到战场。

  怕审只须丹一服,逼婚那顾女双亡。

  频施鬼计图公子,岂料天心报国王!

  货物满船虽易占,语言落纸却难藏。

  是非美恶流千古,感应轮回待上苍。

  境界依稀堪识认,姓名隐跃好推详。

  紫岩句句皆真实,苗岛条条有渺茫。

  若遇看官知此事,最荒唐处不荒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