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铁冠图全传

第十六回 任三边带病立功 探七盘用谋擒贼

铁冠图全传 松滋山人 1644 2020-05-22 16:12

  话说崇祯皇帝早朝,看了福王告急本章,对众臣道:“如今流贼又寇西安,朕已调离洪承畴往山海关去了。现今无人统略三边,卿等保荐何人,可当此任?”兵部尚书陈寅保奏侍郎孙传廷可挂帅前往。大学士范景文奏道:“孙传廷年近七十,现告病在衙调理,若使他挂帅,恐防有误。”陈寅奏道:“孙传廷老成练达,才过孙吴。臣昨见他病势已好,足当三边经略之任。”

  皇上准奏,即命陈寅赍圣旨,加封孙传廷兵部尚书,兼三边督师万寇将军,提调七省兵马,征讨流寇。

  孙传廷带病接旨。夫人邹氏及公子继英,见他有病在身,劝他上朝辞职。谁知孙爷见朝廷多事之秋,正想尽忠报国,妻子之言,哪里肯从?即接了圣旨,辞了祖先,又打发家眷快回浙江原籍,即日祭旗,兴师昼夜兼行。

  不一日,来到潼关歇马,即拔令箭四枝,命差官前去提取四镇总兵,各带兵马一千,限日飞赴行营听调。哪四镇呢?

  潼关总兵白凯,蓟辽总兵卜从善,四川总兵秦冀明,荆湖总兵牛咸虎。

  孙传廷在关歇了一夜,次早起兵,望西安而来。来到离贼营百里之遥,扎下人马,专等四镇到来,然后发兵。

  是晚,孙爷叫家将出去,唤个熟识路径的户长到来,命他引路登山观望贼营。户长即引孙传廷上最高的万松冈上。只见月色如银,望见几十里瓦砾尘土。户长说:“是贼将李双喜攻破黄陂县城,杀个寸草不留,铲为平地的。李贼破城,都是这般的。”孙爷叹息一番,又指问那边是谁高塜,为何掘破?户长道:“这是本朝的皇陵。只因钦天监杨成裕降贼,指使李闯发掘皇陵,要破朝廷风水。谁知先帝有灵,霎时地震,把流贼跌下山来,死伤无数。宫殿树木,全然不塌,里面梓宫却不曾动。”孙爷闻言,垂泪下马,向圣陵叩了几个头,起来再上山顶瞧望。户长便指那里就是贼营了。孙爷一看,果见旌旗遍野,戈戟森严。又见几处高堆,烟火冲霄。户长说:“是贼营打亮,乃是杀的百姓尸首,把尸堆起烧着,照得营中如同白昼,尽他们饮酒取乐。还把生人割开胸膛,挖去五脏,当做马槽喂马。又凿穿人耳,取血和水饮马。贼寇的恶处,也难尽说。大老爷,你看高竿上摇动的东西,是绑住小儿当做箭靶子来较射的。真真令人切齿。”孙爷听了,叹道:“可谓凶暴之极!苍天,苍天!百姓何辜,遭此惨毒!”又指着一山问道:“这是什么山?”户长道:“这是七盘山。前通潼关,后通蓝关,白茫茫的是汜水。这边是陕西,那边是河南。中间这条曲折的山径,名叫双龙峡。这一边是伏虎岭,俱各险阻难行。”孙爷闻言,大喜道:“有这险阻之处,闯贼不难擒了。”即同家将及户长下山回营。

  孙传廷劳碌一夜,受了雾水风寒,旧病复发,日里不能出帐理事。是时,潼关总兵白凯,会齐三镇总兵卜从善、秦冀明、牛成虎等,星夜赶到行营禀见。只见日高三丈,那勤政的元帅,还未出帐发放军情,个个疑惑起来。忽见一个家人,手执令箭,传中军官进入后帐。未久,只见中军官传潼关总兵白凯进见。白凯即跟中军官进了后帐,参见了孙元帅。孙传廷命坐下,吩咐道:“老夫明日与贼交锋,将军可与贼战时,许败不许胜,须引他人七盘山,可放了号炮,老夫自有计策。将军可领人马抄出小路,挡住隘口,擒拿逃散的贼兵,不得违误泄漏。”白凯遵令告辞出营。众人问道:“白翁见了元帅,有何话说?”白凯道:“元帅传下密计,不敢泄漏。列位在此,不敢久陪了。”白凯去后,中军官照旧逐个将总兵传人,各受密计而去。

  到了次日,白凯全身披挂,带兵前往贼营讨伐。李闯见有救兵来了,便亲带众头目出营会敌。一见白凯,就催马拧枪刺将过来,想报妻子之仇。白凯忙用枪架过,急刺相还,战在一处,有七八个回合。李闯不是白凯敌手,众头目见李闯招架有些费力,便一齐拍马上前,把白凯围住。白凯与贼众混战一场,心中想起元帅有令,许输不许赢。便一马闯出,诈败而走。李闯催动三军,随后赶来。白凯亲自断后,且战且走。走到七盘山,李闯一来恃路径熟,二来欺白凯兵少,想生擒他,以报当日剑山杀妻子之仇,便一齐赶入七盘山去。正是:

  无心撞入天罗网,要想出山却费难。

  不知李闯迸山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