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五虎平南

第四十二回 获叛臣奏凯班师 诛佞贼荣封众将

五虎平南 不题撰人 3996 2021-03-12 15:32

  诗曰:

  害人反害自身亡,善恶分明报应扬。

  且看今朝孙佞贼,离飞远走也难藏。

  当下,狄元帅一闻众人之言,谓这覆龙衣之尸骸乃依智高尸首,说他自尽了。狄爷说:“不然,岂非他之奸计欺诈也?今若草草不实察,不特有诬朝廷,且召了后日之患矣。”众将闻言,俱已拜服,齐呼:“元帅智虑,果远非吾等所及也。”狄爷又说:“本帅想,这依智高被围困也,已计穷力竭,吾料他又不舍命斗杀的,必自纵火乘乱逃走了,用此金蝉退壳之计也。”即呼:“余靖、孙沔二总兵,这贼必然由此邕州西城走回云南地方,但尔二人身在此处多年,熟习地理,你即可领回本部军马,回云南细细缉查,必获叛首。回朝之日,其功不小。”二将领命,带回本部兵三万,拜辞元帅众人,登程而去,按下慢表。

  当日,狄元帅出榜安民,出令众军,不得藉势残民惊扰百姓;倘有违令,百姓出首者,定斩不宽恕。以狄爷大兵一到,不满三天,万民安乐,十分感狄元帅之恩。只为前被孙振陷害本多:奉承叛主,抢劫民财、虏掠民间妇女以献于蛮王……种种为非作歹,非止一端,万民嗟怨。今日大兵一进了城,反安靖如此,百妖如何不感狄元帅的恩德!

  闲话休提。再说孙振奸臣,只道南蛮兵势甚大,不防大宋胜他,况有道人法力厉害,谅不至败的。今日一闻大宋师临城,自知不好,心下懮惊,又不顾蛮王了,即日带领了家口奔逃了,但不敢十分露迹,只因在本处陷着人民不少,如今势尽奔逃,好不胆怯!是日,原欲跑逃离关远些,不想家小人众,走路烦难,逃不得四十里,天色将晚了,只得投了饭店。是晚,店家看见投宿客人许多家眷,初时他也思疑。后来,又察他乃汴京人氏,又见他行为非民家气象,所有器乃官家物。只因狄元帅安民出榜之后,就出示晓谕军民人等:若将依智高送到关前,赏给白金与他一千五百两;知其埋伏何处来报明者,赏白金五百两;倘有收留藏匿者,罪与他同等,全家诛戮;近处知而不报者,永定充发;又有投来伪官孙振,倘若拿到关者,赏给白金一千两;来禀报藏在哪方者,亦赏白金二百两;收藏于家不献出者,重处不宽。是以各各寓于客店,多方盘洁,方才宿歇一人。

  当日店主见孙振如此光景,猜度七八分是孙贼。正是奸臣该当败露,这店主一则思量领赏此银,二来这奸臣与他是仇人,这店主乃本处人士,承父业开此旅店,生理家道颇足。父已弃世,有妹子一人,已许字了,年方十七八,尚未出门,姿容有七八分美貌。一日乘轿去参神,被孙振抢回去献与叛王。后来此女不从,自缢而死。但他这女子许字了人,弄得这店主赔补百两银子与人,才罢了。如今这孙振来投他店,岂不是自投罗网的?是夜,这店主思量:“若拿他去见狄元帅,倘若不是此人,岂不罪大如天?但今猜得七八分,不若明早五更天速跑去昆仑关,禀知狄元帅,依直言我不认得此人面貌,若看形影,倒有几分,若不来禀知,犹恐走脱奸臣,待他差人来认他捉拿领赏,这二百两银子,岂不稳当的?”

  这店主是夜定了主意,果也识见高明。次日,天气尚未黎明,实时飞奔走至昆仑关,用了十银子叩求中军,将言禀进狄元帅。狄爷一闻此言,即差张忠、刘庆二人与店主人飞跑而来。不上一刻已到门首。这孙振用完早膳,正要起行奔走。张忠、刘庆一到,店主正要引二人人后阁来认他,不想这奸臣领了十余家口出店来。刘、张二人一见,上前扭住奸臣,吩咐手下数十兵丁一齐将他捆住,连押家口起程。这店主跪下呼:“将军,千岁出赏的银子,求给与小人。”二将说:“千岁出示没有虚的,你且随来领赏。”店主大喜,拜谢起来,大骂:“奸贼,抢吾妹子,谄媚叛王,只望永图富贵,岂知今日大理昭昭?你往日情势凌人之威,今日何在?”当时人民愈众,有人骂抢去妻,有人骂夺去女,一刻间何下百十余人,痛骂十恶的奸臣。张、刘二人叹道:“奸臣害人太多,何苦结此重冤的!”当时,张、刘二将押了他,连家口十余人,一程回关,见了狄爷,吩咐打入囚车。赏给二百银子,店主大喜,谢赏而去。

  是日,狄爷一点仓库,比别城多于数倍,乃依贼掠民聚敛所得。当时,狄爷吩咐:“银子数百万,带回圣上处分。”是日班师,留将数员,兵一万,渐行守关。传令大小三军拔寨登程。三声炮响,众义士喜气洋洋,鞭敲金鞍响,人唱凯歌声,一路威威武武,出了西粤。行路一月,又到湖广省,出了襄阳、荆州,外又走了十余天,方进汴京城。

  仁宗王闻报,传旨众文武,出城十里外迎接一程。大兵到了教场,吩咐三军不许放炮惊动。当下,众人在午朝门外候旨。

  天子传召,众将随着元帅步进金阶,一同俯伏。天子和蔼龙颜,传旨众卿平身,众将山呼,谢恩起来,天子赐坐。五人谨敬陈明南征一路事情,又将昆仑关被依智高动劫民财,带回白金三百余万。天子闻奏大悦:“今日平南,复回西粤、云南,皆御弟与杨门众将之力。这些银两系民之财,不必收归国库,且赏与众将三军。”狄爷奏道:“我等得胜还朝,皆藉陛下洪福。”言罢,又将孙振要救太尉的密书呈上,仁宗大怒,说:“这奸贼死有余辜,险些误了国家大事,屈了有功之臣。如今该贼投降敌人,须碎剐其尸,不足以伸朕恨。如今此贼何在?”狄爷奏道:“臣已拿下囚车了。”天子传旨取出他,又往南牢提出冯拯,跪于阶下,口称:“罪臣见驾。”天子不开言。武士打碎囚车,拿孙振伏于阶下,不敢做声。仁宗一见,大怒,喝声:“可恼你这狼心狗肺之徒,朕有何事负于你,你以私仇宿怨要害有功之臣,暗施毒计,心向外邦,险使朕君臣永别,江山送与敌人。如此大奸大恶误国叛臣,是朕的仇人。”传旨:“拿出西郊碎剐其尸,妻、子虽无罪,但是谋反大逆背国之臣,罪及妻小,一同斩首。”当时,武士献过三颗首级交旨。其家人、小使不罪,俱已放去。当时冯太尉魂飞魄散,战战兢兢。仁宗大骂:“你这老贼,位极人臣,不思报国,与奸臣为党,图害忠良。前者,虽然包卿未增审断,如今孙振又有书暗传,显见你平日为人不端,罪死不为过,拟念你先朝老臣,恶迹未能证,拟开你一线之恩,削职赶逐,不许再言。”吩咐除官逐出。当时天子杀、逐奸臣,怒气已消,传旨与孙、余二总兵:“获了贼首回朝之日,加封官爵。”各各谢恩。是日退朝,狄爷奉旨,将三百余万银子分给了众兵,众人欣悦沾恩。是日,各各回家见过父母妻兄,脱了征役劳苦,好不欣欢。

  不上半月,孙沔、余靖二人回朝,奏知圣上:“依贼果逃往云南大理府,已捉获。恐他逃脱,至即斩他,将首级解京。”天子见了今日已获贼首,传旨南征将士受封。当时,天子说:“狄御弟虽然功劳浩大,已加封王位,极品无加,前者二次平西已有旨意。但有功无报,朕心不安,恩赐金花金牌三十六道,每月加俸银一万两。”杨府六将,除了金花、魏化未曾受封,王怀女,六郎在日也受一品诰命之职。如今年迈,加封一品太郡君,御赐龙杖;杨文广,封为御前太尉,杨金花,只因年少未曾婚配,封英烈少女,一品服色;封刘庆为耀武公;张忠封保国公;李义封安国公;石玉封定国公;狄龙封护宋侯,狄虎封卫宋侯,段红玉、王兰英俱受一品诰命之荣;孟定国封英武侯;焦廷贵封烈武侯;萧天凤封安宋大将军;杨唐封定宋大将军;岳纲封保宋大将军;高明封护宋大将军;魏化封异勇将军,与它龙女赐婚,封安国夫人;降将段龙封震南将军,段虎封平南将军;阵亡降将段洪阴封忠烈侯,王凡封英烈侯,阵亡三偏将各封靖忠侯,俱以春秋祭把。封赠毕,天子令户部各头去建祠,又传旨于金銮殿,大排筵宴,随征各大小三军,俱有赏赐。君臣欢叙,酒至三巡,齐鸣音乐。值殿官见至午时,酒宴已撤,酉刻酒闹已浓,犹恐失了君臣之礼,跪下请奏:“酒宴当散。”除去残宴,众臣谢恩,各回府中。

  次日,天子加封孙沔、余靖二位总兵为虎卫将军,命他镇守昆仑关,二人去讫。萧天凤四将也辞圣驾,回守三关,辞别狄爷众人去讫。圣上又命魏化夫妻到襄阳,补了孙振之缺;夫妻又到杨府拜辞老太君、众夫人等,上任去讫。段龙、段虎,即命他回去分守芦台、蒙云二关。二人领旨,进狄王府拜别千岁、辞过妹子夫妻而去。

  当时,天子又命狄爷五将仍回家三载,以平西回时未及二年,又召回征南,见众人劳苦,此乃仁慈之君,体谅臣心。

  当日,狄爷不免进南清宫,拜见太后娘娘。姑侄相逢,弟兄相会,不胜喜悦。两位公子夫妻同日参谒。当晚酒宴相待,不用烦言。

  前时得胜,狄爷已命刘庆席云回山报知,今公主领了婆婆家小又到京来,岂不是一家完叙,乐莫大焉。狄爷请过母安,然后夫妻相见。礼毕,二位公子夫妻先礼拜祖母,后叩见翁姑,公主扶起,命儿媳坐下。一见二个媳妇一貌如花,与公子匹配,可称四美,暗暗大悦。

  当日,四虎、焦、孟也在狄王府中,一闻太君、公主到了,俱来拜见。他四人乃狄爷结义兄弟,焦、孟随狄爷多年,七人实乃义气相投,故不住别处,只在王府安歇。狄爷说:“众位弟兄,本藩母亲一家已至,不用回旋了。昨数天,圣上已降旨,你们何不回旋去的?限满回朝,叙会日久。”六人说:“千岁,我们不回旋,只因老太君与娘娘未到,今日见过老太君,自然旋归。”狄爷称谢:“难得众位情深见爱也。”次日,各各回旋去了,不表。

  当日老太君到了,又进南清宫与太后相逢,少不得公主娘娘随行,拜见狄太后,相会言谈,也无非别后衷肠之语。是夜,老太君就在南清宫内安歇,只因年老,妯娌情深,久别了,今日相见,不忍即分,故老太君就在宫中安歇。公主拜别二尊年,回归王府不表。

  如今五虎平南成功,奏凯回朝,上书已有《平西初传》载录,此是续集。宋仁宗自西夷一乱,赵元吴一反,依智高一叛,以后方得国家平宁无事。史言:“仁宗之世,西域扰攘,范仲淹、韩琦战功居多,而依智高之叛而全收功绩者,狄武襄也。”而后人言“文有包,武有狄”,引七绝诗为结。依智高乃叛逆之民,乃欲谋图大位,后来不得善终,身首异处,思量免不得利心看得太重,世人苟能将利字看低些,凡事必无争论之端矣。其诗曰:

  富贵焉能分外求,愿君自知早回头。

  乐天由命何常损,放利而行众疾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