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才子佳人 双凤奇缘

第八十回 得佳梦始终异兆 生太子庆贺团圆

双凤奇缘 雪樵主人 2127 2021-02-25 15:34

  诗曰:

  风虎云龙气象清,民安国泰万方宁。

  青宫有兆征昌运,从此君臣享太平。

  话说汉王见苏武奏事,便问:“苏老卿有何奏章?”苏武奏道:“臣启陛下,臣当年和番北地,被困牧羊,陡遇大雪,冻在地下,蒙山中一个得道母猩猩,将臣救至洞中,活了性命,臣感她恩,成为夫妻一十六载,生了一双儿女。后又蒙番王放臣回朝,未曾将他们带来,今又三载,昨晚将儿女送至臣家,她已成了正果,升了仙班,伏求皇爷格外开恩,讨一封号。”汉王听说,连称怪异道:“兽面人心,大是难事,怪不得修炼以成正果,今加封尔妻猩娘,为上品仙姬。”苏武谢恩,退出朝门。后来猩娘因得了人主的封号,果证仙班,又来拜谢一番,看看一双儿女,这都不用交代。

  单言皇后那夜正伴天子,睡至三更时分,似梦非梦,忽见天上五色祥云,开千层瑞霭,不觉自己身子腾空而起,只见:

  东方甲乙木飞来一条青龙,

  西方庚辛金飞来一条白龙,

  南方丙丁火飞来一条赤龙,

  北方壬癸水飞来一条乌龙,

  中央戊巳土飞来一条黄龙,

  那五条龙飞在空中,张牙舞爪,左右盘旋,聚成一条五色金龙,直奔娘娘身上而来。只吓得娘娘魂不附体,从空中坠下,大叫一声:“我命休矣!”梦中惊醒。汉王听得娘娘喊叫,也醒了,便问:“梓童何事,这等吃惊?”娘娘把梦中之事,细细奏与天子知道,天子听说,大喜道:“此乃孤与御妻要生皇儿之兆,待孤明日早朝,召问司天监,便明白了。”

  说毕,过了一会儿,不觉金鸡三唱,天已大明。汉王起身登殿,文武一齐拜倒丹墀,山呼万岁。礼毕,分列两旁,文东武西。”只听汉王有旨,宣召司天监上殿,司天监闻旨,俯伏金阶道:“圣上有何旨意颁行?”汉王道:“只为娘娘昨夜三更得一梦兆,不知吉凶若何,烦卿详解。”司天监道:“臣启吾主,当日因梦而得娘娘,今因梦而生太子,始终异兆,亦来可知,但不知娘娘所得何梦?请旨示臣,好待臣详解。”汉王道:娘娘昨夜梦见身子平空,起于天上,遇见五方五色飞龙,聚成一条金龙,直奔娘娘身上,吓得娘娘从空坠下,梦中惊醒,正是三更时分,不知吉凶若何?”司天监道:“若论此梦,据臣详解,恭贺陛下,主生太子之兆。”汉王道:“卿可细细详解明白。”司天监道:“臣启我主,娘娘身子平空而起,主高一级,应为国母;金龙五色,主九五之尊;后又聚成一条金龙,罩定娘娘身子,主生太子,定是一统天下。吾主不必过虑,此梦大吉之兆,臣等敢不预贺?”汉王闻奏大喜,道:“果应尔言,生了太子,少不得加官进禄。”司天监谢恩退下。

  汉王把袖一展,散朝回宫,有娘娘接到宫中坐定,摆下酒筵,汉王在席上叫声:“御妻,昨夜之梦,司天监详解,应主指日要产皇儿。”娘娘听说,心中欢喜道:“想陛下前有正宫林皇后,并那三宫六院,俱未代陛下生一太子,若妾因梦而得喜,也不枉陛下当年一梦到越州,选召姐姐。妾姊因梦成婚,妾今因梦得子,妾之姊妹,始终归于梦兆,也算代陛下全始全终了。”汉王大喜道:“御妻之言不错,孤与尔姊妹好似梦中姻眷。”说得娘娘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时席散,携手入帐安寝。

  一日三,三日九,真是光阴易过,不到半载,娘娘已怀孕在身,汉王大喜,百般调护。娘娘腹内渐渐高大,不时思睡,懒吞茶饭,要吃酸甜,怀了一个真命帝王,直到了十个月,六甲临盆,忙坏送子娘娘,有许多过往神祗,护送下凡。到丁皇宫内,交了吉月吉日吉时,方才临盆,生下一位皇太子。早报与汉王知道,汉王大喜,即刻登殿,受文武朝贺,颁下旨来:“大赦天下,一概免税三年,开仓赈济贫民,罢职官员,准其起复,在朝文武各加一级。”正是:

  一人有福安天下,万民感仰受皇恩。

  自从皇太子出世,生得方面大耳,虎步龙行,是个人君气度。四方宁静,各国来朝,汉王又将王龙召进京来,封为太子太师,做了太子先生。此刻王龙已生有二子,他见太子读书英敏,心内十分欢喜,直到汉王晏驾,太子登极,王龙方致仕回乡,只使二子在朝伴君。娘娘已尊为国母,年至九十,无疾而终。李广因出仕回来,后因无子,还是李能生的次子承继一脉宗祧。李广寿至百龄而终,李氏一门世受皇恩,绵绵不绝。此书已终,名为《双凤奇缘》。因前有昭君,后有赛昭君续姻报仇,始终异兆,总不外忠、孝、节、义四字,青史标名,人人钦仰,千古奇女子,出于一家姊妹,故云“双凤奇缘”。

  赞昭君诗曰:

  一梦姻缘寄汉家,如何马上弄琵琶。

  冰心凛烈存千古,怎堕奸谋志或差。

  赞赛昭君曰:

  平定番邦立大功,报仇泄恨女英雄。

  娇姿一段惊人处,尽在含情不语中。

  赞李氏一门诗曰:

  世代功名立战场,闺中也爱列戎行。

  忠心报国皆如此,简册犹存姓氏香。

  赞王龙诗曰:

  三日妻房有别离,只因王事费驰驱。

  孤忠坐困番邦地,十八年来会有期。

  赞苏武诗曰:

  不辱于番愿牧羊,此心无二重纲常。

  吞毡嚼雪能坚忍,方见忠臣两字难。

  赞猩娘诗曰:

  异类无知宿远山,也将巨眼识忠良。

  最令人兽分关处,脱换皮毛自改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