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石屋清珙禅师语录

福源石屋珙禅师塔铭

石屋清珙禅师语录 石屋清珙 1316 2024-05-23 16:33

  

  前四明延寿禅寺沙门元旭撰

  师。讳清珙。字石屋。苏之常熟人也。俗姓温。母刘氏。生之夕有异光。实宋咸淳八年壬申也。及长。依本州兴教崇福寺僧永惟出家。二十祝发。越三年受具。一日有僧杖笠过门。师问之。僧曰。吾今登天目。见高峰和尚。汝可偕行否。师欣然与之偕行见峰。峰问。汝为何来。师曰。欲求大法。峰曰。大法岂易求哉。须然指香可也。师曰。某今日亲见和尚。大法岂有隐乎。峰嘿器之。授万法归一之语。服勤三年。大事未明。忽辞他行。峰曰。温有瞎驴。淮有及庵。宜往见之。至建阳西峰。见及庵。庵问何来。师曰天目。庵曰。有何指示。师曰。万法归一。庵曰。汝作么生会。师无语。庵曰。此是死句。什么害热病底。教汝与么。师拜求指的。庵曰。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意旨如何。师答不契。庵曰。者个亦是死句。师不觉汗下。后入室。再理前话诘之。师答曰。上马见路。庵呵曰。在此六年。犹作者个见解。师发愤弃去。途中忽举首见风亭。豁然有省。回语庵曰。有佛处不得住。也是死句。无佛处急走过。也是死句。某今日会得活句了也。庵曰。汝作么生会。师曰。清明时节雨初晴。黄莺枝上分明语。庵颔之。久乃辞去。庵送之门嘱曰。已后与汝同龛。未几。庵迁湖之道场。师再参。次命典藏钥。庵尝与众言曰。此子。乃法海中透网金鳞也。一众刮目以视。后灵隐悦堂訚公。会中居第二座。遂罢参。登霞雾山卓庵。名曰天湖。道洽缁素。户屦骈臻。伏腊所须。不求自至。凡樵蔬之役。皆躬自为之。有古德之风。禅暇喜作山居吟。传者颇多。师于此山。有终焉之志。俄而嘉禾当湖。新创福源禅刹。以师之名闻。诸广教驰檄敦请。为第二代住持。师坚卧不起。或者劝之曰。夫沙门者。当以弘法为重任。闲居独善。何足言哉。于是翻然而起。大开炉鞴。锻炼学者。谈者以谓真能起及庵之家者也。居七年。以老引退。复归天湖。至正间。朝廷闻师名。降香币以旌异。皇后赐金襕衣。人皆荣之。师澹如也。至正壬辰秋七月廿有一日示微疾。阅二日。中夜与众诀。其徒请曰。和尚后事如何。遂索笔书偈曰。青山不着臭尸该。死了何须掘土埋。顾我也无三昧火。光前绝后一堆柴。掷笔而逝。阇维。舍利五色璨然。不知其数。其徒收其灵骨舍利。塔于天湖之原。以及庵之塔配之。示不忘同龛。师之意也。寿八十有一。腊五十有四。有弟子愚太古者。高丽人也。亲得师旨。说偈印可。有金鳞上直钩之句。其王。以国师之号尊之。闻师道行。意甚倾渴。表达。

  

  西来直指教外别传惟上根者乃可得焉

  传亦无传得亦无得如太虚空荡焉罔极

  卷卷石屋心如死灰划然顿悟火里莲开

  惠朗之孙及庵之子源清流长根茂实遂

  迹留霞雾名落湖江争先快睹景星凤凰

  入灭至今几三十祀双塔岿然清风未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