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

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卷六

  

  後学性一阅

  第八十七则幽栖上堂

  示众云。拈槌竪拂岂惮劬劳。接物利生那嫌分外。个这有收有放能纵能夺。且道谁是其人。

  举幽栖和尚一日敛锺上堂(为法忘劳)。大众才集(并忙合閙)。栖云是甚麽人打钟(佯打不知)。僧云维那(口是祸之门)。栖云近前来(照頋杻鼻木)。僧近前(祸福无门唯人自召)。栖便打(伏手骨朵)。却归方丈卧(收来太速)。投子拈云。然自急须逃。古今皆有(懒儿攀伴)。行穷绝处。试问傍人(论出理长)。不惜下情。果然获有(明眼难谩)。既从相问。急索端由(一递一刮)。不頋危亡。得他假难(不赌恶发)。虽获小利。也是暗地伤人。不为好手(傍观者哂)。这僧虽然失利。盖为自不守分致祸临身。未为分外(争免遭人点检)。然虽如是。终是平人横遭罗网。自有傍人证据在(路见不平拔劒相助)。且道证据个甚麽事(你岂不知)。乃云。东家不了。西舍受殃(德不孤必有邻)。

  师云。台州幽栖道幽禅师。镜清问如何是少父。师曰无标的。云无标的以为少父邪。曰有甚麽过。云只如少父作麽生。曰道者是甚麽心行。林泉道。当头讳字寰中禁。谁敢依稀犯圣颜。既曾敛钟上堂。何恠聚头作相。虽是权衡在手。难谩云水凝心。为伊放去较危。所以收来太早。棒头有眼足下无私。丈室寥寥。横眠侧卧未必做得一员无事道人。果被投子从头花判。现成公案岂用强词。只此缘由便为招状。果信道。清官易断。不谩易筭。凤凰飞在梧桐树。自有傍人话短长。还知东家不了西舍受殃处麽。苦屈之辞幸遇明监。若非投子谁敢评量。颂曰。

  蓦路相逢借问由(出门便入是非市)。寸心莫便与他酬(开眼不逢仁义人)。虽然重檐教人待(推恶离己)。终是惭颜暗地羞(丑则一度丑。话杷几时休)。

  师云。鸟栖林麓易。人出是非难。狭路相逢不无温问。或假事而显理。或即俗而明真。或指空劫已前。或示威音之後。非妄情可测。非狂解可求。据此缘由。几人穷究。但肯寸心不昧。自然万法皆明。休向用机谋运智处便恁评跋。不见道。一分心幸。一分慈悲。不因一事。不长一智。不吃一交。不学一便。须知海岳归明主。未必乾坤陷吉人。投子虽恁麽拈颂。莫便一向得失是非上穿凿。且对痴人暂时说梦。还知东家不了西舍受殃处麽。只因不本分。所以祸临身。

  第八十八则答麻三斤

  示众云。三觉圆明当可顶门上具眼。二利兼济宁容脚板底烟生。但能念念无差。便见头头显露。莫有辨得的麽。

  举僧问襄州洞山。如何是佛(更嫌何处不分明)。山云麻三斤(无星秤上一任称盘)。

  师云。襄州洞山守初宗慧禅师。初参云门。门问近离甚麽处。师曰查渡。门曰夏在甚麽处。曰湖南报慈。云几时离彼。曰八月二十五。云放汝三顿棒。师至明日却上问讯。昨日蒙和尚放三顿棒。不知过在甚麽处。云。饭袋子。江西湖南便恁麽去。师於言下大悟。遂曰。他後向无人烟处。不畜一粒米。不种一茎菜。接待十方往来。尽与伊抽钉拔楔。拈却炙脂帽子。脱却鹘臭布衫。教伊洒洒地作个无事衲僧。岂不快哉。门云。你身如椰子大。开得如许大口。师便礼拜。住後上堂曰。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还会得麽。你衲僧分上到这里须具择法眼始得。只如洞山恁麽道。也有一场过。且道过在甚麽处。林泉道。再犯不容。僧问如何是佛。师答麻三斤。还有这里辨锱铢知轻重的麽。佛身既充法界。法性何处不周。刹刹如然。尘尘皆尔。拶破面门。磕伤额角。不免教人点检道。当局者迷傍观者哂。况杭州兴教小寿禅师亦云。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林泉虽恁离坚合异。莫便寻言逐句识情卜度。不见道三句外会取六句外省去。只如到此。端的合作麽生会。良久云。还相委悉麽。定盘星上无斤两。莫逐高低漫度量。颂曰。

  三年一闰大家知(要知作麽)。也有颟顸不记时(无心犹隔一重关)。昨夜鴈回沙塞冷(节气不相饶)。严风吹绽月中枝(狼藉遍地)。

  师云。三百六旬似蚁循环而不住。七十二候如珠走盘而非停。日月如梭春秋若箭。所以闰余成岁。全因律吕调阳。万松先师住仰山时。闰四月旦日上堂云。所谓道人者。不知月之大小。不知岁之余闰。野僧即不然。今年三百八十四日。前月大尽此月小尽。即今闰四月一日辰末巳初。忽有个出来道。通疏伶利知时按节。要且无道人气息。野僧以手掩鼻道。近後近後。作什麽。你道人气息珍重。恁麽商量。是颟顸不颟顸。是记得不记得。林泉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众生心佛应须自向。何必霜秋月夜采听鸿声。沙塞严凝江天寂寞。虽道法身无被不禁寒。莫守寒岩沉死水。当可回途复妙曲为今时。信手拈来敁斤邈两。休便向秤干上寻。秤锤边覔。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远之远矣。毕竟合作麽生参礼。但能忘计较。处处可归依。

  第八十九则北斗藏身

  示众云。冬瓜儱侗到处皆然。瓠子弯环任谁索信。只此街谈巷语。无非赵璧燕金。傥能直下承当。便可空中仰望。有具眼者麽。

  举僧问云门。如何是透法身句(未开口时何不领会)。门云北斗里藏身(看破了也)。

  师云。韶州云门山光奉院文偃禅师。嘉兴人。依志澄律师出家。敏质生知。慧辩天纵。及长落发禀具於毗陵坛。侍澄数年探穷律部。以己事未明往参睦州。州才见来便闭却门。师乃扣门。州曰谁。云某甲。曰作甚麽。云己事未明乞师指示。州开门。一见便闭却。师如是连三日扣门。至第三日州开门。师乃拶入。州便擒住曰道道。师拟议。州便推出曰秦时[车*度]轹钻。遂掩门。损师一足。师从此悟入。州指见雪峰。师到雪峰庄见一僧。乃问上座今日上山去那。僧曰是。师寄一则因缘问堂头和尚。只是不得道是别人语。僧曰得。师曰尚座到山中见和尚上堂。众才集便出握腕立地曰这老汉项上铁枷何不脱却。其僧一依师教。雪峰见这僧与麽便下座拦[离-禸+月]把住曰。速道速道。僧无对。峰拓开曰不是汝语。僧曰某甲语。峰曰侍者将绳棒来。僧曰是庄上一浙中上座教某甲来道。峰曰大众去庄上迎取五百人善知识来。次日上雪峰。峰才见便曰因甚麽得到与麽地。师乃低头。从兹契合。温研积稔。密以宗印授焉。师出遍谒诸方。核穷殊轨。锋辩险绝。世所盛闻。後抵灵树。冥符知圣禅师接首座之说。初知圣住灵树二十年。不请首座。常云我首座生也。我首座牧牛也。我首座行脚也。一日令击钟。三门外接首座。众出迓。师果至。直请入首座寮解包。自是声名藉甚。道价峥嵘。为一派祖之根源。信不诬矣。此僧既问透法身句。云门须索尽心酬对道。北斗里藏身。非是教汝仰望不及。非是教汝寻觅不见。本欲要汝非智可知处知。非识可识处识。本没譊欺亦不厮赖。精精细细分明荐取。颂曰。

  南岳峰高北岳低(不为有余。不为不足)。行人泣泪两迟疑(都是自心境界)。火星昨夜移牛斗(南山起云)。照见西瞿人不知(北山下雨)。

  师云。千峰耸翠。万派争流。既有高低。不无深浅。此皆妄识评跋狂情系缀。若向是法平等处着眼。空劫前时存心。索甚行人泣泪。漫自迟疑。毕竟离言说绝思虑的消息。岂许等闲容易领会。不见道。只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自己不会浮。休怨河曲剥。云门忒煞老婆心切。火星昨夜既移牛斗。岁君今日必降灾祥。得之者头轻眼明。失之者心忙腹热。想见西瞿耶尼人总不知。林泉道。因祸致福。须弥四面各有一洲。东曰东弗于逮。南曰南赡部洲。西曰西瞿耶尼。北曰北郁单越。此四洲之梵音也。还知北斗藏身处麽。徒劳斫额望。枉了强搜求。

  第九十则五凤楼前

  示众云。有时步步踏着。有时头头蹉过。须知尊贵一路。岂容取次登陟。有善回互者麽。

  举僧问风穴。如何是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穴云五凤楼前(好看脚下)。僧云如何是道中人(相逢难对面。对面不相逢)。穴云问取城隍使(推恶离己)。投子拈云。然指道由人。行之在己(师治半。自治半)。问穷决悟。答以提宗(相逢两会家)。不是当人。徒劳进步(险费草鞋钱)。何故。盖向上一路千圣不游(谁敢胡行乱履)。拟议之间长途万里(险)。是以龙楼迎瑞。紫殿笼烟(宝香凤烛烟云合)。苔砌深闱。烛香人静(寂寂帘垂不露颜)。正当恁麽时。还许人喘息麽(住气住气)。若喘息之间长途万里(只知尽法。不管无民)。

  师云。汝州风穴延昭禅师。愽学有才。机辨冠众。初参镜清道怤禅师。後嗣南院顒。机语颇多。不及备录。这僧今问如何是道。道之一字固有多门。老子云。道可道非常道。庄子却云。道在屎溺。据二子恁麽道。是常邪非常邪。若定夺得。许汝具一只眼。直饶双眼圆明。亦不出邪因无因二种外道。向我祖师门下更参三十年。故南泉道。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是知吾佛无上菩提之道。非同世之所说者也。若非亲证履践明白。终是口头取办。畵饼难充饥尔。不见长庆道。万象之中独露身。唯人自肯乃方亲。所以风穴傍提玄化回互尊严。教伊五凤楼前瞻仰有分奔凑无门。其僧果问如何是道中人。林泉道。从来虽共住。到底不知名。风穴老汉推恶离己恐犯当头。指问隍城使。此问此答不可以有意会。不可以无心知。水中择乳须是鵞王。投子拈云。然指道由人行之在己。此真所谓车不横推理无曲断。又道问穷决悟答以提宗。不是当人徒劳进步。此岂非弄潮须是江吴客。别语还他汉地人。紧系行缠牢着脚。不宜岐路漫因循。果云向上一路千圣不游。拟议之间丧身失命。故知拟心即差。举步即错。堕坑落壍何怨乎哉。当可惨悚戢翼仰德拳拳。远瞻紫殿笼烟。伫视龙楼迎瑞。深闱禁幄人静香消。无敢优游何容喘息。若喘息之间。长途万里。但肯忘缘达圣道。无中有路隔尘埃。颂曰。

  深宫禁殿隔重闱(九重深密处)。帘静檐楹紫气垂(不许外人知)。苔地不通朝请近(不可妄传消息)。家人指路莫迟疑(应须子细。不必沉吟)。

  师云。吾佛之道妙密难明。六户虽通四臣拱手。得之则纵横无碍。失之则触途成滞。放行则瓦砾生光。把住则真金失色。况深宫禁殿更隔重闱。视听应难履践。莫可以喻圣人之道非名言而可比拟者哉。而复帘静檐楹逾难亲近。月沉院宇谁敢亲。依此道中人何面目而可见。何姓名而可通。只可贵耳贱目。见面不如闻名。即俗明真。弃事方能就理。应须子细详审寻思。莫得因循虗徒造次。此虽逆耳终是忠言。谁嗔苔地不通圣朝。请近纶音未降丹诏恩遥。家人虽指玄关。识者罕逢明监。作家禅客切忌迟疑。伶利衲僧直须诊细。出门虽入是非市。开眼好看仁义人。

  第九十一则仰山插锹

  示众云。言中有响。非知音者难明。句里呈机。唯具眼人可晓。休云父慈子逆。本非恩断情忘。莫有闲点检者麽。

  举仰山插锹话(打鼓弄琵琶。相逢两会家)。

  师云。仰山在沩山为直岁。作务归。沩问甚麽处来。仰云田中来。沩云田中多少人。仰插锹叉手立。曰今日南山大有人刈茆。仰拔锹便行。林泉道。放去较危。收来太速。玄沙云。我若见便与踏倒锹子。林泉道。也是忍俊不禁。僧问镜清。仰山插锹意旨如何。清曰犬[口*(衔-金+缶)]赦书。诸侯避道。僧云只如玄沙踏倒意旨如何。清曰不柰舡何打破戽斗。林泉道。莫向言中取则。直须句外明宗。僧云南山刈茆意旨如何。清曰李靖三兄久经行阵。林泉道。且莫干戈相待。云居锡云。且道镜清下此一判。着那不着。林泉道。无孔铁鎚不劳下楔。沩山以本分家风明本分事。向汝十二时中动转施为处。拟求本分已早不本分了也。所以问甚麽处来。云田中来。沩山老汉岂不知他从田中来。着此一问要知下落。故又问田中多少人。若是杜撰禅和拍盲衲子便向数目里走作。他便觌面相呈尽情通报。便插下锹子叉手而立。此与答前三三後三三。意趣是同是别。沩山为人为彻。杀人见血。而复勘当道。今日南山大有人刈茆。非止叱伊静沉死水。而况恐他动落今时。中斯疾者宁不以瞑眩之药而与瘳欤。是他终是伶利衲僧。一拨便转。便与踏倒锹子。意欲纤尘不立万境消沉。曳尾灵龟转加其迹。致使玄沙点检。镜清论量。云居比校。投子掀扬。向此颂中自知来意。颂曰。

  沩山问处少知音(人不得貌想。海不得斗量)。插地酬时佛祖沉(不见一法即如来。方得名为观自在)。踏倒玄沙傍不肯(见义不为无勇也)。免教苍翠带春深(懊恼闍黎斋後钟)。

  师云。洪钟在架。任扣击以成声。明镜当台。尽[娟-月+虫]妍而自露。故云问在答处答在问处。休云问答者稀。莫道知音者少。沩山屡用此机。勘辨诸方黄口衲子。山又云。夫道人之心。质直无伪。无背无面。无诈妄心。一切时中视听寻常。更无委曲。亦不闭眼塞耳。但情不附物即得。从上诸圣只说浊边过患。若无如许多恶觉情见想习之事。譬如秋水澄渟清净无为澹泞无碍。唤他作道人。亦名无事人。时有僧问。顿悟之人更有修否。沩曰。若真悟得本。他自知时。修与不修是两头语。如今初心虽从缘得。一念顿悟自理。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能顿净。须教渠净除现业流识。即是修也。不可别有法教渠修行趣向。从闻入理。闻理深妙。心自圆明。不居惑地。纵有百千妙义抑扬当时。此乃得坐披衣自解作活计始得。以要言之。则实际理地不受一尘。万行门中不舍一法。若也单刀直入。则凡圣情尽体露真常。理事不二即如如佛。仰山复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沩指灯笼曰大好灯笼。仰曰莫只这便是麽。沩曰这个是甚麽。仰曰大好灯笼。沩曰果然不见。沩山仰山恁麽问答。何止田中一句而少知音。插地酬时逾难近傍。故玄沙老汉放没底誺。待与踏倒。正意恐堕功勳及涉春意。作麽生得恰好去。是须记取南山语。镂骨铭肌共报恩。

  第九十二则法眼慧超

  示众云。搜远不搜近。空费草鞋钱。宜假不宜真。枉偿口业债。抄直打快处。谁能道得。

  举僧问法眼。如何是佛(休分外)。眼云汝是慧超(莫错认)。

  师云。金陵清凉院文益禅师。余杭鲁氏子。依新定智通全伟禅师落发。弱龄禀具於越州开元。属律匠。希觉盛化于明州鄮山育王。师往预听习。究其微旨。复傍探儒典。游文雅之场。觉师目为我门之游夏也。师玄机一发。杂务俱捐。振锡南迈。抵福州参长庆不大发明。後同绍修法进三人欲出岭。过地藏院阻雪少憩。附炉次。藏问此行何之。师曰行脚去。藏曰作麽生是行脚事。师曰不知。藏曰不知最亲切。又同三人举肇论至天地与我同根处。藏曰。山河大地与上座自己是同是别。师曰别。藏竪两指。师曰同。藏又竪两指便起去。雪霁辞去。藏门送之。问曰。上座寻常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乃指庭下片石曰。且道此石在心内在心外。师曰在心内。藏曰。行脚人着甚来由。安片石在心头。师窘无以对。即放包依席下求决择。近一月余日呈见解说道理。藏语之曰。佛法不恁麽。师曰某甲词穷理绝也。藏曰。若论佛法。一切见成。师於言下大悟。因议留止。进师等以江表丛林欲期历览。命师同往。至临川。州牧命主崇寿院。大唱佛祖不传之道。问答机语不及备录。复迁金陵。三坐道场朝夕演旨。时诸方丛林咸遵风化。师一日与李王论道罢。同观牡丹花。王命作偈。师即赋曰。拥毳对芳丛。由来趣不同。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艶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何须待零落。然後始知空。王顿悟其意。自是中兴大法广阐徽猷。随根悟入者不可胜纪。及示寂後。諡大法眼禅师。塔曰无相。这僧当时问如何是佛。特似不离花下路。法眼答道汝是慧超。恰如便见洞中天。虽是其间景致非常。若不具择法眼。斋来恰似不斋来。要知见谛明白。须是一回亲到。颂曰。

  巇嶮行时问路难(不是苦辛人不知)。有人相指北村南(慈悲之故。落草之谈)。长安无限人来往(屈指从头数莫真)。几个无铃过得关(不有凭由。终成败阙)。

  师云。道无不在。行之由人。佛亦如然。明之在己。得之者。古路坦然平。纵横无不是。失之者。岩崖多差道。左右尽成非。若不低情下意审问缘由。怎不落草逻荒悬崕颠坠。何必指东话西将南作北。大抵长安大道时人皆行。得到家山万中无一。谁不伶俜辛苦舍父逃逝。不识自珍。谁贪他宝。一旦妄情扑落真智现前。一念回光便同本得。汝岂不闻双林傅大士颂云。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起坐镇相随。语默同居止。纤毫不相离。如身影相似。欲识佛去处。只这语声是。虽然如是。几人伶伶利利得过此关。还省得也未。此时若不究根源。直待当来问弥勒。

  第九十三则赵州勘婆

  示众云。奸不厮谩。壮不厮欺。莫骋偻罗。休说大口。总被林泉勘破。再敢有傍若无人者麽。

  举赵州勘婆话(好手手中还好手。红心心里射红心)。

  师云。有僧游五台问一婆子曰。台山路向甚麽处去。婆曰蓦直去。僧便去。曰好个师僧便恁麽去。後有僧举似赵州。州曰待我与勘过。明日州便去问。台山路向甚麽处去。曰蓦直去。州便去。婆曰好个师僧又恁麽去。州归院谓僧曰。台山婆子我为汝勘破了也。玄觉徵云。前来僧也恁麽道。赵州去也恁麽道。甚麽处是勘破婆子处。林泉道。好个师僧便恁麽去。又云。非唯被赵州勘破。亦被这僧勘破。林泉道。更有收人在後头。此话诸方商量者多。皆不出胜负常情。其实权衡在手的人。低也在他高也在他。汝诸人等大抵总被妄情系缀。得失相谩。宠辱牵缠。名位羁绊。此生死之根本。轮转之媒[□@((采-木+(工/山))*系)]。故古人兴一言立一法。令一切众生向直截稳当处。超生死此岸达涅盘彼岸。以寻常家长里短你来我去不济要话方便提携。假以得失令离得失。假以胜负令离胜负。此亦以楔出楔以毒去毒之谓也。若也将虗作实认影迷头。恣意纵情寻言逐句。非止於道远矣。其实负我多焉。且休说婆子勘破这僧。赵州勘破婆子。你还知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老和尚总被林泉勘破处麽。一朝权在手。看取令行时。颂曰。

  灵龟未兆无凶吉(寂然不动)。变动临时在卜人(感而遂通)。路头问破谁人委(赵州[你-女+口])。王老东村努目嗔(干你甚事)。

  师云。古人以钻龟打瓦以应吉凶。殊不知心未萌时祸福何在。仲尼有言。神龟能现梦於元君。而不能免余且之网。智能七十二钻而无遗筴。而不能免刳肠之患。如是则智有所困神有所不及也。庄子云。宋元君梦人披发曰。予在宰路之渊。予为清江使河伯之所渔者余且得。予觉占之神龟也。渔者果有余且网得白龟。其圆五尺。君欲活之卜之。曰杀龟以卜吉凶。其实变动亦由於人。而况此问此答。勘破不勘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把住放行无非在己。虽则路头问破。几个能知。个里机关。何人可晓。虽则东村王老努目微嗔。谁知西坞张翁点头大许。莫有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者麽。复云勘破了也。

  第九十四则多子塔前

  示众云。有口应难说。无言心自知。不劳舌劒唇枪。唯许辞源性海。莫有於一尺水一丈波处明得的麽。

  举僧问兴化。多子塔前共谈何事(合取狗口)。化云一人传虗万人传实(舌头在你口里)。投子拈云。然诸佛不出世。亦无有涅盘(一言道断。非去来今)。佛既如是。道亦如然(浑仑无缝罅)。是以从上诸圣密证此地(唯人自肯乃方亲)。所以然灯不付。正觉自成(匪从人得)。法既无传。至今续焰(就中一点更分明)。法既无得。更复何谈(低声低声)。罔测称扬虗谈互说(言多伤行)。然到此地者。何必塔前相见(有甚面孔)。对众拈花。截臂传衣。方为道矣(认着依前还不是)。既不如是。因甚大庾岭头提不起(自是汝无力)。

  师云。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所以道声前一句圆音美。物外三山片月辉。辟支论曰。王舍城有大长者。财物无量。生育男女各三十人。适往游观。到一林间。见人斫於大树。枝柯条叶繁美茂盛。使多象挽不能令出。次斫一小树。无诸枝柯。一人独挽都无滞碍。见是事已即说偈言。我见伐大树。枝叶极繁盛。稠林相鈎挂。无由可得出。世间亦如是。男女诸眷属。爱憎缚系心。於生死稠林。自然得解脱。即於彼得辟支佛以至现通。入灭时诸眷属为造塔庙。时人因号多子塔。此世尊拈花以青莲目顾视迦叶处也。投子道。诸佛不出世亦无有涅盘。本花严经出现品之半偈也。佛既如是。法亦如然。不言可晓。何必重宣。金刚般若云。如来於然灯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佛於然灯佛所无有法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也。此然灯不付正觉自成之本意也。若知无传之传不说之说。自然续焰联芳代代不绝。何待塔前相见。对众拈花。可祖断臂。卢祖传衣。当密受时有道明者与数十人蹑迹而追至大庾岭。明冣先见。祖乃置衣於磐石曰。此衣表信。可力争耶。任君将去。明举之如山不动。还达此理麽。早知今日成闲管。悔不当时用好心。若非投子难知底蕴。颂曰。

  於道无所证(不飡一粒米)。方通万法路(终日饱齁齁)。或明或暗行(撞天撞地)。不慎亦不护(无系无拘)。月来松色寒(亘古如然)。云去青山露(可知理也)。今古天台桥(驾险乘虗)。几人能得度(任谁可过)。

  师云。有修有证。优游於建化玄门。无证无修。潜缩於实际理地。若不强生节目。自然不堕常途。坐卧经行莫非玄路。万法从兹显现。千差由是谐同。遇明则古镜徒辉。当暗则玄珠匿耀。具眼禅流不劳慎护。知心衲子自解参详。直待岩生皎月壑纳孤云。杉松耸翠耐霜寒。泉石分流淹晚景。风挨云去露突屼之青山。月伴人归栖嵯峨之翠峤。从今自古自古从今。天台桥虽播其名。人世客几能得度。休寻意路尽思度量。莫被玄关因循鎻住。本为汝卸却炙脂帽子。慎勿强穿鹘臭布衫。此之所谓将心用心转见病深。作麽生得头轻眼明去。若能识尽情忘。取一服见效。

  第九十五则大阳玄旨

  示众云。随言定旨当可斟量。逐语分宗休教蹉过。莫有精细伶利解问者麽。

  举僧问大阳坚和尚。如何是玄旨(但看垂手处。不索别寻思)。坚云璧上挂钱财(鬼家活计)。

  师云。郢州太阳山慧坚禅师。初依灵泉仁禅师入室次。泉问甚麽处来。师曰僧堂里来。泉曰为甚麽不筑着露柱。师於言下有省。住後僧问如何是玄旨。师曰壁上挂钱财。无尽居士颂曰。玄旨分明示学人。钱财壁上挂金银。连珠六贴三千贯。不济饥寒不济贫。林泉道。孰信路傍神庙里。从来宜假不宜真。这僧问处索隐鈎深。大阳答时将无做有。此之所谓神无方。易无体。显诸仁。藏诸用。休寻鱼兔强守筌罤。所以道休於言上觅。莫向句中求。其实玄旨端的幽微。会得则途中受用。不会则世谛流布。不见僧问安州白兆志圆禅师。如何是妙觉。曰若是皂角分付浴头。云学人不问这个。曰你问甚麽。云如何是妙觉。曰若是妙药见示一服。僧又问如何是万行。曰今年桃李也无。说甚麽烂杏。怡山暹云。上士见金如土。下士见土如金。作家宗师天然有在。可谓截琼枝寸寸是宝。折栴檀片片皆香。若是影响之流。将谓调戏。何也。从前心胆向人倾。相识由如不相识。咄。林泉道。怡山暹老子指示更分明。只如白兆大阳答处是同是别。投子颂中试听分析。颂曰。

  轻轻人问玄中旨(莫错商量)。便吐肝肠说与他(心直口快)。木人暗皱双眉处(不劳颦蹙)。石女多言争奈何(切忌喃喃)。

  师云。先觉觉後常兴利物之心。自利利他屡启拔生之念。所以云兴百问。瓶泻千酬。非独於今浅情而已。石头曰。乘言须会宗。勿自立规矩。药山曰。更须自看。不得绝却语言。我今为汝说这个语。显无语底。长庆曰。二十八代祖师皆说传心。且不说传语。且道心作麽生传。若也无言启蒙。何名达者。云门曰。此事若在言语上。三乘十二分教岂是无说。因甚麽道教外别传。若从学解机智得。只如十地圣人说法如云如雨犹被佛呵。见性如隔罗縠。以此故知。一切有心天地悬殊。虽然如是。若是得底人。道火何曾烧着口。觉范曰。衲子於此彻去。方知诸佛无法可说。而证言说法身。如何是言说法身。自答曰。断头舡子下杨州。林泉道。深谈实相善说法要。若据恁麽比证将来。壁上钱财有价例没价例。还知麽。将来鬼市没人买。有个波斯笑点头。莫错认。

  第九十六则德山上堂

  

  举德山和尚上堂云。及尽去也。直得三世诸佛口挂壁上(欲隐弥露)。犹有一人呵呵大笑(点检将来不可放过)。若识此人。参学事毕(自来无眼孔。那有闲工夫)。投子拈云。虽然如是。德山大似藏尽楚天月。犹存汉地星(收得安南又忧塞北)。

  师云。灵龟虽曳尾。拂迹转成痕。可笑区区者。无门为法门。正当此际。外不随应内不居空。方有少分相应。所以云门道。光不透脱有两般病。一切处不明。面前有物。是一。透得一切法空。隐隐地似有个物相似。亦是光不透脱。法身亦有两般病。得到法身。为法执不忘。己见犹存。堕在法身边是一。直饶透得。放过即不可。子细点检将来。有甚麽气息。亦是病。论至於此。岂免那人呵呵大笑。林泉道。问你诸人笑个甚麽。只知荆玉异。那辨楚王心。若识此人。参学事毕。林泉道。有甚面孔与伊相见。投子拈道。藏尽楚天月。犹存汉地星。若是伶利衲僧。於此一十字内便见投子分星擘两别是知非底手段。子细参详。不宜造次。颂曰。

  双盲入暗路崎岖(牢看脚下)。日落栖芦暂得苏(欺君不得)。争似石人眠半夜(都在南柯一梦中)。免教舜让守休居(坐着即不可)。须知花绽非干木(别是一般春)。无脚行时早触途(心萌口噟三千里)。昨朝风起长安道(扑头扑面是红尘)。元是崑仑进国图(不因师指示。几乎错商量)。

  师云。云暗不知天早晚。雪深难辨路高低。正中妙叶谁能晓。万水千山徒自迷。何止双盲入暗石径崎岖。六户当明情尘汩没。不甘日落拨棹栖芦。偶尔烟收梦魂苏息。何如木女发锦机而独阅三更。争似石人推桂枕而孤眠半夜。拟待洒洒落落。焉知半半和和。直饶及尽今时。未免口挂壁上。不如通今会古见贤思齐。舜以天下让于单卷。卷曰予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种。形足以勤劳。秋收敛。形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於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单卷。姓单名卷。但能心地平稳意根牢实。何虑觉花而烦木叶者哉。虽不动步而周遍十方。奈因狂念而已经三际。不必长安道上漫逐风尘。进国图中崐崘说梦。未审此时合作麽生话会。师高声唱云。莫寐语。

  第九十七则投子月圆

  示众云。半暗半明。云匣未全藏玉镜。乍升乍降。海门恰欲泛金波。当此之际。莫有离识情绝意路会得的衲僧麽。

  举僧问投子。月未圆时如何(曲鈎由不似)。子云吞却三个四个(切忌咬嚼)。僧云圆後如何(明镜转差殊)。子云吐却七个八个(不劳筭数)。投子拈云。大众。投子恁麽道。诸人作麽生商量(自古诗人多咏月。不言如镜便如鈎)。若也道得寂住峰前烟云盖地(非特呈瑞呈祥)。曹溪路上日月同轮(还解辉天鉴地)。若也不会。山僧有颂(愿闻佳作)。

  师云。文殊但一月真中间自无是月非月。这僧可惜向云岩扫箒上寻。龙树座榻边覔。其实圆之与缺。晦之与明。皆汝妄情自生分别。你几曾於圆陀陀剔圌圞处见那一段灵光。既问投子老汉。不免教没巴鼻上任伊捞摸。没奈何中尽他奈何。本非心幸相谩。端的慈悲太甚。若向吞吐处咬嚼。枉乾咽唾。其或品藻。更别商量。一任云烟盖地。从教日月同轮。争免为伊分明颂出。颂曰。

  圆缺曾伸问老翁(不惜唇皮)。石龟[口*(衔-金+缶)]子引清风(拿空擭空)。昨朝木马潭中过(不得拖泥带水)。踏出金乌半夜红(莫便眼花)。

  师举石室善道禅师与仰山翫月次。仰问。月尖时圆相甚麽处去。圆时尖相又甚麽处去。室云。尖时圆相隐。圆时尖相在。云岩云。尖时圆相在。圆时尖相无。道吾云。尖时亦不尖。圆时亦不圆。故骆宾王诗云。既能圆似镜。何用曲如鈎。这一队老冻脓评论圆缺。更不小可。有的道从偏入正摄正归偏。有的道事不碍理理不碍事。有的道理事混融正偏兼带。直饶似镜如鈎也是妄生比并。争如道月落潭空夜色重。云收山廋秋容多。论至理极忘情谓处。殃及石龟[口*(衔-金+缶)]子漫引清风。木马奔驰空踏碧浪。直得金乌东出玉兔西沉。日午打三更天明方半夜。慎勿以世间语言诗思文学。恣纵妄情流落生死。故楞严经云。但有语言俱无实义。又涅盘经云。吾四十九年说法。未甞道一字。所据三乘十二分教。皆是止啼黄叶。咦。若知无说说。何必口喃喃。

  第九十八则芭蕉拄杖

  示众云。越凡情。绝朕迹。不应认影迷头。超圣解。离言诠。切忌黏牙着齿。脱洒伶利处试请辨看。

  举芭蕉和尚示众云。你若有拄杖子。我即与汝拄杖子(他本不曾添)。你若无拄杖子。我即夺汝拄杖子(他亦不曾减)。投子拈云。人无远见必有近忧(若非师指示。险不惹灾殃)。

  师云。见有不有。拿空擭空。电光石火。水月松风。若也恁麽会去。将欲取之必姑与之。将欲与之必姑夺之。其实与夺总不干他。亦聊以止啼黄叶说说鶵禅。有底道。仁义先於贫处断。世情偏向有钱家。鹩頫没交涉。早自关甚事。云门上堂拈拄杖曰。凡夫实。谓之有。二乘折。谓之无。缘觉谓之幻有。菩萨当体即空。衲僧家见拄杖便唤作拄杖。行但行。坐便坐。林泉道。拈来无不是。用处莫生疑。又曰。药病相治。尽大地是药。那个是自己。乃曰。遇贱即贵。僧曰乞师指示。师拍手一下拈拄杖曰。接取拄杖子。僧接得拗作两截。师曰直饶恁麽。也好与三十棒。林泉道。赊三不如现二。云门如此指示。且道与芭蕉用处是同是别。即了鼈上看时痒。要悟德山临济禅。颂曰。

  有无今古两重关(公验明白不劳勘辨)。正眼禅人过者难(莫便等闲看)。欲通大道长安路(但行好事)。莫听崑仑叙往还(莫问前程)。

  师云。自无始来漂沉生死。非止有无徒烦今古。被荣枯使作。困[跳-兆+孛]跳之心猿。令得失牵缠。伐奔驰之意马。既同桎梏。何异樊笼。无暇自由。总被他累。此皆情关固闭识鎻难开。何啻两重而已哉。伶利禅和虽具正眼。拟议之间撞头磕额。不见道。明眼人前有三尺黑。信不诬矣。以喻长安大道纵横得妙左右逢原。未南回者触途成滞。直得登崑崘之丘。涉赤水之际。东望旋归。方至宝所。莫有就路还家者麽。遂横拄杖云。看时虽有节。用处本无心。

  第九十九则浮山绣球

  示众云。灯灯续焰耀古腾今。叶叶联芳遮天映日。拟要知根达蒂。唯除见性识心。欲审端由。应须穷究。有道得的麽。

  举僧问浮山和尚。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不是知音人不知)。山云八十翁翁辊綉球(定知难摸索。不必漫针锥)。僧云恁麽则一句逈然开祖胄。三玄戈甲振丛林(一人传虗万人传实)。山云李陵元是汉朝臣(重重相为处。且忌错商量)。投子拈云。水深鱼稳。叶落巢踈(若非亲说破。强不漫追求)。

  师云。舒州浮山圆监法远禅师。郑州人也。依三交嵩和尚出家。幼为沙弥。见僧入室请问赵州庭栢因缘。嵩诘其僧。师傍有省。受具後谒汾阳叶县。皆蒙印可。甞与达观頴薛大头七八辈游蜀。几遭横逆。师以智脱之。众以师晓吏事。故号远录公。因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八十翁翁辊綉球。僧云恁麽则一句逈然开祖胄。三玄戈甲振丛林。师曰李陵元是汉朝臣。三玄者。句中玄。体中玄。玄中玄。李陵乃广之孙。少为侍中建章监。善骑射爱人。谦逊下士甚得名誉。武帝以为有广之风。天汉二年拜骑都尉。浮山虽恁举来。意不在言。妙在体处。故投子拈以水深叶落鱼稳巢踈之语。使学者於非言之言无语之语中。不从耳听眼里闻声。还晓会得麽。清音无间断。历劫响泠泠。颂曰。

  月里无根草(不从栽种得)。山前枯木花(遍界发清香)。鴈回沙塞後(风冷霜寒)。砧杵落谁家(徒劳采听)。

  师云。言言见谛言非有。句句超宗句本无。恁麽会得。心月孤圆情怀洒落。莫笑无根之语。全同无味之谈。剿绝妄情。祛除意路。平生死深坑。叠涅盘觉岸。非同春色空媚皇州。岂恋风光漫游阆苑。灵泉问踈山云。枯木花开始与他合。是这边句。是那边句。山曰是这边句。泉云如何是那边句。曰石牛咄出三春雾。灵雀不栖无影林。林泉道。无中能唱出。几个是知音。直待鴈回沙塞鹤立岩松。色见声求无非是妄。拟听隣砧捣月寒杵惊云。任是谁家枉生愁思。当此之时。如何料理。休因三寸舌。萦损九回膓。

  第百则浮山骨堆

  示众云。庞老机关难谩。灵照就虎添斑。不妨紧俏。莫有不限东西点头会意的衲僧麽。

  举僧问浮山。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云腾致雨。露结为霜)。山云平地起骨堆(不必分高下。徒劳论短长)。

  师云。佛祖的意岂限东西。少室单传枉分南北。僧问云门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门曰山河大地。云向上更有事也无。曰有。云如何是向上事。曰。释迦老子在西天。文殊菩萨居东土。林泉道。云门恁麽酬对。是限东西不限东西。云门答话爱用此机。本欲离情识。转惹情识。凤萦金网趍。霄汉以何期。正谓此也。又僧问灵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树默然。迁化後门人立行状碑欲入此语。问云门曰。先师默然处如何上碑。门对曰。师。上堂云。佛法也大煞有。只是舌头短。良久曰。长也。林泉道。徒劳卜度。至於浮山道。平地起骨堆。他虽恁麽祗对。莫便做无事生事般会。有四种料拣。有语中无语。无语中有语。有语中有语。无语中无语。久参上士举着便知。林泉虽是强生节目。本欲截断葛藤打破窠窟。以楔出楔以毒去毒。关空鎻梦如相委。镂骨铭心可报恩。投子颂处莫作境会。颂曰。

  嫩草疏斜径(蓦直会取)。山泉带碧流(滩下接取)。文曾要渭水(千载谁人不赞扬)。列士耻庄周(心不负人面无惭色)。

  师云。解语非干舌。能言不是声。但容忘圣解。自不惹凡情。虽则春生嫩草晓绽名花。处处疏通头头显露。红衢紫陌任斜曲以堪游。绿树黄莺尽依俙而可听。非从眼见。岂在耳闻。六一俱忘。谁能会得。可爱山泉潄。玉石涧铿金。带碧色流至岩前。混素影分来月下。西伯将出猎。卜之曰。非熊非罴。非虎非彪。霸王之辅。果获吕尚於渭水之阳。与语大悦曰。吾先君太公甞云。当有圣人适周。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太公。望遂要归。以尊为太公。要於宵切。昔赵文王喜劒。劒士夹门三千余人。日夜相击於前。死伤岁百余人。好之不厌如是三年。国衰诸侯谋之。太子悝患之。奉千金赐庄子上说。庄子陈三劒曰。有天子劒。有诸侯劒。有庶人劒。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劒。臣窃为大王薄之。王乃牵而上殿。宰人上食。王三环之。庄子曰。大王安坐定气劒事以毕奏矣。於是文王不出宫三月。劒士皆服毙其处。见庄子说劒篇。悝苦回切。然借事显理理固皆然。即俗明真真不掩伪。幸不以世说玉石无分金鍮不辨。老宿每以第一义谛指示於人。故假以牵合附会之说。发扬空劫前时一段大事。且道即今还会得也未。莫於平地骨堆上。徒费功夫散漫寻。

  林泉老人评唱投子青和尚颂古空谷集卷六(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