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大乘密严经(不空)

阿赖耶即密严品第八

大乘密严经(不空) 不空 12592 2023-05-13 08:19

  

  尔时金刚藏为明此藏识

  即密严之义告如实见言

  如磁石吸铁常能自转动

  如蕴车性定转动由习气

  草木土竹等及绳以成舍

  和合而可见身蕴亦如是

  起尸磁石铁转动如有情

  一切皆亦然如是蕴无我

  时宝手菩萨白众色王言

  王今应请问金刚藏定者

  一切诸世间所有于众汝

  无觉离于觉远离诸言诠

  相应不相应二种之名字

  彼世间所有自性云何住

  此会诸佛子专心咸愿闻

  众色最胜王即随义而问

  名相等境界一切世间法

  为唯是分别为离分别有

  如其所立名是名依何住

  金刚藏闻已即告色王言

  一切唯有名亦唯想安立

  从能诠异故所诠不可得

  四蕴唯名字是故说为名

  如名摩纳婆但名无有体

  诸佛及佛子说名唯在相

  离相而有名不可得分别

  是故依诸相分别有诸名

  如匿兔未勿假名不可得

  于相无所有愚夫妄分别

  世间亦如是离相无有名

  瓶衣车乘等名言所分别

  名相虽可说体性无所有

  世间众色法但相无有余

  唯依相立名是名无实事

  王应观世法离名无所有

  但以分别心而生于取著

  若离于分别取著即不生

  无生即转依证于无尽法

  是故大王等常应观想事

  但是分别心离此即无有

  形相体增长散坏资与身

  如是等众名皆唯色之想

  想名及分别体性本无异

  随于世俗仪建立名不同

  若舍离名字而求于物体

  过去及未来此皆不可得

  但诸识转变无有所知法

  所知唯是名世间悉如是

  以名分别法法不称于名

  诸法性如是不住于分别

  以法唯名故相即无有体

  相无名亦无何处有分别

  若得无分别身心恒寂静

  如木火烧已毕竟不复生

  譬如人负担是人名负者

  随其担有殊担者相差别

  名如所担物分别名担者

  以名种种故分别各不同

  如见杌为人见人以为杌

  人杌二分别但有于名字

  诸大和合中分别以为色

  若离于诸大体终不可得

  如德依瓶处瓶依名亦然

  舍者而取瓶瓶终不可得

  瓶不住瓶体名岂住于名

  二合分别生名量亦非有

  住于如是定其心不动摇

  譬如金石等本来无水相

  与火共和合若水而流动

  藏识亦如是体非流转法

  诸识共相应与法同流转

  如铁因磁石周回而转移

  二俱无有思状若有思觉

  赖耶与七识当知亦复然

  习气绳所牵无人而若有

  遍满有情身周流于险趣

  如铁与磁石展转不相知

  或离于险趣而得住于地

  神通自在力如幻首楞严

  乃至陀罗尼莫不皆成满

  赞佛实功德以之为供养

  或现无量身一身无量手

  肩头口及舌展转皆无量

  往诣十方国供养诸如来

  雨花及衣服头冠与璎珞

  种种宝庄严积如须弥等

  供养萨婆若佛及诸佛子

  或作宝宫殿如云备众彩

  化现诸天女游处于其中

  妓乐众妙音供养于诸佛

  或与佛菩萨游止常共俱

  一切诸魔怨自在而降伏

  得自觉圣智正定以庄严

  已转于所依即见法无我

  五法三自性及与八种识

  能成就诸明住定常供养

  或现身广大或现如微尘

  种种诸色身供养于诸佛

  或身纳诸刹刹入芥子中

  大海为牛迹牛迹或为海

  其中诸有情无有所逼恼

  平等施资用如地及日月

  如水与火风如宝洲妙药

  普能作饶益长养诸有情

  诸法不生灭不断亦不常

  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

  妄立种种名是为遍计性

  诸法犹如幻如梦与干城

  阳焰水中月火轮云雷等

  此中妄所取是为遍计性

  由彼彼名诠以名彼彼法

  于彼不可得是为遍计性

  一切世间法不离于名色

  若离于能诠所诠不可得

  如是遍计性我说为世间

  眼色等为缘因三和合起

  声依桴鼓发芽从地种生

  宫殿与瓶衣无依众缘起

  有情及诸法此悉依他性

  若法是无漏其义不可舍

  自觉圣智境此性名具实

  诸法相差别已说其自性

  若离自性门诸法不明了

  如众物和合现作幻化形

  众色虽不同性皆无决定

  世事悉如是种种皆非实

  妄情之所执遍计无有余

  譬如摩尼宝随色而像现

  世间亦复然但随分别有

  体用无所在是为遍计性

  如乾闼婆城非城而见似

  亦非无有因而能如是见

  世间种种物应知亦复然

  日月等宫殿诸山及宝山

  烟云相击触未尝有杂乱

  无共无自性体性皆非有

  但是所分别遍计之自性

  诸物非因生亦非无有因

  若有若非有此皆情所执

  名依于相起二从分别生

  正智及如如远离于分别

  心如相显现相为意所依

  意与五心生犹如海波浪

  习气无有始境界亦复然

  心因习气生境令心惑乱

  依止赖耶识一切诸种子

  心如境界现是说为世间

  七识阿赖耶展转互相生

  如是八种识不常亦不断

  一切诸世间似有而安布

  有计诸众生我等三和合

  发生种种识了别于诸境

  或有妄计言作者业因故

  生于梵天等内外诸世间

  世间非作者业及微尘作

  但是阿赖耶变现似于境

  藏识非缘作藏亦不非缘

  诸识虽流转无有三和合

  赖耶体常住众识与之俱

  如轮与水精亦如星共月

  从此生习气新新自增长

  复增长余载余识亦复然

  如是生死转悟者心无转

  譬如火烧木渐次而转移

  此木既已烧复更烧余木

  依止赖耶识无漏心亦然

  渐除诸有漏永息轮回法

  此是现法乐成就三摩地

  众圣由是生从刹至于刹

  譬如微妙金在矿不能见

  智者巧陶炼其金乃明显

  藏识亦如是习气之所缠

  三摩地净除觉者常明见

  如酪未攒摇酥终不可得

  是故诸智者攒酪而得酥

  藏识亦复然诸识所缠覆

  密严诸定者勤观乃能得

  密严是大明妙智之殊称

  佛子勤修习生于此刹中

  色及无色界空识非非想

  于彼常勤修而来生是处

  此中诸佛子威光犹日月

  修行得正定演说相应道

  诸佛与灌顶咸皆授其位

  如来所证法随见而转依

  虽处密严场应物而变化

  随彼爱乐法住空而演说

  是时金刚藏复告大众言

  赖耶无始来为戏论薰习

  诸业所系缚轮转无有穷

  亦如于大海因风起波浪

  恒生亦恒灭不断亦不常

  由不悟自心随识境界现

  若了于自心如火焚薪尽

  通达于无漏则名为圣人

  藏识变众境弥纶于世间

  意执我我所思量恒流转

  诸识类差别各各了自境

  积集业为心遍积集名意

  了别名为识五识取现境

  如翳见毛轮随见而迷惑

  于似色心中非色计于色

  譬如摩尼珠日月光所照

  随其所应现各雨自类物

  阿赖耶亦尔如来清净藏

  和合于习气变现周世间

  与无漏相应雨诸功德法

  譬如乳变异成酪至酪浆

  藏识亦如是变似于众色

  如翳见毛轮有情亦复尔

  以恶习气翳住藏识眼中

  于诸非色处此所见诸色

  犹如于阳焰远离于有无

  习赖耶所现仁者依眼色

  而生似色识如幻住眼中

  飘动犹热焰色皆是藏识

  与色习相应变似体非有

  愚夫妄分别诸昏醉放逸

  坐卧及狂走顿起诸事业

  皆是赖耶识犹如盛赫日

  舒光照于地蒸气如水流

  渴兽望之走赖耶亦复尔

  体性实非色而似于色现

  恶觉妄生者如磁石吸铁

  迅速而转移虽无于情识

  似情识而动如是赖耶识

  为生死所摄往来于诸趣

  非我而似我如海中漂物

  无思随水流赖耶无分别

  依身而运动

  譬如二象斗被伤者永退

  赖耶亦如是断染无流转

  譬如净莲华离泥而皎洁

  人天皆受用莫不咸珍敬

  如是赖耶识出于习气泥

  转依得清净佛菩萨所重

  譬如殊胜宝野人所轻贱

  若用饰冕旒则为王顶戴

  如是赖耶识是清净佛性

  凡位恒杂染佛果常宝持

  如美玉在水苔衣所缠覆

  赖耶处生死习气萦不现

  于此赖耶识有二取相生

  如蛇有二头随乐而同往

  赖耶亦如是与诸色相具

  一切诸世间取之以为色

  恶觉者迷惑计为我我所

  若有若非有自在作世间

  赖耶虽变现体性恒甚深

  于诸无知人悉不能觉了

  譬如于幻师幻作种种兽

  或行而或走似有情非实

  赖耶亦如是幻作于世间

  一切诸有情体性无真实

  凡愚不能了妄生于取著

  起微尘胜性有无异分别

  及与于梵天丈夫等诸见

  分别皆是意分别于世间

  此之分别见本来无有实

  譬如画中质亦如虹霓像

  及以云中物翳眼见毛轮

  女人窥镜容如梦观众色

  如帝弓谷响树影与干城

  热时阳焰水池中明月像

  如是诸计度于赖耶妄取

  观察是等时谛了唯藏识

  即达世间相所依一切法

  是诸分别见即皆而转灭

  赖耶是意等诸法习气依

  常为于分别心之所扰浊

  若离于分别即成无漏道

  常恒而不变犹若于虚空

  若于阿赖耶获得三摩地

  则生无漏法如意定解脱

  及以四无畏十力并善巧

  自在与神通如是诸功德

  起十究竟愿意成微妙身

  永转于所依识界常安住

  体同虚空性不坏亦不尽

  如来悉明见世间无增减

  有情复不生涅槃者非灭

  此刹及余刹同于一法性

  诸佛出于世或不出于世

  法性本常住不常亦不断

  又若解脱者而有情界灭

  即坏于如来一切之智性

  三世诸佛境不得于平等

  又若般涅槃有情界灭者

  是谁离于苦得有余无余

  降魔伏邪见皆应是妄说

  是故应当知诸胜观行者

  若证于解脱其身则常住

  永离于取蕴灭除诸习气

  譬如以热铁投之于冷水

  热势虽已除其铁体无坏

  诸仁应当知阿赖耶如海

  常为於戏论粗重风所击

  五法三自性诸识浪相续

  所有于境界其相而飘动

  于无义处中似义实无体

  若悟则皆空转依恒无尽

  住密严如月影现于十方

  应知赖耶识行于蕴稠林

  末那为先导意识能决了

  色等一切境及以五识身

  与根境和合了于现境界

  自境之所取皆是阿赖耶

  藏识与寿暖及触和合性

  末那依此识识复住于意

  所余五种识亦住于自根

  心意及诸识而安住于蕴

  为业习系缚流转无有穷

  如是所有业皆由于贪爱

  既以业受身复以身造业

  舍于此身已更受于余身

  前后以依因徐行如水蛭

  心及诸心所相续生诸趣

  更展转积集住诸蕴稠林

  寿暖及与识若舍离于身

  身则无觉知犹如于木石

  藏识是为心执我名为意

  能取诸境界以是说为识

  采集业为心意为遍采集

  意识能遍了五识现分别

  心能持于身末那著诸趣

  意识能遍了五识缘自境

  藏识以为因从是生余识

  意意识所缘无间而流转

  五识复更待增上缘而生

  同事自根事是为增上故

  是身如起尸亦如热时焰

  随行因缘转非妄亦非实

  为受之所牵性空无有我

  意等诸转识与心而共生

  五识复更依意识而因起

  如是一切时大地而俱转

  赖耶为于爱所熏而增长

  既自增长已复增于余识

  展转不断绝犹如于井轮

  以有诸识故众趣而生起

  于是诸趣中识复得增长

  识与世间法更互以为因

  譬如河水流前后而不断

  亦如芽与种相续而转生

  各各相差别分明而显现

  行识亦如是既三和合已

  而复更和合差别相而生

  如是而流转常无有断绝

  内外一切法皆因此而起

  愚不了唯心汝等勤观察

  时众色王等复向金刚藏

  而作如是言金刚藏无畏

  善入于密严能演一切法

  佛及诸佛子正定而思惟

  无比甚奇特显明于法相

  金刚藏无畏垂见为宣说

  尊处摩尼宫居师子胜座

  最胜子围绕往于密严定

  愿为诸佛子说瑜伽胜法

  此是月幢佛为众所开演

  彼众当来此愿说而无倦

  此月幢如来亦现多神变

  于欲界宫殿及于色界中

  与佛子围绕诸天皆侍卫

  所说胜理趣密严无畏法

  彼诸瑜伽者闻说如是已

  得自觉圣智内证之境界

  怖于尼夜摩及正位之乐

  不住于实际定中互观察

  而皆各念言谁已证实相

  观行之上首愿得见斯人

  此众咸一心复更重思惟

  何者是于定云何为非定

  复于何所定又复以何法

  为定所待缘彼诸佛子等

  复于何所定以三摩地力

  见密严土中清净最胜子

  菩萨众之王首戴于宝冠

  具三十二相及以随形好

  而作于严饰彼诸佛子等

  悉皆从定起挂微妙宝璎

  从无量佛土而来于此会

  同共以一心瞻仰金刚藏

  大力瑜伽尊彼等皆思惟

  得法乐而请

  金刚藏见已周顾于四方

  发于和雅音微笑而告曰

  汝等诸佛子一心咸谛听

  瑜只定境界甚深不思议

  非分别所知定及缘亦尔

  远离欲不善及以诸散动

  有寻伺喜乐寂静入初禅

  如是渐次第四八至于十

  著我诸外道常修习此定

  声闻辟支佛亦复皆如是

  各知于世间诸法之自相

  蕴处如空聚一切皆无我

  无思无动作但三和合生

  如机关起尸本无能作者

  外道修是定起于空性见

  此人迷法相坏于一切法

  若修佛妙定善知蕴无我

  即发胜福聚灭除诸恶见

  一切皆唯心无能相所相

  无界亦无蕴一切皆无相

  分析至微尘此皆无所住

  愚夫妄分别彼地水等性

  不知其性者取于如是相

  妙色及恶色似色余亦然

  如空中虹霓云霞等众彩

  思惟如骨琐遍满于世间

  及遍处想观观于诸大等

  身有色无色定者常谛思

  若于缘一心即缘说清净

  如其所分别即彼成所缘

  非定非定者妄计以为定

  定者在定中了世皆藏识

  法及诸法相一切皆除遣

  获于胜定者善说于诸定

  破诸修定人妄智所知法

  若人生劣慧取法及于我

  自谓诚谛言善巧说诸法

  计著诸法相自坏亦坏他

  无能相所相妄生差别见

  甜味能除热苦酸醎上淡

  辛味除于冷醎能已风疾

  黄痰变畏故共生于疟病

  或时但因风或因三和合

  疾既有差别古仙设众方

  石蜜等六分沙糖及诸味

  能除有情身种种诸疟病

  若法有自性及以诸相者

  药无除病能病者不应差

  云何世咸见服药病消除

  定者了世间但是赖耶识

  变异而相续譬如众幻兽

  无能相所相无蕴及蕴者

  亦无支分德及以有支分

  世间无能作亦无有所作

  无尘积世间无方处往者

  无初最微细渐次如一指

  乃至三指量宝物转和合

  求那各差别如是义皆无

  非胜性作世亦非时能生

  亦非爱乐性乃三法所作

  亦非无有因自然而得有

  由斯业习气扰浊于内心

  依心及眼根种种妄分别

  意及于意识有情阿赖耶

  普现于世间如幻师造物

  若能入唯识是则证转依

  若说于空性则知相唯识

  瓶等本无境体相皆心作

  非瓶似瓶现是故说为空

  世间所有色诸天等宫殿

  变异而可见皆是阿赖耶

  有情身所有从头至手足

  顿生或渐次无非阿赖耶

  习气浊于心凡愚不能了

  此性非是有亦复非是空

  如人以诸物击破于瓶等

  物体若是空即无能所破

  我如妙高山此见未为碍

  憍慢而著空此恶过于彼

  自处为相应不应非处说

  若演于非处甘露即为毒

  一切诸有情生于种种见

  欲令断诸见是故说空理

  闻空执为实不能断诸见

  此见不可除如病翳所舍

  譬如火烧木木尽火不留

  见木若已烧空火亦应灭

  诸见得灭时生于智慧火

  普烧烦恼薪一切皆清净

  牟尼由此智密严而解脱

  不见以兔角触坏于大山

  曾无石女儿执箭射于物

  未闻欲斗战而求兔角弓

  何有石女儿能造于宫室

  一切法空性与法常同体

  始于胎藏时色生便坏灭

  离空无有灭离色无有空

  如月与光明始终恒不异

  诸法亦如是空性与之一

  展转无差别所为皆得成

  是身如死尸本来无自性

  贪爱绳系缚境界所牵动

  说微妙空理为净于诸见

  其有智慧人应当一心学

  譬如工幻师以诸咒术力

  草木等众数随意之所作

  依于根及爱色明与作意

  发生于明识无实如幻焰

  是识无来处亦不去余方

  诸识性皆尔有无不变著

  如毛轮兔角及以石女儿

  本来无有体妄立于名字

  师子虎熊罴马驴馲驼类

  [央/龜]龟与玳瑁彼等皆无角

  何故不分别唯言兔角无

  最胜谈论人云何不成立

  为慧者显示但彼妄分别

  外道众迷惑如喑及聋瞽

  彼无超度智亦无内证法

  但随他语转何用分别为

  若妄起分别不生于密严

  定者获等至及能生此国

  譬如天宫殿日月及众星

  环绕妙高山皆由风力转

  七识亦如是依于阿赖耶

  习气之所持处处恒流转

  譬如依大地能生卉木类

  一切诸有情乃至众珍宝

  如是赖耶识众识之所依

  譬如孔雀乌毛羽多光色

  雄雌相爱乐鼓舞共欢游

  如是阿赖耶种子及诸法

  展转相依住定者能观见

  譬如百川注日夜归大海

  众流无断绝海亦不分别

  如是赖耶识甚深无涯底

  诸识之习气日夜常归往

  如地有众宝种种色相殊

  诸有情受用随福而招感

  如是赖耶识与诸分别俱

  增长于生死转依成正觉

  善修清净行出过于十地

  入于佛地中十力皆圆满

  正住于实际常恒不坏灭

  现种种变化如地无分别

  如春众花色人鸟皆欣玩

  执持识亦然定者多迷取

  如是诸佛子无慧离真实

  于义不善知妄言生决定

  非法离间语诳惑于有情

  诸法别异住而别起言说

  譬如工幻师善用于咒术

  亦现种种花花果实无有

  如是佛菩萨善巧智方便

  世间别异住别异而变现

  说种种教门诱诲无穷已

  决定真实法密严中显现

  六界与十八十二处丈夫

  意绳之所牵有情以流转

  八识诸界处共起而和合

  从于意绳转前身复后身

  此流转丈夫随世因示现

  是一切身者续生无断绝

  六界与丈夫及以十二处

  十八界意行说为自在者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

  说于诸界处丈夫之义已

  他化清净宫摩尼宝藏殿

  诸无畏佛子悉皆稽首礼

  他方佛菩萨来居此会者

  悉皆共同声而赞言善哉

  复有诸菩萨诸天及天女

  皆从本座起

  合掌一心敬递共相瞻顾

  而作如是言定中上首尊

  善为诸菩萨说妙丈夫义

  远离外道论最胜子宣示

  六界净丈夫但是诸界合

  随因以流转

  譬如众飞鸟空中现其迹

  又如离于木而火得炽然

  空中见鸟迹离木而有火

  我及诸世间未曾睹是事

  鸟飞以羽翰空中无有迹

  仁者说丈夫与鸟迹相似

  云何于诸有得有轮回义

  而说界丈夫常流转生死

  受诸苦乐果所作业无失

  如农夫作业功必不唐捐

  

  身者于身中而修于善行

  前生后生处恒受人天乐

  或常修福德资粮为佛因

  解脱及诸度成于无上觉

  生天自在果观行见真我

  若离趣丈夫一切悉无有

  于业业果报所作无虚弃

  下从阿鼻狱上至于诸天

  谓有趣丈夫流转于生死

  内外诸世间种现牙生果

  此法似于彼彼从于此生

  若离趣丈夫得有轮回者

  如言石女子威仪而进退

  兔角有铦利从沙而出油

  会中诸菩萨诸天及天女

  说如是语已供养应供者

  即金刚藏尊及诸菩萨众

  供养事毕已同作如是言

  法眼具无缺因喻皆庄严

  能摧诸异论外道诸宗过

  既降伏他已显示于自宗

  是故大勇猛宜为速开演

  我等咸愿闻大慧者应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

  问诸天殷请即时而告言

  汝等诸天人一心应谛听

  此法深难思分别不能及

  瑜伽清净理因喻所开敷

  我现于密严今为汝宣说

  密严甚微妙定者殊胜处

  尔时金刚藏说如是语已

  复告于大树紧那罗王言

  大树紧那王汝应当观察

  云何诸法性性空无所有

  如是见相应于定不迷惑

  如饭一粒熟余粒即可知

  诸法亦复然知一即知彼

  譬如攒酪者尝之以指端

  如是诸法性可以一观察

  法性非是有亦复非是空

  藏识之所变藏以空为相

  大树紧那王即时而问曰

  云何心量中而有界丈夫

  云何生诸界坚湿及暖动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

  闻其所说已而告如是言

  善哉大树王能发甚深问

  愿令修定者得诣于真实

  我今为汝说琴师应谛听

  汝昔自他化与诸眷属俱

  鼓乐从空来乘于宝宫殿

  如是诸天侣而同诣佛会

  抚奏妙宝琴其声甚和雅

  声闻在会者各递相谓言

  我乐见树王紧那众游戏

  及所乘宫殿妙宝以庄严

  汝奏琉璃琴众心皆悦动

  迦叶声闻等不觉起而舞

  由妙音和乐不能持本心

  时天冠菩萨告迦叶等言

  汝等离欲人云何而舞戏

  是时大迦叶白彼天冠士

  佛子有大力譬如毗岚风

  声闻无定智如黑山摇动

  虽离惑分别尚染习气泥

  分证于实际未断于诸习

  若舍诸粗重必当得菩提

  汝于微细境巧慧具诸论

  帝释世间明于彼法通达

  及紧那罗论如来清净理

  善于诸地相明了而决定

  端居宝殿中眷属共围绕

  光明净严好犹如盛满月

  观行得自在处众能问答

  问我界丈夫云何从心起

  汝及诸佛子咸应一心听

  如其诸界内心名为丈夫

  诸界因此生是义我当说

  津润生于水炎盛生于火

  动摇诸作业因斯起风界

  从于色分齐有虚空及地

  识与诸境界习气能生身

  眼及诸色等相状各不同

  此无门作门诸有恒相续

  时摩尼宝藏自在之宫殿

  持进大菩萨与诸最胜子

  俱是从座起稽首而作礼

  各持妙供具供养金刚藏

  覆以宝罗网同声而赞佛

  圣者善安住菩萨法云地

  悟入如来境应现实难量

  能为诸大士开示佛知见

  时紧那罗王并诸婇女等

  供养而赞叹金刚藏无畏

  摩尼宝宫殿严净胜道场

  为我等开演如来微妙法

  尔时圣者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慈氏菩萨摩诃萨。得大势菩萨摩诃萨。曼殊室利法王子菩萨摩诃萨。神通王菩萨摩诃萨。宝髻菩萨摩诃萨。天冠菩萨摩诃萨。总持王菩萨摩诃萨。一切义成就菩萨摩诃萨。如是等菩萨摩诃萨。及余无量修胜定者。皆是佛子。威德自在。决定无畏。善能开示观行之心。俱从座起。互相观察。问金刚藏菩萨摩诃萨而说偈言。

  金刚自在尊能示于法眼

  诸佛所加护菩萨皆宗仰

  善达于地相巧能而建立

  佛子大力众同心皆劝请

  定王愿哀愍显示于密严

  佛及佛子等甚深奇特事

  此法最清净远离于言说

  化佛诸菩萨昔所未开敷

  自觉智所行见真无漏界

  微妙现法乐清净最无比

  具众三摩地无量陀罗尼

  诸自在解脱意成身十种

  殊胜色清净照明于法界

  善逝不思议严刹亦如是

  佛及诸菩萨身量如极微

  乃至如毛端百分中之一

  密严殊妙刹诸土中严胜

  如是观行者咸来生此中

  是皆何所因佛子愿宣说

  尔时金刚藏菩萨摩诃萨

  身如师子臆具三十二相

  以随好庄严将欲广开示

  观察彼大会犹如师子王

  知众堪听闻古先佛秘旨

  我今演法眼离于能所觉

  金刚藏即发清净梵音声

  迦陵频伽声广长舌相声

  巧妙无粗犷世间称叹声

  广略美畅声克谐钟律声

  高韵朗彻声干驮罗中声

  雄声与直声罽尸迦哀声

  歌咏相应声急声及缓声

  深远和畅声一切皆具足

  众德以相应闻之而离著

  心无有厌倦一切皆欣乐

  悉能尽通达所有音声相

  自然而普应无作无功用

  金刚藏菩萨口未曾言说

  所有诸音声但由本愿力

  从眉额及顶鼻端肩与膝

  犹如于变化自然出妙音

  普为诸大众开示于法眼

  勇猛金刚藏住于自在宫

  最胜子围绕清净而严洁

  如鹅王在地群鹅而翼从

  大定金刚藏处于师子座

  映蔽于一切所有修行人

  犹如月在空光映于列宿

  如月与光明而无有差别

  金刚藏威德与佛亦复然

  尔时如实见菩萨之大力

  修行中最胜住于瑜伽道

  即从座而起观察大众言

  奇哉大乘法如来微妙境

  一切佛国中佛子应顶礼

  无思离垢法诸佛所观察

  希有甚微密大乘清净理

  非恶觉境界转依之妙道

  八种识差别三自性不同

  五法二无我各各而开示

  五种习所缘生诸妄分别

  见此微妙法清净如真金

  得于真性者则住佛种性

  如来性微妙离声闻外道

  密严诸刹胜证者乃能往

  尊者金刚藏已得何等持

  所说净法眼是何等持境

  时无量菩萨复礼金刚藏

  大智金刚尊愿为我开演

  住何三摩地而能说是法

  此诸佛子等一切皆乐闻

  尔时金刚藏处自在宫殿

  观察于大会自心而念言

  此法不思议十力微妙境

  由慧之所持离当堪听受

  已见堪住者皆诸佛之子

  即时而告言汝等当谛听

  我今为汝说转依之妙道

  我为诸佛子他化自在众

  以得三摩地名大乘成德

  住于此定中演清净法眼

  亦见亿尘刹所有诸善逝

  那庾多尘亿在前而赞叹

  善哉汝所说此是瑜伽道

  我等悉皆行如是三摩地

  于斯得自在清净成正觉

  十方一切佛皆从此定生

  当知最殊胜非思量所及

  若有诸菩萨得住此定中

  即住不思议诸佛之境界

  证于自智境见三摩地佛

  变化百千亿乃至如微尘

  自觉圣智境诸佛所安立

  此法无诸相远离于声色

  名从于相生相从因缘起

  此二生分别诸法性如如

  于斯善观察是名为正智

  名为遍计性相是依他起

  远离于名相是名第一义

  藏识住于身随处而流转

  习气如山积深意之所缠

  求那有二门意识同时起

  五境现前转诸识身和合

  犹如有我人住在于身内

  藏识暴流水境界风所飘

  种种识浪生相续恒无断

  佛及诸佛子能知法无我

  已得成如来复为人宣说

  分析于说蕴见人无我性

  不知法无我是说为声闻

  菩萨所修行善达二无我

  观已即便舍不住于实际

  若住于实际便舍大悲心

  功业悉不成不得成正觉

  希有难思智普利诸有情

  如莲出淤泥色相甚严洁

  诸天圣人等见之生爱敬

  如是佛菩萨出于生死泥

  成佛体清净诸天所欣仰

  从初菩萨位或作转轮王

  或主乾闼婆阿修罗王等

  了悟大乘法获于如是身

  渐次而修行决定得成佛

  是故诸佛子宜应一心学

  所有杂染法及与清净法

  恒于生死中皆因赖耶转

  此因胜无比证实者宣示

  非与于能作自在等相似

  世尊说此识为除诸习气

  了达于清净赖耶不可得

  赖耶若可得清净非是常

  如来清净藏亦名无垢智

  常住无终始离四句言说

  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

  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

  如来清净藏世间阿赖耶

  如金与指环展转无差别

  譬如巧金师以净好真金

  造作指严具欲以庄严指

  其相异众物说名为指环

  现法乐圣人证自觉智境

  功德转增胜自共无能说

  现法诸定者了达境唯心

  得于第七地悉皆而转灭

  心识之所缘一切外境界

  见种种差别无境但唯心

  瓶依等众幻一切皆无有

  心变似彼现有能取所取

  譬如星月等依须弥运行

  诸识亦复然恒依赖耶转

  赖耶即密严妙体本清净

  无心亦无觉光洁如真金

  不可得分别性与分别离

  体实是圆成瑜伽者当见

  意识缘于境但缚于愚夫

  圣见悉清净犹如阳焰等

  尔时世尊说是经已。金刚藏等无量菩萨摩诃萨。及从他方来此会者微尘数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