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神魔幻想 > 续西游记
续西游记 静啸斋主人
46.78万 字 总点击 11037 推荐票 332

《续西游记》是明代佚名撰写的白话长篇神怪小说,又名《续西游真诠》。一百回。成书于明崇祯年间。《续西游记》的主要内容是写唐僧四众取经东归途中的一段经历。唐僧徒众历八十一难到达灵山雷音寺,佛祖如来担心四人难以保护真经回去,询之因何心而取真经,唐、孙、猪、沙分别答以志诚、机变、老实、恭敬四心,孙悟空还随口答以机变心对付八十八种邪心。如来恐孙悟空机心生变,难保真经,派比丘僧、灵虚子两人暗中保护。他们携带八十八颗菩提珠和木鱼梆子,辅助取经师徒净心驱魅,护经返程。后四众在路途中遭遇诸多妖魔。最终,孙悟空等顿悟机心乃起魔之根,于是灭机心,笃真经,于路无阻,顺利回归大唐。

书友评论
《续西游记》是明代佚名撰写的白话长篇神怪小说,又名《续西游真诠》。一百回。成书于明崇祯年间。《续西游记》的主要内容是写唐僧四众取经东归途中的一段经历。唐僧徒众历八十一难到达灵山雷音寺,佛祖如来担心四人难以保护真经回去,询之因何心而取真经,唐、孙、猪、沙分别答以志诚、机变、老实、恭敬四心,孙悟空还随口答以机变心对付八十八种邪心。如来恐孙悟空机心生变,难保真经,派比丘僧、灵虚子两人暗中保护。他们携带八十八颗菩提珠和木鱼梆子,辅助取经师徒净心驱魅,护经返程。后四众在路途中遭遇诸多妖魔。最终,孙悟空等顿悟机心乃起魔之根,于是灭机心,笃真经,于路无阻,顺利回归大唐。
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回 愿皇图万年永固 祝帝道亿载遐昌 更新时间 : 2021-04-24 08:28

作者作品
同类推荐
  • 归莲梦

    作者 : 苏庵主人

    《归莲梦》共十二回,题“苏庵主人编次”、“白香山居士校正”,作者的真实身份与姓名已不可考。产生的年代大约在明代后期。小说写的是明朝山东泰安州乡民白双山夫妻,因为天旱,颗粒无收,被双双饿死,留下了个十二岁的女儿。

  • 续西游记

    作者 : 静啸斋主人

    《续西游记》是明代佚名撰写的白话长篇神怪小说,又名《续西游真诠》。一百回。成书于明崇祯年间。《续西游记》的主要内容是写唐僧四众取经东归途中的一段经历。唐僧徒众历八十一难到达灵山雷音寺,佛祖如来担心四人难以保护真经回去,询之因何心而取真经,唐、孙、猪、沙分别答以志诚、机变、老实、恭敬四心,孙悟空还随口答以机变心对付八十八种邪心。如来恐孙悟空机心生变,难保真经,派比丘僧、灵虚子两人暗中保护。他们携带八十八颗菩提珠和木鱼梆子,辅助取经师徒净心驱魅,护经返程。后四众在路途中遭遇诸多妖魔。最终,孙悟空等顿悟机心乃起魔之根,于是灭机心,笃真经,于路无阻,顺利回归大唐。

  • 八仙得道传

    作者 : 无垢道人

    八仙得道传, 清代,无垢道人著。为八仙的神话传说,记叙铁拐李、钟离权、吕洞宾、张果老、蓝采和、何仙姑、韩湘子、曹国舅八位神仙修炼得道的详尽过程,情节丰富,曲折动人。八仙的故事最早起于唐宋,多见于唐宋以降文人的记载。经过长期的流传,变得异常丰富多彩。

  • 蜀山剑侠传

    作者 : 还珠楼主

    《蜀山剑侠传》为还珠楼主代表作,以其海阔天空、任意所之的想象,雄奇瑰丽、变化莫测的笔法,历来为读者青睐。温瑞安有一番精当评语说:“还珠楼主运用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把武侠小说带入了一个剑仙幽幻的境界,他那极为深厚的国学底子、浩瀚千变的文字能力,对道、释、儒哲思糅合的独到见解,无论写景造境、叙物述人,文采繁富典丽、奇诡纷陈,每有精彩的描写,奇句妙造,令人感觉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读来真要屏息凝神、一气呵成,又叹为观止、匪夷所思。”倪匡则将《蜀山剑侠传》称为“天下第一奇书”,足见其作为中国俗文学集大成作品之一,远非“武侠小说”四字所能概括。

  • 济颠大师醉菩提全传

    作者 : 天花藏主人

    《济颠大师醉菩提全传》是天花藏主人创作的长篇小说,又名《济颠大师玩世奇迹》《济公全传》《济公传》《皆大欢喜》《度世金绳》等。成书于清康熙年间。该书大意是济颠和尚俗姓李,名修元,为台州李赞善之子。一日与表兄毛太尉及李提典诣灵隐寺。远禅师提问,参学者皆不答,而修元对答奇特,当夜即削发出家,名曰道济。毛、沈劝归不从。远禅师令打坐,辞以不惯;示以机锋,言下立悟。性好酒肉,时作疯癫状,故又称济颠。济颠以身虱变一促织(蟋蟀),使贫子王溜儿卖五百贯得以养老母。又以禅机醒二妓,使谢客焚修。又有一王孝子,但前生使假银,当受天诛,济颠令伏袈裟下,雷击不能伤。后济颠因灵隐寺众僧不容,移净慈寺。太后亲该寺,欲见道济,济持酒坛出谒,饮尽一斛而去,太后乃捐金敕建。寺成,道济坐化。留偈云:“数十年来狼藉,东壁打到西壁。今朝收拾归来,依旧连天水碧。”公卿戚里云集,顶礼奠酒,济于云端现身说法,戒世人断荤酒。是书情节中有扶弱锄强、为民造福的一面,也有庸俗低级和迷信说教的一面,其艺术价值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