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类作文 > 读后感 >  正文

棠花依旧作文800字

 

 

秋日渐近,见海棠花开,喜。作此篇,兼怀陆游。

——引

一.

《采兰杂志》载:古代有一妇女怀念自己心上人,但总不能见面,经常在一墙下哭泣,眼泪滴入土中,在洒泪之处长出一植株,花姿妩媚动人,花色像妇人的脸,叶子正面绿、背面红的小草,秋天开花,名曰:“断肠草”。

《本草纲目拾遗》也记载:“相传昔人有以思而喷血阶下,遂生此草,故亦名‘相思草’”。

断肠,亦或是相思。都是如今所说的秋海棠,本是一株无名的植物,却被赋予如此的名字,这其中,还是有一段故事的。但要问这海棠美不美,不需我多言,自有文人墨客加以描绘。

读过唐寅的《海棠美人图》,“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中意思和谁说,一片春心付海棠。”仿佛读出了江南的烟雨,是花如美人,亦或是美人似花。何必去计较这些,只是,春心一片没入花丛,自甘拜倒裙下,无悔。

再说王安石。“绿娇隐约眉轻扫,红嫩妖饶脸薄妆。巧笔写传功未尽,清才吟咏兴何长。”字字斟酌,句句含情。只为能与之相配,怎会不美?

也许我并不热衷于文学,却还是想用一切美丽的语言来形容我喜爱的东西。羡慕红楼中人能做出一首首流传许久的《咏白海棠》,最忘不了是潇湘妃子林黛玉的那一句“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细致而不露骨,高雅而不做作。也喜爱枕霞旧友史湘云的《咏白海棠》中淡淡的忧伤,宛如耳边轻轻的梦呓。

无所谓有多喜爱,或许只是因为那些故事,或许只是因为那些人,或许只是因为那些美丽的语言。

二.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钗头凤》

关于陆游与唐琬,我了解的并不多,只是两首词,一个故事。

无非又是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的故事,却在海棠的映衬下多了些许耐人寻味

曾经他以一只凤头钗将她迎娶回家,以为凤嘴小小,能为他们衔紧一世的爱情,相拥而眠,十指紧扣。却难料未来,仍抵不过母亲的反对,注定执子之手却无法与子偕老。

因为唐琬不能生育,又或是沉迷儿女情长误了仕途。陆母命陆游一纸休书,于是一个另娶王家女,一个嫁作赵家妻。为解相思之苦,路由选择外出做官。临行前,昔日恋人的红酥手捧一盆白海棠,并告诉他此乃“断肠花”,陆游听罢只是摇头,应叫“相思花”才是啊。但他却没有接,不忍带走任何关于她的回忆,不忍看花的凋零,对于当时的懦弱,或许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有的只是后悔。

多年之后,陆游重返故里,至绍兴游玩,到了沈园时看到一盆难以忘怀的秋海棠,而且花盆极象唐琬所赠的那一盆,故问园丁是何花?园丁曰“相思花”。陆游甚为惊讶,于是园丁告诉这盆花是赵家少奶奶托他代为护理。陆游面对此花,百感交集,迟迟不忍离去。

不知又是多久,唐琬夫妇游玩沈园,在一座不知名的小桥上巧遇了同样是游玩散心的陆游。擦肩而过时,无人能懂其中复杂的情绪。赵士程是个开明的人,劝说唐琬去与故交叙旧。

当红酥手端着黄縢酒向他款款走来时,陆游有一霎时的恍惚,但唐琬并未做过多的停留,并不是已没有了情,只是情太深,深到无法描述,故没有言语,只是一杯黄縢酒。

酒入愁肠,提笔,写下《钗头凤》。

好一个“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几年离索,海棠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春如旧,人空瘦,何必再提《钗头凤》。

于是海棠依旧,依旧是美,依旧是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