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佛说道神足无极变化经

佛说道神足无极变化经卷第二

  

  西晋安息三藏安法钦译

  于是月天子白佛言。世尊。甚可怪如来深微乃如是。是佛世尊无上正真。甚可怪。菩萨所施行。如是名为眼见诸法行。不起自好益身败道之行。从久远已断离身想之行。于无央数劫行。而不堕声闻辟支佛地。而不堕落究竟于道。满足佛法有几法行。世尊。菩萨于深法行。不于亿百千万佛而作证。佛语天子。菩萨有四事。逮深法行。不于亿百千万佛所而作证。何等为四。如是天子。菩萨坚住于诸要持一切智出家大吼逮精进而不弱。为一切故舍诸所有。坚住于施与便逮大悲事。如佛所说所问皆报答。逮得善权方便。于一切功德已成。复成于余德。天子。是为四事菩萨于深法行。不于无央数亿百千佛所而求证。佛于是说偈言。

  坚住于所作其智亦如是

  前世所作智亦终不放舍

  以一切智故所为而不忧

  一切像色貌皆悉具了知

  

  心亦不懈惓所行亦如是

  其诸所作为皆悉忧一切

  如是于众生常而有等心

  常兴大悲意忧念一切人

  愍伤诸勤苦皆欲令安隐

  愿疾得作佛断绝诸苦恼

  逮得众珍宝其处不可尽

  常以善权慧教学诸方便

  勤力作功德行是无厌足

  所造有究竟其行常如应

  安之于道次不悉念居处

  以如是法者悉皆坚持之

  菩萨行是者诸行皆悉了

  于是甚深法所行皆备具

  于亿百千佛所作不懈倦

  尔时月天子问佛言。云何菩萨得甚深之行。佛告天子。菩萨亦不于凡人法有所望。亦不于佛法有所求。亦不于凡人法有所疑。于佛法凡人法等无有异。不于凡人法有所求。于佛法亦无所得亦无所亡。于凡人亦无异。于佛法亦无异。亦不作是念。不言凡人法不尊佛法为尊。于凡人法亦无所断。于佛法亦无所断。如是生生复生。是名曰凡人法。如是佛法。是二法为空为寂为定。如是为知无处。亦不于凡人法有所求。亦不于佛法有所求。不于凡人法处有所有。亦不于佛法处有所有。如是二者。亦不见凡人亦不见不凡人。如是知为如眼见。所见者皆空皆无相皆亦无愿。如是智慧如眼所见。如是智为佛法。亦不于佛有与无亦不念于是有所安有所苦亦不念是好是丑。是皆空亦如空空。亦不于空而见空。亦不知亦不求。何以故。已是习有老有起故。如是天子。法法乎法名法住法灭法寂。于是亦不自见亦无所见。亦不自知亦无所知。所以者何。若凡人若弟子。若辟支佛若三耶三佛。若受决若深行。天子。菩萨不于诸法空佛法空。何以故。如是天子。法乎法音声。彼善音是善音。于是不可得。如是不可得。于是为无我。如是为无我。于是不说有住不住而去。天子。诸法如是不可数佛法亦不别。天子。其譬如是。当作是视。诸法佛法常念作是行。复念如是行。于是起无识念。行于无识念。于佛法亦无所惟。如此者为以应从思惟为以起。不复作是智。不于法界有所增。亦不在亦不不在。复次习法智。无能于法有所增减。所以者何。若有爱欲法无爱欲法皆觉知。何所是欲何所为无欲。已了知于是不复随。是故天子。菩萨得甚深之行。终不见于法亦终不于佛法如是视。如是见如是观。为不见作是视。天子。菩萨众魔若魔天。不能坏如是说。天子。佛说如是。

  天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所作甚奇特。具足知是诸慧事。乃如是了知于生死乃作是求道而不懈倦。如是起灭上下可尽。佛言。天子。譬如幻如化。若来若去若坐若所求若所说亦皆无所有。天子。譬如幻化。欲知一切诸法悉如是。一切诸所起灭。过去当来今现在其劫数亦如是。菩萨亦不念起。亦不念前世所行。天子复问。云何世尊。菩萨若不念有起生处。佛何以得来上忉利天。到所生母所尽夏三月。世尊。不从摩耶生耶。佛报天子言。如来所生不用生死法住如如住。如者不来不去。佛生如是。佛复言。天子。佛从般若波罗蜜生。诸佛世尊皆从般若波罗蜜生。何以故。三十二大人相不从摩耶生。天子。般若波罗蜜如是学。般若波罗蜜佛母身。三十二大人相皆从学般若波罗蜜。月天子白佛言。我熟思惟般若波罗蜜。无所生无所灭。云何世尊。言般若波罗蜜是诸佛之母乎。佛报言。如天子所言。菩萨当学菩萨所学。逮般若波罗蜜。便得佛身相三十二大人之相。归之十种力四无所畏佛十八法大慈大悲三昧独行游步。佛慧知他人意皆来归之。此皆不从摩耶生。是故天子。当知佛慧从般若波罗蜜生。有无央数诸慧之事不可计。今粗举其事皆悉如是。天子复问。诸佛世尊法皆悉具足。如是如如来如者随如得成。如是天子所见事如是。视佛从般若波罗蜜生。亦不从生般若波罗蜜。不于法有想根。亦无起根亦无争除。云何世尊。般若波罗蜜所生。答言天子。如法如来如如者随所作法。于是法不生不起不灭。如是天子。不生不起不灭。如是如是异为智慧。慧从般若波罗蜜生。名曰怛萨阿竭。从般若波罗蜜所生。如是生为不复生不起不灭如是天子。不生不起不灭。菩萨学疾近般若波罗蜜。天子。般若波罗蜜智不可尽。复不可尽般若波罗蜜。复言世尊。是智慧云何思惟。云何当知是般若波罗蜜不可尽智。复言天子。不于智慧思惟而有智。如是天子。于智慧有思惟有智。是不为智慧不可尽慧。何以故。天子。心知有劳终不能得不可尽知。当令如是不为智慧。天子。智慧无思惟智。若智慧有尽不为智慧天子复问。云何世尊不可尽。从何所问从何所知。答言天子。是不可尽不从放恣而等求。复问世尊。是不放恣为何等类。答言天子。诸恶行于三界而不舍。亦不离三界中诸恶。已复舍三界诸恶行。如是天子。各随所为不放恣。其报云何。于三界不起不灭是其报。复问世尊。颇有弟子从是间游过三界为人说法者不。佛言天子。于欲界能为弟子说弟子法。不能于欲界有所益。于色界无色界能为弟子说弟子法都无所益。以三昧游三界而说法。不能了佛世尊之所说。亦不见以三昧力游于欲界有所说。而无色天子。虽游欲界复不能有所脱。以三昧力游于色界无色界。无色界所说而无益于色界。无色界都不能有所脱。虽游三界但能自脱身不能益他人。如是天子。虽知三界不恋于三界坐守空法。亦不习于欲界。不能于色界。亦复不能于无色界。如是不能于三界。亦不生于三界亦生于三界。所去亦不知处。如是天子。是辈捐身于是处无能知。亦不见往亦不见还。何以故。一切诸法于三界不相逢。天子。譬如虚空不生不可见。无有作者不复会以过去。如是天子。三界一切诸法皆如是。说是法时。天诸天众中。七万二千天子远尘离垢诸法法眼净。万六千天子前世已作功德。今复闻说是法。皆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八千菩萨得不起法忍。

  尔时众会者皆承佛威神。皆自见未曾所见华在其裓上悉以散佛。应时佛威神令是华遍满忉利天上。是时释提桓因前白佛言。甚可怪世尊。是诸族姓子所散华本所不见。尔时月天子谓释提桓因言。拘翼。世尊亦是未曾可见者。华亦如是。何以故。拘翼。持是心见世尊者。是心为灭尽不可得见。如是拘翼。其有可见之事皆前所未曾见。释提桓因问天子。仁者云何见佛。天子报。如是世尊见我我见世尊亦复如是。释提桓因又问。云何见。答言拘翼。如来如如色如如痛想行识如。我作是见如来。拘翼。我不以色观如来。亦不以痛想观如来。亦不以行识见如来。所以者何。色自然不起不灭。痛想行识亦尔。是五阴法之相。是相不相皆如普照。拘翼。如来如是不可见。拘翼。复有欲见如来当如佛见我。我见佛亦尔。复问天子。云何如佛见仁。天子答言。今佛在此自可问佛。

  于是释提桓因前白佛言。云何世尊。如来见月天子。佛言。不以色见。亦不痛痒思想生死识见。亦不以前世见。亦不持当来见。亦不现在见。亦不凡人见。亦不于凡人解脱见。亦不于学见。亦不于不学法事见。亦不阿罗诃见。亦不阿罗诃法事见。亦不于弟子法见。亦不于辟支佛地见。亦不于佛地见。所见如是。拘翼。如是为见佛。如是见佛为无所见。如是无所见是为等见。如是示现是名为一切示现审谛示现。如是观。拘翼。是名为如来。如来于法界无所缺减。拘翼。于拘翼意云何。如来如是见如是观为见何等。答言。是名为见佛。世尊。如来是名为得不于色。如是如来于此无有能得计数者。复问世尊。如是为见佛耶。答言。如是拘翼。菩萨为逮得无所从生忍。于一切诸法界皆为等住。亦不离是法而见法。释提桓因复白佛言。是月天子为得无所从生法忍。佛答释提桓因言。持是事自以问月天子当为汝发遣。

  于是释提桓因问月天子。仁者。今为得是无所从生法忍耶。月天子答言。拘翼。颇有无所生而起不。释提桓因言不。天子复言拘翼。设无所生不起者。云何复问得无所从生法忍。天子复言拘翼。法界无所生。其譬正如此。是故法界亦不起亦不灭都不可知。尔时释提桓因便发是念言。如月天子所说。为已得无所从生法忍。为逮近佛。为逮三耶三菩。尔时月天子知释提桓因心所念。语释提桓因言。拘翼。无所得忍者。得三耶三菩座不难。有不得忍者。去三耶三菩座大远。释提桓因复言天子。云何作是说。天子报言。拘翼。已得忍者能作是说。其不得是者不能近三耶三菩阿惟三佛座。得无所从生忍故。能说无所从生如无所生。如是者道。释提桓因复问天子。道从何所求。天子答言。拘翼。道于三界而无我作是求道。释提桓因复问。三界无我云何求。天子答言。如法者不生。不生复不生当道作是求。作是求已。如是求不求于求。是者为无所起。

  是时释提桓因白佛言。甚可怪世尊。月天子所说甚深乃尔。从何所没而来生此。于是没当复生何所。时月天子语释提桓因言。拘翼。如幻师化作男子若女人。从何所没来生于此。于是没复生何所。释提桓因复报天子。了幻与化无起无灭。不可见不可知。是无所有。天子语拘翼言。如是说幻化从无合会来生。灭亦至无合会所。如是幻化。黠慧者所不用亦不不近。释提桓因言。如是天子。如所说。天子报释提桓因言。拘翼。如卿所问。我所答亦尔。如卿诸法如幻化。念欲持是事以问佛。是天子从何所没而来生此。于是没当生何所。天子语释提桓因言。于拘翼意云何。如如来化所化如。若去来上下可见知不。释提桓因答言。天子。如是不可得见。天子复言。是化宁可有所作为不。释提桓因言。能有所作。天子复言。如是拘翼。化一切诸法等如此。若去来上下作是观。拘翼。于是无能有所作。于拘翼意云何。不于是见色声香味细滑法亦尔。是化人宁能见闻知如是事不。释提桓因言。天子。不可得见闻知。天子言。如是拘翼。如是一切分数知诸法亦如是。若见若闻若心念法。亦不染亦不污。亦不于是止。亦不近亦不离。于见于闻于念。如是所语如是法。为一切说。为众所说而无有异。

  于是释提桓因白佛言。世尊。是月天子。说无处所不生不起不灭。是天子。不在弟子地。不在菩萨地。见菩萨云何当忆念无央数劫生死之事。育养众生云何都不可得知。佛语释提桓因言。拘翼。其有菩萨得不起法忍者。亦不念生亦不念起亦不念灭。欲睹是辈菩萨。当如观百岁般泥洹阿罗汉。不可得知。何以如是。亦无他人想。亦无我想。复无无他人想。复无无我想。复如是。拘翼。精进乐勤苦行菩萨所作。亦不念生亦不念灭。亦无他人想亦无我想。诸法体性本皆泥洹。如是拘翼。一切亦不缚亦不解。不了知是法是菩萨。为是故为解为示现。思念故为起大悲。是菩萨不疲厌。于无央数拘利百千劫而不懈怠。譬如拘翼有人堕火坑中。有大悲男子。不爱躯体不惜寿命。舍五所欲及诸所乐。入火坑中抱是人出。亦自出复出彼人。于拘翼意云何。是人所作为难不。释提桓因言。世尊。是人所作甚难甚难。佛言。如是拘翼。是何足为难。菩萨所作又难于此。以脱诸欲发意欲持诸供养之具。以其所有将护给与一切。如是拘翼。复有过于是者。以是光明之德照示一切。如是皆过一切弟子及辟支佛上。菩萨摩诃萨自致阿耨多罗三耶三菩阿惟三佛。

  复次拘翼。如是说从何所没来生于此。听者拘翼。东方于是国分。从是佛刹度九十二那术百千佛国。名罗他那萨遮(晋言珍宝审谛奥藏)。世界中以众宝为树。其枝叶华实无央数色。其经行处以无央数宝而校成。其国中所有皆众宝以为校庄无空缺处。其地皆绀琉璃。无央数宝以相杂厕。复次拘翼。有世界名罗陀那光只(晋言珍宝积聚)。是世界。拘翼。佛名罗陀那文陀罗帝耶阿丹竭罗油(晋言珍宝豪场出过上聚)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今现在说法。其佛国中无有母人。亦不闻母人。亦无弟子缘一觉道。纯是菩萨满佛刹中。

  复次拘翼。是珍宝豪场出过上聚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其世尊一一说法。七十二拘利菩萨皆得不起法忍。菩萨得是忍已。意念若豪名(丹本多)珍宝上天世大性一切皆以断用。是故一切诸佛刹皆悉为之动。即时三千大千刹中。若干无央数珍宝莲华杂华色甚鲜好。悉满其中以散佛上。皆于佛上化成华盖遍覆佛刹已。是菩萨便踊于虚空。飞到他方佛前而供养礼事。欲绕问讯欲闻法。

  复次拘翼。得法忍菩萨不乐住一处。便能遍到诸佛刹。不得法忍菩萨不能到他方。复次拘翼。彼佛世尊出来十二劫。彼佛所止处夜常三说法说法已。七十二拘利菩萨得不起法忍。如是拘翼。不得不起法忍菩萨不能到他方刹。得不起法忍者乃能到他方佛刹。如是菩萨乃于彼间没而生他方刹土。如是拘翼。以是比类当作是视。如是不可计亿佛刹诸菩萨皆悉尔。拘翼。是彼珍宝积聚刹土中。所有一切皆无有忧入三恶道。亦无苦智亦无乐智。亦无所问亦无所说。亦无勤苦亦无食饮。何以故。诸菩萨以法欢喜为食饮。彼土中无罗汉辟支佛名如是拘翼。珍宝积聚国土中。是刹中世尊珍宝豪场出过上聚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月天子。从彼佛刹没来生此忉利天。故来欲见佛礼我绕我问讯我。欲有所问故来。因是所问会无央数千人广有所知。又会余菩萨。于不起法忍皆使满具。拘翼。是月天子。故来见佛欲护一切法欲持于法。佛般泥洹已后最后法欲尽时。当于是间得道生于人中。持是所说甚深甚深法广有所照。普以教授满百千人。于是不起法忍皆乐欲学。久远最后法欲尽时。于是尽终生第四兜术天会。于弥勒菩萨所讲说诸佛世尊道事。不可计数百千天子。前世初未曾起道意。今闻是说皆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弥勒来下得正觉时。是菩萨承事弥勒佛万岁。居家常供养弥勒及众僧。乃后时与四千人俱。以家之信出家为道便作沙门。作沙门已。于弥勒如来至真等正觉所。尽形寿常持法。弥勒般泥洹后至于法住常持法。于是贤劫中千佛中少。四佛。皆当供养承事尔所佛。于是诸佛世尊所说经。当修梵清净之行。最后过七恒沙等劫。当于是世作佛。号字月光曜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所愿皆满。

  于是月星天子语是天子言。善哉今为佛之所授决。当得阿耨多罗三耶三佛。卿本有何等恩有何等供养。作何等爱敬喜乐欢喜事施于佛。乃使如来独授卿决。是时月天子语月星天子言。如来者亦不以善与人决。亦不有所畏故与人决。亦不言是人可与是不可与。菩萨者自学菩萨法世尊便记其决。卿云何作是问。我仁有何等恩于佛所。使佛作是敬作是爱作是念作是欢喜作是赐遗。月星天子问月天子言。是欢喜当从何所见。月天子答月星天子言。欢喜从心求。月星天子复言。心不想心。谁作是踊跃者。报言。踊跃不可持亦不可获。是上踊跃。如不可获踊跃之最也。月天子语月星天子。如是踊跃。于是踊跃有所不可者不为踊跃。是踊跃于放逸事而不为。于是踊跃中而常踊跃。不复生废退意。如是月星天子。当于是法求用是故得踊跃。于法所作而不放逸于是求于是。不求亦不离求。何以故。不于法界求。亦不于所求。如是月星天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