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缘生初胜分法本经

缘生初胜分法本经卷下

缘生初胜分法本经 达摩笈多 5426 2022-11-17 15:18

  

  隋天竺三藏达磨笈多译

  比丘白佛。大德。惟此出生相续缘生。为更别有缘生。佛言。比丘。我说八门缘生。一谓受用世俗者。如眼缘色生眼识。三和有触触缘受如是等。二谓说助持者。缘生如四食作缘。根大得住当有增益。三谓说助持因者。缘生如诸谷中种子。田水缘故便有牙等。四谓说出生续系者。缘生如能摄聚分及能转出分。于出生摄聚及所转出。五谓说于出生所续系缘生。如世界若因若缘转成转坏可知。六谓说出生入者。缘生如不善及善有漏业故。三恶趣及天人趣等。差别可知。七谓说清净者。缘生如以他音及自正思为因。正见生故无明灭。无明灭故行灭。如是乃至生灭故老死灭。

  比丘白佛。大德。如次第无明缘等行等生。亦还次第如是灭不。佛言。比丘不也。

  比丘白佛。大德。彼何故次第说灭。佛言。比丘。前分无生能故。后分则无生法示现。比丘。无有不生之相。即有灭转。八谓说自在者。缘生如比丘善治思惟修定修作缘。若欲如是随所信解。即如是有彼无别异。比丘。此是我说八门缘生。

  比丘白佛。大德。若世尊曾说。因业故受生因渴爱故转出。有何密意作如是说。佛言。比丘。以无明缘故。种种福非福不动行。往昔有中已作已集。种种身受生种子聚而摄之。于中渴爱犹未除灭。以渴爱故。还于有中彼身转出。彼行有能非无渴爱。是故说名因业故受生。因渴爱故转出。

  比丘白佛。大德。若因渴爱故转出。彼何故取缘有。非渴爱缘。佛言。比丘。此有渴爱如其无取。不能缘非福行于恶趣中出生。及无有渴爱如其无取。不能缘福不动行于非定地身及定地身二种善趣中出生。是故非惟渴爱缘有。取亦缘有。

  比丘白佛。大德。若世尊曾于大由法门中说云。阿难陀。彼诸众生于中众生种类。或无有生然亦有生。若其一切诸种。皆无生缘老死。亦是可知。世尊。有何密意作如是说。佛言。比丘。密意所说。摄聚之生及转出之生。于老死增上缘。不相著及相著。此是密意。

  比丘白佛。大德。世尊已说缘生句义。未说缘生义。彼云何可见。佛言。比丘。略说有十一种缘生义可见。所谓无作者义是缘生义。共因者义。无众生义。他生义。不动义。无常义。念念空义。因果相续不断义。种种因果义。相似因果义。决定因果义。是缘生义。如是可见。

  比丘白佛。大德。若世尊曾说甚深即此缘生是也。然此缘生甚深云何可见。佛言。比丘。如是以十一种义故。五种甚深可见。所谓因甚深。相甚深。生甚深。转住甚深。发转甚深。比丘。复有五种缘生甚深可见。所谓相甚深。摄种甚深。因甚深。果甚深。转出因果差别对治甚深。比丘。复有五种缘生甚深可见。所谓摄甚深。顺甚深。逆甚深。取甚深。境界甚深。比丘。此是无明等起殊胜。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明转住殊胜。佛言。比丘。略说无明有四种转住。所谓顺眠转住(旧名使)。起处转往(旧名缚亦名上心)。相应转住。独不共转住。

  比丘白佛。大德。谁所转住无明作缘。佛言。比丘。此外凡夫以不正思。牵引四种无明与福非福不动行作缘。比丘。此外凡夫。若与福不动相应善业之心。犹是不正思之津气。比丘。此内法放逸凡夫。且置不共无明。彼余无明放逸牵引与行作缘。比丘。此内法不放逸凡夫学者及圣学者。妄念牵引三种无明。与非福作缘。然彼非福不能作恶趣有。是故彼非福不是无明缘行。我曾说不共无明。此内法不放逸凡夫学者未断。而圣学者已断。彼不放逸凡夫。若发生福不动行。于正法中发生正思相应心。时解脱因及解脱向皆亦发生。彼增上故。二善趣生。则当转出。而未断四种无明增上故。比丘。然圣学者由断不共无明。不作新业。所有故业由顺眠力。若未除断。彼频触己亦可尽边。如是彼无明缘行生生渐减不复增长。以此因缘故。应知此内法学者。不作无明缘行。比丘。为此外凡夫故。发起我说随顺满足。染污缘生非为此内法者也。比丘。此是无明转住殊胜。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明颠倒殊胜。佛言。比丘。此四种无明。于谛中无而增有及有而谤无二种颠倒。

  比丘白佛。大德。云何无而增有及有而谤无二种颠倒。佛言。比丘。以四种因缘故。所谓非法见法。法见非法。天趣及解脱中。非方便见方便。是为无而增有颠倒。以邪见故皆谤言无。是为有而谤无颠倒。比丘。此是无明颠倒殊胜。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明相貌殊胜。佛言。比丘。彼有二种可见。一者微细自相差别。二者爱不爱及俱二颠倒境界同相差别。比丘。如是所有起处无明。微细难知及难见故。何况复顺眠者。所有相应无明。微细难知及难见故。何况复不共者。诸爱不爱及俱二颠倒境界之中。覆真实相。及见颠倒相。同等转行。其余烦恼则不如此。若余身见等同相烦恼。亦复以彼无明而作依止乃得转生。比丘。此是无明相貌殊胜。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明作业殊胜。佛言。比丘。略说无明有二种业应知。一者一切诸种发转。与作依止业者无明。二者一切诸种背转。与作障碍业者无明。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一切诸种发转。佛言。比丘。若处转生若转生如转生。是为一切诸种发转。比丘白佛。大德。何处转生。佛言。比丘。流转道中以自我分别故。比丘白佛。大德。何法转生。佛言。比丘。内外诸入以自我摄取故。

  比丘白佛。大德。云何转生。佛言。比丘。业之与报相续发转。以自我分别及邪分别故。

  

  比丘白佛。大德。若言无智是无明者。彼岂无有是无明耶。佛言。比丘不尔。比丘白佛。大德。若智无有是无明者。当有何过。佛言。比丘。若尔无明之相不可安立。何以故。比丘。闻体智无有思体智。思体智无有修体智。世间修体智无有出世修体智。出世学智无有无学智。无学声闻智无有如来智。彼如是者。彼亦是有智。彼亦是无智。如是有无明故得立其相。又比丘。三善根中我说无痴。彼中痴无而有无痴。非以痴无是其无痴。今亦非以明无是其无明。又心数法不知真实故名无明。亦如心数法知真实故名智。又比丘。若当无有是无明者。此中诸十一种无明殊胜。此则无有。是故非明无有是其无明。比丘。此是无明恶对殊胜。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明顺缚殊胜。佛言。比丘。乃至有顶趣等三界众生。于此谛中若未有智。彼无空缺顺眠恒缚。亦以彼故。谓彼众生为具足缚。若复善趣恶趣因果分中。亦未有智。彼微细者无色界众生。次中者色界。增上者欲界。然彼微细次中增上。当来有生法尔顺缚。又比丘。若阿罗汉尽诸漏者。应知之障。彼亦是无明顺缚。如此无明远行顺缚。亦应可见。比丘。此是无明顺缚殊胜。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明对治殊胜。佛言。比丘。有二种智以为无明对治。一者因他音声或有不因。是少分法界智。二者因他音声而非少分。是无量法界智。

  比丘白佛。大德。所有少分法界智。何攀缘何种相何作业。云何可见。佛言。比丘。其少分法界智四念攀缘十六种相。与无明共而于烦恼。业生诸染作远离业。应如是见。

  比丘白佛。大德。生苦云何可见。佛言。比丘。内因苦依止故。外因苦依止故。及彼二苦依止故。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内因苦。佛言。比丘。病苦老苦死苦。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外因苦。佛言。比丘。不爱和合苦。爱别离苦。若欲求时不得苦。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彼二依止苦。佛言。比丘。略说五受众。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渴爱。佛言。比丘。若于现在身中而有贪爱。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更有渴爱。佛言。比丘。若于未来身中而有愿求。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喜欲共行渴爱。佛言。比丘。若于己得摄取受用现在境界之中而有味著。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处处喜欲渴爱。佛言。比丘。若于未得境界之中。种种追求。

  比丘白佛。大德。此之渴爱何者是无余断。佛言。比丘。见道应断。烦恼断故。下分上分结断故。未来苦果者渴爱断故。现在苦果者渴爱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舍。佛言。比丘。若见道应断烦。恼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究竟边。佛言。比丘。若修道应断。烦恼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尽。佛言。比丘。若下分结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离。佛言。比丘。若上分结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灭。佛言。比丘。若毕竟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寂。佛言。比丘。若未来苦果者渴爱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没。佛言。比丘。若现在苦果者。渴爱断故断。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见。佛言。比丘。若证见时前行智。若证见时智。若证见时后得智。超越所知方便教行故。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分别。佛言。比丘。于三宝中若正知已。依正信故于彼功德顺念分别。超越异论等教故。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语。佛言。比丘。若圣所爱戒。无漏所摄无漏思惟共转者。远离四种口业。超越恶趣故。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业。佛言。比丘。若圣所爱戒。无漏所摄无漏思惟共转者。远离三种身业。超越恶趣故。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命。佛言。比丘。若圣所爱戒。无漏所摄无漏思惟共转者。远离邪命所起身口业。超越恶趣故。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发。佛言。比丘。若于上解脱中依止乐欲。发起精进。远离恶对。满足对治故。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念。佛言。比丘。若于止观合相应时。三种之相作依止已。时时于此三种相中。以不放逸共入正住。于缘境中心数不忘。于修道中超越不相应故。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正定。佛言。比丘。若其此等七种定。具修治作已一心专向。乃至此等七种与差别行作依止故。与殊胜功德出生作依止故。比丘白佛。大德。若如是念处等诸觉助法。皆摄为道。何故惟说圣八分道。以为道相。佛言。比丘。以圣八分道故。彼余所有诸觉助法皆此摄故。

  比丘白佛。大德。若此苦中有四种相。于中何者是无常相。佛言。比丘。苦中若见生灭之法。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苦相。佛言。比丘。仍彼生灭之法作依止已。若见三苦顺缚。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空相。佛言。比丘。苦中若见离于我物。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无我相。佛言。比丘。苦中若见我自离相。此是其相。比丘白佛。大德。若此四种以为集相。于中何者是因相。佛言。比丘。于渴爱中若见种苦种子因体。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集相。佛言。比丘。于渴爱中若见相续生因体。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生相。佛言。比丘。于渴爱中若见五趣差别生因体。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缘相。佛言。比丘。于渴爱中若见彼余别缘执持因体。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若此灭谛有四种相。于中何者是灭相。佛言。比丘。于解脱中若见灭烦恼。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止相。佛言。比丘。于解脱中若见止苦。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妙相。佛言。比丘。于解脱中若见无罪净乐。此是其相。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出相。佛言。比丘。于解脱中若见出无常。此是其相。比丘白佛。大德。若此四种以为道相。于中何者是道相。佛言。比丘。于此道中若见所知相应及无颠倒。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如相。佛言。比丘。于此道中若见出世无漏。此是其相。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迹相。佛言。比丘。于圣道中若见行于顺行。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者是乘相。佛言。比丘。于此道中若见无上。此是其相。

  比丘白佛。大德。何故惟四圣谛。佛言。比丘。共因果染净。皆此摄故(共因果者染则因果共染净则因果共净故名共也)。

  比丘白佛。大德。此苦等谛。何故渐次说谛。佛言。比丘。病由脱药相似法故(病谓苦由谓集脱谓灭药谓道)。

  比丘白佛。大德。此四圣谛为一时证见。为渐次证见。佛言。比丘。有道理故一时证见。有道理故渐次证见(道理亦名因缘亦名方便)。比丘白佛。大德。若一时证见有何道理。佛言。比丘。自内知谛真智境界。攀缘非安立义。以总攀缘故。一时证见。比丘白佛。大德。若渐次证见有何道理。佛言。比丘。已修治智及后得者。自相因果观察其相。以非总攀缘故。渐次证见。

  比丘白佛。大德。若世尊说四圣谛。何故复说二谛。世谛及最胜义谛。佛言。比丘。于此四圣谛中。若法住智境界。彼是世谛。若复自内最胜义智境界。非安立智境界。彼是最胜义谛。应如是见。

  比丘白佛。大德。若四圣谛非圣亦谛圣亦谛。何故以圣而名此谛。以圣谛故世尊所说。佛言。比丘。虽非圣者。亦于此谛法体之中。无智而信故。圣者于此法体之中。有智而信故。以是义故。此为圣谛。应如是见。

  比丘白佛。大德。非少分无量法界智。何攀缘何种相何作业。佛言。比丘。亦四圣谛以为攀缘。清净想谛为相。一切种入谛为相。与一切众生。作一切义利为相。又少分法界智者。声闻不背众生义利。不现前为相。缘觉背众生义利为相。又无量法界智者。远离为业。谓离一切种烦恼及所应知障故。与依止为业。谓与得至一切种遍智善净法界。作依止故。覆护为业。谓覆护诸众生等诸处逼恼故。比丘。此是无明对治殊胜。诸比丘言。善哉大德。彼等比丘于世尊说。欢喜默然而住。彼诸比丘于世尊说。其心悦乐皆大欢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