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家 诸子百家 神机制敌太白阴经

卷六祭文、捷书、药方

神机制敌太白阴经 李筌 6092 2022-11-04 16:52

  

  〔祭文总序〕

  经曰:古者,天子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诸侯祭其封内兴云出雨之山川神祗,出师皆祭,并所过名山大川,福及生人。神祗,《尔雅》云:“是类是禡,师祭也;既伯既祷,马祭也。”师初出,则禡军之牙门,祷马群厩。蚩尤氏造五兵,制旗鼓,师出亦祭之。其名山大川,风伯雨师并所过则祭,不过则否。

  毘沙门神本西胡法佛,说四天王则北方天王也。于阗城有庙身被金甲,右手持戟,左手擎塔,祗从群神殊形异状,胡人事之。往年吐蕃围于阗,夜见金人被发持戟行于城上,吐蕃众数十万悉患疮疾,莫能胜,兵又化黑鼠,咬弓弦,无不断绝;吐蕃扶病而遁,国家知其神,乃诏於边方立庙,元帅亦图其形于旗上,号曰:神旗。出居旗节之前。故军出而祭之,至今府州县多立天王庙焉!一本云:昔吐蕃围安西,北庭表奏求救,唐元宗曰:“安西去京师一万二千里,须八月方到,到则无及矣。”左右请召不空三藏,令请毘沙门天王,师至,请帝执香炉,师诵真言,帝忽见甲士立前,帝问不空,不空曰:“天王遣二子独揵将兵救安西,来辞陛下。”後安西奏云:“城东北三十里云雾中,见兵人各长一丈约五六里,至酉时鸣鼓,角震三百里,停二日。康居等五国抽兵彼营中,有金鼠咬弓弩弦,器械并损,须臾,北楼天王现身。”

  禡牙文篇第七十三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敢以牲牢之奠,告於牙军之神曰:在昔三皇无师,五帝有师,所以伐奸凶、御桀骜;封豕逞凶,长蛇流毒,寇掠我生聚,残害我边陲,我君耻不祥之器,以伐谋为兵,爱不战而屈人,借前箸为筹策,遂得东夷贡矢,西旅献獒,川明海澄,历有年矣。今戎狄遗[口焦],虺蝎远出,纣犬吠尧,獍集狼顾,天子授我斧钺,锡我彤弓,凿门分阃,使专征伐。惟尔乃神,翼兹威武,左霹雳,右雷公,天乙在前,太乙在後,风雹雨霰,克胜群丑,枹鼓未挥,元凶授首,惟尔英灵,来歆旨酒。

  禡马文篇第七十四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以清酌少牢之奠祭尔。群牧马之神曰:古者,庖牺氏作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代人劳。尔能节齐和鸾,举应鼙鼓,陷矢石殪,奔禽声嘶而凉风立至,影灭而浮云犹见,穆满八骏,足迹接於瑶池,王良驷马,人事标于天汉,国家恩覃八埏,光宅九土,王化潜谧,白旗来庭,浮铁沈毛,贡金纳帛,而豺狼难厌。反首逆鳞,学三苗之不恭,慕九黎之乱德,叛而不讨,何以示威?天子斋,坛场拜飞将,将军身卫琱戈,手提金鼓,挥阵云以出塞,乘明月而渡河,誓将挥种埋落,擒魑摘魅,火烈具举,我武维扬,惟尔马神,使我马肥,风驰电转,龙骧虎奔,晶甲霜明,草木皆偃,飞矢星落,江河斡旋,一举成功,投戈脱甲,示不复用,休尔於华山之阳而已矣。

  祭蚩尤文篇第七十五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以牲牢之奠祭尔。炎帝之後蚩尤之神曰:太古之初,风尚敦素,拓石为弩,弦木为弧。今乃烁金为兵,割革为甲,树旗帜,建鼓鼙,为戈矛,为戟盾。圣人御宇,奄有寰海,四征不庭,服强畏威,伐叛诛暴,制五兵之利,为万国之资。皇帝子育群生,义征不德。戎狄凶狡,蚁聚要荒。今六师戒严,恭行天罚,神之不昧,景福来臻,使鼍鼓增气,熊旌佐威,邑无坚城,野无横阵,如飞霜而卷木,如拔山而压卵,火烈风扫,戎夏大同,允我一人之德,由尔五兵之功。

  祭名山大川文篇第七十六

  “祭名山文”: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以清酌少牢之奠敬祭於某山之神曰:惟神聪明正直,祸盈福谦,亭育黎庶,作镇一方,国家天覆地载,罔不宅心,航海梯山,来宾咸服。独彼凶丑,千百成群,滔天虐人,窥边猾夏。天阶其祸,养成其凶。皇帝取乱侮亡,兼弱攻昧,赫斯,怒奋雷霆,浊濩轰宏,风卷电掣。今则万骑云会,八阵戎装,顿军峰峦,樵苏林麓,天道助顺,人情好谦,天人共愤,神监孔明,何不云蒸雾郁,转石飞沙助我军威!金师克获,牲牢匪馨,明德惟馨。

  “祭大川文”: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以少牢敬祭於某川之神曰:惟神植德灵长,善利万物。其柔也,沈鸿毛、没纤芥;其刚也,转巨石、截横山。堑南、限北、决东、奔西,避高就下,兵法形焉。我君奄有万国,德洽四户,伐叛怀远,同文齐武。是以扶余、肃慎左衽来庭,夜郎、滇池辫发从事。惟彼凶虏,敢干天常,负固凭山,摇蜂万之毒;乘危走险,奋螳螂之臂。天子授我庙算,不战而屈人之兵,士卒与我一心,闻敌有死难之志。神居五行之长,为百渎之源,藏蛟跃龙兴云致雨。今大军利涉,全师既行,何不竭海若,吐天吴,驱风伯,逐鲸鱼,使波无涟漪,厉有浅深,成将军之功,赞天子之威。

  祭风伯雨师文篇第七十七

  “祭风伯文”: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以磔牢清酌祭于风伯之神曰:惟神道出地户,迹遍天涯。东温而层冰澌散,西烈则百卉摧残。鼓怒而走石飞沙、翻江倒海,安静则云屯浪息、绽柳开花。畅百物以敷苏,使八方而甯谧。达庶人之理,畅大王之雄。国家至德深仁,豚鱼服信,杜绝奸慝,混一车书,海晏河清,远安迩肃。惟彼凶孽,尚肆凭陵,恃乌合之众,将蜂屯之徒,险凭螘壤,蜉蝣朝菌,菅我天诛,晓露晨霜,延彼性命,皇帝子育群生,鞠养万品,乃威以斧钺,怀以惠和,先茅届途,後殿临境,两军相见,八阵将施。惟尔神明,号吼[风钺][风孛],拔木偃草,使旌旗指敌,飞沙走石,飞泰山之形,昼不见於虏目;震雷霆之响,近不闻於虏耳。蒙袂僵仆,款我辕门,兵不血刃,而华戎甯谧矣。

  “祭雨师文”: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以牲牢之奠致祭於雨师之神曰:惟神薄阴阳而成气,驭风云而施德。威合风雷,则禾木尽偃;恩覃雾露,则卉物敷荣。昆阳恶盈荡新室之众,龟兹助顺济全凉之师,其赏善也如此,其罚恶也如彼。国家大业,醇被休德,洽如怀生之伦,尽荷明德,而戎胡倔强,草窃遐荒,使谋臣不得高枕、武士不遑脱甲,天子瞋目按剑,发骁勇,诛不道,天下士众焱集星驰,气腾青云,精贯白日,熏兔穴,覆枭巢。惟神何不倾湫倒海,以助天威;荡寇清雠,以张军势。按剑则日中见斗,挥戈而曜灵再晡。壮戎军之气,乃尔神之功。

  祭毗沙门天王文篇第七十八

  维某年岁次,某甲某月朔某日某将军,某谨稽首,以明香净水、杨枝油灯、乳粥酥蜜粽[米奥]供养北方大圣毘沙天王之神曰:伏惟作镇北方,护念万物,众生悖逆,肆以诛夷,如来涅盘,委之佛法。是以宝塔在手,金甲被身,威凛商秋,德融湛露。五部神鬼,八方妖精,殊形异状,襟带羽毛;或三面而六手,或一面而四目,瞋颜如蓝,磔发似火,牙崒嵂而出口,爪钩兜而露骨,视雷电,喘云雨,吸风飙,喷霜雹。其叱吒也,豁大海拔,须弥,摧风轮,粉铁围,并随指呼,咸赖驱策。国家钦若,释教护法降魔,万国归心,十方向化。惟彼胡虏,尚敢昏迷,肉食边氓,渔猎亭障,天子出师,问罪要荒,天王宜发大悲之心,轸护念之力,歼彼凶恶,助我甲兵,使刁斗不惊、太白无芒,虽事集於边将,而

  〔捷书类〕

  露布篇第七十九

  某道节度使某牒上中书省门下,破逆贼某乙,下兵马使告捷事,得都知兵马,使某牒称:今月某日某时於某山川,探见贼兵,与战,俘斩略尽。今乘胜逐北,末暇点拔杀获生级、器械牛马,续即申上者,天威远播,狂寇败亡,将靖烟尘,同增欢忭。谨差某乙,驰驿告捷,具状牒上中书门下,谨牒某年某月某日官牒。

  判官某官某行军司马,某使某官,某道节度使奏破某贼露布事,拔贼某城若干,所生擒首领某人若干,斩大将若干级,斩首若干级,获贼马若干匹,甲若干领,旗若干面,弓弩若干张,箭若干只,枪牌若干面,衣装若干。事件应得者,具言之。

  中书门下尚书兵部,某道节度使某官臣某言,臣闻:黄帝兴涿鹿之师,尧舜有阪泉之役,虽道高于千古,犹不免于四征。我国家德过唐虞,功格区夏;蠢兹狂狄,昏迷不恭,犬羊成群,犯我亭障。臣今令都知兵马使某官某都,统马步若干人为前锋;左右再任虞候某官某领弩若干人为奇兵,于某处设伏。虞候总管某领陌刀若干人为後劲。节度副使某官某领蕃汉子弟若干人为中军游骑,以某月日时于某山川,与贼大军相遇,尘埃涨空,旌旗蔽野。臣令都知兵马使某官某大将军当其冲,左右虞候张两翼,势欲酣战,伏兵窃发,贼众惊骇,虞候某强弩、陌刀相继而至,锋刃所加,流血漂杵;弩矢所及,辙乱旗靡。贼人弃甲曳兵而走,我军逐北者,五十里。自寅至酉,经若干阵,所有杀获,具件如前,人功何能!天功是赖!臣谨差先锋将某官某奉露布以闻,特望宣布中外,用光史册。臣某顿首谨言。某年某月某日,掌书记某官臣某上。

  〔药方类〕

  治人药方篇第八十

  经曰:药者,和草木之性,治人寒、热、燥、湿之病;道达经脉,通理三关、九候、五藏、六府,扶衰补虚。夫稠人多,厉疫屯久,人气郁蒸,或病瘟[疾以皇易矢]疟痢,金疮堕马,随军备用。药与方所必须也,兹录于左。

  “疗时行热病方”:

  栀子(二十枚)、乾姜(五两)、茵蔯(三两)、升麻(五两)、大黄(五两)、芒硝(五两)。

  右六味为末,米汁调服,空心,三钱匕,须臾利,不利则暖粥投之,利多服浆水止之,阴阳毒不可服。

  “疗赤班子疮”:

  栀子(二十枚)、茈胡(三两)、黄芩(三两)、芒硝(五两)。

  右为细末,饭饮调下,三钱七,以利为度。

  “疗天行病方”:

  瓜蒌(四十九粒)、丁香(四十九粒)、赤小豆(四十九粒)。

  右为末,井花水调服,空心,方寸七次,两鼻中各搐此散,一大豆许,须臾鼻出黄水,吐利良久,乃愈。

  “疗虐疾方”:

  鳖甲(三两)、常山(二两)、甘草(二两)、松罗(二两)。

  右为末,用乌梅煎汤调服,方寸七日二服,少加之,以吐为度,如不差,服後方。

  “当归六味散”:

  当归、白术、细辛(以上各五两)、桂心(三两)、大黄(五两)、朴硝(八两。熬。)右为末,平旦,空心,服方寸匕,加之,以利为度。

  “疗温虐者,可服‘鬼箭十味九方’”:

  甘草、丁香、细辛、蜀椒、乌梅肉(各三两)、地骨皮、橘皮(各四两)、白术、当归(各五两)、鬼箭(二两)。

  右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五丸,乌梅汤送下,再服加至三十九,三、五日後觉腹中热,以粥饮压之。

  “疗痢病方”:

  黄连、黄芩(各五两)、黄耆、黄柏(各四两)、龙骨(八两)。

  右五味为散,空心,米饮下方寸匕,日再加至三寸匕止。

  “疗谷痢方”:

  白米(六两)、附子(四枚,炮去皮。)、乾姜(四两,炮。)、细辛(五两)、油面末(一升。熬变色。)。

  右为末,以粥饮,如前法。

  “疗血痢方”:

  阿胶(炒)、黄柏(灸各四两)、乾姜、艾叶(各三两)、犀角末(五两)。右为末,如前法服。

  “疗浓血痢方”:

  黄耆(六两)、赤石脂(八两)、艾叶(三两)、厚朴(灸三两)、乾姜(煨三两)。

  右为末,服法如前。

  “治霍乱方”:

  巴豆(一两,去壳。)、乾姜(三两,炮。)、大黄(五两)。

  右为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米饮服三丸,以利为度,不利,以粥汤投之。

  “治脚转筋方”:

  生姜一两,拍碎,水煎,五合服之,即愈。本方云:生姜一斤,煎二升,半服之。

  “入战辟五兵不伤人方”:

  雄黄(一两)、白矾(二两)、鬼箭(一柄)、羚羊角(烧二分半)、灶中土(三分)。

  右为末,以鸡子黄并鸡冠血为丸,如杏子大。置一丸於小囊中,系腰间及膊上,勿令离身,亦辟一切毒。

  

  灰汁数斗,暖者洗疮处,愈。又以马粪汁亦可。

  “疗马脓垢着人作疮方”:

  马鞭稍二寸,烧灰;飞鼠七枚,各烧灰。敷之。

  “疗金疮方因发者,及伤裂突出肠方”:

  黄耆、当归、芎藭、白芷、续断、黄芩、细辛、乾姜、附子、芍药(各三两)。

  右为末,先饮酒醉,次服五钱匕,日三服。又云:服半钱匕,日三,服加至方寸匕效。

  “疗金刀中骨脉中不出方”:

  白歛、半夏(各等分)。

  右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服,至二十日,自出立愈。

  “疗金疮伤中破惊方”:

  火烧葱,取汁涂之,立愈。亦用人中衣旧者,以裆炙熨之,为愈。

  “疗马坠损,有瘀血在腹内方”:

  生地黄五升,研烂,以酒捎汁一盏,日三服,愈。又方地黄二升,捣令烂,以无灰酒半升煮,二三沸重户,地暖饮之,常令醺醺。

  “疗马坠折,伤手脚骨痛方”:

  捣大麻子根并叶,取汁服之,气下乃苏。若无大麻根、叶;研子,温酒服,亦可。

  治马药方篇第八十一

  经曰:马有四百八病,益在调冷热之宜,适牧放之性,常加休息,不可忽视之也。马之系于军也,至矣!重矣!

  “春夏常灌马方”:

  郁金、芎藭、当归、大黄、升麻、黄连、细辛。

  今方不用当归、芎藭、细辛,郤入黄柏、吴蓝、青黛、栀子。秋冬加官桂、乾姜,共为末。每灌七钱,蜜油各一,合汤半升,搅匀灌之。其冷气,则加乾姜、官桂各一两。今多以糯米煮粥半升,油五合,猪脂四两,蜜三两,早饮了啖之,俟日色温,来日复啖之。

  “马热不食水草方”:

  芒硝、郁金。

  右每灌七钱,入酥半两,水一升,搅匀灌之。又云:刺带脉出血,良。

  “治马漏蹄方”:

  先以刀削,令稳。便之以发灰、羊脂填了,以黄蜡封固之。

  “疗马内黄、不食水草、颤喘卧数起、口张喘急、颈微垂利方”:

  青黛(三两)、大黄(二两)、白盐(五合)。

  右为末,每灌三匕,油蜜各一,合温水一升,灌之,立愈。马有黑汗出,卧不起,汗流如珠,颤喘气急。尝汗,淡即死,咸即不死。取人污袜,烧汤,挼浓汁,灌三升,差。又方力子,割马尾小头,作十字,使出血,以人粪涂之,良或烧人粪以乱发附之,差。

  “疗马转胞不大小便方”:

  以人粪并大蒜橘汤成膏,纳尿孔内,则立尿。又缠马腹於後蹄,间挽之,令跳自止。

  “疗马结草方”:

  以热手捻,令结消不消,以火炙之,扫帚柄筑之。

  “疗马虫颡方”:

  桑根皮、大枣肉、葶苈子(各一两,熬,令黄,另研作膏。)。

  右和匀水三升,灌之,一时辰,令低头滴鼻中恶物,愈。次以大黄、油鸡子,清灌之。又曰:桑白皮一握旧乾煮,枣五十枚煮取穰,葶苈子六两熬令黄,以水六升、桑根、大枣并煮,取一大升汁,去渣,内葶苈子膏搅匀,相得更煎,取强半,停令冷暖,得所分为两度,灌所患之鼻,如人行八九里一灌,乾地着草系头底,即出鼻中恶物,令甚走,又以大黄、油鸡子,清灌之,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