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佛说义足经

莲花色比丘尼经第十四

佛说义足经 支谦 3158 2022-09-24 22:03

  

  闻如是。佛在忉利天上。当竟夏月。波利质多树花适好盛。坐濡软石上。欲为母说经。及忉利天上诸天。尔时天王释。到佛所为佛作礼。便白佛言。今当用何时待遇尊。佛告天王。用阎浮利时待我。天王得教。即礼佛欢喜而去。尔时贤者摩诃目犍连。亦在舍卫。亦竟夏月。于祇树给孤独园中。尔时四辈悉到目犍连所。比丘辈。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四辈悉礼目犍连。各一面住。便共问目犍连。今世正眼为在何所竟是夏三月。目犍连便告四辈。今佛在忉利天上。当竟夏三月。念母怀妊勤苦故留说经。及忉利诸天。在波利质花树下濡软石上。树高四千里。布枝二千里。树根下入二百八十里。所坐石。按之即陷入四寸。舍便还复。摩诃目犍连。广复为四辈说经法。便默然。诸四辈闻经。欢喜著念。便礼目揵连悉去。至竟夏三月。复众四辈。皆悉来到目揵连所。头面礼竟。悉就座。共白目揵连。善哉贤者。学中独多神足。愿烦威神到佛所。为人故礼佛足。以我人语白佛。阎浮利四辈。饥渴欲见尊。善哉佛。愍念世间人。愿下阎浮利。目犍连闻如是默然。可四辈。复以经法戒。四辈众欢喜。目犍连辞。四辈悉起礼。复起绕目犍连而去。尔时目犍连。便取定意。如壮士屈伸臂顷。从阎浮利灭。便往天上。去佛不远。是时佛在无央数天中央。坐说经法。目犍连便生想。如来在天众中。譬如阎浮利。佛即知目犍连意想所念。告目犍连言。不与世间等。迅去即便去。欲使来即来。去来随我意所念。目犍连白佛言。是天众多好甚乐。天中有先世一心自归于佛。寿尽来生天上。或有身归法者。或自归僧者。寿尽皆来生天上。或有先世净心乐道。寿尽来生天上。佛言。目犍连如是。是天中先世一心归佛归法归僧心乐道。寿尽皆来生天上。尔时天王释。坐在佛前。意尊佛语及目犍连所言。即言。贤者目犍连所说实如是。先世有身归佛归法归比丘僧。及净心乐道。皆来生天上。是时有八万天。坐在天王释后。诸天悉欲尊佛所言。及目犍连。亦其王所言。便言贤者目犍连可所说者。实如贤者言。其有先世作人时。身归三正净心乐道。寿尽皆来生天上。尔时八万天因缘目犍连各各自陈我得沟港。目犍连便前作礼。头面著佛足。便白佛言诺阎浮利四辈。饥渴欲见佛。善哉愿尊愍念世间。以时下到阎浮利。佛便告目犍连。汝且下语世间四辈。佛却后七日当从天上来下安详会于优昙满树下目犍连言。诺受教便起作礼。绕佛三匝。便取定意。譬如壮士屈伸臂顷便灭于忉利天。即住阎浮利地上悉告世间人。佛却后七日。当从天上来下安详会于优昙满树下。佛于天上便取定意。如力士屈伸臂顷佛于忉利天。上至盐天。为诸天说经。灭于盐天。即至兜术天。复从兜术天灭。即至不憍乐天。化应声天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水行水微天无量水天。水音天。约净天。遍净天。净明天。守妙天。玄妙天。福德天。德淳天。近际天。快见天。无结爱天。已说经。悉使大欢悦。便与天上色天。俱下住须大施天。从上下悉从二十四天上。至第三天上住。悉敛上有色天。悉复敛有欲天。来至第二天须弥巅上住。是时有天子堕彼逻。被王教意。便化作三阶。一者金。二者银。三者琉璃。佛从须弥巅。下至琉璃阶住。梵天王。及诸有色天。悉从佛右面。随金阶下。天王释。及诸有欲天。从佛左面。随银阶下。佛及诸无数有色天释。亦诸无数有欲天。悉下到阎浮利安详会优昙满树下。是使无数人民悉来会。欲见佛。欲闻法。是时莲花色比丘尼。化作金轮王服。七宝导前。从众力士兵。飞来趣佛。是大众人民。及长者帝王遥见金轮王悉下。道不敢当。前广作径路。莲花色比丘尼到佛所。是时天亦见人。人亦悉见天。以佛威神。天为下。地为高。人悉等。天亦无贪意在人。人亦无贪意在天。时有人贪著乐金轮王。是时有一比丘。坐去佛不远。便箕坐直身。意著捡戒。比丘见天乐会亦人乐会。自生念言。是一切无常。一切苦。一切空。一切非我何贪是。何愿是。已是何有。比丘即在坐得沟港道。已自证。佛知人知天。知彼比丘生意所念。说偈言。

  有利得人形持戒得为天

  于世独为王见谛是独尊

  是时莲花色比丘尼。适到佛前。便摄神足七宝及兵众悉灭不现。独住无发衣法衣。便头面著佛足。佛因到优昙满树下坐。成布席坐适坐。便为大众人民。广说经法。说布施持戒善现天径说欲五好痛说具恶。佛知人意稍濡离粗。便现苦谛习尽道谛。中有身归佛归法归比丘僧者。中有随力持戒者中有得沟港自证频来。至不还道自证。是时贤者躬自在座。便起偏袒向佛。叉手面于佛前。以偈赞佛言。

  今恭礼雄遍观见谛现说被度

  常慈哀见福想然人天得何赞

  度无极复道彼舍恐怖就安乐

  广说法遍照世闻每乐不死安

  尊戒海广无度义深大善行明

  无秽净垢不著慧船大度三界

  无缺伤无减增尊不著已行舍

  从戒尊三界师从见世去无还

  心住贤无过尊自在定人天雄

  明慧力致金色何人天不礼尊

  师观世两众会虽观舍不著过

  意观意无垢心三界空尊所空

  是世行拔后根定至定趣甘露

  今神天服于尊悉叉手观觉身

  已无疑乐法坚悉知识人天心

  亦如行虫兽心宴净然愍苦橐

  自恣化在天下正真定收取易

  意制念伏彼信天人世觉独尊

  道德妙与谁双观尊形何时厌

  于三界独步行戒义坚若宝山

  垂绮愿三界恐舍嫉念无恩爱

  慧在定明如日无瑕秽夜月光

  著净戒现净行有净慧善过净

  住净法现净光高山雪见照然

  十五夜星中月今观尊人天雄

  法悉照明人天身相现络真珠

  谛复谛猛善说自行致本无师

  释家子独见妙慧千眼去疮疣

  言盛濡意无粗出声悲人天坐

  闻尊语甜美法渴饮饱如流海

  取法尔有何非审奉行到彼安

  说议断后不思闻尊声眼每灭

  慧现径直无邪涉先迹致故成

  顾念后告冥者如梵王悉照空

  神天尚念世人神行义无所比

  从法计舍世念尊系著无余处

  是时贤者舍利弗。在众中坐。便起座。偏袒叉手。以偈叹曰。

  未尝见有是者未尝闻有说者

  尊如是威神天从兜术来至是

  天人世悉拥护重爱俗如身眼

  一切安不为转乐独行著中央

  无忧觉我善行到上教复还世

  饶心解坏欲身恶行出有善义

  若比丘有厌心行有败有空生

  在树下若旷野在深山于室中

  若高处下床卧来恐怖凡几辈

  行何从志不畏或久后所行处

  

  比丘处不著意所止处寂无向

  口已出善恶响在行处当何作

  持戒住行不舍比丘学求安祥

  云何学戒不漏独在行常无伴

  欲洗冥求明目欲鼓[鼻*皮]吹内垢

  佛谓舍利弗。意有所厌恶。及有所著。在空床卧行欲学。如法今说。令汝知听。

  五恐怖慧不畏至心学远可欲

  勤蚱蜢亦蜕虫人恶声四足兽

  非身法意莫识无色声光无形

  悉非我悉忍舍莫闻善贪[阿-可+聚]县

  所被痛不可身恐若各悉受行

  是曹苦痛难忍以精进作拒捍

  愿绮想念莫随掘恶栽根拔止

  著爱可若不可有已过后莫望

  存黠想熟成善越是去避粗声

  忍不乐坐在行四可忍哀悲法

  常何止在何食恐有痛云何止

  有是想甚可悲学造弃行远可

  有未有苦乐苦知其度取可止

  闻关闭县国行粗恶声应莫愿

  举眼人莫妄瞻与禅会多莫卧

  观因缘意安祥止安念疑想断

  取莫邪与无欺慈哀视莫恐气

  如对见等心行冥无明从求鲜

  被恶语莫增意故怨语于同学

  放声言濡若水愧惭法识莫想

  若为彼见尊敬有行意离莫受

  若色声若好味香细滑是欲捐

  于是法莫媟著学制意善可脱

  戒遍观等明法行有一旧弃冥

  佛说是义足经竟。比丘悉欢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