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太子瑞应本起经

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卷下

太子瑞应本起经 支谦 8140 2022-09-08 12:52

  

  吴月支优婆塞支谦译

  菩萨累劫清净之行。至儒大慈。道定自然。忍力降魔。鬼兵退散。定意如故。不以智虑。无忧喜想。是日初夜。得一术阇。自知宿命。无数劫来。精神所更。展转受身。不可称计。皆识知之。至二夜时。得二术阇。悉知众生心中所念。善恶殃福。生死所趣。至三夜时。得三术阇。漏尽结解。自知本昔久所习行。四神足念。精进定欲定。意定。戒定。得变化法。所欲如意。不复用思。身能飞行。能分一身。作百作千。至亿万无数。复合为一。能彻入地。石壁皆过。从一方现。俯没仰出。譬如水波。能身中出水火。履水行虚。身不陷坠。坐卧空中。如鸟飞翔。立能及天。手扪日月。欲身平立。至梵自在。眼能彻视。耳能洞听。意悉预知。诸天人龙鬼神蚑行蠕动之类。身行口言心所欲念。悉见闻知。诸有贪淫无贪淫者。有嗔恚无嗔恚者。有愚痴无愚痴者。有爱欲无爱欲者。有大志行无大志行者。有内外行无内外行者。有念善无念善者。有一心无一心者。有解脱意无解脱意者。一切悉知。

  菩萨观见天上人中。地狱畜生。鬼神五道。先世父母兄弟妻子。中外姓字。一一分别。一世十世。百千万亿无数世事。至于天地一劫崩坏空荒之时。一劫始成。人物兴时。能知十劫百劫。至千万亿无数劫中。内外姓字。衣食苦乐。寿命长短。死此生彼。展转所趣。从上头始。诸所更身。生长老终。形色好丑。贤愚苦乐。一切三界。皆分别知。见人魂神。各自随行。生五道中。或堕地狱。或堕畜生。或作鬼神。或生天上。或入人形。有生豪贵富乐家者。有生卑鄙贫贱家者。知诸众生。或五阴自蔽。一色像。二痛痒。三思想。四行作。五魂识。皆习五欲。眼贪色。耳贪声。鼻贪香。舌贪味。身贪细滑。牵于爱欲。或于财色。思望安乐。从是生诸恶本。从恶致苦。能断爱习。不随淫心。大如毛发。受行八道。则众苦灭矣。譬如无薪亦复无火。是谓无为度世之道。

  菩萨自知。已弃恶本。无淫怒痴。生死已除。种根已断。无余栽蘖。所作已成。智慧已了。明星出时。廓然大悟。得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得佛十八法。有十神力四无所畏。佛十八法者。谓从得佛。至于泥曰。一无失道。二无空言。三无忘志。四无不静意。五无若干想。六无不省视。七志欲无减。八精进无减。九定意无减。十智慧无减。十一解脱无减。十二度知见无减。十三古世之事悉知见。十四来世之事悉知见。十五今世之事悉知见。十六览众身行化以始所知。十七览众言行化以始所知。十八览众意行化以始所知。是为佛十八不共之法。

  

  四无所畏者。佛神智正觉。无所不知。愚惑相言。佛未悉知。至于梵摩众圣。皆莫能论佛之智故。独步不惧。一无畏也。佛漏已尽悉知。愚惑相言。佛漏未尽。至于梵摩众圣。莫能论佛之志故。独步不惧。二无畏也。佛说经戒天下诵习。愚惑相言。佛经可遏。至于梵摩众圣。莫能论毁佛之正经故。独步不惧。三无畏也。佛现道义。言真而要。能度苦厄。愚惑相言。佛不能度苦。至于梵摩众圣。莫能论佛正道故。周行不惧。四无畏也。

  佛得定意。一切知见。坐自念言。是实微妙。难知难明。甚难得也。高而无上。广不可极。渊而无下。深不可测。大包天地。细入无间。昔定光佛时。别我为佛。名释迦文。令果得之。从无数劫。勤苦所求。适今得耳。自念宿命。诸所施为。慈孝仁义。礼敬诚信。中正守善。虚心学圣。柔弱净意。行六度无极。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习四等心。慈悲喜护。养育众生。如视赤子。承事诸佛。积德无量。累劫勤苦。不望其功。今悉自得。喜自说曰。

  今觉佛极尊弃淫净无漏

  一切能将导从者必欢预

  夫福之报快妙愿皆得成

  愍疾得上寂吾将逝泥洹

  佛初得道。自知食少身体虚轻。徐起入水洗浴。毕欲上岸。天按树枝。得攀而出。旋往树下。有五百青雀。飞来绕佛。三匝而去。复有长者女。始嫁有愿生子男者。当作百味之糜。祠山树神。后生得男。喜即作糜。盛以金钵。其女泻糜。釜杓不污。女益珍敬。即与数女。俱入山中。望见好树。即遣婢先往扫除。婢到见佛。不知何神。还报女言。有神在树下坐。女令婢戴百味之糜置头上。前长跪上食并金钵。佛言。汝等能有善意。必以现世得福见谛。众女遥拜而退。佛便食糜已。念先三佛初得道时。皆有献百味之食并上金钵如此器者。今皆在文邻龙所。佛即掷钵水中。自然逆流。上水七里。堕前三钵上。四器共累。相类如一。龙王欢喜。知复有佛。佛定意七日。不动不摇。树神念佛。新得道快坐七日。未有献食者。我当求人令饭佛。时适有五百贾人。从山一面过。车牛皆踬不行。中有两大人。一名提谓。二名波利。怖还与众人俱诣树神请福。神现光像言。今世有佛。在此优留国界尼连禅水边。未有献食者。汝曹幸先能有善意。必获大福。贾人闻佛名。皆喜言。佛必独大尊。天神所敬。非凡品也。即和麨蜜。俱诣树下。稽首上佛。佛念先古诸佛哀受人施法皆持钵。不宜如余道人手受食也。

  时四天王。即遥知佛当用钵。如人屈申臂顷。俱到頞那山上。如意所念。石中自然出四钵。香净洁无秽。四天王各取一钵。还共上佛。愿哀贾人。令得大福。方有铁钵。后弟子当用食。佛念取一钵不快余三意。便悉受四钵。累置左手中。右手按之。合成一钵。令四际现。佛受麨蜜。告诸贾人。汝当归命于佛。归命于法。方有比丘众。当预自归。即皆受教。各三自归。佛起于异处食毕。咒愿贾人言。今所布施。欲使食者。得充气力。当令施家。世世得愿。得色得力。得瞻得喜。安快无病。终保年寿。诸邪恶鬼。不得娆近。以有善意。立德本固。诸善鬼神。常当拥护。开示道地。得利谐偶。不使迍蹇。无复艰患。人有正见。以信喜敬。洁净不悔。施道德者。福德益大。所随转胜。吉无不利。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天神鬼王。常随护助。四天大王。赏别善人。东提头赖。南维睒文。西维楼勒。北拘均罗。当护汝等令不遭横。能有慧意。研精学问。敬佛法众。弃捐众恶。不自放恣。现受吉祥。种福得福。行道得道。以先见佛一心承奉。当为从是致第一福。现世获祐。快解见谛。富乐长寿。自致泥洹。时麨蜜冷。佛腹内风起。帝释即知。应时到阎浮提界上。取药果名呵梨勒。来白佛言。是果香美可服。最除内风。佛便食之。风即除去。起到文邻瞽龙无提水边。坐定七日。不喘不息。光照水中。龙目得开。自识如前。见三佛光明。目辄得视。龙王欢喜沐浴。名香栴檀苏合出水。见佛相好。光影如树有华。前绕佛七匝。身离佛围四十里。龙有七头。罗覆佛上。欲以障蔽蚊虻寒暑。时雨七日。龙一心不饥不渴。七日雨止。佛悟。龙化作年少道人。著好服饰。稽首问佛。佛得无寒。得无热。得无为蚊虻所娆近耶。佛时答言。

  久得在屏处思道其福快

  昔所愿欲闻今以悉知快

  不为彼所娆能安众生快

  度世三毒灭得佛泥洹快

  生世得睹佛闻受经法快

  得与辟支佛真人会亦快

  不与愚从事得离恶人快

  有黠别真伪知信正道快

  佛告龙王。汝当复自归于佛。自归于法。自归于比丘僧。即受三自归。诸畜生中。是龙为先见佛。佛以神足。移坐石室。自念本愿。欲度众生。思惟生死本。从十二因缘法起。法起故便有生死。若法灭者生死乃尽。作是故自得是。不作是是便息。一切众生。意为精神。窈窈冥冥。恍忽无形。自起识想。随行受身。身无常主。神无常形。神心变化。躁浊难清。自生自灭。未曾休息。一念去。一念来。若水中泡。一滴灭一复兴。至于三界欲色无色九神所止。皆系于识。不得免苦。昧昧然不自觉。故谓之痴。莫知要道夫得至妙。虚寂无念。不可以凡世间意知。世间道术。九十六种。各信所事。孰知其惑。皆乐生求安。贪欲嗜味。好于声色故不能乐佛道。佛道清净。空无所有。凡计身万物不可得常有。设当为说。天下皆苦。空无所有。谁能信者。枯苦我耳。意欲默然。不为世间说法。便入定意。佛放眉中光。上照七天。梵天知佛欲取泥洹。悲念三界皆为长衰。终不得知度世之法。死即当复堕三恶道。何时当脱天下。久远乃有佛耳。佛难得见。若优昙华。今我当为天人请命求哀于佛。令止说经。即语帝释。将天乐般遮伎。下到石室。佛方定意觉。般遮弹琴而歌。其辞曰。

  听我歌十力弃盖寂定禅

  光彻照七天德香逾栴檀

  上帝神妙来叹仰欲见尊

  梵释赍敬意稽首欲受闻

  佛所本行愿精进百劫勤

  四等大布施十方受弘恩

  持戒净无垢慈软护众生

  勇决入禅智大悲敷度经

  苦行积无数功勋成于今

  戒忍定慧力动地魔已擒

  德普盖天地神智过灵圣

  相好特无比八声震十方

  志高于须弥清妙莫能论

  永离淫怒痴无复老死患

  唯哀从定觉愍伤诸天人

  为开法宝藏敷惠甘露珍

  令从忧畏解危厄得以安

  迷惑见正道邪疑睹真言

  一切皆愿乐欲听受无厌

  当开无死法垂化于无穷

  佛意悉知。便从定觉。梵天白佛言。从久远以来。适复见佛耳。诸天喜踊。欲闻佛法。当为世间说经。愿莫般泥洹。众生愚闇。无有慧眼。唯加慈导。令得解脱。诸天人中。多有贤善。好道易解。亦有精进。能受戒法。畏于地狱三恶道者。愿开法藏。为现甘露。受者必多。天下无佛时。我见余道人。具有三毒自意合作经典人尚学其不至诚法。何况佛之清净无淫怒痴。愿佛说法。使众生得闻至诚之道。

  佛言。善哉善哉。梵天。欲广施安救诸世间。抚利宁济。乐使解脱。我念世间。贪爱嗜欲。堕生死苦。少能自觉本从十二因缘起。痴缘痴。行缘行。识缘识。名像缘名像。六入缘六入。更乐缘更乐。痛缘痛。爱缘爱。受缘受。有缘有。生缘生老死忧悲苦闷心恼。大患其有。精神从爱。转受生死。欲得道者。当断贪爱灭除情欲。无为无起。然则痴灭。痴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像灭。名像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更乐灭。更乐灭则痛灭。痛灭则爱灭。爱灭则受灭。受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苦闷心恼大患皆尽。是谓得道。唯佛觉此。微妙难明。夫此清净无愚痴想。不可以世间凡夫意知。天下道术。九十六种。各有所事。或事天地日月五星。或事水火鬼神龙神。皆乐生求安。贪欲嗜味。好于声色。故不能乐佛道。不闻佛经。不知要法。凡人意异。计身万物谓可常有。设当为说目之所见。万物无常。有身皆苦。身为非身。空无所有。亲戚家属。悉非人所。正言似反。谁能信者。吾为枯苦。不如取泥洹。故欲不言耳。梵天复曰。

  从无数劫人在世间生死唯佛经难得闻。

  从佛在世能度极者今以得愿人中难有

  尊极无佛比是故稽首礼

  世间缚著为久在冥今十力兴神智无量

  当开法藏施慧光明照诸天人令得开解

  佛能度一切是故愿自归

  从本发意誓为苦人劳谦积德行愿已成

  无明老死长衰可悲当施法药救诸病痛

  慈哀无过佛是故稽首请

  佛已可梵天念谁可先度者。昔者父王遣五人侍我。今在山中。即复道还。五人见佛。自相谓言。是人来者。慎莫与起也。佛到。五人皆起。不觉作礼。时佛言。卿等持心。何无牢固。属言莫起。何以作礼。五人不对。愿为弟子。佛即手摩其头。以为沙门。还道树下各坐思惟佛。又复念此间有优为迦叶。大明勇健。有好名字。国王吏民。皆共事之。与五百弟子。在尼连禅水边。欲先开化令解欢喜。信乐佛法。尔乃余人。当随而学。即往从之。迦叶见佛。即来起迎。赞言幸甚。大道人善来。相见消息安不。佛即答言。无病第一利。知足第一富。善友第一厚。无为第一安。

  迦叶曰。有何敕使。佛言。欲报一事。傥不嗔恚。烦借火室。一宿之间。曰不爱也。中有毒龙。恐相害耳。佛言。无苦龙不害我。重借至三。迦叶言。然大道人德高。能居中者大善。佛即澡洗前入火室。持草布地。适坐须臾。毒龙嗔恚。身中出烟。佛亦现神。身中出烟。龙大忿怒。身皆火出。佛亦现神。身出火光。龙火佛光。于是俱盛。石室尽燃。其炎烟出。如失火状。迦叶夜起。相视星宿。见火室洞然。噫噫言。咄。是大沙门。端正可惜。不随我语。竟为毒火所害。佛知其意。于其室内。以道神力。灭龙恚毒。降伏龙身。化置钵中。迦叶惶遽。令五百弟子人。持一瓶水。就掷灭火。而一瓶者。更成一火。师徒益怖。皆言。咄咄杀是大沙门。明旦佛持钵盛龙而出。迦叶惊喜问。大道人乃尚活耶。器中何等。佛答言。然吾自活耳。是钵中者。可言毒龙。众人所畏。不敢入室者也。今者降之。已受戒矣。迦叶自以得道。谓佛非真。顾语弟子。是大沙门极神。虽尔未及于道。不如我得罗汉也。

  佛复移近迦叶。坐一树下。夜第一四天王俱下听佛说经。四王光影。明如盛火。迦叶夜起。占候见佛。边有四火。明旦行问。大道人亦事火乎。佛言。不事火也。曰昨夜此间有四火何也。佛言。昨夜四天王。来下听经。是其光耳。迦叶念言。是大沙门极神。虽然尚未得道故。不如我得罗汉也。

  佛止树下。第二天帝释。夜复来下。听佛说经。帝释光影。甚益大明。迦叶夜起。占候见佛边火光倍于昨四火明。心念是大沙门续事火也。明旦复行问。大道人得无事火。佛言不也。昨天帝释。来下听经。是其光耳。迦叶念言。是大沙门。乃神圣。虽然未及于道。不如我得罗汉也。

  后夜第七梵天。又下听经。梵之光影。倍于帝释。迦叶夜起。占候见火光益大明盛。明日问。大道人事火乎。答言。不事火也。昨夜火光益明大何也。

  佛言。昨夜梵天。来下听经。是其光耳。迦叶复念。是大沙门。神则神矣。然未得道。不如我得罗汉也。

  迦叶五百弟子。人事三火。合千五百火。明旦燃之。火了不燃。怪而白师。师言。疑是大沙门所为也。即行问佛。我五百弟子。凡事千五百火。今旦燃之。火皆不燃。是大道人之所为乎。佛言。卿欲使火燃不。问之至三。曰欲使燃。佛言可去。火当燃。应声皆燃。迦叶复念。是大沙门。神则神矣。然未得道。不如我已得罗汉也。

  迦叶身自事三火。明旦燃之。又不可燃。心念复是大沙门所为也。即行问佛。我自事三火。今旦燃之。了不可燃。续是大道人所为耶。

  佛言。卿欲使火燃不。问之至三。曰欲使燃。佛言可去。火当燃。应声皆燃。迦叶复念。是大沙门。神则神矣。然未得道。不如我已得罗汉也。

  火燃之后。迦叶欲灭之不可得灭。五百弟子。及诸事火者。共助灭之。而了不灭。皆言。大沙门所为也。

  迦叶行问佛。火既燃矣。今不可灭。佛言。欲使灭乎曰欲使灭佛言。可去火当灭。应声即灭。迦叶故念。是大沙门虽神。不如我得道真也。

  迦叶行白佛言。愿大道人。留此不须复远行。我自给饭食。即还敕家。明日作好饭。施床座已。食时自行请佛。佛言便去今随后到。迦叶适去。佛如人屈申臂顷。东适弗于逮界上数千亿里。取树果名阎逼。盛满钵还。迦叶未至。佛已坐其床上。迦叶后到。问大道人从何道来。佛言。卿适去我东到弗于逮地取阎逼果。香美可食便取食之。佛饭已去。迦叶续念。是大沙门虽神。不如我道真也。明日食时。迦叶复请佛。佛言便去。今随后到。迦叶适去。佛便南行。极阎浮提界数千万里。取呵梨勒果。盛满钵还。迦叶未归。佛已坐其床。迦叶至问何缘先到。佛言。卿适去我即南行极此地界。取呵梨勒果。亦香且美。便取食之。佛饭已去。迦叶续念。是大沙门虽神。不如我道真也。

  明日迦叶。复行请佛。佛言便去。今随后到。迦叶适去。佛西到拘耶尼界上数千亿里。取阿摩勒果。盛满钵还。先迦叶归。坐其床上。迦叶后至。问大道人。从何而来。佛言。卿适去后。我西适拘耶尼地。取阿摩勒果。香美可食。便取食之。佛饭已去。迦叶复念。是大沙门虽神。故不如我道真也。

  明日迦叶复请佛。佛言。便去今随后到。迦叶反顾。忽然不见佛。佛以神足。北适郁单越界上数千亿里。取自然粳米。满钵而还。先迦叶至。坐其床上。迦叶后至。问大道人复从何来。佛言。从北郁单越地。取此成熟粳米。快美且香。卿试食之。佛饭已去。迦叶复念。是大沙门虽神。故不如我道真也。

  明日食时。佛持钵。自到迦叶家。受饭而还。于屏处食已。念欲澡漱。天帝知佛意即下。以手指地。水出成池。令佛得用。迦叶晡时。彷徉聚中。见有泉水。怪而问佛。何缘有此。佛言。吾朝得卿饭于此。食已念欲澡漱。天帝释指地。令有水出。汝当名此为指地池。迦叶复念。是大沙门虽神。故不如我道真也。

  佛还树下。道见弃弊衣取欲浣之。天帝知佛意。即到頞那山上。取正四方成治好石。来置池边白佛言。可用浣衣。佛欲晒衣。天帝复行取六方石。来给晒衣。

  迦叶见池边有两好石。又问。何缘有此。佛言。吾欲浣濯。及欲晒衣。天帝到頞那山上取此石来。迦叶复念。是大沙门虽神。故不如我道真也。

  佛后日入指地池澡浴毕。欲出无所攀。池上素有树。名迦和。绝大修好。其树自然曲下就佛。佛攀而出。迦叶见树曲下垂荫。怪而又问。佛言。吾入池浴。出无所攀。是故树神为我曲之。迦叶复念。是大沙门虽神。故不如我道真也。

  时摩竭国王及吏民。以岁节会礼诣迦叶所。相娱乐七日。迦叶念佛神圣明智。众人见者。必俱舍我而共事之。当令其去七日快也。佛知其意。即隐七日。迦叶后日又念。间者我有节会余食甚多。得大沙门来。饭之快耶。佛遥知之。即时来到。迦叶喜言。大道人来。一何善也。我适欲相供养。中间何为七日不现。佛言。间者王与吏民共会七日。卿意念言。是大沙门。神圣明智。众人见者。必俱舍我而共事之。当令其去七日快也。是故我去。卿今念我故复来耳。迦叶心念。是大沙门。乃知人意。虽然故不如我道真也。

  尔时迦叶五百弟子。适俱破薪。各举一斧。斧皆不得下。懅共白师。师言。是大沙门所为也。即行问佛。我诸弟子。向共破薪。斧皆举而不下。佛言可去。斧当下。斧即下下之后。斧皆著薪。举之不举。复行白佛。今斧适下。又皆不举。佛言可去。今使斧举。即举得用。迦叶复念。是大沙门虽神。故不如我道真也。

  时尼连禅水。长流駃疾。佛以自然神通。断水令住。使水隔起。高出人头。令底扬尘。佛行其中。迦叶恐佛为水所漂。即与弟子俱。乘船索佛。迦叶见水隔断。中央尘起。佛行其间。迦叶呼言。大道人乃尚活耶。佛言。然吾自活耳。又问。佛欲上船不。佛言大善。佛念今当现神。令子心伏。即从水中。贯船底入。无有穿迹。迦叶复念。是大沙门。神则神矣。然不如我已得罗汉也。

  佛语迦叶。汝非罗汉。亦不知道真。胡为虚妄。自称贵乎。于是迦叶心惊毛竖。自知无道。即稽首言。大道人实神圣。乃知我意志。宁可得从大道人禀受经戒作沙门耶。佛言。且还报汝弟子。报之益善。卿是大长者。国中所承望。今欲学大道。可独自知乎。迦叶受教。还告诸弟子。汝曹知乎。我目所见。意始信解。当除须发。被法衣。受佛戒。作沙门。汝等欲何趣。五百弟子曰。我等所知。皆大师恩。师所尊信。必不虚妄。愿皆随从得为沙门。于是师徒。脱身裘褐。及取水瓶杖屣诸事火具。悉弃水中。俱共诣佛。稽首白佛言。今我五百弟子。以有信意。愿欲离家除须发。受佛戒。佛言可。诸沙门来。迦叶及五百弟子。须发自堕。皆成沙门。

  优为迦叶有二弟。次曰那提迦叶。幼曰竭夷迦叶。二弟各有二百五十弟子。庐舍列居水边。见诸梵志。衣服什物。诸事火具。皆随水流。二弟惊愕。恐兄师徒五百人。为恶人所害。大水所漂。即与五百弟子。逆水而上。见兄师徒。皆作沙门。怪问。大兄年百二十。智慧高远。国王吏民。所共宗事。我意以兄为是罗汉。今反舍梵志道。学沙门法。此非小事。佛岂独大其道胜乎。迦叶答言。佛道最胜。其法无量。我虽世学。未曾有得道神智如佛者也。其经戒甚修净。我今以见慈心度人。以三事教化。一者道定神足。变化自然。二者智慧知人本意。三者经道正行。随病与药。二弟各顾。谓诸弟子。汝等欲何趣。合五百人。俱同声言。愿如大师。即皆稽首。求作沙门。佛言可诸沙门来。二弟及五百弟子。皆除须发。即随佛后。复成沙门。

  佛便有千沙门。俱到波罗奈夷县丛树下坐。佛诸弟子。皆故梵志。佛为诸弟子。现神变化。一者飞行。二者说经。三者教诫。诸弟子见佛威神。莫不欢喜作礼奉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