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神魔幻想 新纪元

第二十回 终战事黄白分胜负 定和局世界息纷争

新纪元 碧荷馆主人 5143 2022-09-04 21:07

  

  话说金夫人在半空中,飞行了半个月,居然竟到了苏伊士河,从云端里俯身下视,只见前面河岸上绿树之中,隐隐有龙旗招展,金景嫄把气球驶到近边看时,果然是中国的营寨,便将气球落至地下。此时营中兵弁,忽见半天落下一个气球,早已报知黄之盛出来观看,比及金景嫄走出气球来时,黄之盛早已认得是自己的妻子,又惊又喜,上前握手相见。金景嫄见丈夫依然无恙,顿觉放心,便偕黄之盛步入营帐,与各官一一相见,见毕,问起敌人有何举动,黄之盛就把自己受困情形述了一遍,并说敌人目下不过欲饿毙我军,别无举动。金景嫄道:“妾在家中起程的时候,大伯子曾说是前此寄来的行军电器之内,有吸收电气的方法,还有吸收炭气的方法,俱有专书藏在一行箧之中,按法用之,便可破敌。”黄之盛听说,立刻命左右取出黄之强的行箧来,寻出这书,仔细观看,岂知书的说话,甚为玄妙,不易解说。金景嫄接来看了,也不明白。黄之盛道:“此间水陆各军,都被敌人的炭气隔断,彼此消息不通,有了夫人这具气球到来,以后就容易办事了。”说罢,便命文案官曾造凤、参谋官耿光、一同乘了气球,到自己舰队,和西岸吾何两统领营中,问有无意外的事,并将黄之强的书携出,与金凌霄、金景澄两人观看,可否依着书中的方法,收尽敌人的电气、炭气,以便与昂飞的安一决胜负。曾造凤、耿光两人奉了将令,便携了黄之强的书,驾着气球队去了。这里黄之盛与金景嫄夫妇两人,谈谈讲讲,过了三小时。曾耿两人依旧驾着气球,回来复命,说是金凌霄小姐与金景澄一见了书,便教某等回禀元帅,说书中所言已经明白,即日当用引电各物,造成一种消电药水,军士们倘用这药水洒在身上,便可出入电气之中,毫无妨碍。至于吸收炭气的方法,乃系挪威国柏克兰传留下来,亦易仿效,请元师限他十天,包管把两样法子学会,以便元帅驱策罢了。某等又查问我军各舰队与敌人有无冲突,据说敌军只天天放些炭气,使我军不能越雷池一步,此外并无冲突。过后又到西岸,询问吾何两统领,据两人所言,亦仿佛相同,不过军用粮草,都已乏绝,故急盼元帅设法破敌要紧。黄之盛听毕,便与金景嫄商议出险破敌之策,金景嫄道:“妾有一种宝物,名曰追魂砂,乃光学家之秘宝,尽即五金质内之坚光也,其法系百年前独国化学师伦敦所传,伦敦尝取此光质大如粟粒者,以照鼠子,三日而毙,此光质长年明亮不灭,较煤电等光,尤为夺目。妾曾即其法反复研求,遂将此物制成一宝,名曰追魂砂,如在深夜开战,敌人眼睛被迫魂砂光线射着了,便张不开,其光线与厄克斯光线无异,能透过物质。此项宝物,临敌时大可取用。”黄之盛道:“如此甚好,且俟令弟与金小姐药水等造成,再作计较。”

  过了十天,这天是十一月廿九日,金景澄与金凌霄的引电药水,与吸电气炭气方法,俱已完备,药水共造有一万瓶,吸炭气电机,共造有数十具。此时中国政府,选派来营的精于电学之士,也有多名乘着气球,驶至军前,来见黄之盛。黄之盛教把金景澄与金凌霄所造的引电药水,与电气吸炭气方法,与这些人研究,都说是造得合法,必可破敌,但是黄之盛甚盼望早日脱险。这天便与金景嫄同驾着气球驶出外面,到自家舰队,与各统领会晤,并请居罗士议事。金景澄与金凌霄,此时方与金景嫄晤面,彼此亲热一番,便禀知黄之盛,说引电药水,与吸炭气电机,都已造成,验过可用。黄之盛道:“今天就请金小姐于三更时分,携带所有吸炭气电机,将敌舰所放炭气,吸收尽净。”金凌霄满口答应,黄之盛又教金景澄,将所有药水一半洒在各舰军士的军衣之上,命各统领,将舰中军士派出三成,于三更时分潜上东岸,将敌军击退,并将余下一半药水送入中军。又与居罗士商量,令所有鳄鱼拖带的舰队,潜往瓦格,俟华兵上岸时候,即用焚烧敌人舰队。又命温燃、秦监,率领侦探舰,梭巡瓦格一带地方河面,倘然敌将昂飞的安战败,凫水逃走,便立刻捕来。又命赫连震、诸述祖着了泅水衣,戴了软玻璃眼镜,驾了潜水鱼雷艇,先行伏在敌舰之旁,倘然敌将从海底潜逃时,也立刻捕至。又教助战的各国军舰,一半仍前扼守河口,一半待炭气收吸尽净后,驶往瓦格,攻击敌舰。分派已毕,便依旧与金景嫄驾了气球,仍回东岸营寨,专候三更以后,舰上派出的军士,将引电药水送到时,把军衣洒了药水,突出电围,与军舰上派赴东岸之兵,合而为一,并攻敌人屯扎东岸之兵。

  这晚到二更左右,东岸营寨中军士,已装束完备,严阵以待,此时温燃、秦监也早早到了瓦格,把侦探舰伏在水中,金凌霄也早将敌人潜水鱼雷艇上放出的炭气收尽,通知居罗士,请他将鳄鱼队先行起程,又去通知各国助战的舰队,同时起碇北驶,只有东岸的敌军,与河中的敌舰,尚在睡梦之中,毫无警备。金景澄将军士们的军衣,用药水一一洒透,便命各舰一齐驶至岸测,携着余下的药水,悄悄的上了东岸,果然炭气一经收尽,各舰便往来自由了。各国助战的军舰,与赫连震等所坐的潜水鱼雷艇,见中国舰队已经驶开去了,便也起碇北驶。

  那敌人派来专放炭气的潜水鱼雷艇,到此方知炭气业已无用,拟即收拾潜逃,居罗士的部下鳄鱼拖带的舰队,正在水底经过,一见敌舰有逃避之意,慌忙从水底发出几个炸弹来,将这几艘潜水鱼雷艇,一并轰爆了,然后直指瓦格地方前进。这里金景澄与各统领,各率所部兵士,上得岸来,衔枚疾走了十余里,将近黄之盛的大营,早被敌军在电光窥见,出河岸前来拦截。

  金景澄当将兵士分作二队,以三分之一与敌军搏战,以三分之一护送着药水,径至黄之盛军前交割。这时黄之盛正与金景嫄盼望药水来到,一接到药水,便立刻令诸军动手,洒在各人军衣之上,须臾洒毕,早见河岸火光烛天,金景澄已偕同众军队,与敌军在那里苦战,便命全营的步兵,携带炮械,出营去协同破敌。金景澄正因兵力单薄,恐要败北,忽见黄之盛的生力军来到,大众陡觉勇气百倍,加以黄之盛营中的军士,被电气围困月余,衔恨入骨,恨不得把敌人一气杀尽,所以两军相遇,无不以一当百,直杀得敌军弃炮遗枪,纷纷败退。华军见了,又四面围逼上去,渐渐的逼到河边,那些敌军因为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都跳在河中,溺水而死,并无一人投降。金景澄见了,颇为不忍,于是与黄之盛合兵一处,教部下军士,协同工兵,将敌军遗下的尸骸甲仗,分别掩理收拾不提。

  且说昂飞的安与麦克这天三更时分,已就枕安眠,忽左右前来禀报,说是前面东岸上,喊杀连天,火光一片,定是敌人与我军在那里开战。麦克大诧异道:“敌人水陆各军俱被我久困,那能出战。”道犹未了,只听得邻舰上大震一声,似是炸弹轰烈的声响,昂飞的安大惊失色,急走出舱外观看,又听得旁舰上接连又震了两声,昂飞的安见各舰火光迸射,果然是遭了炸弹,口中叫声不好,忙放下舢板,带了十几名贴身的亲兵,上了潜水鱼雷艇,入海逃命。这里各军舰,见统帅走了,登时大乱起来,四散奔逃。谁知各舰正在匆忙驶走,后面又有中国的大队军舰追到,那大小炮弹,如雨点般的飞来,可怜这些敌舰,除了被炸弹轰沉轰毁的以外,余下的都被炮弹击伤,有的击作两截,舰上的兵弁,半死于火,半死于水,有的击断桅木,有的击碎望楼,到了天明苏伊士河北口上,已无一艘敌舰的踪影,此番乃真得了全胜。黄之盛营里,只见水陆各军的统领,和各助战国的将弁,都纷纷前来报功,最后看见温燃、秦监两人,押解昂飞的安来至,说是在潜水鱼雷艇上拿着的。未几,又见赫连震、诸述祖押解麦克来至,说是麦克已由鱼雷艇上跳出水中,意在凫水而遁,被我等拿得的。还有敌军一千余名,都是潜水鱼雷艇队在洋面拿获,解来听候元帅发落。黄之盛听说,心中大喜,一面吩咐将昂麦两人,押到中国军舰上权时软禁,飞电到中国政府奏捷,一面命后营庖人,大张筵宴,酬酒椎牛,遍邀水陆中外各军将弁,及参谋以下各官,把酒贺功。

  过了三日,黄之盛见苏伊士河全境,已无敌人只轮一骑了,便命居罗士统着埃兵,驻守河岸,命暹缅苏门答腊及大小亚齐五国军舰,驻守河中,自己统领着余下的舰队,一齐起碇,驶出地中海。于路行了四天,入了欧洲境,又一天,到了阿德利亚基克海,匈王闻得中国舰队到了,举国都欢呼万岁,升旗庆贺,匈王自己率领宰相大臣以下一百余人,亲身坐了游舰,迎接到黄之盛舰上,极表感激之忱。次日把黄之盛迎到宫中,盛筵款待。此时昂飞的安败没的消息,早已电传各国,各国政府又要再派代表,会议派兵复仇之事,忽然万国卫生会与万国红十字会的会长,相与联名十二万四千余人,电禀各国政府,说是黄白只管相持下去,遏绝商务,荼毒生灵,有乖上帝好生之仁,请从速与黄人议和,以谋世界之幸福。各国政府相商了一阵,都说黄之盛手下人才济济,军中并煤薪粮食,俱能自造,断难与敌,不若议和,于是公同发电,由英国、印度电局直接四川电局,请于中国政府,情愿讲和。中国大皇帝接电之后,即饬知议院里的议员长,决议此事。众议员届期会议,也是主和议的占多数,中国大皇帝就发电由印度英电报局覆各国政府,准如所请。各派议和全权大臣,就在印度地方议和。当下一面电知黄之盛,只管交兵,暂勿停战;一面与金作砺及众大臣磋商,特电召旧时宰相任其艰,授为中国议和头等全权大臣;又因外部左侍郎贺国兴熟悉外交,授为副全权大臣。任其艰固辞不获,只得趁了火车入京陛见。大皇帝当面慰劳一番,然后命与朝中各大臣及诸议员等,拟定议和时所有向各国要索各款。任其艰在京城住了五日就偕贺国兴一同登程,由京汉铁路转入川汉川藏藏印铁路,于路行走十日,到了锡兰。这时各国所派的议和头等全权大臣,就是万国卫生会会长威邻吞,副全权大臣就是万国红十字会会长拾尔斯。这两位全权,早已于前两日先到锡兰,任其艰与威邻吞两人相见之后,彼此换了国书,即于第二日开始会议。中国全权开出和款十二条,交与威邻吞。自此天天彼此会议,一连磋磨了十余日,始行议妥。由两面全权缮成和约,又彼此电知政府,俟政府核准之后,然后彼此签字。将和约携回,以便一面请中国大皇帝签字,一面请各国君主总签字,那和约上议定条款总目共是十二条:一自黄帝四千七百零七年正月即西历二千年三月起,各国俱承认中国有自保护匈耶律之权;二各国前此所有派往匈耶律之水陆军队,俱于一月内撤退,并认偿还匈耶律兵费银五十兆两;三此后与中国同种之国,均以黄帝纪元,其仅为黄种而非中国同种,有愿以黄帝纪元者,各国俱毋庸干涉;四各国当公认赔偿此次兵费银一千兆两,以五百兆归黄种各国,分作十年交清;五美澳非三洲内华人侨居之地方,俱画作华商租界,中国政府于各该租界内,应有治外法权;六新加坡、锡兰岛、孟买、苏伊士河、阿德利亚基克海峡等处,俱许中国屯泊军舰,并许中国军舰有航行苏伊士河及地中海之权;七中国人准在欧美两洲无论何国境内,传中国之孔子教,各该国政府当力任保护之责;八美澳两洲此次华民产业商务损失之款,各国当另偿银五千兆两,并予以巴拿马河通行航业之权利;九和约签字之日,中国即将现在阿德利亚基克海峡之舰队,撤回三分之一,余候初次赔款交割之后,再行撤退,各助战国之兵舰,亦照此办理;十和约签字之日,中国即将捕获之俘虏送还各国,各国当认还各项费用;十一此次和约告成之后,各国仍可派遣公使驻扎中国北京,中国亦可派遣公使驻扎各国,彼此重敦睦谊,与未战之前无异;十二此次和约,用华英两文缮写,计共两份,日后如有词义不甚明白之处,当以华文为凭。

  任其艰将和约签字之后,即偕同贺国兴,仍乘藏印铁路,转入中国铁路,遄返北京。此时洪继泉得了议和的信息,便命人用铁壳小艇,押解鲁总督,送至阿德利亚基克海,交还黄之盛。黄之盛自接得和议告成之电,已命人将从前所虏敌兵及梭阤昂飞的安诸人,以兵舰运至阿德利亚基克海峡。这日见洪继泉将鲁森送到了,便商请恶大利政府,托其将鲁森等一干俘虏,交与各国,然后定于十二月廿九日先将所部舰队,提出三分之二,预备亲自率领回国,以便与和约第九款相符。中国大皇帝与各大臣商议,拟待黄之盛凯旋之日,封黄之盛以头等伯爵,命镇守锡兰,扼住亚洲门户。其余自参谋官以下,俱一律优加升赏,所有阵亡之将校军士,俱从优抚恤。洪继泉功勋卓著,拟予以婆罗洲一带永远捕鱼之权。黄之强、刘绳祖不求闻达,拟饬各该地方之有司,模范铜像,以垂不朽。决定以明年为黄帝四千七百零九年,从此河清海偃,永享太平噫。不料事有意外,情有不测,各国君主总统于此次和约,已均一一签字,惟有英俄两国,不肯签字,说是签了这字,世界上的白种人就要做黄种人的奴隶,此时我等白种各国,科学家也车载斗量,那有不弱于中国之理,况且中国军队,仅进入地中海,于我等欧美两洲各同种之国,又并无损碍,那有签此最辱的和约之理。

  这几句话说了出去,各报馆便演成论说,一唱百和,数日间欧美各国所有国民都起了大风潮,与这和约反对,看小说的要知此后结果如果,且待暇时再行编辑。正是:强弱由来无定许,全凭人力挽天行。

  等闲莫把天机泄,留待将来再说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