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阿閦佛国经

阿閦佛国经佛般泥洹品第五

阿閦佛国经 支娄迦谶 5852 2022-08-27 10:59

  

  尔时贤者舍利弗心念言。佛已说阿閦佛昔者行菩萨道时德号。复说佛刹之善快。亦复说诸弟子及诸菩萨所学成愿。佛当复说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有何感应。天中天。于是佛即知舍利弗心所念。便告舍利弗言。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是日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诸郡国。变化作化人而说法。所可说者。如前所说法。时人民复行阿罗汉道不复上下。便令住阿罗汉道。阿閦佛般泥洹时。有菩萨摩诃萨。名众香手。当授是众香手菩萨决。号曰羞洹那洹波头摩(汉言金色莲华)。

  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复次舍利弗。其金色莲华佛之刹所有善快。亦当如阿閦佛刹之善快所有安谛。金色莲华佛所有众弟子。亦当如阿閦佛。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当大动摇皆悉遍三千大千世界。声上闻阿渐货罗天。乃复至闻阿迦尼吒天。阿閦佛般泥洹时当有是瑞应。

  复次舍利弗。阿閦佛刹诸好药树木。皆曲向阿閦佛般泥洹所作礼。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诸天及人民持华香杂香捣香。供养散其身上。供养已。其诸天人民华香杂香捣香及余宝。上至虚空四十里成圆华盖。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其三千大千世界。诸天龙鬼神揵陀罗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皆向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是人民及诸天以佛威神所致。悉见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诸天及人民昼夜常愁忧言。阿閦佛般泥洹大疾。为己亡人民娱乐。不复得乐所欲。意愁忧言。阿閦佛般泥洹大疾亡失人民安隐。意愁忧言。亡天下眼。佛语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其人皆为以受决。从一方复至一方。共等辈游行。若干百千等辈共游行。菩萨摩诃萨当见若干百千如来。当见无数佛。当见无数萨芸若。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其人亦与众等俱游行。以佛威神所致萨芸若故。为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皆为离魔罗网。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至法行在者。诸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亦当与等辈游行。求索阿閦佛昔时愿。然后当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便当讽诵八百门。讽诵已。皆当讽诵诸法。便有上微妙阿閦佛刹。诸菩萨摩诃萨。得念行住八百门。我当生阿閦佛刹。亦当讽诵八百门。讽诵已。皆当复讽诵诸法见上妙句。如是谛受之。菩萨摩诃萨。阿閦佛现在及般泥洹时。说法等无异。佛刹等如来所示现。从阿惟越致。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复次舍利弗。阿閦佛身中自出火。还烧身已便作金色。即碎若芥子。不复还复。讫已便自然生。譬如舍利弗。有树名坻弥罗。若发段段断已不复见。自然生。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身破碎不复见。还自然生。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其身骨坐处见自然。譬如有山碎破其山不复见。自然还其处。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其骨自破碎其身骨不复见。还自然。时一切三千大千世界人民。皆供养其身。以七宝作塔。其三千大千世界。当以七宝塔及叶金色莲华而庄严。复次舍利弗。阿閦佛刹诸菩萨摩诃萨当作礼。有瑞应乃如是。自然诸宝于其处在前住。其有菩萨摩诃萨。往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当见佛意无乱。命过时一切诸天人当供养其身。诸天及人民。愿发起是供养其身。菩萨摩诃萨自以功德。稍于虚空疾行。都不复知其处。譬如舍利弗。持草木著火中熏烟而行。其烟上于虚空中。亦于虚空中而行。亦于虚空中都灭。不知所至处。其佛刹诸菩萨摩诃萨法身如是。复次舍利弗。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寿命尽临寿终时。见余菩萨摩诃萨。他方世界坐佛树下时。是诸菩萨摩诃萨临寿终时瑞应。复见余菩萨入母腹中。时亦复见余菩萨摩诃萨从母右胁生出。时行七步。时见在婇女中相娱乐。时见余菩萨摩诃萨出家学道。时见余菩萨坐佛树下降伏魔得萨芸若慧。时见他方世界诸佛天中天转法轮。时佛言舍利弗。阿閦佛刹菩萨临寿终时。以是比有自然瑞应。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佛所说法。当住至若干百千劫。贤者舍利弗问佛言。天中天。以何等数佛所说法。住至百千劫。佛告舍利弗言。二十小劫为一劫。是为数佛所说法住百千劫。复次舍利弗。其法灭尽时。一切三千大千世界。当大照明。其地当大动。其法不是憋魔及魔天之所灭。亦不是天中天弟子所灭。诸比丘稍乐寂往还是。稍寂共往还已。俱行不复大听闻法。不听闻已。亦不大承用。复不得大精进。法师比丘。于法教亦寂说法少。以是故法稍灭尽。稍稍不见。尔时贤者舍利弗问佛言。云何天中天。菩萨摩诃萨用何等德行故。得生阿閦佛刹。佛告舍利弗。是菩萨摩诃萨。当学阿閦佛昔求菩萨道时行。当发如是意愿。令我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复次舍利弗。菩萨行布施度无极。积累德本。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诫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忍辱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精进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菩萨行一心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智慧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故得生彼佛刹。

  复次舍利弗。诃閦佛光明。皆炎照三千大千世界。我当愿见是。见已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当复自炎照其佛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我当见阿閦佛刹。无央数不可计诸弟子见已。我亦当作如是行。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使有无央数诸弟子。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阿閦佛刹。有若干百菩萨。若干千菩萨若干百千菩萨。我当见是诸尊菩萨。寂寞观行。我当学之。当于处处晓了知之。我当与同学等无差特。当与是一等类俱在一处。欲具大慈大悲用佛故沙门义故。无辟支佛义。无有弟子之行。无有弟子意。无有缘一觉意。谛住于空。无有恶道法。于诸佛名等。诸如来名等。萨芸若名等。于诸法名等。于众僧名等。常念诸名等。如诸菩萨摩诃萨。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名得生阿閦佛刹。何况合会诸度无极善本。持愿阿閦佛刹。合会众善本已。便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何况合会诸度无极众善本。便得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欲生阿閦佛刹者。当念东方不可计诸佛天中天。善法品等因缘。诸佛天中天所可说法。念其无有等者。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当复说法如是。如诸佛天中天。念其众弟子因缘等。我何时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亦当有无央数不可计诸弟子众。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当念三事。当晓了念是三大事。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念是三大事合会德本。为一切众生作迹念持愿。作无上正真道。用一切众生故愿三事。善男子善女人。菩萨摩诃萨。愿无上正真道。不可限一切众生。若有人来。以器欲限取虚空。来已谓言。善男子持善本。与我共分之。佛言舍利弗。若使善本有色者。一切众生。便可以器满限取虚空。不可竟是善本以器取。如是舍利弗。愿善本于无上正真道。是亦不可以器取。如是谓为萨芸若善本。若有念三事善本。便转得三宝。若有菩萨摩诃萨念是三事善本愿。皆见善法。菩萨行三事善本愿。降伏众魔及官属。所向欲念生何佛刹。即得生其佛刹。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亦如是。四维亦如是。若有菩萨摩诃萨。念是三事善本积累。以持作劝助。劝助已持愿向阿閦佛刹。其人即得生其佛刹。

  佛告舍利弗。若干百佛刹。若干千佛刹。若干百千佛刹。如是佛刹之善快。诸佛刹之善快空耳。阿閦佛刹亦如是。我当见其佛刹之善快。见是以我亦当取。如是比佛刹之善快。当劝助若干百菩萨。若干千菩萨。若干百千菩萨为现正。令欢喜踊跃上及阿閦世尊等。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若有菩萨摩诃萨。专发是意向阿閦佛。若使不行者如是为欺。专发是意便得生阿閦佛刹。譬如有城中无市无有园浴池及万物。亦无有象马。亦无有往来中者。云何舍利弗。其城宁有疆王在其中止不。是城德为最下。如是为快不。强王在大城。其城有善德万物。如是城为最上也。如是舍利弗。于是我三千大千世界佛刹力之善快。如我佛刹为下耳。是不为上好也。是间我佛刹所有之善快。如是舍利弗。若菩萨欲净其佛刹之善快者。欲取者。当如是清净取之。如阿閦佛昔行菩萨道时。所取清净佛刹之善快。复次舍利弗。于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令人民在须陀洹道。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道。复教令在辟支佛道。我所教授诸弟子。及余弟子皆共合会。当令在阿閦佛刹诸弟子众边。百倍千倍万倍亿百千倍。巨亿万倍不与等。但说解脱者无有异。我诸弟子。及弥勒佛所有诸弟子。及复余弟子皆复共合会。当令在阿閦佛刹诸弟子众边。是亦百倍千倍万倍。亿万倍不与等。所以者何。阿閦佛一一说法时。人民得道者不可复计。佛言舍利弗。置我诸弟子。复置弥勒佛诸弟子。于陂陀劫中。诸佛天中天所有诸弟子。及余得道弟子。复共合会。当令在阿閦佛刹诸弟子众边。百倍千倍万倍亿万倍巨亿万倍不与等。但说解脱者无异人。

  尔时贤者舍利弗白佛言。如天中天所说。如我所知。当观其佛刹为阿罗汉刹不为凡夫之刹也。所以者何。彼阿罗汉甚众多。佛言。如是舍利弗。彼刹阿罗汉生死已尽者甚众多。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星宿不可计亦不可知多少。阿閦佛一一说法时。得阿罗汉者不可计。如是舍利弗。一一聚会时。不可计无央数人得阿罗汉道。三千大千世界中星宿可知数。阿閦佛刹是诸天人民。以天眼见光明。用积累德本。阿閦佛刹三千大千世界。是诸人民善男子善女人。昼夜往至阿閦佛所。若有闻是德号法经。闻已即受持讽诵者。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前世为皆已闻见阿閦佛昔求菩萨道时。所以者何。若有闻是德号法经。即有信者。是阿閦佛德号法经。十方等世界佛刹求菩萨道。及求弟子道之人。悉受讽诵持说之。他方佛刹诸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住及余菩萨。亦说阿閦佛所结愿。及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东方亦如是。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等十方亦如是。一切诸佛刹求菩萨道人。皆受是德号法经。讽诵持说之。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住。复有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及余菩萨亦如是说阿閦佛所结愿及生其佛刹者甫当生者。如是舍利弗。阿閦佛阿比罗提世界住。炎照十方等诸求菩萨道之人。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讽诵阿閦佛德号法经。闻已即持讽诵愿生阿閦佛刹者。临寿终时。阿閦佛即念其人。所以者何。傥憋魔得其便即转所愿如来故念之。其善男子善女人不复转会。当得所愿及无上正真道。若有他异因缘。无能娆害者。如是火刀毒水是亦不行。若复有挝捶者是亦不向。亦不畏人非人。其人如是等见护。便生阿閦佛刹。

  佛言。譬如舍利弗。日宫殿远住遥炎照天下人。如是阿閦佛远住。炎照他方世界诸住菩萨摩诃萨。譬如得天眼比丘远住遥见色之光。如是舍利弗。阿閦佛远住遥见他方世界诸住菩萨摩诃萨。见其颜色形类。譬如神通比丘远住知他人意所念。如是舍利弗。阿閦佛远住遥知他方世界诸住菩萨摩诃萨意。譬如神通比丘远住遥以天耳闻声。如是舍利弗。阿閦佛远住遥闻他方世界诸菩萨摩诃萨语。及生其刹者。是善男子善女人阿閦佛知其名字及种姓。若有受是德号法经讽诵持者。舍利弗。是人为见阿閦佛。当知是人临寿终时。阿閦佛即为其人。贤者舍利弗白佛言。难及天中天。诸佛世尊。谛嘱累诸菩萨摩诃萨。佛言如是。舍利弗。诸佛天中天。谛嘱累诸菩萨摩诃萨。所以者何。菩萨谛受嘱累者。便为谛受一切众生已。譬如转轮王。若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十第二十不可计诸仓。中有稻米大麦小麦及种种谷。谷贵时便出令谷贱。如是舍利弗。菩萨如来记竟。菩萨摩诃萨未成最正觉时。譬如谷贵。已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便安隐说法如谷贱。是故诸佛天中天。谛嘱累诸菩萨摩诃萨。佛言。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闻已即受讽诵持。虽不愿生阿閦佛刹者。当知是菩萨摩诃萨。为比阿惟越致。若有菩萨摩诃萨。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持已受讽诵。为若干百人若干亿百千那术人解说之。当令若干亿那术百千人积累德本。是人如所积德本。其菩萨是德本不可计。是菩萨摩诃萨德本众多。已便坐无上正真道。佛言。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欲疾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者。当受是德号法经。当持讽诵。受持讽诵已。为若干百若干千若干百千人解说之。便念如所说事。即得大智慧。其罪即毕。以得是大智慧。其罪毕已。其人自以功德。便尽生死之道。佛告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求弟子道者。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便当受持当讽诵。受持讽诵已。为若干百人若干千人若干百千人解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是法经。自以功德即自取阿罗汉证。佛言。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专持说是德号法经。是人如是便舍等正觉。自以功德取阿罗汉证。佛语舍利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终不至痴人手中。当至黠人手中。佛言。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是德号法经至其手中者。为见如来已。譬如舍利弗种种诸宝其价甚重。从大海采来者。云何舍利弗。从大海采种种宝当先至谁手中。舍利弗言。天中天。当先至国王若太子左右手中。佛言。如是舍利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当先至菩萨手中及阿惟越致。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便受持讽诵。讽诵已。

  即当专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贤者舍利弗白佛言。是阿閦佛德号法经。薄德之人终不得闻受持讽诵。所以者何。天中天。不能得阿惟越致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