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大宝积经

大宝积经卷第九十五

大宝积经 菩提流志 5278 2022-08-22 11:11

  

  大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奉诏译

  善顺菩萨会第二十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诸大众五百声闻十千菩萨。恭敬围绕。时舍卫城有一菩萨。名曰善顺。已于过去无量佛所。种诸善根。承事供养。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住于大慈心不嗔恚。住于大悲弘济无倦。住于大喜善安法界。住于大舍苦乐平等。节量时食少欲知足。常为众生之所乐见。恒以五戒及八斋法。于某城中怜愍教化。然后复劝。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慈悲喜舍。清净梵行。尔时善顺菩萨。为令众生见佛闻法。与诸人众前后围绕。将诣佛所。时天帝释。以净天眼见此菩萨。住上精进行头陀行。具净尸罗弘济坚固。便自念言。今此善顺。于诸梵行曾不懈息。将不为求帝释处耶。或贪王位及欲乐耶。作是念已。即便化作四丈夫身。至菩萨前。种种恶言毁骂菩萨。复以刀杖及于瓦石。打掷加害。尔时菩萨。住慈忍力。皆忍受之曾无嗔恨。时天帝释。复更化作四大丈夫。来语菩萨。咄哉善顺。彼诸恶人以不善言骂辱于汝。及以瓦石刀杖之属横相打害。何不令我为汝仇报。我当为汝断彼命根。

  尔时菩萨告彼人言。善男子等莫作是语。若杀害者成就恶业。假使有人于我此身节节支解。犹如枣叶我终不生杀害之心。何以故。杀害之人堕于地狱饿鬼畜生。乃至虽得人身。所生父母犹不爱念。恒为众人之所憎恶。善男子。一切诸法凡有二种。一者善法。二者不善法。由不善法堕于恶趣。若依善法获于福利。尔时善顺菩萨。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善恶犹种植皆随业所生

  何有苦子因成熟甘果者

  现见法如是智者应思惟

  苦报酬恶缘为善常安乐

  尔时天帝所化之人。闻是言已。自念不能令彼菩萨为杀害业。忽然不现。尔时天帝复更化作金银宝聚。令诸丈夫至菩萨所。作如是言。汝可方便取此珍宝随意所用。

  尔时菩萨告彼人言。诸善男子莫作是说。所以者何。夫盗业者能令众生贫穷下劣无依无怙。假使我贫命不存济。终不行于不与取法。诸君当知。凡夫愚冥贪求覆蔽。何有智人行不与取。尔时善顺菩萨。而说偈言。

  积财虽千亿贪著心不舍

  智者说此人在世恒贫苦

  彼虽无一物安住舍离心

  智者说斯人世间最富贵

  智者离诸恶一切皆端严

  愚夫由作罪举身皆丑陋

  智者劝修善愚夫恒为恶

  宁受智毁骂不用愚称赞

  时彼天帝所化之人。闻是言已怅然而去。

  尔时天帝。复自亲试持俱胝金。至菩萨所作如是言。我先于此舍卫大城。波斯匿王。与余丈夫有所诤论。须得一人为我曲证。汝能为我作证人者。当用此金而以相奉。尔时菩萨告帝释言。仁者当知。夫妄语者为不善业。既诳自身。亦诳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由于妄语。能为一切恶之根本。趣不善道。毁清净戒。能坏色身。口气常臭。所出言词为人恶贱。尔时菩萨。重说偈言。

  妄语之人口气常臭入苦恶道

  无能救者夫妄语者诳于自身

  亦诳天龙摩睺罗等当知妄语

  为诸恶本毁清净戒死入三涂

  汝设与我满阎浮金我终不能

  作于妄语

  时天帝释闻说是已。忽然不现。

  尔时天帝。复令舍支夫人日光夫人及于五髻诸夫人等往菩萨所重加试炼坏其禁戒。时舍支等即与五百盛年女人。以香涂身花妆藻饰。于后夜分至菩萨前而作是言。我等女人年色姝盛愿亲枕席相与为欢。尔时菩萨。以无染眼观彼诸女。告之言曰。地狱畜生阎罗王界。诸狂乱者。不正心者。耽昏臭秽脓血不净。爱恶罗刹是汝亲友。非诸天人清净眷属。尔时菩萨。重说偈言。

  愚人昏迷念不净耽染臭秽脓血身

  诸欲迅灭归无常永沈地狱阎罗界

  假令变化如汝等色身殊胜满世间

  我无一念贪染心常生如梦如怨想

  时舍支等虽尽变态。而彼菩萨曾无贪染。各还天宫白帝释言。我观善顺志愿坚固。当成正觉无有疑也。所以者何。彼于我等无少贪爱。俱生厌离。尔时帝释虽闻此言。犹怀忧恼如箭中身。恒作是念。彼人必当毁夺于我。无有疑惑。我今应往重加试之。于诸愿中的何所愿。作是思已至菩萨前。舍去憍慢头顶礼足。以偈问曰。

  仁今勤修净梵行于诸欲愿何所求

  

  尔时善顺菩萨。以偈答曰。

  我观日月释梵天世间王位三有报

  一切无常不坚固何有智者为兹愿

  尔时天帝闻此颂已。复白菩萨。若如所言为求何愿。于是菩萨。以偈答曰。

  我本不贪世间乐但求不生不灭身

  勤修方便济群生愿同登彼菩提路

  尔时天帝闻是颂已。心生安乐。必知菩萨不求释位。欢喜踊跃。以偈叹曰。

  汝言弘济为群生此心广大无与等

  愿破魔军证甘露由斯恒转胜法轮

  尔时天帝说是偈已。恭敬旋绕礼菩萨足。忽然不现。尔时善顺菩萨。于其晨朝。入舍卫城游化往来。得劫初时阎浮金铃。其铃价直过阎浮提。

  尔时菩萨持此金铃。于四衢中高声唱言。此舍卫城谁最贫穷。当以此铃而施与之。时有最胜耆旧长者。闻是语已奔走而来。白菩萨言。我于此城最为贫穷。可持此铃而施于我。尔时菩萨语长者言。汝非贫者。所以者何。于此城中。有善男子贫中最贫。应以此铃而施与之。长者问言。谁为此人。菩萨答言。波斯匿王于此城中最为贫者。时彼长者。谓菩萨言。莫作是说。何以故。波斯匿王。富贵多财库藏盈溢。珍奇贿货用无穷尽。云何乃言贫中最贫。尔时菩萨。于大众中。以偈答言。

  设有伏藏千亿余以贪爱心无厌足

  犹如大海吞众流如斯愚人最为贫

  由此复令贪增长展转滋蔓相续生

  于现在世及未来彼无智者常贫匮

  尔时善顺菩萨说此偈已。与诸大众。即便往诣波斯匿王。于时彼王。方与长者五百余人。算数校计库藏财宝。菩萨尔时前白王言。我于此城往来游化。得劫初时阎浮金铃。其铃价直过阎浮提。我于彼时窃作是念。于此城中有最贫者。当持此铃而施与之。复更思惟。城中最贫莫过王者。今赍此铃愿以相奉。王既贫穷为我受之。尔时菩萨。作是言已。重说偈言。

  若人多贪求积财无厌足

  如是狂乱人名为最贫者

  王恒多赋税横罚无过人

  爱著于国城不观来世业

  于世得自在不能荫群生

  见诸贫苦人曾无怜愍念

  耽染于女人不惧于恶道

  邪乱未常觉岂非贫穷者

  若人知净信归依佛法僧

  于身及命财常念不坚固

  知不坚固已于彼不迷惑

  能于身命财永得常坚固

  若能勤念住乐于不放逸

  彼人名富贵善财常安乐

  如火焚烧时不厌于林树

  王今亦如是贪爱无厌足

  水不厌于云海不厌于水

  王今亦如是何有厌足时

  日月常巡历不厌于四方

  王今亦如是终命无休息

  如火焚烧时不厌于草木

  智人亦如是未尝不行善

  如水不厌云如海不厌水

  智人亦如是不厌善增长

  王位虽自在毕竟归无常

  一切皆不净智者应舍离

  尔时波斯匿王闻斯语已。内怀惭愧。谓菩萨曰。善哉仁者。汝虽善劝我犹未信。今汝斯言。为汝自说为有证乎。菩萨答言。汝不闻耶。如来应正等觉。具一切智今者现与无量大人乾闼婆阿修罗等。在于舍卫大城祇树给孤独园。当证大王是贫穷人。王言。仁者。若如汝说。我愿相与往见如来。听闻教诲归依供养。菩萨答言。大王当知。如来境界非诸凡愚之所能测。破烦恼慢哀愍众生。已于圣智能知此世及于来世。若有善根胜意乐者。虽在极远佛常加护。若知我心。欲令大王于我生信。必当来此为我作证。尔时菩萨。即于王前偏袒一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即以偈颂。请如来曰。

  如来真实智悲愍诸群生

  愿知我深心垂哀为作证

  尔时菩萨说偈请已。于彼大地忽然震裂。五百声闻十千菩萨。梵释诸天及于龙鬼。无量众生围绕如来。从地踊出。善顺菩萨。合掌恭敬。前白佛言。世尊。我先于此舍卫城中。游化往来。得劫初时阎浮金铃。其铃价直过阎浮提。我于尔时便作是念。若有众生于舍卫城最贫穷者。当以此铃而施与之。复自思惟。波斯匿王于此城中最为贫者。何以故。恃于王位。于诸众生未尝怜愍。残剥欺夺横加侵损。贪爱覆蔽不知厌足。我以此王为最贫者。欲将金铃而施与之。王问我言。谓我贫穷谁为证者。我又答云。如来大师应正等觉。舍离烦恼嗔垢无余。于诸众生悉皆平等。当为作证。唯愿世尊。示教利喜。

  尔时世尊。为欲调伏波斯匿王。而告之曰。大王当知。或有于法。善顺贫穷王为富贵。或有于法。王为贫穷善顺富贵。所以者何。身登王位于世自在。金银摩尼车磲珊瑚。库藏盈满。当于此时善顺贫穷。王为富贵。勤修梵行。乐净尸罗。舍家多闻。离诸放逸。八斋五戒。弘济无疲。有一于此。王实贫穷善顺富贵。王今应知憍萨罗国。一切众生财物库藏。比于善顺五戒八斋坚固清净。百分千分不及其一。至俱胝分亦不及一。尔时波斯匿王。亲闻如来真实教诲。舍所憍慢。合掌殷勤瞻仰善顺。而说偈言。

  善哉摧伏我憍慢当得如来最胜身

  以此王位舍于汝愿恒为汝菩提众

  我实贫穷汝为富今知此说非妄言

  王位徒为众苦因背于白法生恶趣

  尔时波斯匿王说是偈已。白佛言。世尊。我于今者。发于无上大菩提心。愿于众生安乐解脱生死系缚。我今愿以财物库藏金银之属。分为三分。一分奉施如来世尊及比丘众。一分施与舍卫城中贫穷苦恼无依怙者。一分财物留资国用。凡我所有园池花果。悉愿奉施最胜如来并比丘众。唯愿世尊。垂哀纳受。

  尔时憍萨罗国五百长者。睹斯事已。皆发无上大菩提心。

  尔时善顺菩萨白佛言。世尊。唯愿如来。为诸大众说于法要。令诸众生遇如来者。为不空过。

  尔时世尊。告众人言。善男子等。有三无量功德资粮。于诸如来。虽有称说犹不能尽。况于声闻诸三乘等。何者为三。一者护持正法。二者发菩提心。三者劝诸众生起无上愿。复有三十二法。若善男子若善女人。能勤修者。则为见于如来不空过也。一者于诸如来生不坏信。二者护持正法令得久住。三者于尊重僧而不轻慢。四者于应供人恭敬亲近。五者于爱于憎心常平等。六者恒于正法乐闻恭敬。七者安住寂静离于諠闹。八者于如来乘演说无倦。九者若说法时不为名利。十者志求真实如理勤修。十一舍施。十二持戒。十三忍辱。十四精进。十五禅定。十六正慧。十七于诸众生随乐护念。十八成熟众生不忘失法。十九恒于己身善自调伏。二十以善法要调伏于他。二十一不染烦恼。二十二常乐出家。二十三住阿兰若。二十四圣种喜足。二十五勤行头陀。二十六舍不善法。二十七弘誓坚固。二十八兰若无懈。二十九植众善本。三十常不放逸。三十一远二乘见。三十二赞叹大乘。于是五百比丘。闻斯法已。远尘离垢得法眼净。及万二千众生。同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世尊。以法教化。令诸众生获善利已。与诸比丘并余来众。忽然不现。尔时波斯匿王。既睹斯事踊跃欢喜。便以二衣价直百千两金。而以施于善顺菩萨。作是言曰。善哉仁者。愿垂哀纳。善顺菩萨。告于王言。大王当知。我于此衣不应受之。所以者何。然我自有百衲之衣。恒挂树枝以为箱箧。一切众生无欺夺想。我既自身无悭吝心。亦令他人不生爱著。其有施者名清净施。时波斯匿王。复作是言。汝若不受愿当为我以足踏之。令我长夜安乐利益。菩萨尔时为于王故。即以双足踏此二衣。时波斯匿王。谓菩萨言。今此之衣。便于汝身为我受讫。我何所用。善顺菩萨。告于王言。汝持此衣。施于城中贫穷苦恼无依怙者。尔时波斯匿王。如菩萨教持此二衣。会诸贫人而施与之。时诸贫人触斯衣者。狂者得心。聋者得闻。盲者得见。根不具者悉得具足。由于菩萨威神力故。彼时众人俱发声言。我今以何报菩萨恩。尔时空中有声告曰。诸人当知。善顺菩萨不可以于花香饮食为报恩者。唯当速发菩提心耳。是时五百贫人。闻于空中有如是声。咸说偈言。

  我等今者发菩提心当成正觉

  说诸胜法于诸众生施以安乐

  我乐菩提得佛法故

  尔时波斯匿王白菩萨言。善哉仁者。汝若诣彼将见如来。愿时报我。我当随从。善顺菩萨言。大王当知。诸佛难值正法难闻。岂独大王而自往耶。当为众生作于善友。王应于此舍卫城中敕诸人民悉令随从。违王教者王法治之。所以者何。凡诸菩萨。犹有眷属围绕庄严。况于王乎。

  时波斯匿王。白菩萨言。谁者是于菩萨眷属。菩萨答言。劝菩提心。是菩萨眷属。令觉悟故。劝见如来是菩萨眷属。不虚妄故。劝闻正法是菩萨眷属。获多闻故。劝见圣众是菩萨眷属。得善友故。四摄是菩萨眷属。摄众生故。六波罗蜜是菩萨眷属。增长菩提故。三十七品是菩萨眷属。趣向道场故。菩萨有斯眷属。庄严侍卫。能摧魔军。至师子吼。登最胜处。

  尔时波斯匿王及诸大众。欢喜踊跃。九千众生离烦恼垢。得清净眼。佛说是经已。善顺菩萨。波斯匿王。及诸天人乾闼婆阿修罗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