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大宝积经

大宝积经卷第四十六

大宝积经 菩提流志 10238 2022-08-22 11:11

  

  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菩萨藏会第十二之十二毗利耶波罗蜜多品第九之二

  复次舍利子。当来之世。法欲灭时复有菩萨摩诃萨。安住大乘。行毗利耶波罗蜜多者。见如是等诸恶众生。诽谤毁灭是正法已。倍增振发勇猛正勤大精进力。于是经典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殷勤听受书持读诵。广为他人开示演说。舍利子。如是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应起四想。何等为四。舍利子。所谓我父宝藏不久当灭。由为此故。佛薄伽梵释迦牟尼如来应正等觉。于百千那庾多拘胝无数大劫。精勤修习难行苦行。方乃获是正法宝藏。是故我当发勤精进。奉持此藏遍持此藏。极当遍持广通此藏。欲令法宝久不灭故。舍利子。譬如有人唯有一子。怜念爱重具大福相。观无厌足。是人后时欲有所趣。而携此子将涉危难。恐颠坠故以手执持。又等遍持极等遍持。勿令我子堕险难处。如是舍利子。彼善男子亦复如是。深怀奉信敬重于我。不舍如是无上法宝。志恒希求清净寂灭。虽经恶世。而能摄受最胜正法。舍利子。我今以此菩提因缘无上正法。付嘱是人。又舍利子。譬如世间大军战时。少有众生。为护众故处于前阵。唯有果敢雄猛丈夫。合率骁勇抗拒勍敌。为护己众处大军前。振威而住。如是舍利子。于当来世正法灭时。怀正法者当现前时。有诸众生发起深心。欣乐寂灭。而能于是无上法宝。乃至受持少分要义。当知是人亦复如是。被于正勤坚固甲胄。奋发勇猛大精进力。摧碎诸魔所有军阵。何以故。舍利子。若有众生。于是经典。乃至受持一四句颂。不生诽谤随喜赞叹。言此经典真是佛说。于多人前广宣显示者。当知是人即为随喜赞说去来现在诸佛所说经法。舍利子。如来不说是人但得少分功德果报。我说是人乃能成就如虚空量大功德聚。何以故。舍利子。我说是等名为善人。如是善人甚为难得。谓知恩者及报恩者。舍利子。如是知恩及报恩者。当知是为人中珍宝。又舍利子。于当来世正法灭时。诸恶魔等威势现时。若有众生于如来所信重不舍。受持是经无有远离。我说是人第一丈夫。为善丈夫。为胜丈夫。为健丈夫。为大丈夫。当知是人则为如来胜法朋侣。非为诈现朋恶党者。当知是人行实行者。如是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应当修习坚固正行。乃至命终中无暂废。于诸佛所当勤卫护。乃至命终中无暂废。于正法所当勤摄受。乃至命终中无暂废。甚深空法当勤信解。乃至命终中无暂废。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于后恶世所起四法。若有成就如是四法。菩萨摩诃萨。于当来世法欲尽时。谤正法时。灭正法时。犯戒徒党大强盛时。炽然追求顺世外道恶咒术时。劫浊乱时。有情浊时。寿命浊时。烦恼浊时。诸见浊时。菩萨摩诃萨。当于尔时应住三处而为依止。何等为三。所谓应住阿兰若处。应住诤息灭处。应住佛菩提处。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当来恶世住于三处。应如是持。是则具足毗利耶波罗蜜多故。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于最胜法不远离为尽生老病死苦

  常勤精进无妄念当速成就自他利

  若有于是善说法闻已安住正思惟

  当知我为彼大师彼则是我真弟子

  若不听闻如是法设闻不住正思惟

  是人当趣诸恶道犹彼众流归大海

  百千拘胝那庾劫诸佛出现甚为难

  虽复暂遇不亲奉当随恶魔自在转

  复次舍利子。乃往过去九十一劫当于尔时。有佛出世。名曰胜观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善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舍利子。彼佛法中有六苾刍。行诸恶行恒相随逐。一名善见。二名善乐。三名欢喜。四名调善。五名苏逾遮。六名火天授。舍利子。是六苾刍恒说非法。有我有人有常有断。结固周旋更相信任。趣深隐所同共谋议。我等应当各各诱化人别百家用为徒党。又令百家传告眷属。如是展转亲姻传告。或当至于五十百等。作是议已便往教化。若村若城郊野店肆。或至王都及余邦国。一一诸家悉皆往趣。既到彼已不说正法。于佛世尊先行毁谤。舍利子。彼恶苾刍云何毁谤。舍利子。诸恶苾刍告众人言。世间决定有我有众生有寿命者。有数取者。若诸世间定无有我及诸法者。谁去谁来谁坐谁卧谁语谁默。谁能行施。谁是所受。谁能受用。谁受苦乐。谁有能受不苦不乐。若有人来语汝等言。世间决定无我无众生无寿命者。无数取者。当知是人为汝等怨。非汝善友。舍利子。尔时诸恶苾刍重更诱化妇人丈夫及以男女。作如是言。若有人说无我等法。当知其人为不善者。为暴恶者。是汝恶友非汝善友。复更化言。汝等诸人是聪慧者。深能领解我所说义。自今已往。若诸恶友非善友来。当为汝说。世间决定无我等法。汝等不应辄相亲昵交顾往还承事供养。舍利子。诸恶苾刍行如是化。于半月间人各诱得。满五百家归从其见。舍利子。尔时有诸苾刍。是阿罗汉。永离一切烦恼垢秽。而是胜观如来应正等觉真实弟子。为乞食等诸因缘故。诣彼诸恶苾刍所化之家。暂至其门。便为妇人丈夫及诸男女。所共毁骂非理诃责。以粗恶言面陈挫辱。为诸苾刍。而说颂曰。

  

  汝等退舍于净教汝等皆当堕地狱

  舍利子。彼诸人等说是语已。于阿罗汉倍更诃骂。既诃骂已。复以种种言词。而骂于佛。即于佛前。说伽陀曰。

  如来所说非虚妄所谓诸行悉无常

  又说诸法皆无我及以无恒无不变

  诸行都无有坚实皆为虚伪妄失法

  所说空华无所有但能诳惑彼愚夫

  舍利子。彼诸人等说如是语。轻毁佛已倍增愤恚。又于佛前。说伽他曰。

  如来所说一切法决定无我无众生

  无有寿命无数取亦无作者及受者

  而今现见诸世间有能行施及所受

  并余种种受用人及觉广大诸受等

  当知宣说定无我一切皆应堕恶道

  舍利子。当尔之时。诸不善人同声说是非法语者。大小男女有六十八拘胝千众生。皆恶苾刍所化导故行是恶业。彼命终已同生无间大地狱中。受身粗大鱼形人首。其舌长广弥布于地。周遍下钉如殖姜田。又于舌上众多铁犁。常以耕之。彼一一身。又为一百极恶商佉之所唼食。又于空中大热铁丸。猛焰赫然光色炽盛。从空而堕常雨其身。是诸罪人以恶业故。受如是等种种楚毒。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铁丸猛焰如飞电可畏无量百千种

  常于其身而堕坠炽然恒受种种苦

  又于身内遍流转炎炽猛盛难逢近

  腾焰高踊百由旬流火遍出身毛孔

  又彼众生一一舌尽为无量铁犁耕

  一切舌分皆分裂如是苦受恒缠绕

  斯由亲近恶友已能感如斯大苦聚

  又由远离具戒者致令速堕于恶道

  舍利子。时彼非法六恶苾刍。由恶教故。命终之后。皆生阿毗大地狱中。一一受身纵广等量。三十逾缮那。彼一一身皆生千口。一一口中各生二舌。是一一舌广长量等四逾缮那。一一舌上有五百铁犁。铁牛挽之以耕其舌。是诸罪人虽受苦痛。大苦逼故不遑号叫。又于头上各有万亿狱卒。手执害具刀锯矛槊。斫刺破裂坏其身首。在此狱中寿万亿岁。如是展转复往诸余大地狱中。具受辛酸种种苦楚。何以故。由彼嗔毁佛圣教故。舍利子。当于尔时。有大长者名曰安隐。财富无量资产具足。多诸珍宝金银琉璃珊瑚末尼真珠贝玉无不备有。又多仆使奴婢财谷库藏皆悉盈满是时长者。为恶苾刍之所教化。既受其语生于断见。长者有妻名为焰慧。容色盛美为人所重。彼生一男。形貌端严众睹无厌。成就第一圆满净色。曾于过去无量百千那庾多拘胝佛所。植诸善本。当初生时三返微笑。又发是言奇哉奇哉。云何今者生断见家。其母闻已惊恐惶惧身毛为竖。与诸女人弃之逃避。舍利子。时诸女人欲审悉故。还来近住观察是儿为何等类。天耶龙耶。为药叉耶。为健达缚。为阿素洛。为揭路荼。为紧捺洛。为牟呼洛伽。为究槃荼。为毕舍遮人非人耶。舍利子。时此婴儿再发是言。告诸女曰。汝虽怖走我甚安乐。时此婴儿。为诸女人。而说颂曰。

  汝当乐义利于义利勿怖

  我当度汝等令脱于邪道

  汝安隐勿怖应怖前恶友

  我当度汝等令脱于邪见

  舍利子。时彼父母及余大众。闻是婴儿说伽他已。便往儿所。是时婴儿。为其父母。而说颂曰。

  家中凡所有广大诸财谷

  速持来见与供佛及声闻

  彼大声闻众照世胜观尊

  三界围轮中都无与等者

  彼大声闻众照世胜观尊

  广阐扬妙法利益诸群品

  彼大声闻众照世胜观尊

  身具三十二大丈夫威相

  彼佛声闻众犹如乌昙花

  名称甚难闻过亿拘胝劫

  舍利子。时儿父母闻是法已。即取家中二十拘胝上妙财宝。将至儿所而语之言。此诸财宝。是汝父母所有之物。汝当取之随汝志意生信之所任持奉施。尔时父母。即为是儿。而说颂曰。

  此是汝父母所致诸财宝

  随心所敬信汝当持布施

  若金若珍宝家中甚丰积

  随心所敬信汝当持速施

  衣服坐卧具花鬘及涂香

  随心所敬信汝持欢喜施

  于佛及法僧无上福田所

  为利诸群生当应行布施

  舍利子。尔时婴儿。闻其父母所说颂已。复为父母。而说颂曰。

  我今往胜观世间依怙所

  当广设供养为利群生故

  诸有欲希求天上人中乐

  应随我所诣胜观如来所

  舍利子。尔时婴儿。以念正知观视四方。白父母曰。父母当知。我今应往薄伽梵胜观如来应正等觉所。于是众人闻是语已。皆大惊愕。云何婴儿当初生日。便能与人往返言议。又能徙步有所造诣。时有八万四千众生。闻是奇异皆来云集。而作是言。我等当观此婴儿者。是何等类。为天。为龙。为药叉耶。乃至为毕舍遮人非人耶。舍利子。尔时婴儿。与诸大众八万四千前后围绕。往诣胜观如来所止之处。当此婴儿往佛所时。以福德力恐为风日所损弊故。于上空中十千宝盖。自然而现用覆其身。又于婴儿所由之路。虚空之中罗布金网。雨上妙花及细末香超胜诸天。常所散者。扇清凉风与天香合。周流飘散相续不断。虚空诸天又于行路。以诸香水而用洒之。覆以金罗种种珍服。又彼诸天雨花布道。光彩相曜积齐于膝。于其道侧无量百千清净池沼自然出现。八功德水具足盈满。生诸妙花。所谓殟钵罗花。钵特摩花。拘贸陀花。奔荼利花。含发鲜荣弥满池内。又有凫雁鸳鸯异类众鸟游戏水上。舍利子。时彼婴儿所由之路。七宝栏楯以界道侧。诸天伎乐具无量千深远妙音。自然而发。左右宝树行列庄严。于大道中复施花路。现于身前为供养故。以待婴儿游履其上。于其花路承步诸花。举足之时自然隐没。及将下足花便踊现。尔时婴儿游此花道。经须臾顷。即便回顾观诸大众。说伽他曰。

  汝等无理不应行异我此路余非理

  而我常游此正理故往有理最胜处

  超过无量那庾劫时复一福遇人身

  时有一佛出世间时勤修得净信慧

  舍利子。尔时婴儿。为诸大众说伽他已。于虚空中。有八万四千诸大天子。同声赞言。善哉善哉。便说伽他。赞婴儿曰。

  善哉善哉大智慧汝所宣说会正理

  仁者后顾为无理有正理者当前趣

  舍利子。尔时婴儿。又以伽他。报诸天曰。

  汝诸天等所宣说有理无理之正言

  我今问汝汝当答有理无理之实义

  舍利子。尔时诸天。复以伽他。报婴儿曰。

  若乐欲住诸财宝不乐出离所行处

  如是无理诸凡愚安住地狱之前道

  若乐舍家趣非家当应舍欲弃财宝

  是人于世有正理不久便开解脱门

  舍利子。尔时婴儿。复以伽他。报诸天曰。

  如汝所说理无理观汝全未能明晓

  如是有理无理义我深于此正开悟

  舍利子。尔时婴儿。说是语已。即便前进趣薄伽梵毗钵尸如来应正等觉大会之所。既到彼已顶礼佛足右绕三匝却住一面。于薄伽梵胜观如来。深生敬仰。即以伽他。而赞颂曰。

  常行利益诸世间胜观三明施甘露

  如大龙象大师子由是我今常敬礼

  世间明照甚难得犹如乌昙跋罗花

  为世依怙作光明形色微妙甚圆具

  世间众苦所逼迫不能了知真圣道

  逾越正路而逃迸譬等生盲处于世

  愿我此世当成佛如今胜观人中尊

  当拔众生无量苦及救三火烧然者

  如是无边百千众皆随我来至于此

  唯愿演宣微妙法悉令安住上菩提

  舍利子。尔时婴儿。说是颂已。白胜观如来应正等觉言。世尊。愿我来世于此世间。当成如来应正等觉。为诸众生显扬正法。亦如今者胜观如来。为诸大众广说妙法。尔时会中有八万四千众生。复白胜观如来言。世尊。我等亦愿于当来世。得成如来应正等觉。为众生故显扬正法。亦如今者胜观如来等无有异。尔时胜观如来应正等觉。了知如是八万四千人增上意已。即便微笑。舍利子。诸佛法尔于微笑时有种种光青黄赤白红颇胝色。从佛面门自然而发。遍照无量无边佛之世界。上至梵世。映蔽一切日月光明。其光遍照所应作已。而复还来右绕胜观如来。百千匝已。从薄伽梵顶髻而入。舍利子。尔时胜观如来有一侍者。睹佛神变现微笑已。从坐而起偏覆左肩。以右膝轮安处于地。向佛合掌曲躬礼敬。即于佛前以颂问曰。

  我今问佛胜观尊端严希有生众喜

  何等因缘大善逝现发微笑世间依

  两足世尊现微笑其相非无有因缘

  愿演微笑因缘本利益世间悲愍故

  今有百千拘胝众现住牟尼世尊前

  摄耳专注乐听闻愿世间依愍众说

  佛为一切众生眼为舍为救为归趣

  能断众生诸有疑怜愍世间利益者

  如来善知诸过去又能通达彼未来

  于一切法不生疑及以现在诸佛土

  通智法王论自在出过三世妙如来

  我今请问世间依何等因缘现微笑

  佛能永断他疑网于一切法自无疑

  八音畅宣微妙法善拔众生忧毒箭

  我心喜踊难陈说合十指掌怀恭敬

  敢问法主大圣尊何等因缘现微笑

  舍利子。尔时胜观如来应正等觉。告侍者曰。苾刍。汝今见是婴儿在我前不。对曰唯然。我今已见。胜观佛言。此婴儿者往昔过去。曾于六十四拘胝那庾多百千佛所。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以诸衣服饮食卧具病缘医药及余资物。持用奉施彼诸佛已。为欲趣向三菩提故。又于过去十那庾多佛所。修行梵行。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苾刍当知。今是婴儿所将大众八万四千。于过去世。并是婴儿本生父母。何以故。此婴儿者。曾于过去发如是愿。愿我经生在在处处所有父母皆令安住于佛菩提。又令诸母更无第二再受女身。由是愿故。彼诸众生至于今日。随逐婴儿来至我所。又随修学发于无上正等觉心。尔时胜观如来。欲重宣此义。为侍者苾刍。而说是颂。

  苾刍当观此婴儿及现前住多千众

  其心踊跃发诚言愿我当来如法主

  当知曾于过去生如上数量诸佛所

  恭敬供养大导师利益天人世间者

  于十那庾诸佛所依佛舍家持正法

  常行最胜之所行为求无上菩提故

  汝观八万四千众今现皆住如来前

  曾于久远过去世悉是婴儿之父母

  又此婴儿曾发愿诸有生生父母者

  普令安住上正觉更不重受女人身

  彼皆随学婴儿行发菩提心于我所

  今我皆当授彼记方将为世两足尊

  由此因缘现微笑彼昔胜行我能知

  及以未来诸所作当证人中大圣主

  诸天龙神及人等无量百千那庾多

  闻佛为彼授记已于胜观尊生大喜

  舍利子。尔时婴儿闻佛授记。心生欢喜踊跃无量。悦意泰然得未曾有。速疾往诣其父母所。说伽他曰。

  如是多千众我前生父母

  皆已住菩提父母心何趣

  舍利子。尔时父母。复以伽他。报其子曰。

  如子志所趣我心亦如是

  当成一切智此决定无疑

  子已生我家愿后勿相舍

  常当忆念我令速证菩提

  舍利子。尔时婴儿。复以伽他。报父母曰。

  我诸行化导皆愿先成佛

  最后我当成照世人调御

  舍利子。汝今当观彼过去世胜观如来法中婴儿者。岂异人乎。勿作余疑。今大自在天子是也。从是已后。又经拘胝那庾多劫更不退堕。过是劫后生转轮王圣种族中。彼当来父号曰名称。如我今父净饭大王。彼当来母号曰离暗。如我今母摩诃摩耶。彼当来子号曰无忧。如我今子罗睺罗。舍利子。彼既出家悟菩提已。得成为佛。名曰大悲如来应正等觉十号具足。其佛寿量满百千拘胝岁。佛身常光遍照所及十逾缮那。佛说法处大会充满百逾缮那。大悲如来处世教化。为度声闻三会说法。第一大会度诸弟子有百拘胝。第二大会度诸弟子有那庾多拘胝。第三大会度诸弟子有百千那庾多拘胝。舍利子。其弟子中满一拘胝。皆是大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得自在慧具八解脱。成就静虑及六神通。舍利子。大悲如来所度声闻阿罗汉众。如上所说三会数量。彼菩萨众其数亦等。皆是往世所生父母。彼佛世尊宣说妙法利益无数诸众生已。然后涅槃。佛灭度后正法住世满拘胝岁。分布舍利饶益众生。亦如我今般涅槃后。流布供养等无有异。舍利子。安住正勤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修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时。为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能于是经修行正行。倍增振发勇猛正勤大精进力。度脱无量诸众生等。我说是人为善丈夫思觉观察不倦不退。勇猛精进明系在心。舍利子。云何菩萨摩诃萨不倦精进。

  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为众生故求菩提时。不应限以数量而有所求。何以故。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于尔所劫我当流转。于尔所劫我不流转。以如是故。菩萨尔时被难思铠。处于生死。作是念言。假使如我前际所经。生死如是更受勤苦。经于生死倍过前际。为求菩提中无懈息。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具足如是坚固弘誓。则名成就不倦精进。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云何修行勇猛精进。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炽火。发起勇猛正勤。菩萨摩诃萨。为欲往觐彼如来故。以精进力于是炽火从中而过不怯不退。又舍利子。勇猛正勤菩萨摩诃萨。为求听闻大菩萨藏微妙法门故。以精进力虽逢是火。从中直过而无怯退。又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炽火。勇猛正勤菩萨摩诃萨。为欲宣说大菩萨藏深妙法故。以精进力于是炽火。从中直过而无怯退。又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炽火。勇猛正勤菩萨摩诃萨。为欲生起善根因缘。以精进力于是炽火。从中直过而无怯退。又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满中炽火。勇猛正勤菩萨摩诃萨。为欲利益诸众生故。以精进力能于中过。如是为欲令他得寂静故。得调伏故。虽逢是火。皆由中过而无怯退。又舍利子。发起勇猛不倦正勤。菩萨摩诃萨。为欲令他般涅槃故。以精进力虽逢是火。能于中过而无怯退。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修行毗利耶波罗蜜多勇猛之相。

  复次舍利子。发起勇猛不倦正勤菩萨摩诃萨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时。由不懈倦。坚固不退。善根所发无上大悲之所熏故。恒发勇猛大精进力。于诸众生常行化导。又舍利子。如是发起勇猛不倦正勤菩萨摩诃萨。于一切时举足下足。常不舍离大菩提心。于佛法僧恒生珍敬。系念在前。于诸众生恒遍观察为利益故。不欲令被烦恼势力之所逼夺。又舍利子。发起勇猛不倦正勤菩萨摩诃萨。所有已生诸妙善根。一切回向无上菩提。令此善根毕竟无尽。譬如少水投于大海乃至劫烧中无有尽。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以诸善根回向菩提亦无有尽。是名菩萨摩诃萨勇猛不倦大精进力。又舍利子。勇猛不倦精进菩萨摩诃萨。以平等行积集善根。于诸众生起平等行。积集善根。为欲引生一切智智积集善根。为欲利益诸众生故积集善根。舍利子。如是无量诸大善根。皆是菩萨摩诃萨勇猛无倦大精进力之所集起。

  复次舍利子。如是勇猛不倦正勤菩萨摩诃萨。常应精进修学是法。所得福聚无量无边。今当广说福聚之相。舍利子。我观世间一切众生所有福聚无量无边。如是乃至一切有学无学所有福聚。一切独觉所有福聚。转复无量不可思议。如上所有诸福聚等。假使皆悉内置众生一毛孔中。如是众生一一毛孔。皆有如上福德之聚。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如是假使一切众生一切毛孔所有福聚合集置一无关键会大法祠中。舍利子。如是法祠功德福聚。倍增于百。感得如来大丈夫身色相之一。如是一一大丈夫相。皆以如是功德所成。如是一切如来身中大丈夫相。所有福聚皆合成一眉间毫相。如是入一眉间毫相福聚。又过于此满百千倍大功德聚。合成如来顶上无能观见乌瑟腻沙大丈夫相。如是入一肉髻大功德聚又过于此满于拘胝百千倍大功德聚。合成如来大法商佉之相。舍利子。由此如来大法螺相。为无量种功德集成。以如是故。如来随所意欲出大音声遍告无量无边一切世界。为诸有情广说妙法。如其根性随闻信解悉令欢喜。何以故。皆由精进所修学故。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应作是念。如是无上正等菩提。虽极难得。我当不舍精进铠甲。发大勇猛必定速悟无上菩提。不足为难。既成佛已随我意欲。于法螺相出大音声。遍告无量无边一切世界。为诸众生说微妙法。随根信解皆令欢喜。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勇猛无倦正勤之相。

  复次舍利子。勇猛无倦精进菩萨摩诃萨。依毗利耶波罗蜜多故。常应如是精进修学。由修学故具足成就一切智慧。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一切成就随信行智。即用此智。欲以比一成就随法行智。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万分不及一。僧佉分不及一。迦罗分不及一。伽拏那分不及一。乌波摩分不及一。乌波尼沙陀分不及一。复次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一切成就随法行智。欲以比一第八人智。百分不及一。乃至乌波尼沙陀分不及一。复次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一切成就第八人智。欲以比一预流果智。百分不及一。乃至乌波尼沙陀分不及一。复次舍利子。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一切成就预流果智。欲以比一乃至一来向智。如是一来果智乃至欲比不还果智。如是乃至欲比阿罗汉智。若独觉智。若过百劫菩萨智。若成就不退转菩萨智。如是乃至欲比系属一生菩萨智。皆应广说。无量无边算数譬喻所不能及。如是舍利子。假使十方无量无边一切世界所有众生。皆悉成就系属一生菩萨之智。欲比如来十力之一处非处智。百分千分百千万分不及一。僧佉分不及一。迦罗分不及一。伽拏那分不及一。乌波摩分不及一。乌波尼沙陀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闻如来如是甚深智解之时。其心不惊无有怖畏。于是智人生乐欲心。发起正勤中无废舍。作如是念。我今修行勇猛精进。假使我身皮肉骨血筋脉髓脑。皆悉枯燥烂坏无遗。未得如来如是处非处智力已来。于其中间发大勇猛坚固精进终无懈废。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勇猛无倦正勤波罗蜜多坚固之相。应如是学。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毗利耶波罗蜜多故。发大勇猛无倦正勤。常应如是精进修学。由修学故。能灭众生诸烦恼火。舍利子。假使一切众生。于过去世所有诸心。皆入众生一心中转。如是众生一一诸心。乃至一切众生一一各有尔所诸心。无量繁杂难可了知。如是一切众生一一心中。各具无量贪嗔痴等诸惑繁杂。以此一切众生所有烦恼。皆入一众生一心中转。舍利子。假使展转一切众生。皆具如是无量烦恼。难可了知。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念。我当策励勇猛发勤精进。寻求如是智慧资粮。随我所发正勤之力。于诸众生贪嗔痴火及余热恼我要当令息灭无遗。斩除毒害。摧破散坏同于灰烬。速令众生住涅槃道。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勇猛无倦正勤波罗蜜多。应如是学。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依毗利耶波罗蜜多故。安住勇猛无倦精进。常应如是正勤修学。以修学故。诸善身业无有休废。诸善语业无有休废。诸善心业无有休废。乃至所有一切正勤。皆为方便策进菩萨身语心业。舍利子。然诸世间但说菩萨身语二业精进。第一不说菩萨心精进相。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心精进相无量无边。吾今略说。何等名为心精进相。谓菩萨心修行正勤若进若止。如是为相。舍利子。云何名为正勤进止。舍利子。菩萨修行大精进者。为菩提故勤行精进。所言进者。于诸众生发起大悲。所言止者谓无我忍。所言进者摄诸众生。所言止者于法不取。所言进者生死无倦。所言止者不得三界。所言进者一切尽舍。所言止者不厌布施。所言进者摄取净戒。所言止者不厌尸罗。所言进者堪忍众苦。所言止者心无毁坏。所言进者起诸善法。所言止者心常远离。所言进者摄受静虑。所言止者心常寂灭。所言进者闻法无厌。所言止者如理善巧。所言进者听说无倦。所言止者无戏论法。所言进者求慧资粮。所言止者断诸戏论。所言进者增长梵信。所言止者真知行舍。所言进者具五神通。所言止者遍知漏尽。所言进者修诸念处。所言止者念无功用。所言进者正断方便。所言止者善恶俱舍。所言进者引发神足。所言止者任运作用。所言进者诸根善权。所言止者观非根性。所言进者摄受诸力。所言止者智无制伏。所言进者生菩提分。所言止者智简择法。所言进者求道资粮。所言止者无来往性。所言进者求奢摩他。所言止者心住寂止。所言进者资助胜观。所言止者伺察法性。所言进者随觉诸因。所言止者诸因遍智。所言进者从他闻音。所言止者如法修行。所言进者谓身庄严。所言止者谓法性身。所言进者谓语庄严。所言止者圣默然性。所言进者信解脱门。所言止者无有发起。所言进者远离四魔。所言止者舍烦恼习。所言进者方便善巧。所言止者观察深慧。所言进者观察缘境。所言止者无功用观。所言进者观察假名。所言止者了达实义。舍利子。诸如是等进止之相。是名菩萨摩诃萨唯心精进。若诸菩萨摩诃萨。闻如是等心精进相。应当发起勇猛无倦具足正勤。舍利子。如是名为菩萨摩诃萨修行正勤波罗蜜多无有厌倦勇猛精进修习之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