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大宝积经

大宝积经卷第六十

大宝积经 菩提流志 7270 2022-08-22 11:11

  

  大唐于阗三藏实叉难陀译

  文殊师利授记会第十五之三

  尔时师子勇猛雷音菩萨。白文殊师利言。仁者已满足十地及如来十力。一切佛法悉皆圆满。何故不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文殊师利言。善男子。无有圆满诸佛法已更证菩提。何以故。已圆满故不应更证。师子勇猛言。云何圆满诸佛法耶。答言佛法圆满如真如圆满。真如圆满如虚空圆满。如是佛法真如虚空亦无有二。善男子。如汝所言。云何圆满诸佛法者。如色圆满乃至识圆满。佛法圆满亦复如是。师子勇猛言。何者是色等圆满。文殊师利言。善男子。于意云何。汝所见色是常耶。是无常耶。答言不也。文殊师利言。善男子。若法非常非无常。彼有增减耶。答言不也。文殊师利言。善男子。若法不增不减是名圆满。云何圆满。若于诸法不能了知则生分别。若能了知则无分别。若无分别则无增减。若无增减此则平等。是故善男子。若见色平等即是色圆满。受想行识及一切法圆满亦复如是。

  尔时师子勇猛雷音菩萨。白文殊师利言。仁者得法忍来。无一念心愿成正觉。而今何故乃劝余人令向菩提。文殊师利言。我实不曾劝一众生令趣菩提。何以故。众生无所有故。众生性自离故。若众生可得则令向菩提。既不可得故无所劝。何以故。平等无分别故。非以平等而求平等。亦无所起。是故常说。应观诸行。来无所从去无所至。是名平等。则是性空。于性空中而无所求。善男子。如汝问我得忍已来。无一念心当得菩提者。善男子。汝见彼心耶。而以此心得菩提耶。师子勇猛言。不也文殊师利。何以故。以心非色不可见故。菩提亦尔但是名想。若心名。若菩提名。皆无所有。文殊师利言。善男子。如汝说我不生一念得菩提者。是密意说。何以故。以心本来无有生故。是故无生。既无有生。何得何证。师子勇猛问言。云何名为平等证入答言。于诸法中无系著者名平等证。言证入者。彼微细智亦不生灭。与真如无异。无可分别。是名证入。若正见修行者于平等中无一法可得。离种种性亦不著一。是名证入。若以身证诸法无相明了彼相所谓无相。而于身心亦不执著。是则名为圆满证入。师子勇猛问言。云何名得。文殊师利言。善男子。以世间言说名之为得。诸圣所得非言能说。何以故。法无依止离言说故。复次善男子。以无得为得。亦非得非不得。说名为得。

  尔时师子勇猛雷音菩萨白佛言。世尊。善哉愿说文殊师利所得佛刹。佛言。善男子。汝当自问文殊师利。时彼菩萨白文殊言。仁者当得何等佛刹功德庄严。文殊师利言。善男子。若我求菩提。汝可问其所得佛刹。师子勇猛言。仁者岂不求菩提耶。文殊师利言。不也。何以故。若有所求则有染著。若有所染则有贪爱。若有所爱彼则有生。彼若有生是则有爱。若有所爱终不于中而有出离。善男子。我为是故不求菩提。何以故。菩提不可得故。以不可得是故不求。善男子。然汝问我何等佛刹。仁当得者。我不能说。何以故。对于如来一切智者。说自佛刹功德庄严。即为菩萨自赞己德。佛告文殊师利。汝可自说。以何等愿庄严佛刹。令诸菩萨闻已。决定成满此愿。时文殊师利受如来教。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今承佛神力当为宣说。诸有欲求大菩提者皆应谛听。若闻此愿当如实学令得圆满。文殊师利。当以右膝著地之时。十方各恒河沙等诸佛刹土六种震动。时文殊师利复白佛言。我从往昔百千亿那由他阿僧祇劫已来。起如是愿。我以无碍天眼。所见十方无量无边诸佛刹中一切如来。若非是我劝发决定菩提之心教授教诫。令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乃至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于菩提终不应证。而我要当满此所愿。然后乃证无上菩提。时彼众中诸菩萨等咸作是念。文殊师利无碍天眼见几如来。是时世尊知诸菩萨心之所念。即告师子勇猛雷音菩萨言。善男子。譬如以此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于意云何。此诸微尘。可以算计知其数不。答言不也世尊。佛言善男子。文殊师利无碍天眼。见于东方无量诸佛复过是数。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时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我有是愿以恒河沙等诸佛世界。为一佛刹。无量妙宝间错庄严。若不尔者我终不证无上菩提。复次世尊。我复有愿。令我刹中有菩提树。其量正等十大千界。彼树光明遍此佛刹。复次世尊。我复有愿。我坐菩提树已。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涅槃。于其中间不起此座。但以变化遍于十方无量无数诸佛刹土。为诸众生而演说法。复次世尊。我复有愿。令我刹中无女人名。纯菩萨众离烦恼垢具净梵行。初生之时袈裟随体结加趺坐忽然而现。如是菩萨遍满其刹。无有声闻辟支佛名。唯除如来之所变化。往诣十方。为诸众生说三乘法。尔时师子勇猛雷音菩萨白佛言。世尊。文殊师利。当来成佛名为何等。佛言善男子。此文殊师利成佛之时名为普见。以何义故而名普见。以彼如来于十方无量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刹中普皆令见。若诸众生见彼佛者。必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普见如来虽未成佛。若我现在及灭度后有闻其名。亦皆必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唯除已入离生之位及狭劣心者。文殊师利又白佛言。世尊。我复有愿。如阿弥陀佛刹以法喜为食。而我刹中菩萨初生起食念时。即便百味盈满于钵在右手中。寻作是念。若未供养十方诸佛。及施贫穷苦恼众生。饿鬼等类令其饱足。而我决定不应自食作此念时。得五神通乘空无碍。往于十方无量无数诸佛刹中。以食供养诸佛如来及声闻众。又于贫苦诸众生类亦皆周给。复为说法令离渴爱。于一念顷还至本处。复次世尊。我复有愿。于我刹中诸菩萨等。初生之时所须衣服。于其手中。随意皆出种种衣宝。鲜洁称体应沙门服。便作是念。若未供养十方诸佛。不应自用。于一念中。往诣十方无量佛刹。以此衣宝献诸佛已。还至本处方自受用。复次世尊。我复有愿。我佛刹中诸菩萨众。所得财宝及诸资具。要先分施诸佛声闻。遍供养已然后受用。又我刹中。远离八难及不善法。既无过咎亦无禁戒。无有苦恼诸不悦意。时师子勇猛白佛言。世尊。而彼佛刹。名为何等。佛言。彼刹名随愿积集清净圆满。师子勇猛言。世尊。彼佛世界在何方所。佛言。在于南方。此娑婆世界。亦当在彼佛刹之中。文殊师利。又白佛言。我复有愿。我佛刹中。积集无量妙宝所成。复以无量摩尼妙宝。间错庄严。其摩尼宝。于十方界。所未曾有甚为难得。如是宝名俱胝岁中说不能尽。随诸菩萨乐见彼刹金为体者。即见为金。乐见银体即见为银。然于见金未曾损减。乐见颇梨琉璃马瑙赤真珠等无量诸宝。各随所见皆不相碍。如是栴檀香体。阿伽罗香。乃至赤栴檀等。各随乐见亦复如是。又彼刹中。不以日月摩尼星火等光之所照见。彼诸菩萨皆以自身光明。照于千亿那由他刹。又彼刹中。以花开为昼。花合为夜。随诸菩萨所乐时节即皆应之。然无寒暑及老病死。若诸菩萨随其所乐。欲证菩提即往余刹。于兜率天寿尽降生而证菩提。此佛刹中无有涅槃。百千种乐。于虚空中。虽不现相。而闻其音。此乐不出顺贪爱声。但出诸波罗蜜佛法僧声。及菩萨藏法门之声。随诸菩萨所解妙法。皆悉得闻。又诸菩萨。若欲见佛随所诣处经行坐立。应念即睹普见如来坐菩提树。若诸菩萨于法有疑。但见彼佛不待解释。疑网皆断解了法义。尔时会中无量百千亿那由他诸菩萨众。同声说言。若有得闻普见佛名。彼人便得最上善利。何况生于彼佛土者。若有得闻此文殊师利授记法门。及闻文殊师利名者。是则名为面见诸佛。是时佛告诸菩萨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善男子。若有受持百千亿诸佛名号。若复有称文殊师利菩萨名者。福多于彼。何况称于普见佛名。何以故。彼百千亿那由他佛利益众生。不及文殊师利于一劫中所作饶益。尔时众中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同声唱言。南无文殊师利童真菩萨。南无普见如来应正等觉。说此语已。八万四千亿那由他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无量众生善根成熟。于三乘中得不退转。文殊师利。又白佛言。我复有愿。如我所见无量无数百千亿那由他诸佛世尊。而彼诸佛所有佛刹功德庄严。如是一切皆令置我一佛刹中。唯除二乘及五浊等。世尊。若我自说佛刹功德种种庄严。过恒沙劫亦不能尽。如我所愿。唯佛能知。佛言。如是文殊师利。如来知见于三世中无有限碍。尔时众中有诸菩萨。作如是念。文殊师利所得佛刹功德庄严。与阿弥陀佛刹。为等不耶。尔时世尊。知彼菩萨心之所念。即告师子勇猛言。善男子。譬如有人析一毛为百分。以一分毛于大海中取一滴水。此一滴水喻阿弥陀佛刹庄严。彼大海水喻普见如来佛刹庄严。复过于此。何以故。普见如来佛刹庄严不思议故。尔时师子勇猛白佛言。世尊。如是等类佛刹庄严。于三世佛刹颇更有不。佛言有。善男子。东方去此。过百亿恒河沙世界。有佛刹名住最上愿。彼中有佛。名普光常多功德海王。彼佛寿命无量无边。常为菩萨而演说法。善男子。彼佛刹土功德庄严。与普见佛刹等无有异。善男子。有四菩萨。被不思议弘誓之铠。而于此愿决定成满。亦当得此佛刹庄严如普见如来。时师子勇猛言。愿佛说彼菩萨名号及其住处。复愿示彼普光常多功德海王如来佛刹。令此大众多所利益。何以故。此诸菩萨若见闻已。于此所愿当得成满。佛言。善男子。汝等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彼一菩萨名光明幢。在于东方无忧德佛刹。次名智上。在于南方智王如来佛刹。次名诸根寂静。在于西方慧积如来佛刹。次名愿慧。在于北方那罗延如来佛刹。尔时世尊。以神通力。现普光常多功德海王如来佛刹。令此大会见彼如来及菩萨众。并其佛刹功德庄严。昔所未见。亦未曾闻。而彼一切皆不思议。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宝间错庄严。于一劫中说彼功德亦不能尽。众皆明见如观掌中庵摩勒果。彼菩萨身长四万二千由旬。佛身长八万四千由旬。光明洞照如阎浮檀金山。成就广大功德庄严。坐大菩提树下。诸菩萨众恭敬围绕。现百千亿诸变化事。往诣十方诸世界中。为诸众生而演说法。是时佛告诸菩萨言。善男子。汝等见彼如来佛刹庄严菩萨众耶。时诸大众同声白言。唯然已见。我等当学此菩萨行。如文殊师利之所修行。我等亦当成就如此庄严佛刹。尔时世尊。熙怡微笑。从其面门。放种种色光。照于无量无边世界。照已还来。绕佛三匝。从其顶入。尔时弥勒菩萨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现此微笑。佛告弥勒。此大众中八万四千菩萨。见彼佛刹庄严之事。虽皆发心当欲成就如是佛刹。然于其中。有十六善大丈夫。具胜志乐而发大心。彼能成满。如文殊师利所起大愿。余诸菩萨亦速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所得佛刹功德庄严。如阿弥陀佛刹。弥勒当知。诸菩萨等。志乐既胜。所成亦大。志乐胜者。言我成就如文殊师利庄严佛土。其余劣者。虽以信心亦作是语。以此语业。犹能弃舍六十亿百千那由他劫生死流转。亦得圆满五波罗蜜。尔时弥勒菩萨。见于四方光明幢等四大菩萨。各坐琉璃光明楼阁。有百千亿诸天围绕雨花奏乐现大神变。震动大地而来于此。时弥勒菩萨即白世尊。请问其事。佛言。善男子。此四菩萨为见我故。四方如来各令至此。时彼菩萨既到佛所。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退坐一面。彼四菩萨光明遍照此之大会。尔时世尊告诸菩萨言。善男子。此四善大丈夫志愿所趣。皆不思议。应当尊重请其法要。而彼所愿。于诸菩萨最为殊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见之者。必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弃舍二十亿劫生死流转。具足圆满五波罗蜜。若有女人闻此菩萨名者。速得舍离女人之身。于是世尊即摄神力。而彼佛刹忽然不现。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一切诸法皆悉如幻。何以故。譬如幻师幻为隐现。诸法生灭亦复如是。而此生灭即无生灭。以无生灭是则平等。菩萨修此平等。便能证得无上菩提。智上菩萨白文殊师利言。于此菩提云何证得。文殊师利言。此菩提者非是可得。亦非可坏非可住著。智上白言。而此菩提非以住得。非不住得。何以故。以彼法性本来无生。非曾有。非当有。亦非可坏。是故无得。文殊师利谓智上等诸菩萨曰。云何名为说一相法门。

  弥勒菩萨曰。若有不见蕴界处。亦非不见。无所分别。亦不见集散。是名说一相法门。

  师子勇猛雷音菩萨曰。若不作种种分别此是凡夫法。此是二乘法。此则不违法性。入于一相。所谓无相。是名说一相法门。

  乐见菩萨曰。若有修真如行。而亦不作真如之想。于此甚深无所分别。是名说一相法门。

  无碍辩菩萨曰。若能究竟尽于诸法。亦以此法为他演说。是名说一相法门。

  善思菩萨曰。若以思议入不思议。此不思议亦不可得。是名说一相法门。

  妙离尘菩萨曰。若有不染一切相。亦非染非不染。无违无顺。亦无迷惑。非一非二亦非种种。不取不舍是名说一相法门。

  娑竭罗菩萨曰。若有能入如海难入甚深之法。而于此法亦不分别。虽为他说而无说想。是名说一相法门。

  月上菩萨曰。若于一切众生。心行平等。犹如满月。无众生想。是名说一相法门。

  离忧闇菩萨曰。云何拔众生忧箭。谓我我所。是彼忧根。若能住我我所平等。是名说一相法门。

  无所缘菩萨曰。若不攀缘欲界色界无色界声闻法缘觉法及诸佛法。是名说一相法门。

  普见菩萨曰。若说法时应说平等法。谓空法平等。亦无空想及平等想。是名说一相法门。

  净三轮菩萨曰。若说法时应净三轮。谓所为众生我不可得。亦不分别自为法师。于所说法而无住著。如是说法是名说一相法门。

  成就行菩萨曰。若有能说于一切法修平等行。所知如实非文字说。以一切法离言说故。是名说一相法门。

  

  如是无量诸菩萨等。各以辩才演说一相法门。说此法门时。三十七亿菩萨。得无生法忍。八万四千那由他百千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七千比丘。不受诸法尽诸有漏心得解脱。九十六那由他诸天及人。于诸法中得法眼净。

  尔时师子勇猛雷音菩萨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师利。久如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彼佛寿命及菩萨众其数几何。佛言。善男子。汝当自问文殊师利。时师子勇猛白文殊师利言。仁者。久如当得菩提。文殊师利言。善男子。若虚空界为色身时。我乃当得无上菩提。若幻人得菩提。我乃当得。若漏尽阿罗汉即是菩提。我乃当得。若梦响光影及以化人得菩提时。我乃当得。若月照为昼。日照为夜。我乃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善男子。汝之所问应当问彼求菩提者。师子勇猛言。仁者。岂不求菩提耶。答言不也。何以故。文殊师利即是菩提。菩提即是文殊师利。所以者何。文殊师利但有名。菩提亦但有名。此名亦离无作故空。而彼空性即是菩提。尔时佛告师子勇猛言。汝颇见闻阿弥陀如来声闻菩萨诸众会耶。唯然闻见。佛言。其数几何。答言。非算数思议之所能及。佛言。善男子。如摩竭国量一斛油麻。举取一粒。喻阿弥陀佛国声闻菩萨。余不举者。喻文殊师利得菩提时菩萨众会。复过是数。善男子。如以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数劫。比普见如来寿量劫数。百分千分百千亿分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应知彼普见如来寿命。无有算数亦无限量。如有一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为微尘。第二第三人亦碎大千世界以为微尘。复有一人。取彼微尘从此东行过尔所微尘数世界。乃下一尘。又过尔所微尘数世界。复下一尘。如是次第尽诸微尘。复有第二人。亦持尔所微尘。从此南行如前下尘。次第展转乃至尘尽。西方北方。四维上下各有一人。所下尘数亦复如是。善男子。是诸世界可知数不。答言不也。佛言。善男子。如是诸人。于彼十方所经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末为尘。于意云何。是诸微尘可以算计知其数不。答言。不也世尊。若有计量心则迷乱不能了知。佛言。善男子。诸佛如来悉能了知彼微尘数。设过于此如来亦知。时弥勒菩萨白佛言。世尊。诸菩萨等为求如是大智慧故。于大地狱。无量亿劫。受诸极苦。终不应舍如是大智。佛言。弥勒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何有于此大智慧中不生欲乐。唯除下劣及懈怠者。说此智时。一万众生发菩提心。是时佛告师子勇猛言。善男子。于意云何。如彼十人经十方界尽为微尘。文殊师利当于尔所微尘数劫。行菩萨道。何以故。文殊师利大愿不可思议。趣向亦不可思议。得菩提已寿量亦不可思议。菩萨众会亦不可思议。尔时师子勇猛白佛言。世尊。文殊师利发趣甚大。所修之行亦复广大。乃于尔所微尘数劫。不生疲倦文殊师利言。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汝所说。于意云何。虚空界有如是念。度于昼夜时节岁月劫数等耶。答言不也。文殊师利言。如是善男子。若有觉一切法等于虚空。彼微细智无有分别。亦无是念。度于昼夜时节岁月诸劫数等。何以故。彼于诸法无想念故。善男子。如虚空界无有疲倦及热恼想。何以故。设过恒河沙劫。而虚空界亦无生起。亦无烧灭。非可破坏。何以故。以虚空界无所有故。如是善男子。若菩萨了一切法无所有已。亦无热恼及疲倦等。善男子。彼虚空名亦无烧灭热恼疲倦。亦不动摇。不生不老。不来不去。文殊师利名号亦尔。无有热恼及疲倦等。何以故。名字性离故。说此法时。四大天王。释提桓因。梵天王等。及余大威德诸天子等。同声唱言。是诸众生闻此法门获大善利。何况受持读诵。当知彼等所成善根极为广大。世尊。我等于此法门。受持读诵广宣流布。为欲护持此深法故。尔时师子勇猛白佛言。世尊。若有得闻如此法门。受持读诵思惟。及发如此功德庄严佛刹之心。得几所福。佛言。善男子。如来以无碍佛眼。所见诸佛及彼刹土。若有菩萨以妙七宝满彼诸刹。奉施供养一一如来。各尽未来际。令此菩萨安住净戒。于一切众生得平等心。若有菩萨。于此庄严功德佛刹法门。受持读诵复能发心。随文殊师利所学。行于七步。此二功德比前七宝布施功德。百分不及一。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尔时弥勒菩萨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法门。我等云何奉持。佛言。此法门名为诸佛游戏。亦名诸愿究竟。亦名文殊师利功德庄严佛土。亦名令发菩提心菩萨欢喜。亦名文殊师利授记。如是受持。尔时十方诸来菩萨。为欲供养此法门故。而雨众花赞言。希有世尊。希有世尊。我等乃得闻是不思议文殊师利师子吼庄严法门。时诸菩萨说是语已。各还本土。说此法时。恒河沙等菩萨得不退转。无量众生善根成熟。尔时文殊师利。即入菩萨出生光明普照如幻三昧。入三昧已。令此众会普见十方无量无边诸佛刹中一切如来。一一佛前皆有文殊师利说自佛刹功德庄严。众会见已。于文殊师利殊胜大愿。生希有心。佛说是经已。彼一切菩萨。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