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典籍 佛教经典 大宝积经

大宝积经卷第三十二

大宝积经 菩提流志 9702 2022-08-22 11:11

  

  唐天竺三藏菩提流志译

  出现光明会第十一之三

  如来已尽于生际大悲普覆诸世间

  法王最胜人中尊愿说何缘现微笑

  无量无边大菩萨并余威德诸天众

  悉于空中持妙盖而此大地皆振动

  谁于往昔如来所长夜修行诸善法

  平等悦意大悲尊愿说何缘现微笑

  谁于往昔供诸佛得闻此法生欢喜

  导师最胜人中尊愿说何缘现微笑

  世尊音声悦众意犹如雁王声美妙

  自然无量音和雅愿说何故放斯光

  无量俱胝讽颂言劝赞悦可相应语

  拘抧罗声殊胜类愿说何故放斯光

  雷鼓深远说法声普闻无边千亿界

  慈心粗言或软语何故现斯金色光

  了生无生尽无尽知眼性离无来去

  为世照明甘露灭何故现斯金色光

  知眼起作常空寂无去无来无住处

  犹如阳炎水泡沫示现微笑何因缘

  如是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并触法

  乃至音声及名等当知一切亦复然

  金刚常身不坏身具足百千殊胜相

  体无机关而运动愿说微笑何因缘

  髀膊佣满足跟长腹相不现如师子

  脐深妙好腰圆满愿说微笑何因缘

  金色净身离尘垢一一众毛绀青色

  右旋上靡香芬馥愿说微笑何因缘

  妙身圆满常安住犹如尼拘陀树王

  一切功德以庄严音声悦众令欣乐

  修臂佣圆肩妙好项约圆满螺文现

  游步无边百千刹示诸众生邪正道

  齿白无垢如珂雪舌相广长周覆面

  

  优钵罗香从口出栴檀香气遍于身

  已于往昔广修慈清净意乐常相续

  如来足下善安平随所履地无窊曲

  犹如师子象王步超过一切诸世间

  千辐轮相妙端严殊胜光文常炳著

  所行善利诸群品见者皆生净信心

  一指能出百千光普照无边诸佛刹

  往昔勤修众善行获此种种相庄严

  成就色身无等伦面相端严最殊胜

  神变利益诸世间愿说何缘现微笑

  膊佣平正如鹿王身不低屈犹师子

  出与为世作灯明愿说何缘现微笑

  马王隐相无尘染掌中平满手过膝

  希有最胜人师子愿说微笑何因缘

  从身出现无边光妙色寂静而恒照

  其心清净常相续演说无边诸契经

  非彼安住断常人所能净修如是法

  若能舍离诸边见速成如来清净身

  天鼓云雷声远震迦兰陀鸿响清彻

  天乐音声千万种愿说何故现斯光

  导师一音演说法令诸毁戒断相续

  如来所说妙言音皆是甚深希有法

  牛王眉间白毫相遍至百千诸佛刹

  妙眼犹如绀青色顶相空天无能见

  齿白齐密具四十犹如清净颇胝宝

  皆从无量善业生愿说何缘现微笑

  如来圆满功德身成就无边微妙色

  出现希有净光明愿说何缘现微笑

  大悲最胜两足尊了达众生心志乐

  已得无碍妙辩才愿说何缘现微笑

  如来已到于彼岸具足三明及六通

  示现无边清净光愿说何缘现微笑

  佛于往昔无量劫供养百千诸世尊

  如是因果不败亡愿说何缘现微笑

  佛于往昔无量劫安住微妙诸等持

  知眼生边及尽边愿说何缘现微笑

  过去未来现在世导师于彼悉能了

  净智无碍不思议愿说何缘现微笑

  尔时世尊。于大众中。以金色手。摩月光顶。而说偈言。

  童子谛听吾今付汝此菩提法

  出现光经于后恶世法欲灭时

  当为众生开示演说我以佛眼

  见未来世于是微妙甚深经典

  若乐不乐皆悉了知若有众生

  志求佛道常念诸佛当授此经

  若坏净信乐于愦闹长夜惛睡

  不乐斯经于我法中虽得出家

  于涅槃法不生欣乐如是痴人

  虚食信施闻有为法多诸过患

  犹著世间不生惊怖如是痴人

  智者呵责虽服法衣而无智慧

  牟尼诸说真实之言无智若闻

  不能信受如是愚人勿与同止

  若有得闻此殊胜法不生欢喜

  爱乐之心如是等人我所呵责

  虽得人身则为空过若有得闻

  此甚深法能生欢喜爱乐之心

  是人已曾值遇诸佛决定当得

  无上菩提若人愚痴恶见所害

  断于慧命远离菩提是故应当

  舍恶知识亲近恭敬明慧之人

  一切世间无量过患众生常没

  三恶趣中皆从痴恶因缘所起

  随惑流转不得自在弃舍正法

  行于非法是故当离愚小之人

  犹如御者自折其轴既作恶业

  生地狱中口出恶言恒自伤害

  如持利斧自伐其身不知诸法

  因缘所造随业受报无能救者

  亲近世仙以为善友而便自谓

  修习于空已证无为生断灭见

  如身器破心亦随灭多所乐说

  绮饰言辞于此味著终无义利

  虽为毒蛇之所螫害终不令人

  堕于恶趣愚者说法坏人善根

  令无量众堕于地狱汝等大众

  应当观察如是童子今在我前

  往昔已曾供养无量恒河沙数

  诸佛世尊坚固修行求无上智

  心不依止一切诸有知眼生边

  毕竟清净离诸戏论无所染著

  为欲利益无量众生演说无上

  现光经典愚人不能修学是法

  于修行者见其过失是故应舍

  愚痴之人不应亲近修学是法

  愚痴之人乐于诤论不能勤修

  无诤论行彼诸人等无如理心

  是故不应恭敬称赞愚痴之人

  懈怠懒惰常行不善身语意业

  无有净戒智慧多闻常思欲境

  乐于愦闹汝等应观如是愚人

  种族及身皆悉鄙恶嗔恚佷戾

  形貌丑陋设生善处身常下劣

  执著我相迷于真理无有智慧

  分别语言闻性空法不生爱乐

  如来世尊久已远离一切世间

  语言戏论凡夫于此深生染著

  尽其寿命不能了知虽赞持戒

  不修梵行口说于法身行非法

  自说是律常行非律佛教弟子

  著坏色衣破戒之人而披此服

  增长憍慢放逸之心所食信施

  如吞猛火既舍居家无五欲乐

  又于佛法无胜妙乐乐于杂行

  不离二边所有意乐皆不清净

  如是愚人处在大众犹如野干

  入师子群虽说如是寂静之法

  不能了知真实空义为众称赞

  生贡高心不念大师惭愧谦下

  受不净物如得摩尼欢喜执持

  心无暂舍是辈下劣虽复出家

  守护威仪执持衣钵但有形像

  无实智慧虽复剃发不舍恶心

  堕于倒见非沙门法退失寂静

  涅槃之道亦无沙门所证之果

  无明烦恼不灭微尘游行聚落

  自称寂静愚人无智不知正趣

  心所乐欲皆为不善因利养故

  住阿兰若不为修习涅槃之因

  惛沈喜睡但念安身常乐修行

  如是等事虽住兰若经历多年

  以倒见故失涅槃道终不能得

  沙门道果毁破正见违犯禁戒

  爱好衣服庄严其身于诸欲乐

  常生爱染若入城邑现憍慢相

  放纵身业不住威仪或入城邑

  游行自说彼阿兰若山窟之中

  汝等当知是我所住徐行低视

  进止安庠发言诡异现罗汉相

  令白衣众咸相谓言兰若比丘

  是真圣者或复在彼阿兰若处

  见有人来即便指示我于是处

  昼夜经行或施软草宴坐之所

  或入聚落诣白衣家诈现殷勤

  问讯安隐说于世俗王贼之事

  或以染心于女人前种种方便

  自赞其德我能为世作大福田

  我舍王位出家修道宫人婇女

  皆悉生天彼人闻已益加恭敬

  衣服饮食种种供养大德哀愍

  数来我所贪著美味不知过患

  为魔得便如龟堕网于兰若众

  矜高利养轻毁诽谤精进比丘

  心迷名利转生贪著为活命故

  常行欺诳增长身语不善之业

  若有施主净心供养由懈怠故

  损减其福如是愚人常生恶欲

  于此空法无顺忍心

  若于我法中能离如是过

  勤修不放逸得此法非难

  于利与非利称讥苦乐等

  世法不能动得此法非难

  观身不净想诸蕴疮疣想

  受食涂疮想得此法非难

  虽受好衣服亦不生憍慢

  为遮惭耻故得此法非难

  不矜持色力于食无贪著

  为存寿命故得此法非难

  了知诸有空于欲无取舍

  常修空寂行得此法非难

  去一由旬山独坐修禅定

  观有为无我得此法非难

  观眼尽生边及眼流转相

  勤修眼净道得此法非难

  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

  乃至音声名一切皆如是

  如是未来世无量诸比丘

  精勤懈怠者一切皆应了

  彼遇善恶友修习不修习

  生信及不信一切皆应了

  彼遇善恶友于诸根尽道

  修习不修习一切皆应了

  若爱乐菩提或一二三月

  后时还退失一切皆应了

  若人闻此法能生爱乐心

  设令时退失还得于净信

  若人闻此法不能离放逸

  便生是念言此经非佛说

  若人闻此法为魔所摄持

  初虽起信心后则还弃舍

  于法无欣乐虚空求名利

  游行于聚落赞说陀罗尼

  三昧总持光彼实不能了

  缠缚于五欲贪求诸世业

  以分别言说诽谤修空者

  无有念慧心尽寿为空过

  愚人舍空法是则为破戒

  当堕阿鼻狱终不得生天

  若于一刹那造立于千塔

  不如闻是经受持四句偈

  以百千华鬘供养于佛塔

  不如闻是经思惟四句偈

  若人造宝塔其数如恒沙

  不如刹那顷思惟于此经

  于百亿佛刹散华以供养

  不如刹那顷思惟于此经

  袈裟百万亿奉施于诸佛

  不如刹那顷思惟于此经

  佛眼胜清净无所不知见

  若爱乐此经当得如来眼

  过去无数劫有佛名然灯

  我为摩纳仙持华来供养

  便记我成佛号释迦牟尼

  当坐于道场演说此经典

  汝时为童子闻我得受记

  欢喜生净心合掌而发愿

  若摩纳成佛我当助宣化

  乃至灭度后护持于法藏

  如彼然灯佛所说现光经

  摩纳与童子尔时俱听受

  我曾于往昔以优钵罗华

  供养于彼佛汝时在此会

  即发如是愿于我末法中

  受持此经典广宣说流布

  若有闻是法心不生嗔恚

  能受持读诵是名善丈夫

  汝当于后世持此难闻法

  广为诸众生分别其义趣

  我亦于过去正法欲灭时

  持此现光经广为众生说

  愚人不勤修于此生诽谤

  我虽闻此言亦不生嗔恚

  我常修忍力饶益诸世间

  由忍力成就相好庄严身

  童子汝当观佛身妙圆满

  金色最清净皆从忍力生

  我足指按地震动无边刹

  众生不颠坠皆从忍力生

  我从一毛孔出百千光明

  清净照一切皆由胜忍力

  罗刹甚可畏吸人精气者

  常慈心敬我皆由胜忍力

  我所有眷属善能调伏心

  尊重于如来皆由胜忍力

  百千诸音乐遍于大众中

  称赞佛功德皆由胜忍力

  百千诸龙王嗔毒甚可畏

  见佛生欢喜皆由胜忍力

  罗叉夜叉等持百千华鬘

  悉来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无量百千刹现在诸如来

  称赞我功德皆由胜忍力

  八千鸠槃荼及阿吒嚩迦

  散华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六十百俱胝诸夜叉王等

  悉来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复有千龙王摩那娑伽等

  赤真珠奉我皆由胜忍力

  百千兜牟卢及与尸弃毗

  音乐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百千鸠槃荼毗卢释迦等

  香华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持大地龙王示现于半身

  合掌恭敬我皆由胜忍力

  有百千俱胝无身罗怙等

  净心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童子汝当观如来光所照

  离苦得安乐皆由胜忍力

  百千三暮多风天遍虚空

  雨香供养我皆由胜忍力

  百千诸天众散天华供养

  悉舍诸爱著亲近于如来

  汝观佛神通所说施戒声

  周闻于一切皆由胜忍力

  演说蕴界声及四谛音声

  周闻于一切皆由胜忍力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尽边寂静生边亦复然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从因缘生无来亦无去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观察寂静诸佛由是生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尽边寂静诸佛由是生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边际寂静诸佛由是生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生边寂静诸佛由是生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流转寂静诸佛由是生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无生寂静诸佛由是生

  由我神通力闻空中演说

  眼寂灭寂静诸佛由是生

  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

  乃至音声名一切皆如是

  贪嗔痴忿覆嫉妒及谄诳

  贡高憍慢等广说亦复然

  尔时月光童子。闻说如是最胜之法。欢喜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于明日欲请如来并诸大众。唯愿哀愍而受我食。尔时世尊知彼童子意乐清净。亦知饶益无量众生。起大慈心默然受请。是时童子即从坐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欢喜还家。与其眷属及诸天龙夜叉罗刹鸠槃荼等。皆共严饰王舍大城。于四衢道张施彩幔。其幔高广普覆一切。金绳交络珠缨垂布。师子幡带金药钩鬘。百千万种而校饰之。复有宝华其色殊特。丛厕错糅以为华鬘。薝卜迦华鬘目真邻陀华鬘。如是种种无量无数。于宝帐间周匝垂下。普遍大会一切庄严。又于其下敷诸床座。烧众宝香。毕力迦香。都摩遮香。栴檀郁金清净悦意。如是种种和合妙香。而为供养。复以香水遍洒街道。杂华覆地处处充满。尔时诸天童女。阿修罗女。摩睺罗女。其数无量心生欢喜。为欲成就菩提因故。俱来严饰最胜大城。月光童子知是城中普遍严净。食时已到前白佛言。愿为利益诸众生故。入是城。尔时如来。与其大众前入城门。当下足时。城中大地普皆震动。周遍十方百千亿刹。悉亦震动。于是时中。盲者能视。苦者得乐。聋者能听。色下劣者得妙好色。无财物者而得财物。无子得子。无衣得衣。无金宝者得诸金宝。无亲属者得诸亲属。若乏一切严身具者。普皆令得严身之具。复有诸鸟拘抧罗鸟鹦鹉孔雀。舍利迦罗。是诸众鸟。见如来已。生欢喜心出胜妙音。闻是音者能令意悦。如来复以神通之力。化作无量薝卜迦树。百千众生持彼净华并余妙香。散佛供养。复有百千阿修罗女摩醯首罗。持赤真珠及栴檀末。于如来上欢喜奉散。阿修罗众及余诸天。执持宝盖。皆是黄金白银之所校饰。于虚空中覆如来上。世尊复以神变之力。化作无量栴檀香树。百千金刚树。宝器衣服。如是等树无量无边。珍宝庄严华叶繁茂。一切众生福德之果而共成熟。微风吹动最胜妙香。流溢普遍无量佛土。百千众生俱持散佛。如是无量情与非情。皆是如来神通道力之所变化。若有希求以神变故。随彼意乐悉令充足。佛入城时一切大众。于虚空中闻殊妙声。其声演畅不可思议。亦复不知彼从何出。以百千颂宣说诸法。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尽边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生边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边际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寂静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流转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无有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无生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了贪寂灭常空寂证其实性得菩提

  嗔痴忿覆并嫉诳谄曲贡高憍慢忧

  苦集灭道及有情童男童女并妇女

  丈夫养育兼六根六尘四大性事物

  世间苦蕴界世生音声名等亦如是

  法王演说微妙音一切众生悉欢喜

  诸天世人共闻已乐欲住于如来乘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佛于施力深爱乐由施力故证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佛于净戒深爱乐由净戒力证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佛于忍辱深爱乐由忍辱力证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佛于精进深爱乐由精进力证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佛于禅定深爱乐由禅定力证菩提

  尔时世尊方入城空中有声如是说

  佛于智慧深爱乐由智慧力证菩提

  神通福德智住力方便色力名称力

  业因缘友净信闻施相应力寂静力

  调伏实际谛善力所畏欢喜利爱乐

  慈悲喜舍忍无恼空无相等亦如是

  十力圣主天中尊功德名闻无等量

  当入胜城初下足广为饶益诸众生

  昔于三有修净业增长诸天众善行

  一切世间普宗仰闻我此说咸欢喜

  如来入城当下足城邑大地皆震动

  咸睹世尊清净光靡不渴仰生欣跃

  世尊入城广饶益人天大众心欢喜

  地及空行三有中皆叹如来善安乐

  世尊足轮初按地净光普照未曾有

  善马城中出妙声众鸟于空亦欢喜

  复有清净女人众手足环钏及璎鬘

  如是种种宝庄严不击自生微妙响

  各各互来相庆美同声共叹胜吉祥

  聋盲残缺得诸根皆是如来殊胜果

  世尊入城咸庆悦天人散华以供养

  普遍空中出妙声无量诸天大欢喜

  复有失念诸众生狂乱已除相庆慰

  女人怀妊生忧惧蒙光离苦得安乐

  或有惭愧诸男女为说离于垢染法

  皆生欢喜清净心顶礼最胜牟尼足

  或求如来无上道或求菩萨声闻乘

  犹入最胜栴檀城瞻仰尊容自欣庆

  佛慧善了于他行随顺世间作饶益

  殊胜法财与菩萨上妙珍宝施众生

  世尊当入城空中如是说

  若爱眼尽边于佛能尊重

  世尊当入城空中如是说

  若爱眼尽边于佛生净信

  若爱眼尽边得佛不坏信

  于净信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得法不坏信

  于净信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得僧不坏信

  于净信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得戒无取著

  于净戒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离恶趣贪欲

  舍离贪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离恶趣嗔恚

  舍离嗔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离恶趣愚痴

  舍离痴相续由观眼尽边

  若爱眼尽边则住菩提智

  菩提智相续由观眼尽边

  乃至眼生边边际及流转

  寂静并无有无生将寂灭

  如是等诸门皆同眼尽说

  若爱眼尽边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生边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边际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流转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寂静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无生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无有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若爱眼寂灭彼常无疑惑

  以无疑惑故即得佛神通

  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

  乃至音声名一切皆如是

  知眼生无边发起无边智

  以智无边故说此法亦然

  知眼尽无边于眼无障碍

  以无障碍故得佛无碍智

  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

  乃至音声名一切皆如是

  世尊入城时百千众生类

  闻空声说法于佛德无疑

  或虽起贪欲于佛智不坏

  或有起贪欲退失佛功德

  或虽起贪欲而求无上智

  勤修不共法不乐声闻乘

  愚人修习禅乐于禅定乐

  便起增上慢谓得沙门果

  愚人修习禅无眼尽边智

  设于百千劫彼终无解脱

  一切受生者于中皆染著

  若了生性空所见常清净

  若复修四禅无眼尽边智

  设经百千劫于禅不清净

  若证于等引无证尽边智

  不知证尽故常行于证漏

  若执著于想无想尽边智

  不知想尽故常行于想漏

  若乐著世间无世尽边智

  不知世尽故常行于世漏

  若住有漏心无心尽边智

  不知心尽故常行于心漏

  若住有漏法无法尽边智

  不知法尽故常行于法漏

  若具头陀法无眼尽边智

  不知眼尽故非实头陀者

  虽著坏色衣无眼尽边智

  不知眼尽故非实应法服

  虽生贵族家无眼尽边智

  不知眼尽故彼非家清净

  虽多畜眷属无眼尽边智

  速堕恶趣中眷属无能救

  虽善声明论无眼尽边智

  不知眼尽边非达声明者

  虽善诸工巧无眼尽边智

  不知眼尽故彼非工巧者

  虽于多问难一字广分别

  无眼尽边智彼非随义说

  虽学智者说不知密非密

  无眼尽边智于法无所得

  虽了种种言世论及诸法

  无眼尽边智如坠险攀藤

  虽善于声明推步吉凶相

  及文字音韵读诵皆穷了

  不知眼尽边彼等终无智

  虽明女人相邪语令迷惑

  按摩蠲劳法秘密之幻术

  不知眼尽边彼等终无智

  虽演说百宗一字无遗失

  不知眼尽边所说终无义

  如是眼生边边际与流转

  乃至于寂灭当知亦复然

  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

  乃至音声名一切皆如是

  虽读诵声论而悉了其义

  不知眼尽边彼终为下劣

  虽诵四围陀及咒皆通利

  不知眼尽边彼终为下劣

  如是眼生边边际与流转

  乃至于寂静当知亦复然

  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

  乃至音声名一切皆如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