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守宫砂

第一百二十回 赠金图报义女酬恩 衣锦还乡功臣祭祖

守宫砂 佚名 2462 2022-08-07 21:48

  

  数花甲重逢戊子,比彭#还是婴儿。怎甘心,鸾燕心,再不展&鹏翅,对金樽。几朵花枝,百岁常叫。像如此说,甚么腰金衣紫。右调《沉醉东风》

  话表史锦屏思念祖母史太郡尚在杭州尼庵,昼夜思想,与徐文亮言欲回杭州省视祖母,并安葬乃父灵柩。文亮又转禀徐太夫人,又云趁此可以回杭祭祖。徐太夫人笑曰:“二媳思念祖母,固是孝行可嘉,惟现在怀孕在身,未便长途舟车劳顿。”文亮复躬身曰:“孩儿也知此事似有未便,但媳妇与其在家愁闷伤胎,不若俯从本志。此去又是长船前往,不致过于劳顿,乞母允从。”正商议,文炳亦走进来,一闻此言,便向徐太夫人曰:“便是孩儿也是思念回乡祭祖,明日就与二弟上本乞假,府中留三弟与媳妇并三弟妇侍奉母亲大人。大约李大哥必然欲回乡祭祖,何不一同回乡呢?”徐太夫人见两个儿子皆一口同音,只得应允。文炳、文亮退出上房,即到李广府中说知。李广乐从,即将此事禀知李太王妃,太王妃亦允。徐氏兄弟回至自己府中,文亮将此言告知锦屏,自然心中欢喜。

  次日李广、文炳、文亮三人,即合词奏请赏假祭祖,并申明史锦屏安葬乃父灵柩。武宗见奏批准:“徐文炳、徐文亮着赏假三个月,率同史锦屏祭祖安葬。李广所请祭祖,着徐文炳亲往代祭,无须请假回籍。钦此。”徐氏兄弟自然欢喜,李广也无烦闷,各回府第。李广便将圣意不准请假,着徐文炳代往祭祖之圣谕述说一遍,李太王妃也就罢了。惟有洪氏王妃闻言,不由蹙眉向李广曰:“妾指望圣上准假,妾便可随王爷回杭州,顺道至仪徵将王清的孺人崔氏继母迎接来京,共享富贵,聊报他相救之恩。此事虽未曾禀知婆母,怎奈圣上不准请假,妾只得空抱此一片心了。”言罢,长叹不已。忠勇王妃楚云在旁答曰:“贤姐,这有何烦难,依小妹看来是极好办的事,明日就托徐家贤弟,便道将仪徵王孺人接来便了。”太王妃曰:“这道便当,你又免了跋涉长途。”遂向李广曰:“这件事我儿你就托文炳、文亮二位贤侄代办。”李广唯唯称是,退出,便至西邻向徐家弟兄说明,回来便修了一封书信,又备银两千,交付徐氏兄弟曰:“这两千银子,贤弟可带至仪徵,交与王清夫妇。以一千两与王清,说明这是内子昔日的身价;这一千两如崔氏孺人不肯来京,便交给他为酬德之报。”李广又令人回去搬了来许多礼物,托文炳带至杭州,转送各家亲友。文炳一一收毕。过了两日,却是五月初一日,徐文炳、文亮、史锦屏带领许多家丁仆妇人等,一齐上船动身。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这日已至仪徵,文亮带了两名家丁去访王清。来至王清门首,令家丁通报进去。王清闻说,是英武王李广差人来请他说话,只吓得魂飞魄散,遂央求他妻崔氏曰:“这李广访知洪小姐是吾所买,现在来接,但使我哪寻洪小姐还他?吾的好孺人,这洪小姐被你藏在何处,可快说明,好搭轿去接来,交给他,我可减些罪名。”崔氏惊曰:“当日洪小姐我将他送在观音庵,交与靖修两个尼姑,后闻阉中被盗,杀死尼姑,就不知洪小姐的下落。”王清闻言,着急曰:“如此说,怎么好?不如就说我得了疯症,已经卧病年余,人事不知,如同畜类,不能见人。孺人你可想妙法以答来人罢。”崔氏闻言骂曰:“你这狗才吓得如此,为何当日不听吾言,真个是神仙老虎狗,你就装病去罢,待我出去回答来人便了。”王清闻言,走进上房,躺在床上,以被蒙头,装病去了。崔氏走至院中,命家中司阍人令他照王清之言回覆徐文亮。文亮闻言,又说明来意,当下便将两千白银交付,又面请崔氏到京。崔氏辞不肯去,文亮也不相强,遂告辞回船。崔氏平白得了两千银,王清闻知,跑出上房,把两千银收讫。夫妇二人自然欢乐无限。

  文亮回到船上,开船直望杭州进发。不一日已抵杭州,舍舟登岸,就有府中的家丁前来迎接,各坐大轿,来至三门街府第。李府的家丁至徐府来请安,问知京中情形,徐氏兄弟令李府家丁预备祭礼。过了一日,便令人去到大士庵禀报史太郡。太郡闻报,悲喜交集之际,史锦屏、徐文亮及烟柳、如霜、轻红、软翠四个姬人一同前往庵中。史太郡一见孙女,便止不住二目滚泪,大放悲声,大家哭了一会。徐文亮拜见太岳母已毕,坐在一旁,史太郡细问史锦屏史洪基悖逆怎样结果?史锦屏便将以上之事,直至天子加恩减罪,准其入祖茔安葬细言一遍。史太郡又哭了一回,大家劝解,方住声。徐府家丁进来禀曰:“启公爷:外面两具灵柩已到。”徐文亮吩咐抬进阉里来,遂由尼僧领在空房,将灵柩安稳,大家祭奠一番。史太郡抚棺痛哭,大众止了哭声,大众又劝了一回。日暮,文亮回府第,留锦屏在庵陪伴祖母。徐文亮择了吉日,将史洪基父子灵柩抬至史氏祖茔。安葬已毕,将史锦屏接回府。又择日自家祭祖,并带了李府总管亲往李氏祖茔祭扫一番。足足忙了一月有余,方才事毕。史锦屏又至大士庵请太郡回府过夏,俟秋凉一同进京,朝夕侍奉。史太郡看破红尘,只愿忏悔,不愿回家庭。史锦屏见祖母意坚,只得捐一千白银,将大士庵重新修饰,使史太郡在内静修。看看夏去秋来,徐氏兄弟因钦限已迫,便欲进京销假。史锦屏又至庵中告辞,于是抱头痛哭相别,退出。徐氏兄弟雇船进京覆旨,仍然供职。

  且言洪锦自封列侯之后,遣派家将将毛小山夫妇接到京中,以报昔日之德。见徐氏兄弟奏请展墓,自己暗想:父亲灵柩尚在雁门,遂差人前往搬取,自己请了三个月假,回河北沧州安葬。武宗准奏,洪锦自径回沧州后,三个月假满,仍然回京供职。武宗因念洪锦逐刘瑾之功,便将太后逢赦之飞鸾公主赐与洪锦为室,洪锦遵旨择吉迎娶。飞鸾公主自归洪锦之后,善事姑嫜,夫妇极称相和。所有一众功臣,俱已受室,各家皆系后代绵长,子孙昌盛。所以这部书其中琐琐屑屑,皆是劝人为善,为臣者当尽忠,为子者当尽孝。虽然时运蹇塞,若后来发达,必然飞腾,无不官高极品,千古留名。那些作奸犯科之徒,只落得臭名万世。奉劝世上君子,当以忠孝为立身之本。至于行侠好义,亦人生不可少之事,当就其力量为之可耳。

  诗曰:

  自古兴衰本不同,安危都在笑谈中。

  

  莫谓鼓鼙思将帅,居然粉黛逞英雄。

  大明天子书勋后,好乘云车驾六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