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闪电窗

第六回 冯都宪报友除奸

闪电窗 酌玄亭主人 6584 2022-07-31 14:49

  

  黄蜂尾上针尖刺,无端惹着浑难避。受毒倩谁拿,当初悔爱花。摘花想连理,手动黄蜂起。花下死还荣,何期花薄情。右(上)调《菩萨蛮》

  话说金御史的差人秘密的到花家去,就像鹰拿燕捉的一般,把那邬云汉、钱鹤举并花氏都解了来。只见花家婆子也跪在一边,邬云汉、钱鹤举两个恃了举人,上来挺撞道:“举人不曾犯法,便犯了法,也待奉过旨才好拿问,怎么胡乱就锁解了来?难道朝廷待士是没有礼法的么?”金御史大怒道:“朝廷待你们有礼法,便容你们买进士么?会试不远,正奉旨要拿那等营谋钻刺的,你敢是要来寻死!”邬云汉两个辩道:“那见得我们买进士?一些凭据也没有,捕风投影,就要害人。”金御史气得脸都失了色,身子直立起来,道:“你赖说没凭据,那老婆子现口供出通政司来。俺也不同你辩论,待奏过朝廷,不怕你抵赖。”忙叫差人一齐收了禁。

  邬云汉两个还气愤愤的,一路嚷道:“为了家务事,拿这样大题目害我们,问官也不分个皂白,一味糊涂任性,少不得击了鸣冤鼓,大家不得开交。”金御史都听得了。他初意原不过是拘来问一问,要保全这两个举人。当不起他们两个言语挺撞得忒狠,全没些婉转求他的意思。那金御史又是山西人,性子极暴燥的,发了兵倒收不得阵脚,意思要动本。他又道是碍了通政司,只得会同了冯都宪,然后好出本的。正是:

  福祸本相倚,吉凶在转关。

  从前作过事,没兴一齐攒。

  话说胡有容见拿了他们,双恐牵累自家,忙到御史衙门前探问。只听得邬云汉一班都收了禁,自家才脱了干系。又听得他要会同都察院上本,连忙到都察院衙门前来讨消息。只见衙门里走出一个带方巾、穿绿直缀的相公来,前边又有人喊道:“快立起身来!”那衙役们都纷纷立在两旁。胡有容是近觑眼,看不明白,倒是跟的家人说道:“那是我们福建的林爷,怎么打从里面出来?”胡有容赶上前去,认了一认,叫道:“林先生,几时到京的?”林孝廉道:“来此一月多了。”胡有容便一路跟到林孝廉的下处去。正是:

  若遇祸危逢吉曜,任他凶极不遭凶。

  

  你道林孝廉怎么同都察院相与的?原来是送那扬州的妾到京,冯之箓见了叶户部的书,知道为他买了妾,忙忙打发轿子,把这个妾接到衙里去。林孝廉不得已,也投一个手本,迟了几日,不见打发人出来谢一谢。林孝廉对沈天孙道:“我还指望会会当事,好周全那蔡老夫妇同女儿做一处,看这样不揪不采的光景,也则索罢了。”

  那晓得冯之鉝不来照管却有个缘故。他的结发夫人姓阎,是天下第一个吃醋的妇人。另的妇人还吃真醋,他却吃的是极没有紧的寡醋,真是顶冠、不束带的活阎王。只那阎氏是个大家,他的胞兄叫阎奎光,现在朝中做礼部侍郎。冯之鉝却是未发达的时节娶的,阎氏也曾共过甘苦,冯之鉝倒还伏手伏脚,极尽夫道的。可怜做秀才的人,终年穿的、吃的、用度的,都是坐热了板凳、磨易了唇皮,弄来的馆谷。除了自己读些书,又教学生读些书,辛辛苦苦的宿在馆中,再那里有闲工夫去看好女人,闲钱钞去嫖好娼妓么?过了几时才到家中宿一夜看着黄脸婆子就是活观音,可经得一些奉承不到,妇人家作怪起来,拿班不肯上床去睡。便睡了,连着衣服,不肯和男人干事。那男人家急张急致,像饿虎一般,只得跑到踏板上下跪,扯着颈皮儿杀鸡,千般的陪不是,又叫“下次不敢了。”那妇人才容他同睡。可见穷秀才没有一个不怕老婆就是这缘故。怪不得冯之鉝兢兢守法,他起初还是尽礼,后来便酿成了怕局。一个怕老婆的名声出了,任凭怎么振作起来,也挽回不得。及至冯之鉝中后,家私渐渐好了,外面也有人奉承他了,眼界未免广了些,那胆子也未免大了些。或者出去,看见几个好妇人,陪酒遇着几个名妓,回家就要卖弄赞叹。那阎氏耳朵里,那容得这样没理的话,不是掷破碗盏,就是扯碎巾服,连茶饭都不肯吃,假推害病,只等冯之鉝去陪礼才罢。到得京中去做官,忙个不了,整整的做了十余年,才得做到都察院。亲友们见他没有儿子,都劝他娶妾,他也晓得无后是不孝,又不敢在夫人面前开口。正是:

  鹦鹉前头还须缩舌,虎狼同室那好撄锋。

  话说有一日,是阎奎光纳妾,众人都为他暖房。冯之鉝也在那边吃了酒回来,不觉对着夫人叹了一口气,道:“别人有儿子的还娶妾作乐,偏我这等命苦,这也是他前世里修得好贤慧大夫人。”阎氏晓得了,大怒道:“我那不成人的哥子,好样不学,做这等败坏风俗的事来,教得我这老贼也要学样了。”走到房里去,放声大哭道:“要养儿子,当初便不该娶我,既娶了我,你命里原不该有儿子,埋怨那个?总是我活在世间一日,决不肯看见你同别人快活的。”想了一想,又哭道:“我是个老厌物,待我先死了,好让你娶个养儿子的,省得我在这里做你的眼中钉。”心里就想着上吊,便去关上房门,拿条汗巾在手里,爬上桌子去,要把那汗巾搭在梁上。外边的婆娘丫头,见他关上房门,恐怕他寻死,都在窗眼里偷看。众人道:“他平日也恶得勾了,等他吊得半死半活的,我们才去救。”只见他立在桌子上,把汗巾往梁上丢。阎氏却看见两只白手来接他的汗巾,吓得直跌下桌子来。众人才推进房门去扶他,只见眼睛往上翻,口里吐着白沫。

  冯之鉝闻得喧嚷,跑了进来,见他这个模样,忙叫快拿滚汤来灌。灌了几口,阎氏醒转来了,众人扛他在床上去睡,却不晓得甚么缘故。冯之鉝再三的问婆娘丫头,都道他上吊,不知怎么跌下来。冯之鉝道:“是遇着鬼了。”便叫许多道士来镇宅禳星。正是:

  寄语闺中人,性命难儿戏。

  有朝遇神鬼,到头何处避?

  话说阎氏一病,就害了两个月,也不能勾起床。这也是他作了孽,弄得鬼病缠身。你道妇人动不动就拿一个死来吓男子汉,却不知吊死鬼是惹不得的。他的游魂不散,遇着妇人一起了斜念,便跟着不放。时常有妇人假要上吊,往往弄假成真的死了。那阎氏也不过是要吓一吓冯之鉝,不许他娶妾的意思。那晓得当真有个吊杀鬼来接他的汗巾。丈夫倒不曾被他吓得成,自家倒吓个臭死了。

  那阎奎光晓得妹子为他娶妾,冯之狽回家去,气恼成病的,也不敢上门来问病。见他病久了,只得往冯之鉝家来。走到床面前,问道:“妹子,可好些么?”阎氏道:“亏你心肠放得落,不来看我一看。你娶的好妾,自家现世罢了,拉我的老贼去学样,气出我一身病来。”说罢,把面孔朝到里床去。阎奎光要宽慰他,假意儿向冯之鉝说道:“老妹丈,你不晓得小弟娶妾后的苦状哩!”冯之鉝道:“极快活的事,怎么苦起来?”阎奎光道:“小弟未娶妾的时节,敝房同我一心一意。将饿了,便叫捧饭来,那嗄菜都是绝入口的。将冷了,便叫取衣服来,那衣服都是薰得喷香的。有时我吃醉了,他必定伺候我醒来,又泡上极浓的茶伺候我吃。件件事他都经心,不待我吩咐的。自从娶妾之后,便由我饿杀,由我冻杀,一个也不揪采。若对敝房说,敝房嗔道:‘你有心爱的照管,再不要向我开口。’若向小妾说,小妾又推道:‘我若效些殷勤,大奶奶又道我是假疼热,会哄汉子的。’小弟竟做了大海里的浮萍,两边没有着落,倒不如依旧守着敝房,还自在受用些。”

  阎氏听得入耳,翻转身子,指着丈夫道:“你这老贼听一听,我只道是甜枣儿,好吃的,原来也有尝着苦味儿的日子,这难道不是现世报么?”不料外面传进叶户部的书来,看了一看,晓得是叶户部的同乡林孝廉送了妾来的。他又唯恐夫人得知,添上了病,只得悄悄的吩咐,把妾抬进来,安顿在家人的婆娘房里。

  不意阎夫人病势危笃,就死了。他为买材殡殓的事忙了几日,没有心绪同妾做亲,便不曾照管得林孝廉。过了一七,才叫妾进来。他一见了这少年美貌女子,袅袅娜娜的磕下头去,他的魂已掉了。睡了几夜,才晓得人间有这一种温柔的乐境,几乎被那又丑又狠的老婆子误了一生,心里着实感激他的门生,又感激那林孝廉。忙请了林孝廉来相会,极口儿谢他,又请他来吃酒。看官,你想那胡有容看见林孝廉打从都察院衙里出来,就是请酒的这一日了。正是:

  请得宾来伴主,还须主去迎宾。

  话说胡有容到得林孝廉寓中,又同沈天孙作了揖,问了姓名,立起身来,对着林孝廉道:“小弟有一句说话动问。”便拉在旁边讲道:“都宪公与先生还是甚么相交?”林孝廉道:“是近日才认得的。”胡有容道:“先生与他可相与得密?”林孝廉道:“也极蒙他的见爱。”胡有容便将钱鹤举娶妾的来历,并金御史要都察院上本的事情,述了一遍,哀求道:“先生可推同乡的情分,在都宪公面前保全得无事,便是大德了。”林孝廉惊讶道:“小弟不晓得贵年兄遭这样奇祸,但如今夜了,不便进去,待明早去求他。若是小弟力量上做得来,再没有不尽心的。莫说是一向相与,就是同乡情上,台兄不来叮嘱,小弟若闻得此事,少不得暗地里也要相为的。”胡有容道:“恐怕他们明早就要动本,先生今夜可得进去么?”林孝廉道:“若是这等,待小弟就去。台兄在敝寓略坐一坐,即当报命。”

  林孝廉出得门来,且喜与都察院衙门相近。管门的见是林爷,与本官相好的,传事吏忙进去禀了,冯之鉝就叫快请进来。见了林孝廉,问道:“兄有何事见教?”林孝廉婉婉曲曲的分别钱鹤举、邬云汉的冤枉,极口道那花家的恶处。冯之鉝作难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我们若不举发,被别的官风闻入奏,只怕皇上倒要搜求我们,道是一例隐匿奸弊了。兄若不信,本稿儿现在这里。”便取出来与林孝廉看。林孝廉一看,见本上又牵累着同乡的李通政,他再四恳求,冯之鉝才转口道:“我听得金御史说那两个举人,载了数万金来。我如今依了兄说,保全他们性命,那银子却不能勾带回去了。”林孝廉道:“待晚生去叫他来图报。”冯之鉝道:“兄这等看来,把学生做利徒待了。学生只为无以奉报,聊藉此以助兄客中。他若是不肯,兄便不要管他这事。”林孝廉道:“只要老先生应允了,晚生自然沾惠。”冯之鉝道:“你把我这本稿儿,就送与他看,不怕他不送兄一万银子。”林孝廉取了,笼在袖中,才告辞出来。

  回到下处,却见沈天孙陪着胡有容在那里吃夜饭。胡有容看见林孝廉,把饭碗丢了,忙问道:“可有生机么?”林孝廉道:“小弟包他们没事。”就把那本稿子递与胡有容。胡有容忙心接了,把那本稿移在灯下,眼睛却靠着纸上,再也看不出一个字来。沈天孙笑道:“拿到了。”胡有容才换了转来,看到利害头上,只管摇头,口中道:“他两个性命罢了。”林孝廉道:“包你没妨事。”却不说出要索谢的话来。胡有容道:“先生是个长者,决不欺我的,待他们亲来拜谢,小弟要通一个信息进去,好使他们放心。”就别了林孝廉。正是:

  冥冥积功德,巍巍科第来。

  话说李通政得知了邬云汉两个下狱的消息,知道自家也带累在里面,要去打点。晓得金御史同着冯都宪这两个是极难讲话的,只得密密的差人,叫了花家汉子来,许他三百两银子,要他的婆娘当堂赖了。争奈花家汉子还异常作难,将近许到四百两的数目,只见有个人悄悄的向李通政耳边说道:“金老爷重新提出那班人来审,不是昨日的光景,像要动刑罚拶那老婆子哩。爷不要把银子送与这光棍。”李通政反过脸来道:“你这京棍要骗我么?”喝叫左右拿下:“送到知县那里,与我着实拷打!”众人忙把花家汉子锁了去了。

  你道金御史为何这样用情?就是那冯之鉝吩咐过了,道是“会试是件大事,坏了一两个举人不打紧,恐引起京里光棍的诈端。诈端开了,将来有许多无辜要受累,许多仇敌要报复。我们为甚做这个恶人?”又把钱鹤举的原由说了。金御史意中原没有诚心要处邬云汉两个,因他们言语激烈,只得要下辣手。听得冯都宪这一番话,他也要大家做好人,回去就带这一干人审问。邬云汉两个见胡有容寄进信来,知道没事,便俯首阶下不去唐突他。那金御史叫上花家婆子,一顿发挥道:“你这老婆子,拿女儿骗了钱举人的银子,如今又要害他性命。省城中那里容得你这骗人的老泼妇?快替我拶起来!”把个花家婆子拶得像杀猪一般的叫。又叫花二姐上来,道:“你这妇人,既做了他的妾,便该望他中进士,你也受些风光。为何把钱举人无心的闲话,你就要老婆子来出首,做一个害人的把柄?莫说你恩情一些也没得,怎亏你忍心下这样毒计。我晓得你毕竟有了奸夫,要离开钱举人的意思。我如今也拶起你来,不怕你不招!”可怜那花二姐笋尖一般的手,拶得满地打滚。

  那邬云汉、钱鹤举见金御史这等明白,把他们心中说不出的话都代他说出来,好不断得畅快,好不处得痛快,只管点头,只管称谢。金御史道:“钱举人,你心中可还要留花氏么?”倒是邬云汉替他回道:“这样泼妇,可还有再放在身边的理?”钱鹤举摇兴道:“我断不要他的,我断不要他的!”金御史道:“既是这等,我替你断离了罢!”随即做了招词,问了罪,又讨保才放。邬云汉、钱鹤举上去谢了。金御史道:“学生是从公断论,没有私心的。只是你们也该去谢一谢都宪公。”打了一恭,便退堂进去。

  胡有容在衙门外接着道:“恭喜,没事了。小弟已替兄另搬了下处,就近在林孝廉边。”三个才讲讲说说的到了下处,胡有容才拿出那都宪的本稿来,道:“着实亏了林扶老,不然,年兄们的性命也难保哩。”邬云汉道:“怪道金御史叫我们去谢都宪,原来这情节都是都宪转达的。”胡有容道:“都宪又不是你的亲故,又不是你的朋友,因甚为你?这个人情都做在林扶老身上的,你们该谢他。”

  只见林孝廉同着沈天孙踱了进来,慰问了一番,他们着实感谢。林孝廉就像一毫不曾出力的,毫没有居功的意思。只见家人报道:“李老爷来了!”林孝廉同沈天孙要回避,邬云汉道:“就是家表兄,不消避得。”李通政进来作了揖,埋怨邬云汉道:“表弟,你也不老成,几乎弄出天大的事来!”邬云汉道:“这不关我事,是钱年兄带累出来的。”胡有容道:“事体也过了,不必提他。但老亲翁也该谢一谢林先生。”李通政却不晓得,胡有容就把都宪相为的话述了一遍。李通政谢罢了,说道:“那花家真是一门万恶,小弟要解这个事,只得叫花家的汉子来,许了他四百两银子,要他婆子当堂不要供出来,他还作难不肯。后来听见金御史把他婆子处了,小弟随即拿他,送到知县那边去,责了四十板,如今现枷在县门前哩!”邬云汉三个拍掌笑道:“痛快,痛快!”林孝廉道:“穷寇莫追,将就方便了他罢!”李通政道:“这个领教。”众人才分头散了。正是:

  枕边杀人,不持寸铁。

  一番回首,一番惊悸。

  话说胡有容取笑钱鹤举道:“年兄,你见了拶那如嫂,可不肉痛么!”钱鹤举道:“恨不得咬落他一块肉下来哩。”胡有容道:“我想这一拶,连你如嫂尿头都拶出来,比你小龙儿吸出来的水还多哩。”钱鹤举道:“你不要把我气受了。”邬云汉在那边沉吟道:“毕竟是前辈。”胡有容道:“你口里捣甚么鬼?”邬云汉道:“我想那林扶老毕竟是前辈,我们少年人举止张狂,口嘴轻薄,怎学得他来?”胡有容道:“你们前番每日拿他做笑话,当了面还奚落他。像他前日不避辛苦,就如自家的事,若央你们去做,还不知怎么夸功索谢哩。”邬云汉道:“我从此再不奚落人了。”钱鹤举道:“小弟本心还是好的,只是这一张嘴最轻薄,也是我终身的毛病。”胡有容道:“你的毛病多哩!第一件是要看妇人,看了妇人,美的丑的就要形容。你想一想,每人都有老婆的,设如你的老婆被人看了去,又形容了,你可要恼的。莫说你讨口头上的便宜,没甚罪过,如今撞着了这样狠如嫂,都是报应。”钱鹤举道:“我晓得了,下次再不去看妇人,再不去形容妇人的美丑了。”胡有容道:“这又忒道学。难道天生我们这两只眼睛,见了妇人反闭上去?只是我们不要存一点淫心,就如浮云过太虚的一般,便任你看妇人也不妨的。”邬云汉道:“你只为生了两只近觑眼,看不见妇人,若看见了,还不知怎么去盘算哩。像去年见了仇七妈,就如闻见了羊肉香的,只管沾上来献假殷勤,故意儿来送茶。你道我是呆子,不曾看破你么?我恐怕说出来,你不好看相。”胡有容才住了嘴。

  自此三个倒关了门,认真的读书了。只是我半日讲的,都是旁枝旁叶,不曾归到本根上来。□□沈举人的父亲见儿子没有音信回去,便□□□□。陆信的女儿当真的花园诵经,了得他的□□□,且听下回分解。

  谐道人评曰:

  京城娶妾,妾之诸姑姊妹皆浓妆艳饰,诱动其夫,夫堕计中,则转倩妾为马泊。妾稍见夫财匮力弱,即轮流迸命合攻,云送他上乡也。一人而当众敌国,未有不奄然长逝者。险哉,哀哉!钱鹤举尚留得性命回家吃荔枝,亦大幸矣!缙绅大夫之惧内,皆由穷秀才时酿起。然则做穷秀才者,将何术以清其源耶?中间更叙娶妾苦状,作者有(下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