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才子佳人 龙凤再生缘

第七十四回 会亲女大娘欢喜 受荫封三美团圆

龙凤再生缘 佚名 3838 2022-07-03 17:00

  

  却说孟氏于昭阳宫辞别回府,次日成宗上朝,六部官奏曰:“孟氏业已改装,尚留右丞相一缺,请陛下发旨定夺。”帝遂点吏部尚书尹上卿为右丞相。按帝因嫌孟士元懦弱无能,故不取他。当下尹上卿谢恩出朝,按下慢表。

  再说苏大娘来到相府,先拜梁相夫妇收留女儿之恩,而后与映雪相见,母女不若再生。景夫人要办宴款待,大娘回辞之。又到孟府,满门相见,小姐向前谢曰:“一向有误令爱终身。”大娘曰:“小女向来痴拙,承蒙小姐提□。”韩夫人备酒相待,直至红日西斜,方才辞别回去。到了月半,梁相之子梁振磷已升了吏部尚书,满门进相府相会,梁相更加威风。到了八月初旬,江进喜回归王府,方知忠孝王完亲,十分欢喜。到了八且十二氏帝传旨,令栗和公主出阁,着礼部照公主礼遇嫁﹔又降诏赠各美人封典,其诏如下:奉天承运后皇诏日,兹尔皇甫少华与保和公主完姻,所有迎亲之事着六部九卿照礼奉送。少华加恩保和附马。孟丽君已封正室王妃。苏映雪加封东院一品夫人,其父苏信仁追封光禄寺正卿,母杜氏恩封三品淑人。刘燕玉加封西院一品夫人。并赐皇甫少华大红螺冠袍一领,玉带一围,完亲准其免朝一日。钦此奉行。内监接诏,来到王府,忠孝王忙请苏大娘十同接诏。接诏既毕,苏大娘见诏封自己为三品淑人,始信送生婆之言真正有应,深感梁相提携之恩。忠孝王立即差人将沼先送梁相,后送孟府观看,皆大欢喜。老王因念孟小姐情重,择日欲再行聘,恰好旧布政秦承恩已升河南巡抚,是日来京奏事,老王立办二副一样聘礼,特烦尹上卿及秦承恩为媒,到梁、孟两府把孟丽君、苏映雪行聘。忠孝王忙令人役打扫,中央弯风宫与孟氏为房,碧驾宫与苏氏为房,刘氏仍在金雀宫。三日前,王亲国戚,文武官员,各各备礼,往王府、梁府庆赞。孟士元虽非首相,而其女乃钦赐公主,故一体热闹。惟相府兼梁振磷摧升吏部尚书,更加热闹。苏映雪暗喜道:“生初不得其所,往往后得其所。今得与孟小姐并列,梦中亦想不到的。”

  到了完娶日期,文武百官先到梁相府中恭贺,又到孟府贺喜,然后到王府恭贺。王府内唤了一班音乐,侯后饮酒唱演。忠孝王身披九龙飞舞大红袍,坐了一匹白龙驹,排了半朝蛮驾,后随着平江侯熊浩及几位同年武官,俱骑了马,陪伴同行,先到孟府迎娶孟小姐,坐着五鹤朝天金顶轿,亦是半朝婪驾,到了王府,把金顶轿停在通道之上。再到梁府迎娶苏氏,号灯尽用相府字号,相府一派执事,好不热闹,来到王府停下。乐人奏起音乐,礼生唱礼,各人随了十名女婢,开了轿门,请出薪人。二位夫人俱着拂袄,头戴风冠。一夫二妇,先拜禾地,后谢圣恩﹔方拜翁姑,翻转身来,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忠孝王先进驾凤宫,令女婢揭去啰帕,向前作揖曰:“卑人一向深受夫人大德,难以言尽。”孟氏答曰:“夫妇之分,礼所当然,何必言重。”二人饮了三杯酒,孟氏催促曰:“郎君速往碧弯宫与苏氏姊姊相会。”忠孝王称是,即迸碧弯宫,苏氏已揭去啰帕,立起身来。忠孝王忙向前作揖曰:“难得夫人为寒门守节,险遭不测,卑人何以报答。”苏氏微笑答礼,不敢回言。二人亦饮了三杯酒。女婢报称:“席已齐备,请千岁爷出去陪伴众官。”忠孝王来到大殿,同父亲母舅陪伴众官。戏班演唱,乐音喧天,不表。

  且说刘氏本性循良,自思二位夫人俱恨亡兄,况他俩娘家势大,我宁可向前伏罪为是。即带了二婢,来到碧弯宫。此时新人已卸了风冠蟒袄,只穿着素衣。女婢报称刘氏来见,苏氏起身迎接。二人本来相识,刘氏急忙跪下曰:“贱妾特来叩见夫人。先兄前日实是不该,望夫人不念旧恶,感恩不浅。”苏映雪大惊,一同跪下曰:“我乃小户女流,贤妹乃是皇姨,如此过礼,岂不折杀奴家的阳寿么?”刘氏见他十分谦逊,心中大喜。苏映雪与刘氏坐下,刘氏曰:“不劳夫人费心,妾还要到孟夫人处叩见。”苏映雪曰:“我亦要去叩见夫人,妾身与尔同去如何?”刘氏大喜,二女齐到弯风官。女婢报称:“二夫人齐到。”孟夫人出来迎接,二人一齐跪下曰:“夫人在上,残妾等叩见。”孟小姐连忙跪下曰:“妾身何以消受。”三人拜毕起身,孟氏先向苏氏曰:“一向有误姊姊青春,大为不该。”又向刘氏曰:“难得贤妹替我伏侍翁姑多年,奴受恩不浅。今当请苏大娘前来拜见。”即令女婢往请。映雪曰:“家母何德何能,敢劳二位夫人拜见。”不多时,苏大娘来到,孟小姐请其上坐拜见。大娘推辞曰:“小女痴拙,全仗二位夫人教训,老身怎敢受拜。”孟小姐曰:“大娘乳哺恩深,令爱又被我误了青春,正当受我一拜。”刘氏曰:“夫人所言极是。”即同孟小姐强扶大娘坐下,二人一齐拜下。映雪在旁还礼,大娘答了半礼道:“折煞老身。”二女拜罢起来。大娘拜辞曰:“老身失陪。”即进内而去。三女坐下,女婢奉茶,孟小姐曰:“前日我囚禁天牢,蒙苏姊姊深情厚意,感德如山。”苏氏曰:“我母女二人受小姐大恩,碎劈难报。”小姐对二女曰:“今后我们三人只须姊妹相称。”苏刘二人曰:“多蒙厚情,自当领教。”于是各自别去,不表。

  再说百官饮至日色沉西,方才辞别。少王回至驾风宫,同孟氏畅饮。少王谢罪曰:“前日迫于君父命,致获罪于夫人,望夫人海涵。”孟小姐笑曰:“难得郎君甘受一年寂寞。但闻君才学过人,就以中秋月华为题,作七言八韵,以昭阳夜之庆。”忠孝王曰:“夫人见教,只得献丑。”就令女婢取文谤四宝过来,作了二首诗。诗曰:

  五彩纷披灿绚霞,团圆十五月中秋,佳期感应三秋值,乐事欢同一夕赊。琼露抱余承縧阑,仙风临到送香车﹔广寒如得门密入,奉使何须八月搓。一瓷明镜照明妆,可是嫦娥回帝乡?玉屑飞琼辉夜静,羽农协弗奏霓裳。轮遮狡兔留三窟,影射牵牛盼七夕﹔愧乏高才横倚马,和鸥碌环夏琳琅。

  旁写:书奉夫人更正,少华未定稿。

  女婢送与夫人观看,看毕大喜。饮到上灯后,小姐对少华曰:“奴承苏姐厚恩,请往那边敬酒。”

  忠孝王即到碧驾官,令女婢退出,作揖曰:“下官当年比箭,夫人便知有今日之来后来相府又聚赐席,足感大恩。”苏氏答曰:“家母多蒙厚待,感恩不尽。”二人同饮,忠孝王亲为其斟酒。饮到初更之后,映雪催促曰:“夜已深了,请到孟夫人处安歇罢。”少华辞别曰:“夫人吩附,只得从命,只好来晚陪伴夫人。”苏氏含羞不答。少华回到驾风宫,令女婢退出安歇,闭上房门,欲替小姐脱衣。小姐曰:“各人自便罢。”各自解带上牀,说不尽枕上风流,被中恩爱。

  次早起来,又受百宵庆赘﹔至晚与苏映雪成亲,第三夜与刘燕玉成亲。自此为例,先孟后苏第日刘。第四早,三位夫人梳妆毕,孟氏领了苏、刘二女进宫朝见太后。太后喜曰:“忠孝王可谓群花宫主。”本当往王宫朝见皇后,因皇后怀孕,恐怕冲喜,即传旨赐宴,饮了一番,辞谢回府。

  

  是早苏、刘二女梳妆毕,来邀孟氏同往孟府拜会。孟臣即同苏、刘二人上轿,女婢跟随,一直来到孟府内堂下轿。韩夫人姑媳迎接上堂,五人团拜坐下。献茶既毕,韩夫人令女婢备席。五人入席,说些闲话,饮至太阳西坠,方才拜别回府。过了次日,孟氏、刘氏同苏映雪来到相府,此时梁振磷满门适亦回府、景夫人姑嫁同康若曲之妻孙氏并乒姨娘静来相会,景夫人留住同饮。孟小姐曰:“数日之后,当请义父母等同到王府安身,侯兄弟长成,再行教他读书。”孙氏方知小姐乃是重义的奇女,十分感激。当晚三人同在相府安歇,次早方才辞别回归王府。

  孟氏即访人役,专请康若山回府,移至王府居住。苏大娘有螟岭子一,取名叫六奇,同康若山之子元郎年龄相仿,孟小姐亲自教他俩读书,少年俱中进士,后来或为知县,或为知府,各随其子赴任。孟小姐念荣兰辛苦多年,匹配江进喜为妻,江三嫂母子二人喜得美貌女子,又有数万两私房银子,不胜快活。

  后武宪王父子具奏道:“老仆吕忠,一生义侠,临难不变﹔其子吕福,深通武艺。张氏江三嫂同其子江进喜先救少华脱出火灾,后随刘氏逃走,住尼庵受苦,并无悔心﹔江进喜深通武艺,运刘奎璧棺枢归葬,万里路途,不辞劳苦,俱求褒封。”帝当下宣召吕福、江进喜考试武艺,吕福改名吕夺元,江进喜改名江永贵,俱封现任都司。忠孝王提携二人后升总兵。吕忠恩赐三品冠带荣身,张氏即江三嫂,恩赐四品恭人。帝念孟小姐贤能,钦点忠孝王为内阁大臣,职掌批案,如有疑难案件,好与伊妻孟氏商酌而行。孟小姐不时朝见太后以及皇后。苏映雪谦恭有礼,梁相满门俱认为至亲,往来络绎不绝。太后见路祥云贞节可嘉,令帝纳为偏妃﹔念父无嗣,螟龄一子,接续路家香烟。

  孟小姐与苏氏、刘氏柔性和睦,待下以宽,上下人等无不敬服。孟氏次年生下一子,取名兆驹,才兼文武,娶温妃之长女嘉善公主,先为附马,后作丞相。次年又生一子,取名兆凤,勇力无双,封为长胜将军。刘燕玉生下一子,取名兆鳞,随孟氏学习歧黄医道极精,荫袭六部侍郎之职。后孟氏又生一女,取名飞龙郡主,排行第四,因梦赤龙入怀而生,知是邬必凯元神报怨,按邬必凯即番元帅也。后苏氏亦生二子,其一取名兆祥,即第五子,深知算法,放债经营天下,大获利息,后来荫袭户部侍郎﹔其二取名兆瑞,即第六子,娶梅妃之女兴平公主,封为附马都尉。至于熊浩,屡立奇功,后封乎江王,长子起凤,乃徐氏所生,后中状元,次子起屡,系卫氏所生,此子秉性懦弱历荫袭平江侯。这部书凡忠孝廉节四大端,无一不备,苟于酒后茶余,悬为借镜,未始非惩创人心之一助也。幸勿以小说而弃之,是所厚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