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枕上晨钟

第十八回聚骨肉衣锦还乡

枕上晨钟 不睡居士 4566 2022-05-11 09:24

  

  诗曰:

  十年聚散一征鸿,谁解浮生是梦中!

  到处河山容感□,可知天地任飘蓬。

  功名富贵原如□,身世恩仇总是空!

  我欲拓开胞底事,喜栽篱菊寄墙东。

  话说倬然移咨山东抚院,缉拿余党。山东抚院接了来咨,即行按察司转行该府,密拿审究。知府只得陈六、张燮石,刑讯时,一一供招,监候,详报抚院。抚院咨覆河南,当时失事在于山东。倬然成招,会同山东具题,并将所获原印一颗缴部。不一日,部文转着将盗犯各于所获地方枭示,两下里正法讫。盗妇家产,官卖抵赃,倬然了却此案。遂巡历各府,任满进京复命,仍到屈家住下。小凤接见了,各道所怀。倬然将前事细述一番。小凤听说其母遭杀,虽怨他不正经,然终属母女之情,未免悲伤了一会。是夜两人正所谓新婚不如远归,欢爱之状,迥出寻常。倬然因想念小姐并富公夫妇,急欲赴京具疏,救他回来。住得一两日,忙忙收拾起程。人表不欲赴京,倬然赠以千金,又厚赠了屈渊,带了家眷,作别起身。

  不则一日到京,仍住旧宅。复命后,即恳恳切切将丈人为刁仁贼奴构劫,并自己改姓之故,特恳圣恩,念失印已获,恩赐赦宥,使余生得还故土等情,具疏陈请。本上了,圣旨批下,不唯赦还富御史,且以十年积盗,乃能缉获,才识可嘉,特优升都察院佥都御史,准复原姓,倬然喜之不胜。此时,已有赦旨至陕西,这里倬然又备细写了家书,即托尚义同了张成迎接上去。两月间,富公一家都到京中,幸而虽在戍所,俱平安无恙。相见之时,哭的哭,笑的笑,总之一部廿一史,无处说起。况其间委曲,家书上已悉大概。倬然止将刁奴的心迹、作为,细道其详。富公道:“我一时不明,误用贼奴,轻信谗言,几至丧身。又累贤婿经历许多风波患难,皆出贼奴之计。今日见了贤婿,使我无缝可入。且今日若非贤婿之力,老骨头定化边+。”倬然道:“只是小舅没有踪迹,小婿尚在抱歉。”富公听了,欢喜之中,又增愁闷,说道:“当初我到戍之后,即着人到家问富方,叫他访鹤仙暨贤婿消息,不想回来说俱没有消耗!以后便没有人来了。”倬然又与小姐另叙衷情,说道:“当初为一愤之气,浪迹天涯,使贤妻抱数年幽恨,下官之罪实深。且闻贤妻一番贞烈,下官感激之私,时勒心铭!”此时小姐反觉无言可说,惟有几点清泪。倬然唤过小凤姐来,一一拜见,并说明他的来踪。又道:“若非此女说知,终无获盗之日。”小姐此时并无醋意,反感激他。这一晚,倬然与小姐十年离别,那一宵的怜惜欢娱,说一回,哭一回,笑一回,只恨天工早明了几刻。次日即有富公的老朋友,尚在京做官的,纷纷来拜,不必尽述。

  

  花也新兮烛也新,相看还是旧时人。

  三年顾盼心何限,万缕幽情此际伸。

  富老夫人见媳妇德容俱备,欢喜异常。三朝之后,富公思乡念切,即要辞归。世无即令廷伟夫妇随去,富公道:“小儿已属亲翁螟蛉,自然相晨昏,岂有随弟去之理。况一旦令爱分离,情所难言。且弟尚有小女小婿,足娱晚景。”立意不要廷伟去,世无必要他去,其如两位史夫人,亦不忍令女儿去。再四商议不定,世无道:“弟倒有一说,亲翁止此一子,欲留理实不可,弟亦止此一女,欲去山妻辈未免又不舍,此固难以两全者。弟总之以婿为子,意欲老夫妇、同小女夫妇,至贵处卜居附近,彼此相依,庶为两得其情。”富公道:“此论诚善,只恐亲翁舍世业而远去,终有介意。”世无道:“些须薄产,自有舍侄辈管理,不足挂碍。既小女于归,弟一生之事毕矣。正好藉此余年,为山水中人,以图半生之乐。”主意已定,即忙收拾,遂检点家产,尽交嫡侄史再鱼,阖家同富公起程。不多几日,已抵丹徒。富公欢道:“不履此地十载余矣!”到家中,但见被离荒草,蜘网空庭,家人辈唯有富方尚在,其余不存一人。府县官俱来拜谒,当时的亲戚又来趋跄,富老夫人想起当年起解的光景,看破人情,嘱富公、倬然淡淡的回了他。亲戚中,唯倬然的母舅宋武城。金姑之父王玉楼年迈,廷伟养老在身边,受用余年。倬然感尚义之德,因他不愿还乡,就与他娶了妻子,置些房产,安享一生,后来成了家,儿子进了学,也是他好善之报。世无要置房另居,富公不许,将自己房子让一半与他,同廷伟住,自与倬然住一半。两亲家每日只是游山玩水,载酒囊琴,逍遥取乐。

  过了一年,(倬然)却好特升了都察院大堂,钦召进京,不敢耽搁。廷伟也要进京候选,郎舅二人,拜辞了父母、丈人,止带了几个家人,收拾赴京。由旱路走到枣强县,与人表父子、并屈渊相会。屈渊之父已死,居丧在家,倬然厚赠了他,意欲同人表进京,扶持他功名。人表不愿,后来两个儿子,仗倬然之力,都进了学。吕襄力也发了乡科,做了两任知县。吕匡力出了贡,做了一任通判,重兴家业。倬然之报友可为不薄,这些皆是后话,不必絮烦。郎舅二人住了数日,作别起身。到京之日,倬然自去谢恩到任,廷伟即投供谒选,选了湖广荆州推官,别了姊夫,自去上任。倬然由都察院历任尚书,致仕回家,廷伟任满,行取进京考选兵科给事,亦做到察院。倬然大夫人生一子、一女,小凤生两子。廷伟生二子,后来自己复了姓。以次子继了世无之后,世无不回徐州,竟在女婿身边养老了。钟、富两家子孙,俱科甲绵绵,累代不绝,至今江南人尚传其事云。

  评:

  集中叙钟、富二生处,不称之为风流才子;言史富二女处,亦不指之为才貌佳人,便脱却小说窠臼病。

  又评:

  或嫌王守仁,自谪考场后,更不叙及,未免为疏漏之病。殊不知王公乃此集之过文耳!当倬然俱疏申救一段,便了却一番知遇公案矣,若再提,如何救他回来,如何会合,反觉蛇足之添,更莫若留此有余不足之地何!

  又评:

  灭获坏事,亘古为然。富〔公〕明理长著,尚受其惑,而况不如富公者乎!有奴仆者,当置册于案头,三复观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