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讽刺小说 常言道

第十回 掩耳偷铃不搜自己房帏 吹毛求疵只觅别人破绽

常言道 落魄道人 3656 2022-04-11 21:46

  

  《西江月》:

  惯会说长道短,专工批少评多。返躬自问竟如何,处世谁能无过。

  逞我自家识见,谈人别个差讹。谁知公论不偏颇,也有人来笑我。

  话说钱士命的妻子,母家姓习,乳名叫做妒斌。那时,拖住施利仁辱骂了他几句,施利仁道:“将军夫人,且请息怒,房下造府的事,这是将军的意思,与小的全无干涉。将军在外,不信,但问将军.”妒斌道:“且唤他进来.”施利仁连忙溜出,向钱士命道:“将军,请进去,夫人有话.”钱士命心中想了一想,身边取出金银钱,拿在手内,战兢兢同施利仁走进自室。那妒斌坐在称孤椅里,看见钱士命进来,厉声问道:“你于得好事,你知罪么?”钱士命道:“愚夫知罪.”妒斌道:“你知罪为何不跪?”钱士命疾忙跪下,妒斌道:“你叫轩格蜡到我家中,施利仁说你的意思,你有什么意思?”钱士命道:“没有什么意思,只为轩格蜡娘娘身上出金银钱的,所以特地请他到此。夫人请看.”便把金银钱献上,妒斌笑道:“这个金银钱是他身上得来的么?”钱士命道:“正是.”妒斌道:“如此,我也在这里想金银钱。施利仁,你再去唤你妻子到我家里来,但不许与将军同炕,我端正几样小吃,还去叫那沸情里内这一班小娘儿来,唱几只曲儿下酒.”施利仁十叩,又是兴匆匆的去了。钱士命看见妻房如此,他便把金银钱仍旧藏好库内。那库房在自室旁边,门上挂着一个铃儿,若开门时,这铃儿自响,提防最密。那妒斌见他把金银钱仍旧藏好,不见与他,他心中懊恼,暗暗打算,早想下一个计儿。正是: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不多时,只见轩格蜡娘娘已到,同妒斌相见了。随后施利仁领了一班小娘儿也到。那小娘儿都会唱曲,一班共有七个,小名儿唤做喜娘、怒娘、哀娘、惧娘、爱娘、恶娘、欲娘,各样打扮,都进自室中来,各相见坐下。里面和盘托出,端着几碗枣儿汤出来,他们都是吃惯的,枣子都拣赤边咬去。随又拿出几碗空心汤团,大家吃了。然后又是四个碟子,只见:一碟斜七雄鸡,一碟臭肉,一碟怪肚子,一碟金鲫鱼缸里上鱅鱼。

  妒斌吩咐守钱奴,把前日送来的一大坛枣酒开了。两对夫妻,七个小娘儿团团坐下饮酒。欲娘起调,六个小姐随声附和,一齐弹唱。但见:九调十三腔,听去尽是拘腔别调。歪嘴吹喇叭。

  不晓得是铜嘴铁嘴。敲蔫锣敲也破锣,打边鼓打也破鼓。弹老弦,好像老古班的脚色:做腔调,装出老腔别的声口。吹着七眼笛,碰起大铙钹。一个吹笛,一个捺眼,一吹一唱押腔押板。转了瞎籁脚,不在板眼上。这一个出调,那一个走板。一会儿吹一套二犯江儿水,一会儿唱一只单调桂枝香。

  妒斌道:“如今要请教轩格蜡娘娘唱一套老调了.”轩格蜡娘娘扳腔做调,拣几只好曲子,唱了三遍。妒斌道:“娘娘且敬将军一盅.”妒斌叫轩格蜡娘娘一盅一盅灌得钱士命烂醉。

  正在欢呼畅饮,忽听得传说单八姐到了。施利仁道:“不要睬他.”钱士命道:“怎么不要睬他。叫他进来,我们正好同吃。”施利仁领命出外,叫了单八姐到自室中,各各相见。钱士命道:“没有什么吃了。我们有好吃果子,快些去拿。装好的赤豆果子出来,与单八姐吃.”口内说,伸手便去扯单八姐,推倒在称孤椅里。单八姐凭他戏弄。妒斌见了,忙上前扯去单八姐。钱士命在醉中错认了,用手就把妒斌推倒在称孤椅里,欲要动粗,妒斌怒道:“你眼儿都瞎了,我不是单八姐,岂是好惹的,你要欺我么?”说未完,立起身把钱士命转推在称孤椅里,沉沉的睡去了。单八姐见他们这般光景,只得先自回去。

  施利仁同妻子、一班小娘儿也辞了妒斌,出孟门而走。谁知错了道儿,领到一条独木桥边,小娘儿脚小伶仃,不能过去。施利仁无奈扶了这几个小娘儿过了桥去,他与妻子仍回走热路去了。

  那妒斌看见众人都散,钱士命仍在睡梦中,轻轻的把他耳朵掩了,将库门上的铃儿偷了下来,开了门,取出金银钱拿去藏在自己房中。钱士命迷迷朦朦睡在称孤椅里,一些也不晓得。

  忽听见眭炎、冯世进来报道:“外面有个人,手中拿了一件东西,牵着一只走兽,要见将军.”钱士命朦胧问道:“他是什么样人?”眭炎、冯世道:“他姓贾,自号斯文.”钱士命道:“又是什么贾斯文,可厌,可厌。且着他进来.”眭炎、冯世忙传进这个贾斯文。他见了钱士命,就双手捧了一只殷琴,恭恭敬敬献上将军。钱士命道:“你手中是什么东西?”贾斯文道:“这是一张古琴,还是殷朝留至如今,名曰殷琴。晓得将军是个知音,所以特来献上。闻得将军府上的金银钱,真是人间至宝,欲求将军赐与学生一观.”钱士命道:“听得说你还有什么走兽在外.”贾斯文道:“正是。学生久闻将军爱吃带角水牛,寻常走兽,恐不合将军之意,觅得一只蛮牛,敬送将军.”钱士命道:“牛在那里?”贾斯文道:“不便牵进,现在梦生草堂中.”钱士命同贾斯文踱出自室,到了梦生草堂,坐在有主椅上,看了这牛,说道:“此牛泰性如何?”贾斯文道:“此牛不比凡牛.”

  生头出角,推摇不动。虽然毛面畜生,脚力实大。

  不脱四脚爬踅,肩膀却硬。牯牛身上拔根毛,本来易事。此牛一毛不拔;揿牛头不肯吃草,原难勉强,此牛不吃好草。强头白脑,也有人来拔头截角,旁若无人,也要被人牵来了鼻头绳团团转。

  钱士命道:“此牛甚合我意。但是有些毛病.”贾斯文道:“并无毛病.”钱士命道:“你不信,我指与你看.”便把一口气哈去,一个牛头几乎被他哈热,吹得牛毛根根竖起。但见毛缝中,一片顽皮,皮上斑疤甚多,钱士命道:“此等色泽,总属皮软之故,不算老结,这就是毛病.”贾斯文道:“这不是毛病,是皮里病。若然顺毛捋去,便觉一如细丝,一些也看不出.”钱士命道:“此牛可有什么好处?”贾斯文道:“此牛能知殷琴,学生若弹时,他便颠头颠脑,深会我意.”钱士命道:“你试弹与我看.”贾斯文随手将殷琴拢好,对着这只蛮牛,手忙脚乱,弹了一套“缠一技花”。果然这牛把头乱颠。

  你道这蛮牛真个是知殷琴的?不过蛮牛自在那里摇摆,把头颠了几颠,贾斯文遂誉为牛善知音,颇通人事。钱士命也不懂殷琴,也看不出他知音不知音,惟觉此牛尚是合意,便道:“蛮牛留在此间,那殷琴我这里用不着.”贾斯文道:“将军这里不用殷琴,学生自然带回。乞借府上金银钱一看.”钱士命道:“要看金银钱,且待缓日,此时不便.”贾斯文道:“如此告辞了.”他便取了殷琴,出孟门而去。钱士命此时酒醒,被贾斯文提起金银钱,猛然想起,回到自室中,向库房检点,毫无金银钱的踪迹,心中摸不着,这个是那里去了。一时胡思乱想,连忙传进沓口吕强词商议此事。吕强词道:“方才贾斯文在这里浑了半日,莫非被他偷去了.”钱士命道:“不差,他来献琴,原想要看我的金银钱,斯以我不受他的殷琴,谁知仍被他偷去。事不宜迟,快快去追他转来.”遂骑上拂怕玉马,同吕强词紧紧追赶,离了独家村,出了没逃城,远远望见一块大身田,田岸旁一所栈房。那栈房原是古时旧屋,不甚华上,小人国的人尽谓之破栈。钱士命望去,屋面尽是些漏洞,其实毫无孔隙。吕殉道:“将军,你见贾斯文么,和一人在破栈中计事。”

  钱士命走进一望道:“正是。我们悄悄前去.”两人行至栈房,却不见有贾斯文,只有一个人。这一个人:心高气硬,大刀阔斧,打得上,丢得下,救得人,杀得人。每逢路见不平,便肯拔刀相助。

  他姓殷名豪,表字雄汉,原籍公行正道人氏。只为一心游学,也是失足下水,飘流至小人国地界,偶尔打了一个哈轩,被一个姓刁名钻,表字展王的人割了舌头去,所以至今言语不便。虽有一身武艺,小人国又无用武之地,因想田不种,陆不耕,终非为人之道,留心觅得这一块大丬田。小人国的人无人在意,久远抛荒。其田宽大,一人之力不能广种薄收,独拣了中间腹内一块心田耕种。谁知荒田无人种,一种尽来抢。小人国内的人粪担往来,也要把屎连头蘸蘸,有时种得稂不稂,莠不莠,都替他未荒先荒。有时种得成熟,便来割切他的稻穗头,有时做了三石多亩,尽来向他要三糙三光。殷雄汉思量积谷防饥,得了这一所房居住,却被这小人国内的人弄得七颠八倒,仍然朝无呼鸡之米,夜无鼠耗之粮。其时,他本同一个人谈心,那一个人早见钱士命、吕殉同来,他说:“非我同类,宜远而避之.”他连忙走了。殷雄汉独自一人坐破栈中。钱士命道:“我望见有个贾斯文,往那里去了?”殷雄汉道:“我生平从不晓得什么贾斯文.”钱士命道:“不晓得贾斯文,你还我金银钱便罢.”殷雄汉道:“什么金银钱?”钱士命道:“我明明看见贾斯文同你合意的,金银钱被你藏过。吕军师,随我向破栈中一同寻觅.”钱士命拴好马匹,同吕殉在破栈中各处搜寻,并无踪迹。吵得他鸡犬不宁,恼得殷雄汉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钱士命问得半句说道:“贾斯文到底往那里?”殷雄汉不问情由,便揪住钱士命脚踢手打。钱士命虽称自汛将军,一拳来,一脚去,怎敌得过殷雄汉的手段。钱士命忙叫道:“军师,救命.”殷雄汉摸不着钱士命的来意,平白到他家来吵闹,一时怒气填胸,恨不得将他一拳打死。正是:容情不举手,举手不容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