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铁冠图全传

第四十九回 牛金星放火烧宫 李自成弃北逃陕

铁冠图全传 松滋山人 1798 2020-05-22 16:18

  却说李自成会齐各处人马,与三桂复战。被三桂会合大清之兵,杀得自成大败,追至永平城。自成复兵再战,三桂又杀败之,自成见一连两败,折损兵百万,将士十去六七,心中恐惧,只得收集残兵人永平城。发令众将,将四城谨守,日夜亲自巡逻。有吴三桂在城外面屯扎大营,次日约战。自成复再以十八营军兵尽出,又三十余万,以抗拒明兵。三桂奋勇,身先士卒,喝挥杀上。贼兵又败,死者十五六万,遍野尸骸,堆积垒垒。自成忧心,愤恨吴三桂,一连几阵,败于彼手,愤怒难消,乃杀了吴骧,尽戮其家口,共计三十八人。将吴骧首级,悬放城上。三桂见了,恸哭披发,堕于马下,血泪交流。大小三军,人人感愤,个个拔刀砍地,誓必杀贼以报老将军之仇。又复扶归吴元戎回大营,众将安慰劝解。

  再言此日李自成忖思,三军屡败,折兵损将,死的十之六七,及阵败逃散又不少,所剩存者,仅得二十万兵而已。李自成即传集众文武,商议战守之策。牛金星道:“北国之兵固属厉害,更兼以吴三桂乘愤鼓励三军,如何抵敌?不如我们弃了京城,搬运辎重,走回山陕去罢。”宋炯道:“我主不要惊慌。可修书一封,待微臣亲带去湖广,请八大王张献忠起兵前来,同心协力,杀退吴三桂人马,约他平分天下,他必然应允。”李自成闻言大喜,忙修书交与宋炯,带领二十名喽罗,多携珠宝,即时拜别而去。

  这个矮贼本来并无家小,带喽罗出了京城,谁料他甚知机,这一去是有心逃脱的。行到中途,便把蒙药灌醉了众喽罗,改装逃走,削发出家,永无踪迹。所以张、李二贼受天诛时,全军覆没,宋炯不在其内。

  再说李自成自打发宋炯带书前去,望其早日请得献忠起兵回来,望日如年,许久不见宋炯回转,心中忧虑,寝食不安。有牛金星奏道:“今军师许久不见请得救兵回来,倘吴三桂来攻,城内兵微将寡,如无救兵,此城难保。况城内人心未定,难以坚守。我等军兵,断不可在此久留。又燕京之地,不似山陕险固,即略败可守。为今之计,莫若退入关西,乃系保守上策。”李闯道:“丞相之言,正合孤意,即当速行。”牛金星道:“速归山陕,固属上策。但城内金银堆积如山,仓粮不胜捆载,岂可抛弃,以遗他人受用?金银固要带去,仓凛又当烧毁,然后方可出城。”李闯闻言,赞道“有理。”至次早发令,大小三军,速收拾行李,备办百辆骡马车子,以便搬载宝货向西方而去。即人宫吩咐圆圆整备行装,带她逃走,以避吴三桂之兵。圆圆道:“妾闻当日吴骧招子投降,吴将军立意卷甲归顺。因妾之故,又复兴兵。今兵临城下,妾何惜一死,以报君恩。但恐吴将军痛恨更深,拼命与王死敌。妾若跟随我主西行,又怕吴将军穷迫不舍。我主自度,若能敌得他过,妾愿束装跟随,若自度不能万全,不若留下妾身,以息他心。妾当掉三寸不烂之舌,说他勿追大王,以报大王知遇之恩。”李闯听信其言,次早即把圆圆寄在西天仙庵内,后传齐人马,搬齐金银珠宝,其余贵重器物,不胜搬载,又用骡马拖曳,拘带妇女三四万人,于初更时候,命军士放火烧仓,带齐子女玉帛,从彰义门出城,向西方逃走。

  是晚,吴三桂兵屯城外,见城中火发,已知闯贼逃走。即传令各营兵将,不必入城救火,速速分路追贼,不容迟慢,三军得令,连夜急追贼众。

  斯时,贼众所驮带的车辆,都满载珠宝之物。走至卢沟桥,经由固安境土一路而去。抛弃金银贵重之物,填塞道路,所带妇女,多星散逃走。贼军忙乱之时,全无纪律,不能拘管得住。贼众畏惧吴三桂引兵追赶,一路多有逃散的。李闯走到保定府,又被吴三桂追到,只得且败且走,尽弃其辎重妇女,向西奔逃。

  逃至真定府,欲暂时驻歇,望见后面尘头冲起,知追兵已近。只得又命牛金星布成阵势、以待追兵。果见吴三桂大队人马到来,两阵对圆,李闯命李过出马,吴三桂拍马当先,挺枪杀进。李过持刀迎敌,战了几个回合,败下阵来。三桂挥兵杀进,众将踊跃赴敌。混战一场,杀得贼兵尸横遍野。李闯见牛金星死于乱军之中,即拍马先走。贼众胆怯心虚,随着李闯跑走。李过断后,诸军拼命奔逃。

  李闯闻得山西全省,已被大清兵夺回,不敢走太原一路,直奔陕西西安府驻兵,将西安城四门紧闭,分兵把守。驻了几天,又恐吴三桂引兵来攻,与弟李过商议道:“闻张献忠现在湖广,我们何不带兵南走,与献忠一合,然后再图进取?”兄弟商议已定,遂连夜弃却西安,赴湖广。人到界内,始知张献忠又不在三楚之地,已带兵人西川去了,李闯大失所望,无奈何,即收拾残军,向武昌进发。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