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铁冠图全传

第三十五回 左良玉夺粮丧心 黄得功勤王无济

铁冠图全传 松滋山人 1724 2020-05-22 16:15

  话说黄得功差官去河南彰德府,催取三日行粮。府官不敢抗违,行牌各县催取。先打发差官回报,随后解来。早有人将此事报知河南总镇左良玉。良玉自思:“我在河南镇守,年岁饥荒,军粮常催不足,被黄得功的官兵取去,我的人马食甚东西?倘他得粮北上,勤王有功,显出我左良玉无用。况他当日逼反陈永福,弄得阎公子不知去向,此恨难消。不如先把这粮草催夺过来,令他兵马无粮自退,不能成功。北直以南,单显我左良玉,岂不是好?”

  立刻写了催粮的火牌,差官去各府州县,硬把那备下送黄营的粮草,尽转解到左营,该营官怎敢不遵。

  那黄得功等候三四日不见送来,再差官催取。空手回报,方知左良玉把粮草夺去,怒气冲天,把左良玉大骂一番,即欲上马提刀,与他拼个死活。姜宪上前拦住,连声:“不可,不可!我想元帅虽则勤王,未奉圣旨,官兵谁肯接济?况主意原为勤王,岂好因此小事,致二虎相斗?左良玉胜了元帅,谁去勤王?若元帅胜了左良玉,亦有个私自兴兵,擅杀大臣之罪。”黄得功道:“目下人马缺少粮草,若依先生高见,便怎么处?”姜宪道:“若依愚见,不如与左良玉权且取和,把粮草均分,合意同心,齐去勤王,以保社稷,好过空争闲气。”黄得功道:“先生金玉之言,就烦先生去走一遭。”

  姜宪领命而去,果将此意对左良玉说出。左良玉暗思李闯势大难剿,又虑纵然成功,必留任朝堂,受人管束,怎似如今逍遥自在,不如把假活答他便了。想罢,开言道:“勤王虽好,但本处盗贼太多,兵马一离,怕有失守封疆之患,现今天下兵马大元帅李建太在保定驻扎,须要向他请命,然后同进北京未迟,先生请回,多多拜上黄将军,等候几日,军令一到,即刻兴兵。至若军中缺粮,本镇自当接济。”姜宪听罢,只得告辞,回营禀复。

  黄得功信以为真,又问姜宪有何计策,救济目前之急。姜宪教他调兵扫灭黑山寨余党,必得他蓄积的粮草。黄得功大喜,即命副将白凯,带兵一千,与姜先生同去汝宁,灭贼取粮。姜宪临行,又再三劝黄得功忍气,不可与左良玉作对。

  谁知左良玉自打发姜宪去后,自思如今不若差人,星夜往李建太军前请令,顺便带一封私书,求他发一道不许擅离封疆的牌票,交与黄得功。使黄得功撤兵而去,然后打听北京信息。流贼若败,我这里即去追赶,岂不独立大功?流贼若胜,此时我又随风驶船,别有一个主意。算计已定,即写了一道请令的文书,又修了一封私书,差两名家将去保定投递。李建太见了私书,正合自己的主意,只怕外省人马上京勤王,盾越自己的功劳,即发一道军令,叫黄得功、左良玉不许擅离封疆,违令者斩。

  黄得功得了这道火牌,气得怒发冲冠,把牌丢在地下。大骂李建太匹夫误国,即欲抗他军令,进京杀退流贼,然后与他面圣。就传令三军,拔营向北京进发。三军得了将令,正在忙乱间,刚遇姜宪灭贼,得了十数辆粮车回营。黄得功一见,大加称奖。姜宪就问:“元帅提兵今欲何往?”黄得功便将前情说知。姜宪道:“元帅若抗令进兵,千祈不可。岂不闻皇上重用李建太,节制天下兵马。不论文武官员,公侯国威,许他先斩后奏。若抗他军令,任性而动,只怕圣上不说元帅为国忠心,倒加反叛二字,那时有口也难分辩了。况李建太按着各府不发粮草,岂不进退两难?元帅还要遵令退兵为是。”黄得功听罢,仰天长叹。自思身受皇恩,不遂报国之志,怎忍见社稷危亡,即欲拔剑自刎。姜宪忙上前夺剑道:“元帅不可自寻短见,纵然不能勤王,还要看守封疆为是。且自回去,尽杀张贼,以剪李闯的羽翼。纵北京有失,元帅仍可会合各省勤王人马,起兵中兴天下。”黄得功叫声:“先生虽言之有理,可惜我一片丹心,尽付之东流,也说不得了,听天由命罢了!”即吩咐拔寨回兵。到后来这位忠臣,果然扶助弘光,尽忠于国,至今美名犹在。不比那李建太庸才误国,不独遗臭万年,终归死无葬身之地。

  李建太嫌黄得功勤王灭贼,僭越自己功劳,令他撤兵而回,以便自己在保定坐享荣华。谁知自黄得功退后,南路的流贼李岩等,放胆北行,无人拦阻,攻破许多城池,残害无数百姓。情知李建太无用,直把保定府重重围住,一齐攻打,火炮连天,云梯高架,一个个蚁附上城。守城的兵丁难以堵挡,城门开放,官民四散奔逃。李建太闻报,说声“不好了!”连椅翻倒在地下。未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