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历史演义 铁冠图全传

第三十四回 姜参谋用计破贼 黄总帅提兵索粮

铁冠图全传 松滋山人 2783 2020-05-22 16:15

  话说知县包希假扮湘王投到贼营,贼将李岩留在营中,有了当头。正要会合陈永福前去侵占河南全省,忽有闯王令箭到来,叫他进兵。南北两路人马,约定三月十五日准在北京会齐,待等登基之日,然后再取各省。

  李岩得令,忙拔寨起程,离了怀庆。人马来至中途,会着陈永福的人马,合兵一处,从河南一路往北京而来。一连攻破真定,大名等处。可怜一路上,那些忠臣义士,节妇烈女,自尽的不计其数,鉴史上俱已表明,不必细讲。

  单讲援剿总兵黄得功,正在湖广与张献忠等流贼终日打仗厮杀,连日接得急报,李闯贼兵入了北京交界,真定、大名俱已失陷。即点齐兵马去勤王救急,丢下张献忠不剿,直往北京追赶李贼。不分昼夜望北京奔走,过了汝南大路,来到剪子坡。忽前哨来报,前面有贼兵扎营阻路。黄得功暗想:“张献忠现在湖广,李闯纵到北京,离此极远,一时难以知道这一支贼兵从何而来。”忙传令扎下大营,自己备马提刀,带领众将出到营前观看。只见对面一员贼将,十分凶恶。黄得功一声喝道:“贼子,通名受死。”贼将答道:“黄得功,你问我姓名么?吾乃蕉山寨大王,姓熊名彪,浑名青眼狼。奉八大王张献忠聘请,在此等你截杀。若不下马投降,难求生路!”黄得功大怒,提刀砍来,熊彪用刀架过,火速忙还,战在一起,战不上三四十合,被黄得功杀得马仰人翻。这贼料想敌他不过,虚砍一刀,败将下去,跑回营中。黄得功追到营前,被他火炮打回,无奈收兵,埋锅造饭。

  定更后,带领几个家将戴月巡营。自思我黄得功今欲上京勤王,恨不得一时到了北京,偏遇这贼把要路挡住。左思右想,无计可施,不知不觉,巡过营盘,三次望见贼营内灯光渐渐暗下。正在踌躇,忽见贼营火光大起,内中喊杀连天。黄得功忙回营中,传齐人马出营伺候,以防贼兵劫营,自己带了五十名家将,直奔贼营。在月光之下,望见贼兵乱窜。黄得功吩咐左右不可近前,只在远远的截杀。那些贼兵避得过营里兵火,又逃不过外面的官兵,直乱到天明。

  黄得功在马上看见一支官兵,不过百人,有一员小将,素巾软服。手舞双剑,领众兵追杀那落荒逃走的流贼。你道这支官兵是哪里来的?原来淮阳经略史可法差来的。因史可法与黄得功虽未会面,肝胆相照。闻黄得功在湖广截杀张献忠,恐他手下乏人,特荐一个谋士来,此人姓姜名宪,善晓天文地理,兵械武艺件件精通。史可法又恐沿途有贼拦阻,差一百兵马护送。刚来到剪子坡,姜宪见有贼营,料知不是李闯定是张献忠,就与手下兵丁商议,夜劫贼营。青眼狼死于乱军之中。直杀至天明,姜宪仍带着兵马,四下追赶流贼。只见前面站着一员威风勇将,后面跟着几十个军兵。姜宪知道不是贼人,便用声招呼道:“马上那位将军,莫非是黄总兵么?”黄得功答道:“是也。请问将军是何处人马,立此大功?”姜宪闻言,就滚鞍下马,拖地打了一个恭道:“下士姜宪,乃淮阳经略史老爷麾下谋士。今有史老爷书信呈上。”黄得功忙下马接书道:“请先生到敝营叙谈。这些余贼不必追杀了。”随携手步行,回到营中。传令三军,归队卸甲。

  二人入中军帐坐下,黄得功拆书看了一遍道:“既蒙不弃寒微,千里而来,诸事相求指教。”姜宪连声:“不敢!请问老总戎,如今带兵何往?”

  黄得功就把提兵勤王,急欲北上的事细述一遍。又道:“敢问先生,我想张献忠现在湖广骚扰,巴不得我这支人马过他眼前,以便放肆,何故请兵拦路,这是何意?”姜宪道:“这个意思,恐怕李闯一败,自己势孤,所以请这支贼兵前来拦阻,使帅爷不能成功。如今贼兵虽败,后面必有追兵,暗来攻我之后。速差人前去探访,便知分晓。”黄得功道:“先生高见不差。”即吩咐探子前去探访,随排下筵席,与姜先生庆功。

  人马歇了一宵。明日探子来报,二百里外并无贼兵。姜宪心终放不下,恐怕夜晚有流贼前来侵犯。是晚,与黄得功亲自出营巡察,带领十余名长随,周围走了一遍,一头行路,一头讲话。黄得功口称:“姜先生,今日史大人书内,极言先生善晓天文,趁今满天星斗,你看看,明朝的气数何如?”姜宪道:“天文深彻,学生不过略晓一二,说来休要见笑。”说罢,仰天指道:“本朝以火德旺,运气应在南方,你看帝宫星辰昏暗暗,又有贼星犯度,只怕不出三月之内,国家就有大变了。学生与帅爷难作功臣,只做义士而已。”说毕,又向东北指道:“你看东北艮位,星光皎洁,旺气应在辽东,必出真命圣主。只怕大明的天下,眼前就属新出的天子。”一句话未完,忽见一颗扫星,从西南而来。刚到头顶之上,化一道白气,直冲本营。吓得姜宪毛骨悚然。黄得功问:“这是什么应兆,先生为何着惊?”姜宪道:“此事非同小可,快请回营慢讲。”黄得功闻言,即带众回营坐下,细问其故。姜宪道:“方才这个扫星,从西南而来,化白气冲在本营,今夜定主流贼劫营,须要防备。”

  黄得功闻言,就传令各营将官听点。众将齐集,即拔令箭四枝,差四员副将,各带本部人马,四面埋伏,以备贼来劫营。只看信火飞空,便向中营杀来,不得有误。众将得令去了,又拔令箭一技,命中军副将白凯,带领本部人马,跟随元帅,往东南角树林中等候。贼人进了空营,便放信火,一齐奋勇截杀。调度已毕,即提刀上马,丢下空营,带兵往东南角林中埋伏,专等张献忠中计。

  是时,张献忠闻探子报说,黄得功人马离此只有三百里远,定知他在剪子坡被青眼狼拦阻,在此安营,即传令三军,限二更起马。三更时候,要劫官营。众贼得令,一个个衔枚疾走。走到三更时候,来到剪子坡。只见官兵营盘并无更鼓,张献忠笑黄得功军令不严,无用之辈,率兵一齐踹进大营。先扑中军帐,只见静幽幽的,并无人影,却是一座空营。张贼方知中计,忙传令退兵,里边先得令的往外而奔,外边未闻令的向里而进。自相冲撞,挤拥难行。黄得功在树林中听得人马嘈乱之声,知贼来劫大营,吩咐把信火点着。唰的一声,飞上半空。四下炮声响动,喊杀连天。众贼慌乱,彼此不能相顾,被官兵混杀一场。及至天明,见伏兵如山,四面裹来。贼兵虽多,此时心忙手软,被官兵杀得如汤泼雪一般。张献忠拼命逃出重围,领着几个头目,数百残兵,向西南落荒而走。黄得功飞马追拿,谁料一阵狂风大雨,两目难睁,无奈收兵回营。极口称赞姜先生妙算如神,独恨天不从人,被张献忠逃脱。姜宪道:“亦非天公之意,还是万民的劫数未满。”一句却被姜宪说着了,后来张献忠骚扰四川,伤残数万生灵,直到顺治年间才死于一箭之下。这是后话。

  且说黄得功勤王心急,即传令拔寨北上,日夜奔驰。过了黄河,到通口镇扎下营寨。有催粮官进营禀报:“军中缺少粮草,请令定夺。”黄得功闻言,即向姜宪求计。姜宪道:“主帅带兵勤王,原为国家起见。各省粮草,俱是朝廷的。军中缺少粮草,所到之处,该地方理当接济。何不速发一道火牌,差官往彰德府,催取数日行粮。进了直隶交界,再作道理。”黄得功依言,即写牌差官前往催取三日行粮,解到军前,然后各部销算。差官领命而去。不知此行果取得粮草回来否,且听下回分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