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通天乐

第十二种 念佛功 念佛三昧

通天乐 石成金 1805 2022-03-23 06:40

  

  念佛功

  世人不必疑性根愚钝,亦不必优罪业深重,只要至诚念阿弥陀佛,自然生智消罪。

  妄念是病,念佛是药。久病非一二剂药可愈,积妄非暂时念佛能除,其理一也。莫管他妄念纷飞,只贵于念佛真切。字字分明,句句接续,方有趋向。所谓用力久而一旦豁然矣。

  向有纯阳祖师,亲降乩笔。予曾将念佛法门,求问可有功。仙随答以律诗,极言念佛有大功。己备载于雨花香书内,当与此事互看,理更明悉。

  扬州西来庵有个懒和尚,一切世事都不知晓,连自己的姓名也不知,自己的年纪也不晓,岁月时节俱不记得。每日只是默默静坐时常念佛,并不诵经礼忏,亦不迎宾送客。诸事懒惰,远近人所以只叫他做懒和尚。他极粗的茶饭,极粗的衣服,俱不拣择,只有一件性喜饮酒,每饮三四杯便醉。平日并无亲友往来,只与画师陈益庵交厚。隔一两日到他小楼上,同他酌几杯小菜蔬酒。饮酒时也不说甚的话,只自己远远看些云烟山水,树木花草。

  那时西门外有个念佛堂,每月初一日有个念佛会。约有三四十人聚来念佛,随人出分,不过各携银三四分,交与厨上道人,以供茶饭腐莱。到了念佛朔日,只见许多老人,也有弯腰拄杖的,也有康健充实的,也有拖鼻涕流眼泪的,也有手持念珠的,也有童仆搀扶的,前前后后到了庵内,拜过佛菩萨,用过斋,即各各散坐念佛。也有高声念的,也有低声念的,也有不出声音默念的,念到几百声之后,都起身绕堂转走。念完一千遍,拜佛而止。这懒和尚到了念佛朔日,也来同众人念佛。先向众老奉揖,后便说道:“诸位老爷听着,大凡念佛,须要念时回光。自看这念佛的是谁,发大慧力反照主人。如此用心,勿忘勿助,久久自然省悟。切不可口中念佛,心内仍思想杂事。虽念上几万声,也是无益的。”他说完了,就再不多话,也随众念佛。他却坐在傍边,看众人念完,把众老内指着几个道:“这几人才是真念佛的人,其余都是口念佛的人。大约十个之中,只有二三个是真念佛。”众人听完,俱各自知,说得确实,个个敬服。因再三求问他,如何知得这几个念得好呢。懒和尚推辞几回,才说道:“你们不知道,这几个真念佛的人头上发出灵光雪亮,我才知道。其余没得灵光,我就不敢奉承了。”因此各改诚心念佛者甚多。

  有一日懒和尚念完了佛,在西门二铺街上行走,看见三个人同行,内有一姓李的人,懒和尚将这人看了又细看,即向前拉住他的手,说道:“你这人心中想的朱家那件事,定有杀身大祸,切不可为。”说完了这一句,并不多话,即飞奔回庵。李人吃了一大惊,同行的两个人,问他道:“方才这疯和尚,如何独向你说甚么狐话,定要说明根由。”李人说道:“这事也甚奇怪。不瞒二位说,我向日朱某曾借了我二十两银子为本钱做生意,不想亏折了没银子还我,因此屡取支吾。我情急发话,那知朱某没良心,除无银还我,他倚着自已有气力,反骂我之后把我打了一顿。我恨他不过,因暗中想来磨了一把尖刀藏在身边,要在他每晚走的路上,我俟候着,竟将他杀死了,我就急忙逃走远方去,才出我这一口怨气。这都是我自己心里想的事,并不曾向一个人说着。不知这和尚如何知我肚里的心事,可知他竟有几分得道了。我如今不敢不依他,竟将此事不为了。这朱某的银子,听恁他还与不还都罢了。他就不还我,若是我前世少欠他的,只当偿他的宿债。若是不少欠他的,他少不得变牛变马偿还我。”同行的都惊异,才知懒和尚有些道行。后来人众传说开去,许多人都来问事,懒和尚俱回不知道。因他自己不知多少年纪,过了许多年岁,俱不衰老。听见人猜说,大约有百余岁。一日来辞陈画师,无病而逝。总因他自有功夫,外人怎的知晓。

  念佛三昧

  念佛原非难事,其难在于一心不乱而反照主翁。此即我夫子操存摄心,下学上达之工也。惟是世人口中虽然念佛,心内仍想杂事。此乃读佛,非念佛也。夫禅家参叩,非不单传直指,而拈花微笑,正大彻大悟之机缘。否则文人或堕狐禅,下士茫无畔崖。道果未成,业因先就。何如念佛法门,真有实落下手处。且得往生快捷方式,况禅宗净土殊途同归,原非划然有二。永明大师云:“有禅无净土,十人九错路。”又古尊宿云:“合五家之宗派,尽天下之禅和,无有不贩依净土者。”旨哉言乎。要知寂寂治散乱,散乱去则生昏沉。惺惺治昏沉,昏沉去则生散乱。止观双持,昏散皆退。今只须精明念佛,念无二念曰精.念而返照曰明。精即止,明即观。一念佛,而止观备矣。返照念佛人是谁,与参禅意同。只要学人念不离佛,佛不离念,念极心空,感应道交,现前见佛,理必然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