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家 农家 农书

蚕书

农书 陈旉 1182 2021-06-20 17:38

  子闲居,妇善蚕。从妇论蚕,作《蚕书》。

  考之《禹贡》,扬、梁、幽、雍不贡茧物,兖篚织文,徐篚玄纎缟,荆篚玄纁玑组,豫篚纎纩,青篚檿丝,皆茧物也。而桑土既蚕,独言于兖。然则九州岛蚕事,兖为最乎?予游济河之间,见蚕者豫事时作,一妇不蚕,比屋詈之,故知兖人可为蚕师。今予所书有与吴中蚕家不同者,皆得兖人也。

  种变

  腊之日,聚蚕种,沃以牛溲,浴于川。毋伤其籍,乃县之始雷。卧之五日,色青六日,白七日,蚕已蚕,尚卧而不伤。

  时食

  蚕生明日,桑或柘叶风戾以食之,寸二十分,昼夜五食。九日不食,一日一夜谓之初眠。又七日,再眠如初。既食叶寸十分,昼夜六食。又七日,三眠如再。又七日,若五日不食,二日谓之眠。食半叶,昼夜八食。又三日,健食乃食全叶。昼夜十食,不三日遂茧。凡眠已初食布叶勿掷,掷则蚕惊,毋食二叶。

  制居

  种变方尺,及乎将茧,乃方四丈。织萑苇范以苍筤竹,长七尺,广五尺,以为筐。建四木宫梁之以为槌,县筐中,间九寸。凡槌十县以居食。蚕时分其居,粪其叶,余必时去之。萑叶为篱,勿密屈。槀之长二尺者,自后茨之为簇,以居茧蚕,凡茧七日而采之。居蚕欲温,居茧欲凉,故以萑铺茧,寒之以风,以缓蛾变。

  化治

  常令煑茧之鼎汤如蟹眼,必以筯其绪附于先引,谓之喂头。毋过三系,则系麤不及则脆,其审举之。凡系自鼎道,钱眼升于鏁星,星应车动,以过添梯,乃至于车。

  钱眼

  为版长过鼎面,广三寸,厚九黍。中其厚挿大钱,一出其端,横之鼎耳。后镇以石,绪总钱眼而上之,谓之钱眼。

  鎻星

  为三芦管,管长四寸。枢以圆木,建两竹夹鼎耳,縳枢于竹中。管之转以车,下直钱眼谓之鎻星。

  添梯

  车之左端置环绳,其前尺有五寸,当车床左足之上,建柄长寸有半匼。柄为鼓,鼓生其寅以受环绳,绳应车运。如环无端鼓,因以旋鼓上为鱼,鱼半出鼓,其出之中建柄半寸。上承添梯,添梯者二尺五寸。片竹也其上,揉竹为钩,以防系窍左端以应柄,对鼓为耳,方其穿以闲添梯,故车运以牵环绳,绳簇鼓,鼓以舞鱼,鱼振添梯,故系不过偏。

  车

  卧种如辘轳,必活其两辐,以利脱系。

  祷神

  卧种之日,升香以祷天驷,先蚕也,割鸡设醴以祷妇人寓氏。公主葢蚕神也。毋治堰,毋诛草,毋沃灰,毋室入外人,四者神实恶之。

  戎治

  唐史载于阗,初无桑蚕,丐邻国不肯出其王,即求婚许之,将迎乃告曰:“国无帛,可持蚕,自为衣。”女闻,置蚕帽絮中,闗守不敢验,自是始有蚕。女刻石约无杀蚕,蛾飞尽乃得治茧。言蚕为衣,则治茧可为丝矣。世传茧之未蛾而窍者,不可为丝,顷见邻家误以窍茧杂全茧治之,皆成系焉。疑蛾蜕之茧也,欲以为丝而其中空不复可治。呜呼!世有知于阗治丝法者,肯以教人则贷蚕之死,可胜计哉?予作《蚕书》,哀蚕有功而不免,故録唐史所载以俟博物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