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清平山堂话本

合同文字记

清平山堂话本 洪楩 2806 2021-06-01 08:39

  入话:

  吃食少添盐醋,不是去处休去。

  要人知重勤学,怕人知事莫做。

  话说宋仁宗朝庆历年间,去这东京汴梁城离城三十里,有个村,唤做老儿村。村里有个农庄人家,弟兄二人,姓刘,哥哥名刘添祥,年四十岁,妻已故﹔兄弟名刘添瑞,年三十五岁,妻田氏,年三十岁,生得一个孩儿,叫名安住,年三岁。弟兄专靠耕田种地度日。

  其年因为旱涝不收,一日,添瑞向哥哥道:「看这田禾不收,如何过日?不若我们搬去路州高平县下马村,投奔我姨夫张学究处趁熟,将勤补拙过几时。你意下如何?」添祥道:「我年纪高大,去不得。兄弟,你和二嫂去走一遭。」添瑞道:「哥哥,则今日请我友人李社长为明证,见立两纸合同文字,哥哥收一纸,兄弟收一纸。兄弟往他州趁熟,『人无前后眼』,哥哥年纪大,有桑田、物业、家缘,又将不去,今日写为照证。」添祥言:「兄弟见得是。」遂请李杜氏来家,写立合同明白,各收一纸,安排酒相待之间,这李社长对刘添祥说:「我有个女孩儿,刘二哥求作媳妇,就今日说开。」刘大言:「既如此,选个吉日良辰,下些定礼。」

  不数日完备,刘二辞了哥哥,收拾了行李,长行而去。只因刘二要去趁熟,有分教:去时有路,回却无门。正是:

  旱涝天气数,家国有兴亡﹔

  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

  当日,刘二带了妻子,在路行了数日,已到高平县下马村,见了姨夫张学究,备说来趁熟之事。其人大喜,留在家。

  光阴荏苒,不觉两年。这刘二嫂害着个脑疽疮,医疗一月有余,疼痛难忍,饮食不进,一命倾世。刘二痛哭哀哀,殡葬已毕。又过两月,刘二恹恹成病,医疗少可。张学究劝刘二休忆妻子,将息身体,好养孩儿安住。又过半年,忽然刘二感天行时气,头疼发热。正是:

  福无双至从来有,祸不单行自古闻。

  害了六七日,一命呜呼,已归泉下。张学究葬於祖坟边刘二嫂坟上,已毕。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安住在张家村里一住十五年,孩儿长成十八岁,聪明智慧,德行方能,读书学礼。一日,正值清明节日,张学究夫妻两口儿打点祭物,同安住去坟上祭扫。到坟前将祭物供养,张学究与婆婆道:「我有话和你说。想安住今已长成人了。今年是大通之年,我有心待交他将着刘二两口儿骨殖还乡,认他伯父。你意下如何?」婆婆道:「丈夫,你说得是。这的是阴骘勾当。」

  夫妻商议已定,教安住:「拜了祖坟,孩儿然后去兀那坟前,也拜儿拜。」安住问云:「父亲,这是何人的坟?」拜毕,学究言:「孩儿休问,烧了纸,回家去。」安住云:「父亲不通名姓,有失其亲。我要性命如何?不如寻个自刎。」学究云:「孩儿且住,我说与你,这是你生身父母。我是你养身父母,你是汴粱离城二十里老儿村居住。你的伯父刘添祥。你父刘添瑞同你母亲刘二嫂,将着你年方三岁,十五年前三口儿因为年歉,来俺家趁熟。你母患脑疽疮身死,你父得天行时气而亡,俺夫妻两口儿备棺木殡葬了,将孩儿如嫡亲儿子看养。」

  不说万事俱休,说罢,安住向坟前放声大哭,曰:「不孝子那知生身父母双亡?」学究云:「孩儿不须烦恼!选吉日良时,将你父母骨殖还乡,去认了伯父刘添祥,葬埋了你父母骨殖。休忘了俺两口儿的抚养之恩!」安住云:「父亲、母亲之恩,过如生身父母,孩儿怎敢忘恩?若得身荣,结草衔环报答!」道罢,收拾回家。至次日,交人择选吉日,将父母骨殖包裹了,收拾衣服、盘费,并合同文字,做一担儿挑了,来张学究夫妻两口儿。学究云:「你爹娘来时,盘缠无一文,一头挑着孩儿,一头是些穷家私。孩儿路上在意,山峻难行,到地头便稍信来,与我知之。」安住云:「父亲放心,休忆念!」遂拜别父母,挑了担儿而去。

  话休絮烦。却说刘添祥忽一日自思:「我兄弟刘二夫妻两个都去趁熟,至今十五六年,并无音信,不知有无?」因为家中无人,娶这个婆婆王氏,带着前夫之子来家,一同过活。一日,王氏自思:「我丈夫老刘有个兄弟,和姪儿趁熟去,倘若还乡来时,那里发付我孩儿?好烦恼人哉!」

  当日春社,老刘吃酒不在家。至下午,酒席散回家,却好安住於路问人,来到门首,歇下担儿。刘婆婆问云:「你这后生寻谁?」安往云:「伯娘,孩儿是刘添瑞之子,十五年前,父母与孩儿出外趁熟,今日回来。」正议论间,刘大醉了回来,见了安住,问云:「你是谁?来俺门前做甚么?」安住云:「爹爹,孩儿是安住!」老刘问:「你那父母在何处?」安住去:「自从离了伯父,到路州高平县下马村张学究家趁熟,过不得两年,父母双亡,止存得孩儿。亲父母已故,多亏张学究看养到今。今将父母骨殖还乡安葬,望伯父见怜!」

  当下老刘酒醉。刘婆言:「我家无在外趁熟人,那里走这个人来,胡认我家?」安住云:「我见有合同文字为照,特来认伯父。」刘婆教老刘:「打这廝出去,胡廝缠来认我们!」老刘拿块砖,将安住打破了头,重伤血出,倒於地下。有李社长过,问老刘:「打倒的是谁人?」老刘云:「他诈称是刘二儿子,认我又骂我,被我打倒推死。」李社长云:「我听得人说,因此来看。休问是与不是,等我扶起来问他。」

  李社长问道:「你是谁?」安住云:「我是刘添瑞之子,安住的便是。」社长问:「你许多年那里去来?」安住云:「孩儿在路州高平县下马村张学究家抚养长成,如今带父母骨殖回乡安葬。伯父、伯母言孩儿诈认,我见将着合同文字,又不肯看,把我打倒,又得爹爹救命。」

  社长教安住:「挑了担儿,且同我回去。」即时领安住回家中。歇下担儿,拜了李社长。社长道:「婆婆,你的女婿刘安住将看父母骨殖回乡。」李社长教安住将骨殖放在堂前,乃言:「安住,我是丈人,婆婆是你丈母。」交满堂女孩儿出来:「参拜了你公公、婆婆的灵柩。」安排祭物,祭祀化纸已毕,安排酒食相待,乃言:「孩儿,明日去开封府包府尹处,告理被晚伯母、亲伯父打伤事。」

  当日歇了一夜,至次早,安住迳往开封府告包相公。相公随即差人捉刘添祥并晚婆婆来,就带合同,一并赴官。又拘李社长明正。当口一干人到开封府厅上,包相公问:「刘添祥,这刘安住是你姪儿不是?」老刘言:「不是。」刘婆亦言:「不是。既是亲姪儿,缘何多年不知有无?」

  包相公取两纸合同一看,大怒,将老刘收监问罪。安住告相公:「可怜伯伯年老,无儿无女,望相公可怜见!」包相公言:「将晚伯母收监问罪。」安住道:「望相公只问孩儿之罪,个乾伯父伯婆之事。」包相公交将老刘打三十下。安住告相公:「宁可打安住,不可打伯父。告相公,只要明白家事,安住日后不忘相公之恩!」

  包相公见安住孝义,发放各回家:「待吾具表奏闻。」包相判毕,各自回家。朝廷喜其孝心,旌表孝子刘安住孝义双全,加赠陈留县尹,全刘添祥一家团圆。

  其李社长选日,令刘安住与女李满堂成亲。一月之后,收拾行装,夫妻二人拜辞两家父母,就起程直到高平具,拜谢张学究已毕,遂往陈留县赴任为官。夫妻谐老,百年而终。正是:

  李社长不悔婚姻事,刘晚妻欲损相公嗣﹔

  刘安住孝义两双全,包待制断合同文字。

  话本说彻,权作散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