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世情小说 清平山堂话本

简帖和尚

清平山堂话本 洪楩 7047 2021-06-01 08:38

  公案传奇

  入话《鹧鸪天》:

  白囗薴千袍入嫩凉。春蚕食叶响长廊。禹门已准桃花浪,月殿先救桂子香。鹏北海,凤朝阳,又携书剑路茫茫。明年此日青云去,却笑人间举子忙。

  大国长安一座县,唤做咸阳县,离长安四十五里。一个官人,複姓宇文,名绶,离了咸阳县,来长安赴试,一连三番试不过。有个浑家王氏,见丈夫试不中归来,把複姓为题做个词儿,专说丈夫试不中,名唤做《望江南》。词道是:

  公孙恨,端木笔俱收。枉念歌馆经数载,寻思徒记万余秋,拓拔泪交流。村仆固,闷驾独孤舟。不望手勾龙虎榜,慕容颜老一齐休,甘分守闾丘。

  那王氏意不尽,看着丈夫,又做四句诗儿:

  良人得得负奇才,何事年年被放回?

  君面从今羞妾面,此番归后夜间来。

  宇文解元从此发忿道:「试不中,定是不归!」到得来年,一举成名了,只在长安住,不归去。浑家王氏见这丈夫不归,理会得道:「我曾做诗嘲他,可知道不归。」修一封书,叫当直王吉来:「你与我将这封书去四十五里,把与官人!」书中前面略叙寒暄,后面做只词儿,名做《南柯子》。词道是:

  鹊喜噪晨树,灯开半夜花。果然音信到天涯,报道玉郎登第出京华。旧恨消眉黛,新欢上脸霞。从前都是误疑他,将谓经年狂荡不归家。

  去这词后面,又写四句诗道:

  长安此去无多地,郁郁葱葱佳气浮。

  良人得意正年少,今夜醉眠何处楼?

  宇文绶接得书,展开看,读了词,看罢诗,道:「你前回做诗,教我从今归后夜间来,我今试过了,却要我回。」就旅邸中取出文房四宝,做了只曲儿,唤做《踏莎行》:

  足蹑云梯,手攀仙桂,姓名高挂《登科记》。马前喝道「状元来」!金鞍玉勒成行缀。宴罢归来,恣游花市,此时方显平生志。修书速报凤楼人,这回好个风流婿!

  做毕这词,取张花笺,折叠成书。待要写了付与浑家,正研墨,觉得手重,惹翻砚水滴儿,打湿了纸。再把一张纸折叠了,写成封家书,付与当直王吉,教吩咐家中孺人:「我今在长安试过了,到夜了归来。急去传语孺人:不到夜,我不归来!」王吉接得书,唱了喏,四十五里田地,直到家中。

  话里且说宇文绶发了这封家书,当日天色晚,客店中无甚底事,便去睡。方才朦胧睡着,梦见归去,到咸阳县家中,见当直王吉在门前,一壁脱下草鞋洗脚。宇文绶问道:「王吉,你早归了?」再四问他不应。字文绶焦躁,抬起头来看时,见浑家王氏把着蜡烛入去房里。字文绶赶上来叫:「孺人,我归了!」浑家不睬。他又说两声,浑家又不睬。

  宇文绶不知身是梦里,随浑家入房去,看这王氏时,放烛灯在桌子上,取早间一封书,头上取下金篦儿一剔,剔开封皮看时,却是一幅白纸。浑家含笑,就灯烛下把起笔来,就白纸上写了四句诗:

  碧纱窗下启缄封,一纸从头彻底空。

  知尔欲归情意切,相思尽在不言中。

  与毕,换个封皮再来封了。那妇女把金篦儿去剔那蜡烛灯,一剔剔在宇文绶脸上,吃一惊,撒然睡觉,却在客店里牀上睡,灯犹未灭。桌子上看时,果然错封了一幅白纸归去,着一幅纸写这四句诗。到得明日早饭后,王吉把那封书来,拆开看时,里面写着四句诗,便是夜来梦里见那浑家做底一般,当便安排行李,即时归家去。这便唤做「错封书」。

  下来说底便是「错下书」。有个官人,夫妻两口儿正在家坐地,一个人送封简帖儿来与他浑家。只因这封简帖儿,变出一本跷蹊作怪底小说来。正是:

  尘随马足何年尽?事系人心早晚休。淡画眉儿斜插梳,不囗忺拈弄绣工夫。云窗雾阁深深处,静拂云笺学草书。多艳丽,更清姝,神仙标格世间无。当时只说梅花似,细看梅花却不如。

  东京沛州开封府枣槊巷里有个官人,複姓皇甫,单名松,本身是左班殿直,年二十六岁﹔有个妻子杨氏,年二十四岁﹔一个十三岁的丫环,名唤迎儿,只这三口,别无亲戚。当时,皇甫殿直官差去押衣袄上边,回来是年节第二节。

  去枣槊巷口一个小小底茶坊,开茶坊人唤做王二。当日茶市方罢,相是日中,只见一个官人入来。那官人生得:

  浓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绰口。头上裹一顶高样大桶子头巾,着一领大宽袖斜襟褶子,下面衬贴衣裳,甜鞋净袜。

  人来茶坊里坐下。开茶坊的王二拿着茶盏,进前唱喏奉茶。那官人接茶吃罢,看着王二道:「少借这里等个人。」王二道:「不妨。」等多时,只见一个男女托个盘儿,口中叫:「卖鹌鹑、餶餶飿飿儿!」官人把手打招,叫:「买餶飿儿。」僧儿见叫,托盘儿入茶坊内,放在桌上,将条篾篁穿那餶飿儿,捏些盐,放在官人面前,道:「官人吃餶飿儿。」官人道:「我吃。先烦你一件事。」僧儿道:「不知要做甚么?」

  那官人指着枣槊巷里第四家,问僧儿:「认得这人家么?」僧儿道:「认得,那里是皇甫殿直家里。殿直押衣袄上边,方才回家。」官人问道:「他家有几口?」僧儿道:「只是殿直,一个小娘子,一个小养娘。」官人道:「你认得那小娘子也不?」僧儿道:「小娘子寻常不出帘儿外面,有时叫僧儿买餶飿儿,常去,认得。问他做甚么?」

  官人去腰里取下版金线箧儿,抖下五十来钱,安在僧儿盘子里。僧儿见了,可煞喜欢,叉手不离方寸:「告官人,有何使令?」官人道:「我相烦你则个。」袖中取出一张白纸,包着一对落索环儿,两只短金钗子,一个简帖儿,付与僧儿道:「这三件物事,烦你送去适间问的小娘子。你见殿直,不要送与他。见小娘子时,你只道官人再三传语,将这三件物来与小娘子,万望笑留。你便去,我只在这里等你回报。」

  那僧儿接了三件物事,把盘子寄在王二茶坊柜上。僧儿托着三件物事,入枣槊巷来,到皇甫殿直门前,把青竹帘掀起,探一探。当时皇甫殿直正在前面校椅上坐地,只见卖餶飿的小廝儿掀起帘子,猖猖狂狂,探一探了便走,皇甫殿直看着那廝震威一喝,便是:

  当阳桥上张飞勇﹔

   一喝曹公百万兵。

  喝那廝一声,问道:「做甚么?」那廝不顾便走。皇甫殿直拽开脚,两来赶上,捽那廝回来,问道:「甚意思?看我一看了便走?」那廝道:「一个官人教我把三件物事与小娘子,不教把来与你。」殿直问道:「甚么物事?」那廝道:「你莫问,不教把与你!」

  皇甫殿直捏得拳头没缝,去顶门上屑那廝一口,道:「好好的把出来教我看!」那廝吃了一口,只得怀里取出一个纸裹儿,口里兀自道:「教我把与小娘子,又不教把与你!」皇甫殿直劈手夺了纸包儿,打开看,里面一时落索环儿,一双短金钗,一个简帖儿。皇甫殿直接得三件物事,拆开简子看时:

  某惶恐再拜,上启小娘子妆前:即日孟春时,谨恭惟懿候起居万福。某外日荷蒙持杯之款,深切仰思,未尝少替。某偶以簿乾,不及亲诣,聊有小词,名《诉衷情》,以代面禀,伏乞懿览。

  词道是:

  知伊夫婿上边回,懊恼碎情怀。落索环儿一对,简子与金钗。伊收取,莫疑猜,且开怀。自从别后,孤帏冷落,独守书斋。

  皇甫殿直看了简帖儿,劈开眉下眼,咬碎口中牙,问僧儿道:「谁教你把来?」僧儿用手指着巷口王二哥茶坊里道:「有个粗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绰口的官人,教我把来与小娘子,不教我把与你!」皇甫殿直一只手捽着僧儿狗毛,出这枣槊巷,迳奔王二哥茶坊前来。僧儿指着茶坊道:「恰才在拶里面打底牀铺上坐地底官人,教我把来与小娘子,又不交把与你,你却打我。」皇甫殿直再捽僧儿回来,不由开茶坊的王二分说。当时到家里,殿直焦躁,把门来关上,傓来傓了,唬得僧儿战做一团。

  殿直从里面叫出二十四岁花枝也似浑家出来,道:「你且看这件物事!」那小娘子又不知上件因依,去交椅上坐地。殿直把那简帖儿和两件物事度与浑家看,那妇人看着简帖儿上言语,也没理会处。殿直道:「你见我三个月日押衣袄上边,不知和甚人在家中吃酒?」小娘子道:「我和你从小夫妻。你去后,何曾有人和我吃酒!」殿直道:「既没人,这三件物从那里来?」小娘子道:「我怎知!」殿直左手指,右手举,一个漏风掌打将去。小娘子则叫得一声,掩着面,哭将入去。皇甫殿直叫将十三岁迎儿出来,去壁一取下一把箭子竹来,放在地上,叫过迎儿来。看着迎儿生得:

  短胳膊,琵琶腿。劈得柴,打得水。会吃饭,能屙屎。

  皇甫松去衣架上取下一条绦来,把妮子缚了两只手,掉过屋粱去,直下打一抽,弔将妮子起来,拿起箭子竹来,问那妮子道:「我出去三个月,小娘子在家中和甚人吃酒?」妮子道:「不曾有人。」皇甫殿直拿箭子竹去妮子腿上便摔,摔得妮子杀猪也似叫,又问又打。那妮子吃不得打,口中道出一句来:「三个月殿直出去,小娘子夜夜和个人睡。」皇甫殿直道:「好也!」放下妮子来,解了绦,道:「你且来,我问你,是和兀谁睡?」那妮子揩着眼泪道:「告殿直,实不敢相瞒,自从殿直出去后,小娘子夜夜和个人睡,不是别人,却是和迎儿睡。」

  皇甫殿直道:「这妮子却不弄我!」喝将过去,带一管锁,走出门去,拽上那门,把锁锁了。走去转弯巷口,叫将四个人来,是本地方所由,如今叫做「连手」,又叫做「巡平」:张千、李万、董霸、薛超四人。来到门前,用钥匙开了锁,推开门,从里面扯出卖餶飿的僧儿来,道:「烦上名收领这廝。」四人道:「父母官使令,领台旨。」殿直道:「未要去,还有人哩!」从里面叫出十三岁的迎儿,和二十四岁花枝的浑家,道:「和他都领去。」薛超唱喏道:「父母官,不敢收领孺人。」殿直道:「你懑不敢领他,这件事干人命!」唬得四个所由,则得领小娘子和迎儿并卖餶飿儿的僧儿三个同去,解到开封钱大尹厅下。

  皇甫殿直就厅下唱了大尹喏,把那简帖儿呈覆了。钱大尹看见,即时教押下一个所属去处,叫将山前行山定来。当时山定承了这件文字,叫僧儿问时,应道:「则是茶坊里见个粗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绰口的官人,交把这封简子来与小娘子。打杀后也只是恁地供。」问这迎儿,迎儿道:「既不曾有人来同小娘子吃酒,亦不知付简帖儿来的是何人,打死也只是恁么供招。」却待问小娘子,小娘子道:「自从小年夫妻,都无一个亲戚来去,只有夫妻二人,亦不知把简帖儿来的是何等人。」

  山前行山定看着小娘子生得怎地瘦弱,怎禁得打勘,怎地讯问他?从里面交拐将过来,两个狱子押出一个罪人来。看这罪人时:

  面长皴轮骨,胲生渗癞腮﹔

  有如行病龟,到处降人灾。

  小娘子见这罪人后,两只手掩着面,那面敢开眼。山前行看着静山大王,道声与狱子:「把枷梢一纽!」枷梢在上,道上头向下,拿起把荆子来,打得杀猪也似叫。山前行问道:「你曾杀人也不曾?」静山大王应道:「曾杀人。」又问:「曾放火不曾?」应道:「曾放火。」教两个狱子把静山大王押入牢里去。山前行回转头来看着小娘子,道:「你见静山大王吃不得几杖子,杀人放火都认了。小娘子,你有事只好供招了,你却如何吃得这般杖子?」小娘子籁地两行泪下,道:「告前行,到这里隐讳不得。」觅幅纸和笔,只得与他供招。小娘子供道:「自从小年夫妻,都无一个亲戚来往,即不知把简帖儿来的是甚色样人。如今看要教侍儿吃甚罪名,皆出赐大尹笔下。」见恁么说,五回二次问他,供说得一同。

  似此三日,山前行正在州衙门前立,倒断不下,猛抬头看时,却见皇甫殿直在面前相揖,问及这件事:「如何三日理会这件事不下?莫是接了寄简帖的人钱物,故意不予决这件公事?」山前行听得,道:「殿直,如今台意要如何?」皇甫松道:「只是要休离了!」当日山前行入州衙里,到晚衙,把这件文字呈了钱大尹。大尹叫将皇甫殿直来,当厅问道:「『捉贼见赃,捉奸见双,』又无证佐,如何断得他罪?」皇甫松告钱大尹:「松如今不愿同妻子归去,情愿当官休了。」大尹台判:「听从夫便。」

  殿直自归。僧儿、迎儿喝出,各自归去。只有小娘子见丈夫不要他,把他休了,哭出州衙门来,口中自道:「丈夫又不要我,又没一个亲戚投奔,教我那里安身?不若我自寻死后休!」上天汉州桥,看着金水银堤汴河,恰待要跳将下去,则见后面一个人把小娘子衣裳一捽捽住,回转头来看时,恰是一个婆婆,生得:

  眉分两道雪,髫挽一窝丝。眼昏一似秋水微浑,发白不若楚山云淡。

  婆婆道:「孩儿,你却没事寻死做甚么?你认得我也不?」小娘子道:「不识婆婆。」婆婆道:「我是你姑姑。自从你嫁了老公,我家寒,攀陪你不着,到今不来往。我前日听得你与丈夫官司,我日逐在这里伺候。今日听得道休离了,你要投水做甚么?」小娘子道:「我上无片瓦,下无卓锥,老公又不要我,又无亲戚投奔,不死更待何时!」婆婆道:「如今且同你去姑姑家里后如何?」妇女自思量道:「这婆子知他是我姑姑也个是。我如今没投奔处,且只得随他去了却理会。」当时随这姑姑家去看时,家里没甚么活计,却好一个房舍,也有粉青帐儿,有交椅桌凳之类。在这姑姑家里过了三两日。

  当日,方才吃罢饭,则听得外面一个官人高声大气叫道:「婆子,你把我物事去卖了,如何不把钱来还?」那婆子听得叫,失张失志,出去迎接来叫的官人:「请入来坐地。」小娘子着眼看时,见入来的人:

  粗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绰口,抹眉裹顶高装大带头巾,阔上领皂褶儿,下面甜鞋净袜。

  小娘子见了,口喻心,心喻口,道:「好似那僧儿说的寄简帖儿官人。」只见官人入来,便坐在凳了上,大惊小怪道:「婆子,你把我三百贯钱物事去卖了,经一个月日,不把钱来还。」婆子道:「物事自卖在人头,未得钱。支得时,即便付还官人。」官人道:「寻常交关钱物东西,何尝推许多日?讨得时,千万送来!」官人说了自去。

  婆子入来,看着小娘子,籁地两行泪下,道:「却是怎好!」小娘子问道:「有甚么事?」婆子道:「这官人原是蔡州通判,姓洪,如今不做官,却卖些珠翠头面。前日,一件物事教我把去卖,吃人交加了,到如今没这钱还他,怪他焦躁不得。他前日央我一件事,我又不曾与他干得。」小娘子问道:「却是甚么事?」婆子道:「教我讨个细人,要生得好的。若得一个似小娘子模样去嫁与他,那官人必喜欢。小娘子,你如今在这里,老公又不要你,终不为了,不若姑姑说合你去嫁官人,不知你意如何?」小娘子沉吟半晌,不得已,只得依姑姑口,去这官人家里来。

  逡巡过了一年,当年是正月初一日,皇甫殿直自从休了浑家,在家中无好况,正是:

  时间风火性,烧了岁寒心。

  自思量道:「每年正月初一日,夫妻两人,双双地上本州大相国寺里烧香。我今年却独自一个,不知我浑家那里去?」簌地两行泪下,闷闷不已,只得勉强着一领紫罗衫,手里把着银香盒,来大相国寺里烧香。到寺中烧香了恰待出寺门,只见一个官人领着一个妇女。看那官人时,粗眉毛、大眼睛、蹷鼻子、略绰口,领着的妇女,却便是他浑家。当时丈夫看着浑家,浑家又觑着丈夫,两个四目相视,只是不敢言语。

  那官人同妇女两个入大相国寺里去。皇甫松在这山门头正恁沉吟,见一个打香油钱的行者,正在那里打香油钱,看见这两个人去,口里道:「你害得我苦!你这汉如今却在这里!」大踏步赶入寺来。皇甫殿直见行者赶这两人,当时叫住行者道:「五戒,你莫待要赶这两个人上去?」那行者道:「便是。说不得,我受这汉苦,到今日抬头不起,只是为他。」皇甫殿直道:「你认得这个妇女?」行者道:「不识。」殿直道:「便是我的浑家。」行者问:「如何却随着他?」皇甫殿直把送简帖儿和休离的上件事,对行者说了一遍。行者道:「却是怎地?」

  行者却问皇甫殿直:「官人认得这个人?」殿直道:「不认得。」行者道:「这汉原是州东墦台寺里一个和尚。苦行便是墦台寺里行者。我这本师却是墦台寺监院,手头有百十钱,剃度这廝做小师。一年以前时,这廝偷了本师二百两银器,不见了,吃了些个情拷。如今赶出寺来,讨饭吃处,罪过!这大相国寺里知寺廝认,留苦行在此间打化香油钱。今日撞见这廝,却怎地休得?」方才说罢,只见这和尚将着他浑家从寺廊下出来。行者牵衣带步,却待去捽这廝,皇甫殿直扯住行者,闪那身已在山门一壁,道:「且不得捽他。我和你尾这廝去,看那里着落却与他官司。」两个后地尾将来。

  话分两头。且说那妇人见了丈夫,眼泪汪汪,入去大相同寺里烧香了出来。这汉一路上却同这妇女道:「小娘子,你如何见了你丈夫便眼泪出?我不容易得你来!我当初从你门前过,见你在帘子下立地,见你生得好,有心在你处。今日得你做夫妻,也不通容易。」两个说来说去,恰到家中门前,入门去。那妇人问道:「当初这个简帖儿,却是兀谁把来?」这汉道:「好交你得知,便是我交卖餶飿儿的僧儿把来。你的丈夫中我计,真个便把你休了。」妇人听得说,捽住那汉,叫声「屈!」不知高低。那汉见那妇人叫将起来,却慌就把只手去克着他脖项,指望坏他性命。

  外面皇甫殿直和行者尾着他两人,来到门首,见他懑入去,听得里面大惊小怪,跄将入去看时,见克着他浑家,挣挫性命。皇甫殿直和这行者两个即时把这汉来捉了,解到开封府钱大尹厅下:

  出则壮士携鞭,入则佳人捧臂。世世靴踪不断,子孙出入金门。

  他是:

  两浙钱王子,吴越国王孙。

  大尹升厅,把这件事解到厅下。皇甫殿直和这浑家把前面说过的话对钱大尹历历从头说了一遍。钱大尹大怒,交左右索长枷把和尚枷了,当厅讯一百腿花,押下左司理院,交尽情根勘这件公事。勘正了,皇甫松责领浑家归去,再成夫妻﹔行者当厅给赏。和尚大情小节一一都认了,不合设谋好骗,后来又不合谋害这妇人性命,准杂犯断,合重杖处死。这婆子不合假装姑姑,同谋不首,亦合编管邻州。当日推出这和尚来,一个书会先生看见,就法场上做了一只曲儿,唤做《南乡子》:

  怎见一僧人,犯滥铺楼受典刑。案款已成招状了,遭刑,棒杀髡四示万民。沿路众人听,犹念高王观世音。护法喜种齐合掌,低声,果谓金刚不坏身。话本说彻,且作散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